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的真相》:政府如何控制與操弄通貨膨脹——神奇的2%

《通膨的真相》:政府如何控制與操弄通貨膨脹——神奇的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一些經濟學家的說法,當通貨膨脹趨近於零時會出現一個嚴重問題,就是所謂的「低通膨陷阱」(lowinflation trap)。許多總體經濟學家認為短期利率不能低於零,因為利率如果為負,大家就會寧可抱持現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馬克・墨比爾斯(Mark Mobius)

【控制與操弄通貨膨脹————神奇的2%】
政府的既得利益

修正CPI是政治燙手山芋,因為該指數用來計算的支付款項牽涉到數千萬人。在美國,CPI數字影響聯邦福利方案的生活成本調整規模,如社會安全、平民與軍人退休金、老年福利以及貧民食物券。課稅法規的許多要項,如個人免稅額與標準扣除額,也都編列到CPI中。

正如博斯金委員會的報告所說明的,若有任何決定要改變CPI本身,或是改變CPI用來決定福利水準與納稅義務的方式,都可能使未來的聯邦預算赤字減少幾千億美元——這是當初為何委任博斯金委員會的原因。

所以很顯然,各國政府影響通膨數字都是為了既得利益,不管是吸引外國貸款或投資,還是降低薪資需求。而且當政府能插手這些數字的彙整方法,干預操弄的誘惑就會一直存在,即使政府循規蹈矩,和編製統計數據保持適當距離,顯然要想出不同的通膨數字也是不費吹灰之力——而且百分點有一絲絲的偏差都可能有巨大的影響。

央行的管制企圖

央行一直被批評即使在借貸利率非常低的時候也緊縮貨幣供給,卻在通貨膨脹上升時採取通膨性的財政政策。經濟學家和決策者之間對於正確詮釋數據和應該採取何種行動,不斷有爭執。自由派人士主張放寬財政政策,亦即增加政府支出,經濟就會成長,而且稅收增加,償債也會比較輕鬆;此外,藉由降低利率,政府債務比較容易清償。保守派駁斥政府借貸的想法,他們表示政府不應該有赤字。近幾年來,自由派哲學在所謂的保守派陣營甚至也大行其道;背負債務的人需要通膨,這樣他們才能以通膨的貨幣支付債務;世界各國的政府與央行頒布及採用為數不少的經濟理論。這導致控制通膨的努力始終不輟。菲利普曲線(Phillips Curve)、泰勒法則(Taylor Rule)、費雪效果(Fisher Effect)和其他理論對政府的行動一直有重大影響。

菲利普曲線

菲利普曲線是紐西蘭經濟學家威廉. 菲利普(A. W. Phillips) 在倫敦政經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擔任經濟學教授時提出的。1958年他提出這個概念:通貨膨脹和失業率有種穩定的逆相關,所以當通膨向上,失業率就會降低,反之亦然。這個概念就是經濟成長伴隨通貨膨脹,又導致更多就業機會並減少失業。失業率和通貨膨脹之間的逆相關,被描述為以X軸為失業率、Y軸為通貨膨脹的向右下傾斜凹曲線。這個理論對許多政府有吸引力,並導致他們在經濟遭遇成長停滯、高失業率和高物價通膨時,實施目標通膨機制。這項理論在1970年代中期並未引起太多關注,在1973年至1975年間,美國經濟連續六個季度GDP下滑,通貨膨脹數字在同期間卻增至三倍。那是所謂的「停滯性通貨膨脹」(stagflation),而且直接否定了菲利普曲線理論。

泰勒法則

1993年最早由史丹佛大學教授約翰.泰勒(John Taylor)提出的泰勒法則,為央行提供一個指南,制定名目利率因應通膨變化。該法則指出,通膨率每增加1%,央行就會想將名目利率調升1%以上。原本並不是為了央行開的處方,只是一種說明,卻很快成了央行遵循的法則。無論如何,這都符合傳統的央行思維,也就是提高名目利率會讓通膨率下降,而不是上升。

費雪效果

並非所有經濟學家都堅信利率升高會導致通膨下降,以及利率降低會導致通膨升高。一些經濟學家以二十世紀初美國經濟學家爾文.費雪的理論為基礎,指出央行要提高通貨膨脹,可以藉由提高名目利率而非降低利率。費雪在他1932年的著作《繁榮與蕭條》(Boomsand Depressions)中,提出一個他稱為「大蕭條的債務通縮理論」(debt deflation theory of great depressions)。最後這個概念成了所謂的「費雪效果」。他表示,債務引起的通貨緊縮對債務有反應,因此每一元未償債務會變得更大,同時如果過度負債的情況一開始夠大的話,債務的清償就會跟不上物價下跌的速度。他又說,藉由調高物價到現有債務人未償付債務的一般水準,阻止或預防這種蕭條,在經濟上是做得到的。

