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燈之外

大光燈之外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黑夜的衝突的前線,許多次,警方用強光射向記者。防暴警察要向前推進,準備放催淚彈或開槍,就會先把強光射向記者,任何鏡頭要逆強光拍攝,變成難度極高。效果就是,你沒法紀錄他做過甚麼。

做了二十年記者,今次到訪不同衝突現場,抱着是實習生的心態。

經驗的用處是甚麼?美國《紐約時報》Sonny Kleinfield是新聞老兵,遇上九一一,用情緒化的文字寫了當天紐約市人民的驚恐。他解釋,看過各種的災難,可以判斷,事件是如何的「異常」。

「若在報導裡把恐懼和情感淡化,那才是不妥的處理手法。」

異常的反送中運動

六月底返港後,我先以平民身份到各集會觀察。已經感到事件的浩大,情感之暴烈,有時抑鬱,有時冗奮,有時狂熱。我好奇的是人的表現,每一張臉的驚恐、溫暖、義憤、傷悲。

漸漸我開始上前線觀察。早年跑災難和突發新聞的經驗教了我一些技巧:買最好的裝備保護自己,要懂得走位。保住自己的生命,才可以紀錄。

經驗令我可以判斷,今次事件的異常,這場運動,遠遠超越了香港半世紀發生過的新聞事件。衝突的廣泛,影響民生的程度。加上互聯網的出現,每人都有紀錄的器材,令事情複雜性空前。

不少攝影師已經50歲以上,他們一致說:「一生人從沒看過這樣的場面。」他們出過埠採訪過外國的災難。沒想過會在香港見到。文字記者呢,我應該是最年老的一個。

記者的處境

「異常」是一個我一直記着的狀態。所以,我甚少寫記者在現場得到的不禮貌待遇。因為,這個崗位,一直都不受歡迎。我有個理論,如果記者覺得被禮待,這個採訪場景背後一定有想操控記者的力量。

在風平浪靜的日子,在冷氣房招開的新聞發佈會,有點心飲品招待,達官貴人跟你談心事,是想你回去寫對他有利的報導。即使回到民間,我也見識過有人想利用一種「弱勢形象」,希望記者的筆桿,替他爭取一點甚麼。

想影響記者,是人之常情。尤其是現在的社會氣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文宣」好比大殺傷力武器。成也「輿論」敗也「輿論」。

sipaphotosnine682308
Photo Credit: Ivan Abreu / Newscom / 達志影像

所以,在衝突現場,我作為記者的比態往往是:警方擲催淚彈,示威者擲磚;警方開槍,示威者衝前包抄。到了後期,事情已經發展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狀態。這種現場,做記者的,沒可能預期有人鋪紅地毯招呼你。

反而,在如此大時代,記者的處境算是「優越」。站在警方防線面前,我們比示威者和平民有較低風險,無論是受傷或是被捕。

我要強調,這說法不等於我認為記者沒有被惡劣對待。在理想的狀態,記者不應該被警察推撞,不應該被粗口辱罵,不應該中子彈流血,不應該被示威者扔出來的雜物危及。但again,社會已經變得異常。

在示威現場面對的危險

星期一罷工,我在黃大仙,衝突越演越烈。下五六時許,防暴警在十字路口,人數較小,面對人數相對更多的示威者。催淚彈和橡膠指彈發射一輪後,示威者突然一湧而上,一邊扔磚一邊推進,警察退回警署和宿舍裡。

有一刻,混亂之中,多枚催淚彈飛出,示威者上前,記者一反平日採訪常態,應該跟着警民間防線跑(以觀察雙方行為),但我聽到有記者大叫:「退呀!退呀!」數以十計的記者為了自身安全,全部後退。示威者和警方中間發生甚麼事,沒法再紀錄。這也是一種罕見的場面。

另一幕,外國電視台記者,裝備精良,而且多人一隊互相照應。我看到有外籍女記者在當日感到暈眩,伏在欄桿上吃力地呼吸,她不敢除下防毒面具。也有外籍男記者,看到一塊磚頭「噗」一聲落在他身旁,他嚇得縮在一旁。

