那些獨自在美國「陪讀」的媽媽們,家庭背後悲傷故事層出不窮

那些獨自在美國「陪讀」的媽媽們,家庭背後悲傷故事層出不窮
Photo Credit: amayaeguizabal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教育一直是很多父母的痛,經年在教改但卻越改越糟糕,小留學生人數當然一直居高不下,但母親帶著小孩到國外,父親一人在台灣賺錢,往往離婚率很高,這就是一個如此悲慘的故事…

前陣子遇到一位熟識的大姐朋友,大姐是台大公衛系畢業、目前擔任私人企業主管,她先生則是台大醫學系畢業、目前從事醫師一職。

大姐的孩子上大學了,目前正處於空巢期,她笑著和我說道:「我最近陪我先生去參加畢業30週年的同學會,真是有很大的感觸呢。」

「怎麼說呢?」我大學那班也開過幾次同學會,雖然之後好像又無疾而終,看到大家都過得很好也滿開心的。

「我先生那一班的生態,就像很多醫師的生態吧,他們每五年開一次同學會。

畢業5年同學會,大家討論著在哪家醫院當住院福利最好;畢業10年,討論結婚、幼兒教育等等,這時候同學會熱鬧極了,滿場孩子嬉鬧聲;畢業15年,漸漸有人老婆小孩已經不在身邊,紛紛當起了內在美,留老公一人在台灣賺錢;畢業20年、25同學會更是落寞,老婆小孩不是在國外,就算在台灣也不跟了;畢業30年同學會,嗯,老婆們陪讀任務完成,又紛紛回來了。」

「那妳呢?怎麼沒追隨他們的腳步?」

「其實我之前也有申請加拿大移民,我們的資格很好申請,根本不用代辦,填填表格便過了,那時候我女兒是國小高年級,我問她要不要去加拿大,我自己帶她去,爸爸留在台灣賺錢,她很黏爸爸,立刻一口回絕了。

說真的,我算很好運,我女兒對台灣教育體制適應得很好、人緣也好,一路順順利利、快快樂樂長大,像她這麼幸福快樂長大的孩子可能不太多吧。」

台灣教育一直是很多父母的痛,經年在教改但卻越改越糟糕,小留學生人數當然一直居高不下,我不禁想到了一個悲慘的故事。

我在美國的時候,參加了一個當地台灣人的聚會,聚會裡有許多獨自帶小孩在美國唸書的媽媽,老公多半是醫師或科技新貴,而老公外遇比例非常高,悲傷故事層出不窮。

其實啊,這本來就是可想而知的事,放一個壯年期精力旺盛的男人獨自在台灣過單身生活,老婆小孩又天高皇帝遠,想通個電話查勤都還有時差限制,而那些男人通常又屬於能力強、有社會地位、收入高階層,有錢帥十倍,當然很吸引外頭鶯鶯燕燕了。

其中的A,便是個很典型的例子。

A當時帶著分別是國小、學齡前幼兒的三個兒子在美國陪讀,據她說她們會來美國的原因是大兒子在台灣唸書唸得很痛苦,嗯,這是個很常見的理由。

A老公每半年會排休假來美國看他們,順便存一大筆錢進A的戶頭,他來美國時也會一起來參加台灣人聚會,人看起來正直聰明又和善。

那些老公出事情的媽媽們都很羨慕A,A也很自豪的在大家面前和老公公然撒嬌:「老公,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幸福,那麼多年來你始終是我和孩子們最有力的後盾,我真的好感謝上天!」

A老公也笑呵呵的拉拉A的手,親密的說道:「什麼感謝上天,妳是要感謝我才對吧。」啊,好閃好閃!

