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魔王的急診室》:普悠瑪翻覆的那天,我在急診室上夜班

《老魔王的急診室》:普悠瑪翻覆的那天,我在急診室上夜班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到翻到我們自己主治醫師的族群……乖乖不得了,才發現事情大條了!好多位主治醫師在這個族群中回覆:「在前往醫院途中了!」甚至有從臺北或花蓮要趕過來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畢人龍

急診魂

民國107年(2018年)10月21日星期日,發生了一件台灣史上最大的車禍──一列從樹林開往花東的普悠瑪號,於下午4點50分在宜蘭的新馬站翻車,造成18人死亡,190人受傷的慘劇!

話說當天我上夜班,所以按照平日習慣,手機關機,鬧鐘調6:30p.m.。但是,還不到6點,我就斷斷續續聽到外面有救護車的聲音在遠方經過(我的宿舍距離鐵軌大約250公尺)。迷迷糊糊中聽到似乎已經有3輛救護車的聲音,我覺得奇怪,只好起來。

打開手機,先看到一位朋友傳了一則「插播新聞」的照片給我看。當時看到「火車出軌」4個字,腦筋還沒回神,沒有跟剛剛吵醒我的救護車做聯結,所以回他說:「我剛起床,等一下8點才要上班。」(我還以為他是關心我有沒有坐在火車裡。)

後來再看其他訊息,看到我們「急診333」的族群,第一則訊息在5:18p.m.發出──「啟動大量傷患」,要大家到醫院幫忙,後續有幾位醫護人員回答說要出發,但沒有其他進一步消息。

再翻其他訊息,直到翻到我們自己主治醫師的族群……乖乖不得了,才發現事情大條了!好多位主治醫師在這個族群中回覆:「在前往醫院途中了!」甚至有從臺北或花蓮要趕過來的;而且院方已經開始做出調床的動作,把加護病房硬是先清出5張空床以待命。

於是我跟我媽說:「媽,好像出事了,聽說是火車翻覆,我等一下要提早去上班!」

「啊,那你要等我呀!我趕快炒菜。」

我媽匆忙煮飯炒菜,我則打開電視來看,果然就看到這個噩耗。連續看了幾則電視畫面,確認了這個消息,等我媽炒好兩道菜,我趕快吃飯。

我媽很忙,通常我上夜班,她還會幫我準備果汁和茶讓我帶去醫院喝。在吃飯當中,更多訊息從line的族群中傳來。於是我匆忙吃了一碗飯後,換了衣服,拿了果汁和茶,便出發去上班。


p_65-75圖2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6:50p.m.,來到醫院,哇~~簡直是災難戰場!

醫院大廳擺滿了輕傷的病患,我看到幾位行政助理在現場幫忙,好多護理同仁已經在換藥,打點滴,安撫哭泣的傷患,我匆忙跟幾位認識的同事點個頭,便走進急診室去換衣服。

穿上醫師服後,先到檢傷站問誰是現場指揮官?有人回答是「王副院長」,我心想:「王副院長是老資格了,一定沒問題。」再看到急救區有我們兩位急診醫師及兩位外科醫師守著,我便到重傷區支援。

重傷區有3位外科醫師在處理,並有幾位專科護理師幫忙縫傷口。我找到空隙,先看了3個傷患;接著發現外科醫師雖然都看過病人,且做了處理,但是電腦資料還是一片空白。因此我開始就他們剛剛看過的傷患,逐一再去探視一次,並把電腦資料補齊。

現場太多傷患了,但我們醫院反應非常迅速,在一小時內就動員了300多人(原本沒上班的醫師、護理師、行政助理、社工和檢驗師,都在看到手機訊息後趕到醫院來,加上正在當班的醫護人員),所以雖然看起來很亂,但大家仍亂中有序地產生一股無可言喻的默契,每個傷患都很快地能得到診視及處理。

p_65-75圖3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看了6個病人後,發現「重複看診」的狀況太多了,於是決定跳出來,先把電腦的文書資料補齊,再把外科醫師看過的傷患重新審視一遍,並逐一為傷患解釋X光、電腦斷層或抽血報告。確定已經沒有緊急問題的傷患,便開始做「清病人」的動作,也就是──先放回家啦!我們急診主任也有默契,於是我們倆不約而同地開始做「清理現場」的動作。