RTX726K0
Photo Credit: Kim Kyung-Ho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相比之下,我看到香港的記者更「勇武」。電視台記者揹着重型器材,從朝紀錄到晚,年輕的學生記者,只有薄薄的工地頭盔,跑足咁多場。為甚麼香港記者那麼上心,很簡單,他們是香港人,他們關心they care。

有替外國通訊社做採訪工作的年輕記者哭着跟我說,知道自己不夠經驗,但他是整個新聞機構唯一的香港人,他想為香港發聲。相反有些外籍記者,很快就會離開,去下一個戰場。

記者不是誰的朋友

如此境況之下,採訪上遇到難處,也是一種專業修練。甚麼時候先集中找資料,甚麼時候站出來爭取採訪權,是平衡了當場多個因素而考慮的結果。

好像我觀察過多次的拘捕,警方自然不喜歡記者逗留。他會不斷擴張封鎖線,查記者證。示威者也經常懷疑記者是假記者,我們要露臉,把證件,真名,交出,始獲得信任。

多年之前,有機會跟警方介紹傳媒運作,有警員管理層問:「為甚麼記者常常阻着警察做嘢?」我沒有嬲,我的另一位記者朋友認為我當時很好脾氣。我只是解釋,記者也要做嘢。而記者做的嘢,很多人也不喜歡。不論是警察,還是示威者。

記者不是任何特定人群的朋友。記者唯一只需要想,社會的整體需要一種甚樣的紀錄。

我一直沒有寫出採訪的困難,因為我認為,運動裡很多人也受了苦,記者和所有香港人一樣,在異常的境況中自處。

警察的強光

直至星期二,警方拘捕大學生,指斥「鐳射筆」是攻擊性武器,還說這是「槍」。星期三,警方開記招做大龍鳯實驗,指這東西射出來的光令警員眼部不適。

不只是那張做實驗的報紙著了火,不少記者也著了火。

我就猛然想起,在黑夜的衝突的前線,許多次,警方用強光射向記者。他們的做法是這樣的:防暴警察要向前推進,準備放催淚彈或開槍,就會先把強光射向記者,任何鏡頭要逆強光拍攝,變成難度極高。效果就是,你沒法紀錄他做過甚麼。

67643138_2425849057503505_89683239896214
照片由作者提供

星期一,我在黃大仙的漆黑公園仔,觀察九名示威者被捕。我甚麼攝影機也沒有舉起,有一名警察留意我,拿起他的隨身小電筒,射向我的眼睛。我後面完全沒有人。我和他完全沒有對話,我亦知道他這樣做,是因為覺得我在觀察,令他覺得不安,於是用手電筒這樣做。


猜你喜歡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台灣的優勢在哪裡,能夠讓世界第三大商用網通大廠 Ubiquiti(UI)2010 起就將全球研發總部佈局於台灣,更持續投資、重用在地人才呢?

這幾年台灣受惠中美貿易戰,外資大舉回流,加上疫情助長遠距協作、線上交易,各界看好台灣迎來新的黃金十年,搶抓數位經濟。

蛻變為數位韌性之島,網通設備正是數位轉型的不可缺少的基礎建設,特別是全球第三大商用無線網通解決方案大廠 Ubiquiti Inc.(UI), 2010 年正式將全球研發總部設於台灣。究竟,台灣有何強烈吸引力,讓這家美商持續加碼投資,深挖在地人才價值?

除了半導體,我們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台灣之光

未來要在全球舞台出頭,靠的是創新!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競爭力報告評比台灣連續兩年在「創新能力」,亞太區排名第一、全球第四。確實,除了舉世聞名的半導體晶片,還有其他可關注的面向,網通產業就是其中之一。

UI 台灣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點出我們的強項,「UI 創辦人 Robert Pera 在事業開展初期,就是看中台灣有首屈一指的技術供應鏈,而且逐漸發現台灣不單單有硬體技術人才,還有軟體開發實力,因此持續擴大台灣在軟硬整合的統籌設計能量。」

02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 - 楊宗樺

事實上,UI 研發總部設置台灣後這幾年的人數擴編態勢,正與他們的全球營收數據,呈現高度正相關。UI 在 2021 年締造 18 億美金營業額,過去五年平均營收成長近 30%,目前仍在快速飆漲中。

