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特色公園和兒童友善城市,養出強壯的「放山雞兒童」

推動特色公園和兒童友善城市,養出強壯的「放山雞兒童」
Photo Credit: 一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社會想要培養富有競爭力、創新力的青壯世代,需要怎樣的環境?是過度保護、希望孩子安靜坐在家看電視,等到有一天孩子開竅,就突然擁有勇氣、創意與強韌心理素質?亦或大人以身作則,拿出承擔的勇氣,提供孩子在日常遊戲空間,有適度挑戰的機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punkelephant

吃貨都知道,仿土雞比密集飼養的白肉雞肉質來得好,放山雞又比仿土雞來得好。野放飼養的雞,飲食均衡營養充足,運動量比格籠飼養的肉雞大,不僅肉質較緊密,免疫力也比較好,相對比較容易在傳染病疫情肆虐中存活。雖然野放飼養的成本較高,雞肉價格反映成本,但隨著現代人追求健康飲食,好品質的雞肉比肉雞更受歡迎。

幾乎是類似的道理。國內外許多研究都顯示,戶外活動與遊戲量大的兒童,除了在成長階段的神經發展較健全,不管在當下或是往後的發展階段,身體協調性、免疫力、專注力、情緒穩定度、抗壓力、空間認知能力等,都優於運動量與活動量不足「室內化童年」的兒童。

然而,在推動特色公園到友善城市的過程裡,仍然接收到民眾與地方頭人的反應,卻時常使我們懷疑,民眾上市場知道要買土雞,但不知道有沒有意識到,如果台灣社會要養育出健康的下一代,孩子也需要足夠的空間活動,才能長成健康的大人。

於此,筆者整理出常見的症頭,希望詳細說明可以解釋一些疑惑,養育健康的放山雞孩子,不僅需要全村的力量,更是需要全民的支持,才有機會解放關在冷氣房與安親班的肉雞兒童,培養競爭力、免疫力強壯的放山雞兒童。

畢竟,如果沒有強壯的下一代,我們老了要依靠誰呢?

2018-06-24-16_18_57-768x432
Photo Credit: Ching Tsai
多做多錯,不做不錯:什麼都沒有的公園,最方便維護管理

一個理想的好玩公園,應該要有什麼?在工作坊裡,我們觀察到,孩子們畫了樹、畫了沙坑。沙坑要有水才好玩,而照顧孩子的媽媽與爸爸們說:在炎炎夏日,在遊戲場看顧著孩子,要有樹蔭與遮陽,我們才不會中暑倒地。公民親子這樣的要求,會很過分嗎?

但是,我們聽見了以下這些質疑:

  • 「媽爸下班或週末,帶小孩去爬山去海灘就好了,公園不需要森林和沙坑。」
  • 「玩沙要加水,就去海邊玩啊!」
  • 「孩子玩太開心,公園旁邊的居民會被吵到,住在公園旁邊的居民不能不被照顧。」
  • 「這外觀真的很像墳墓,如果施工期間,有長輩突然怎麼樣了,我該怎麼說得過去!」(傻眼貓咪⋯)
  • 「遊戲場不能有遮陽或隱密空間,流浪漢會逗留休息!」
  • 「中午這麼熱,沒有人會出來玩。」
  • 「不要有樹,這樣會有鳥屎。」
  • 「沙坑不行,貓狗太多不衛生。沙子撒得全公園都是,誰去掃?你去掃嗎?」

如果,公園與遊戲場沒有樹、沒有沙坑、沒有水、沒有遮陽,那公園還剩下什麼?