這些傷患原本都是要前往花東的,有些原本就住宜蘭的人就可以回家,但很多是外地人。這時候有些場景,是平常再怎麼忙的急診都看不到的:

一、以前急診只要有3到4個傷患,排第三或第四的傷患就會鬼叫鬼叫,要求趕快看到他。但今天,幾乎沒聽到傷患在抱怨或咆嘯。我想,一方面大家都知道這是重大的突發事件;另一方面,我們現場工作人員很多,4、5個人處理一位傷患,應該也是讓傷患沒得抱怨的地方。

二、有好幾家民宿業者,主動來現場提供免費住宿;好多志工協助聯絡家屬,或找尋傷患;還有許多民間善心人士提供飲料和水給大家喝。我們醫院的行政助理和書記們,也不斷穿梭在醫療人員和傷患當中,幫忙聯絡、補給、調度和協調床位。

三、這種災難可說是外科的戰場,所以神經外科、骨科、胸腔外科、一般外科和心血管外科的醫師,都在現場處理傷患;但是內科系的也有好多位醫師下來幫忙。神經內科的醫師幫忙做神經學評估(因為有許多傷患是頭頸部受傷);腸胃科的醫師幫忙把每個傷患做腹部超音波,以排除內出血的可能;腎臟科醫師幫忙打中心靜脈針;耳鼻喉科的住院醫師,則來幫忙縫頭頸部的傷口……現場沒有誰在下指令要求誰去做甚麼事,但只要一有需求,立刻有人補上去支援,讓整個處理流程忙而不亂,或是微亂中卻有序。

尤其,許多是病房的護理師,她們平常對急診的作業並不熟,但也幫忙作人員疏散、傷患處理以及口頭衛教的工作。每當我看完一個病人,說:「這個要冰敷左肩和左腳,並幫我吊上肩帶。」立刻就有不認識的護理師去執行;或是我說:「這個幫我轉到留觀區,藥單在這兒。」也馬上有沒見過面的護理師協助我,將傷患帶到另外一區,並做好交班事宜。

今天本來是我一位老同事結婚,所以我們急診一堆同事要去吃喜酒(我上夜班,所以已預請同事幫我包紅包,我人不到)。但聽說她們一到現場,才剛坐下來,看到我們護理長傳訊息在她們自己的群組中說:「有大量傷患,誰可以回醫院幫忙?」也立刻全員啟動,趕回醫院,讓婚禮現場瞬間空出三桌!(聽說連第一道菜都沒吃到;甚至有人是剛給了紅包,簽個名,便立刻離開。)

另外,我們6位專科護理師全到;剛剛上過白班,才下班一個多小時的護理師也全部回來幫忙;甚至有個在放育嬰假的護理師也趕過來;還有位護理師本來自己發燒到40°C,正在打點滴,結果立刻站起來,幫忙其他姊妹準備別的傷患的點滴。而急診醫師中,除了當班的4位之外(當班的4位同事後來都繼續留下幫忙),我是提早1個多小時來支援;另外有兩位本來沒上班的醫師也趕過來幫忙,加上夜班的另外兩位醫師,以及還在受訓的住院醫師(他後來留到將近凌晨1點,協同我們把病歷都整理好才回家),等於急診醫師到了10位!


我一邊解釋傷勢,一邊幫病患辦理出院,當處理了10幾位病患後,突然發現好像有點兒安靜了!?原來,除了一開始傷勢很重的幾位被送去開刀房之外,急救區的其他病患被劉醫師和張醫師都處理掉了(縫好傷口後,轉到加護病房);重傷區的幾位傷患在現場處理完傷口之後,也被收治到一般病房;中傷區及輕傷區的病患,則在許主任、我和洪醫師3人清理下,逐一出院;最後留下5個傷患在留觀區,預計明天早上就可以回家,只是希望再觀察久一點。

p_65-75圖4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們醫院於9:01p.m.,解除大量傷患警報。

最後總結:收治了66位傷患,其中一位是OHCA傷患,沒有救回來;4位住到加護病房;15位住到一般病房;其他的都可以回家。鬆了一口氣後,我這才發現……我的聲音啞掉了!而且全身好痠痛!