楊宗樺解釋,「2010 年台灣研發團隊僅 10 多位,後來持續奠定設計開發基礎,加上產品線多元化, 2017 年之後,成員數開始以翻倍速度增長,從 100 多位員工成長到今年預計招募規模上看 700 多人,UI 的創意心臟來自台灣,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03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2021 年締造近 18 億美元營業額,過去五年營收快速成長。

台灣是孵化創新的首選場域,人才寶庫擁有三大優勢

04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位於台北信義區的台灣研發中心。

如今,UI 的產品原型發想、概念確認、功能驗證、再到產品落地,許多流程都是在台灣誕生,甚至 UI 的產品線也從消費型網通設備,跨足到辦公室 EoT(Enterprise of Thing)裝置、監控解決方案。除了仰賴研發總部有絕佳的實驗場域,充沛的人才能量,更是讓創意點子源源不絕的關鍵。

不光是 UI 讚許台灣有高素質人才,連同為外商的 Google 台灣人資長也曾表示,在 Google 眼中,台灣人才如「隱藏版珍珠」。有趣的是,Robert 早在十多年前「慧眼識英雄」,把研發基地瞄準台灣,而不選擇其他國家,正因為台灣人才庫有三大優勢。

「台灣有多元性人才是很重要的一點」楊宗樺回應,從軟硬體研發、產品規劃、行銷到生產人員,等於一條垂直供應鏈,都能找到對應的人選。其次是台灣的開放性,熟稔與國際團隊合作模式,展現快速反應能力與機動性,搭配最後一項能夠中英文溝通,呈現台灣人才獨特優勢。

曾有人說「台灣科技産業只能做代工,因為我們缺乏創意…」果真如此嗎?

楊宗樺表示,「台灣在過去產業分工模式,沒有獲得從零開始的規劃機會,並不代表我們沒有創新的實力。」自從 UI 把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等於幫在地的人才開了一扇連接國際的窗,更有機會打造世界級產品,甚至對產業發展扮演關鍵影響力角色。

UI 成長方程式:全方位展現品牌思維,優化與使用者的每個接觸點

除了營收亮眼,UI 之於網通產業所貢獻的價值,更來自破壞式創新的使用者體驗。有人這樣描述「UI 是網通界的 Apple 」,原因是 UI 打破通訊設備的冰冷,拿到產品一剎那,從開箱安裝到設定軟體,極簡設計風格消除繁雜的使用流程;同時產品外觀又能完美融入使用者的生活,兼顧「必需品」與「裝飾品」雙重價值。

不僅是在使用者體驗上的創新,UI 更跳脫單純販售產品的框架,而是以品牌服務思維,在每一個與使用者的接觸點,優化五感體驗。例如 UI 針對產品安裝邏輯,調整內容物的排列順序,甚至在外包裝的材質、氣味添加巧思,增加使用者開箱時的「wow」感受。

此外,聯網設備因應使用者的需求差異,以及所在地坪數格局不同,往往挑選型號之際感到苦惱。楊宗樺說,「我們除了完整揭露產品的技術細節,也考量到使用者在選購的時候,就獲得良好的體驗,我們 store.ui.com 網站提供試算建議功能,幫助消費者高效找到自身的需求。」

在 5G、低軌衛星高速發展的趨勢之下,可想見台灣對網通產業的投資只會有增不減,而 UI 入列台灣護國群山的一份子,期許自己扮演架橋角色,樂觀看待台灣下一波黃金十年。

所謂架橋任務,楊宗樺強調,UI 積極把全球視野與商機帶進台灣,也將台灣創新能量推展國際,不論技術優勢或是整合型產品,都能形成雙向的交流。尤其 UI 對人才培育下足功夫,希望透過持續耕耘,讓人才連結世界級的視野與思考經驗,驅動台灣網通產業邁向嶄新的時代。「我們期待聯手更多台灣優秀人才,在 UI 開創全新的職涯藍圖,與饒富創新想法的同仁一起打造更多元的産品,讓台灣之光在網通產業繼續發光。」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在 UI,我們想打造改變世界的產品

了解更多 UI 企業文化與產品研發思維:
Life at UI Taiwan Facebook | Life at UI Taiwan Youtube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