城市公共空間本來就需要一定程度的管理與維護,因應於此,各地方政府多半也針對公共空間的維護管理編列預算,定期清潔與施作軟硬體修繕。地方鄰里首長身為公共空間的維護管理人,不在意公共空間品質與民眾需求,卻以減輕維管工作負擔為由,要求設計單位不提供設施,甚至搬出其他族群使用者來製造對立。這種心態,犧牲的是我們下一代健康長大的權利。

當然,如果家長在工作之餘有所餘裕,帶孩子體驗自然是最好不過。臺灣島上居民集中居住在都市,假日時間帶孩子到郊區體驗自然,不僅要有時間,也要有財力。雖然大自然理論上人人有權利享受,但在全民過勞的社會裡,媽爸忙於工作、出不了城的孩子,除了安親班,要往哪裡去?擁有可遊戲的城市公共空間,不僅是兒童的權利,更是地方頭人與各級地方政府推卸不了的責任。

2018-11-13-13_44_08-768x432
Photo Credit: Ching Tsai
社區閒置空地上的鞦韆背後被寫上「安靜」兩字。
老天爺,可以賜予大人們更多「承擔」的勇氣嗎?

推動特色公園遊戲場的過程裡,我們主張的是,不同年齡的孩子,依照不同的身心發展程度,需要不同物理尺度、環境刺激類型的遊戲空間。遊戲,不是無所事事的「玩」,是孩子摸索長大的滋味、培養成長能力重要的的一環。

俗話說:「誰吃燒餅不掉芝麻?」孩子探索長大的過程,總是會摔跤。摔跤也是成長中的一部分,「在哪裡跌倒,就要在哪裡爬起來」,是所有孩子在成長過程,甚至長大了,工作主管長輩隨處耳提面命的一句話。但是,我們卻驚人的發現,原來「沒事不要出門,坐在家裡就不會跌倒」才是成人世界的處事原則。

公園遊戲空間的改建,我們力求突破的是公部門以力求最低風險的標準,希望多爭取一些空間,有高一點的滑梯與鞦韆,讓大年齡的孩子也有享受挑戰的感覺、有零散的遊戲素材(沙、石頭、木屑),給孩子玩家家酒與經營不同情境式遊戲的可能、可以攀爬的空間,訓練孩子們的肢體協調、核心肌肉與在挫折中挑戰的學習情境。

面對孩子成長的風險,我們聽過的回應中,排名第一的地圖炮,莫過於:「有人受傷,你要負責嗎?」(echo三次「有人受傷,你要負責嗎?」「有人受傷你要負責嗎?」「有人受傷你要負責嗎?」)

孩子跌倒了,我們鼓勵他們要擦乾眼淚,勇敢站起來繼續挑戰。大人卻說:

  • 「會動的遊具,都不要擺在這裡!」
  • 「地上的石頭,都要固定黏起來,小孩拿起來亂丟會打到路人。」
  • 「如果照你建議這樣,我擔心孩子會不當使用,發生危險。」
  • 「不要改造這裡,這個公園沒有小孩會來!」

一個社會想要培養富有競爭力、創新能力與挑戰機會的青壯年世代,需要怎麼樣的環境?是過度保護、希望孩子安靜坐在家看電視,等到有一天孩子開竅,就突然擁有勇氣、創意與強韌心理素質?亦或大人以身作則,拿出承擔的勇氣,提供孩子在日常遊戲空間,有適度挑戰的機會?膽小怕事的世代,有辦法養出大膽挑戰的世代嗎?

我們需要勇於承擔的社會中堅地方頭人拿出勇氣,一起和我們養出比我們更勇敢的下一代。

親愛的,大孩子也是孩子,他們也需要遊戲

依照兒童發展理論,孩子在不同年齡階段,因為不同腦部或身體的發育關係,對環境、人際的互動有不同的需求。個性與體格健全發展的成人,來自於不同成長階段有足夠的空間成長。不同年齡的孩子,需要不同型態的遊戲,鍛鍊不同部位的大腦與身體。