來支援的其他科同仁逐漸離開,而剩下的急診同事則在10:20p.m.後,紛紛地癱坐下來。這時不知道哪個好心人送來許多飲料和麵包,我拿起一瓶水,先快速喝了600cc,再到會議室拿了一杯椰果奶茶來喝。(這時候喝奶茶,突然覺得好好喝!)

喝到一半,我突然想到,我還沒跟白班同事交班哩!

白班的方醫師說,他把白天的內科病人,交給跟我一起上夜班的黃醫師了;在剛剛大家忙成一團時,黃醫師已經默默地把內科病人「清掉了」!

我檢視一下電腦上的名單,發現有一位常常出現的精神病患,居然在8:15來掛號,而且,主訴又是每天都會發生的「沒有紅疹的自覺性皮膚癢」!我笑說:「今天亂成這樣,除了這隻普嚨共皮在癢之外,那些平常三不五時就會來報到的精神病患和酒鬼,反倒沒出現了!」

護理人員急忙制止我,「別說啦,說不定等一下就來了!」(急診有時候會有「說曹操,曹操就到」的迷信。)後來一整晚,只有一個酒鬼跌倒來掛外科(而且不是常客),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反倒是台鐵員工,半夜有兩位來掛急診,跟這次事件也算是有相關,但因為不是直接傷害,所以不列入統計數字。(第二天早上,真的有兩位精神病的「常客」來掛號,還很自豪地說:「我昨晚在大門口看你們很忙,所以沒進來掛號喲!」一副來討賞的表情。挖咧~~真的很欠罵!)

後來我在臉書張貼文章,提到這種大量傷患事件,會立刻激發醫療人員的「急診魂」!大家都贊同,並紛紛表態自己的急診魂被激發;尤其急診護理人員,整個熱血沸騰,反應強烈;連幾位離職已久的老同事(在家相夫教子多年),也說看到新聞的當下,有一股衝動,很想重披戰袍,回急診跟大家並肩作戰!

這樣的事件雖然很累,可是大家反而做地很開心,因為,這才是急診的存在意義!連來支援的病房護理人員也不禁說道:「工作4年來,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護理工作的重要性!」

半夜時,我和許主任討論到這種大量傷患處理,我們可不可以做的更好?因為今天雖然都處理好傷患了,可是,那是因為一次投入非常多的人力。我們是否可以再精簡一點點人力,讓現場不要這麼混亂?檢傷和掛號的搭配,有沒有甚麼可改進的地方(因為後來發現有重複掛號的現象)?ICS(註一)的概念,這次發揮的如何?大家的急診魂被激發了是很好,但這只能偶一為之呀!否則連續幾次的話,所有的人都要崩潰了!

註釋:通常發生這種大量傷患事件,現場指揮官要有ICS(IncidentCommand System災害現場指揮體系)的概念,而這通常是急診醫師才會去學的,因為我們要學「災難醫學」。

最後,願死者安息,傷者早日康復,這樣的事件不要再發生!

相關書摘 ►《老魔王的急診室》:驗孕報告為陽性,但「連男朋友都沒有」的少女

書籍介紹

《老魔王的急診室:急診醫師面對生老病死,以人性為出發點的魔宮寓》,凱信企管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畢人龍

老魔王的急診室裡,除了藥水味兒,更不時彌漫著酸甜苦辣的人生滋味兒!

在急診工作長達20年的作者,在文字裡化身為老魔王,以輕鬆幽默戲謔的的文字風格,帶領我們一窺台灣急診室最寫實的奇景怪象;不論是正經、荒誕的情節,其生動的敘述,都讓人身歷其境,也讓閱讀者時而動容、自省、反思,時而讓人忍不住噗哧一笑,更能從中吸收衛教常識……打開書本,保證你停不下來!

現在,就讓我們跟著作者一覽第一線急救人員的工作現場與人性百態~~

老魔王的急診室-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凱信企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