A的手藝絕佳,各種台灣小吃,肉圓、碗糕、臭豆腐都難不倒她,每次有大型聚會,幾十人的辦桌,找她準沒錯,過年佳節更是粽子、年糕、蛋糕等一一分送,暖了大家的胃。

A的熱心助人也回饋到她的孩子身上,包括我在內,許多大哥哥大姐姐、叔叔阿姨們都懷抱著感恩的心主動陪伴她的孩子們,大家給了她孩子們充分的溫暖和力量,孩子們從不適應異國環境的膽怯畏縮,到自信主動、熱衷參與課外活動。多年後,老大、老二都申請上了很好的大學。

有一年暑假,A帶著孩子回台灣陪爸爸,她無意間發現了一則稱呼她老公為老公的簡訊。

A氣壞了,逼問她老公事情發生多久了,「半年左右,是藥商帶我去酒店認識的小姐,那個女的知道我是一個人,就非常積極主動黏過來,老婆對不起,我知道錯了。」老公支支吾吾說著,並發誓會好好處理。

A想著,還好,才半年而已,暈船暈得不深,這個暑假更加積極打扮、做好吃的菜給老公吃,加上孩子們的聲聲呼喚,相信先生會迷途知返的。

事情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A陸續又抓到其他簡訊:「老公,我剛剛回國,好想你,下星期是我們在一起15週年,不要忘了老婆在家等你喔,啾啾。」

15週年!那根本是A前腳一踏出國門,小三立刻進門嘛,那句老婆在家等你又是什麼意思?在A大哭大鬧以死相逼之下,老公終於認了,他早就買棟房子給小三,每個月固定給她十幾萬元,並承諾會照顧到她老死,真是個情深義重男子漢啊。

A聽了之後當然是晴天霹靂,立刻決定美國不回去了,兩個大的已到外地唸大學可以自理,最小的兒子才高中還無法獨立,只好把他帶回台灣,小兒子去美國時才兩、三歲,此刻回台灣根本一句中文都不會,得請家教惡補,小兒子無法適應、語言不通在校還慘遭霸凌,他想念美國的朋友們,覺得這一切都是爸爸害的,爸爸背叛了他、背叛這個家。

小兒子看著從小最親的媽媽憔悴暴瘦十公斤,他感到傷心憤怒,不願意原諒爸爸,但又覺得不能不原諒自己的爸爸,這讓他陷入更深的痛苦和自責;大兒子流著淚打電話給媽媽,說這一切全是因他而起,因為他當年無法適應台灣教育,媽媽才得帶著他們到美國,搞得全家支離破碎。

去年,我和他們家老二意外聯絡上,他落寞地告訴我說,媽媽已過世,過世的時候才五十多歲。事情發生後,媽媽暴瘦憔悴,免疫系統低落導致身體很差。媽媽的晚年並不好過,公婆不站在她這邊,老公心不在她身上。大兒子畢業後找到了好工作,拜託她和弟弟去美國同住,弟弟立刻二話不說飛奔回美國,媽媽卻說不能讓小三和那個男的那麼輕易好過,她就是要監視老公,她就是不甘願這樣放手,最後在怨恨中走到生命終點。

爸爸呢?他還是跟那位小三在一起,兒子們都懷疑爸爸是不是被下蠱放符咒了。媽媽過世後,爸爸甚至還曾抓姦在床,發現小三和別的男人在他買給她的房子亂搞,卻依然不離不棄一個月十幾萬的默默付出。對小三如此有情有義,那媽媽到底算什麼?要說爸爸腦袋不好、神智不清嗎?他可是該科的權威呢。

Photo Credit: Rachmanuddin Chair Yahya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Rachmanuddin Chair Yahya CC BY SA 2.0

二兒子說,他一方面覺得爸爸老了有個伴也不錯,一方面又覺得就是小三害死媽媽的,最後也只能眼不見為淨,能不回台灣就不回台灣。而爸爸花了大筆錢供孩子們在美國唸書,孩子們的確如願進了大公司,圓了美國夢,爸爸和孩子們最後卻如陌生人般地疏遠,值得嗎?只能說見仁見智了。

下回,再說另一個移民的故事吧。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