而發展階段落後的孩子,即便實際年齡已經來到下一個發展階段,遇到那些應該是前個階段需要練習與挑戰的情境,依然會受到刺激。這些「慢飛天使」們,並不是在說真正需要早療的發展遲緩兒,而是在諷喻城市大批大批被關在安親班、補習班、困在低齡罐頭遊具的孩子。

於是,我們見到,當稍微較有挑戰的遊戲空間設計出現,不僅是小孩,而是看似「超齡」的國小高年級甚至國中生,一樣受到吸引。然而,城市裡的許多人,卻對這些沒機會長好、正在成長風暴期的小獸,發出排拒的眼神:

  • 「這邊不要太好玩,不要讓國中生來這個公園。」
  • 「國中生只會破壞公設,搖搖馬就被狂搖到快斷了。」
  • 「大孩子去打球就好,不需要遊戲場。」

是的,大孩子理當需要球場,但對於沒有玩夠的、沒有長好就被關進安親班的大孩子,他們內心的小孩,仍然渴望遊戲場。當他們看到兒童時期沒有機會玩、嘗試挑戰的遊戲場,依然會想要嘗試。而更大一點、需要社交空間的青少年們,城市真的有足夠社區空間讓青少年使用嗎?走投無路的社區青少年,最終在夜晚回到無人罐頭遊戲場的搖搖馬,把紅紅青春搖啊搖⋯⋯

PARK 1280px-中壢區龍岡萬坪公園-兒童遊戲區
Photo Credit: KEPWAK111

我們需要問的是:如果「可遊戲」公共空間,不只是公園裡的遊戲場,不同年齡層的孩子,為什麼會需要擠在遊戲場?

如果公園作為城市的休憩空間,透過地景設計,能夠讓不同的年齡層找到他們各自的角落,大孩子會需要跟小小孩搶遊戲場嗎?又如果這一代的小小孩,在前期的成長階段有足夠的刺激,當他們長大了,來到青少年階段,自然對兒童遊戲場再也不感興趣。

把孩子趕出公共空間,換來的只是一時的耳根清靜,當整個世代的孩子都再也發不出吵鬧的聲音,沈迷在網路虛擬空間的遊戲與交際,科幻電影裡的驚世惡夢,才正要開始。

兒童友善城市不只是特色公園,而是提供童年健全發展的城市環境

健全發展的童年,不可能只有發生在好玩的遊戲場。提供健全童年發展的城市,是兒童友善的城市。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UNCRC,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裡,主張兒童有權利生活於免受勞力剝削、乾淨健康的營養與飲水、有益於健康的環境、參與社區事務、受教育、交朋友、在戶外遊戲等。

經濟高度發展的台灣,雖然大部分的兒童,已免於受勞力剝削,並普遍擁有足夠的營養與飲水,然而,由於環境污染、密集城市繁忙的交通、人均不足的城市綠地、雙親平均工時過高,而將教養外包給私人托育機構等問題,普遍活動力、遊戲空間與時間不足、未用有足夠綠地、獨力行動的安全與自由,更不用提參與社區事務。

我們認為,同時在少子化的高齡社會裡,社會更應該提供良好的童年環境,讓適齡生育的年輕人有信心,做出理性選擇去成家生子。而不是讓掌握資源和話語的部分聲量,製造族群和世代在公共空間使用的對立。

優質的友善兒童城市空間,除了好玩遊戲場,還有從家裡到遊戲場的路線、安全通學路徑、適合不同年齡發展程度的活動空間,與其他文教設施。建構從單點遊戲場到線性路徑、甚至全面性兒童自在生活的城市空間,需要無私的大人,願意聆聽孩子的聲音,解讀童言童語裡的需求表達,別告訴孩子:「公園要應付很多人的需求,工作很忙;街道要給很多車子行駛,也沒空給你玩,孩子你要練習多一點同理心,體諒他們很忙,多忍耐,看看網路影片也很好玩⋯⋯」。

大人,要勇敢做出正確的決定,為了大家都好。

延伸閱讀

本文經眼底城事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