通貨膨脹目標機制

菲利普理論的簡單明瞭和政治上的吸引力,在世界各地廣受歡迎,結果就是「通貨膨脹目標機制」(inflationtargeting)成為政府趨之若鶩採行的做法。這是假設央行利用利率影響通貨膨脹,進而降低失業率,是有吸引力的政治行動。重點就是調升利率通常會使經濟降溫並控制通膨,而降低利率會刺激經濟,進而推升通貨膨脹。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貨幣政策趨向於調整匯率而不是通膨率,但是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的金本位制出現危機,備受尊崇的經濟學家費雪建議一套稱為「償付美元」(compensated dollar)或「商品美元」(commodity dollar)的制度,以便維繫美元的購買力不變,美元是以黃金為基礎,但黃金的價值將由特定一組商品的價格指標來決定。這是企圖鎖定物價水準的嘗試。

凱因斯在1923年的論文提出通貨膨脹目標機制。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各國經歷通貨膨脹與通貨緊縮,他建議根據通膨水準調整貨幣政策。

雖然德國稍早前採行過通貨膨脹目標機制,但在1990年代初期,最早實施成熟完整的通貨膨脹目標機制的三個國家是紐西蘭、加拿大和英國。紐西蘭率先在1990年採行通貨膨脹目標機制,加拿大在1991年跟進,之後是1992年的英國。1998年時,英國貨幣政策委員會(Monetary Policy Committee)被授予唯一的責任,就是制定利率以滿足政府訂下的2.5%的零售物價指數(Retail Prices Index)通膨目標。當2003年12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取代零售物價指數,成為英國財政部的通膨指標時,該目標被改為2%。通貨膨脹目標機制的概念在1990年代散播到其他已開發國家,2000年代時又擴散到新興經濟體。

及至2010年,根據英國央行的中央銀行業務研究中心(Centre for Central Banking Studies)估計,有二十七個國家的通膨目標機制「成熟完備」。研究顯示,此後增加到二十八國,而美國和日本當然也採用這個概念。

神奇的2%

有些央行採用明確的通膨目標,這也漸漸成了普遍現象。1998年, 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Governing Council of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將物價穩定定義為通貨膨脹低於2%,此後2%也成了其他主要已開發國家的共同目標,美國於2012年採用,日本於2013年採用。2006年至2008年在聯邦準備理事會任職的佛雷德利.米希金(Frederic Mishkin),以及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商學院銀行金融研究所教授阿爾弗雷德.勒納(Alfred Lerner)在2000年時表示:「雖然通貨膨脹目標機制並非萬靈丹,對許多新興市場國家可能也不適合,但在許多國家卻是非常有用的貨幣政策對策。」

捷克國家銀行(Czech National Bank, CNB)就是央行制定通膨目標機制的例子,而該行從2010年起就採用2%的通膨目標。2012年時,通膨預期會低於該目標,於是捷克國家銀行調降兩週附買回利率(repo rate,編註:在短期抵押借貸交易中,甲方將資產賣給乙方,同時承諾一定期限後,以約定價格買回資產,性質等同於甲方以資產主主抵押品向乙方借款,利息就是資產資價與買價的差價,據此計算得出的利率,稱為附買回利率),並持續調降以企圖提高通膨。但是等到2012年底降到0.05%時,該行已經耗盡「彈藥」,利率也使不上力了。

擔心通膨進一步下滑甚至出現通縮,捷克國家銀行於2013年11月表示,將削弱捷克克朗(Koruna)兌歐元匯率。這是以利率「推繩」(push on a string,譯註:推繩是由來已久的貨幣政策相關譬喻,意思是指央行就算升息時機欠佳或升息幅度太大,確實可以讓經濟放緩甚至進入衰退,但貨幣政策的影響力並非相對稱的。如果央行企圖以降息刺激經濟,但銀行卻認為不是放貸的好時機,或者公司與個人以為並非借貸的好時機,降息並沒有太大作用。換言之,貨幣政策就像繩子,央行可以「拉回」經濟,推繩子卻沒有預期中的效果)之法未能奏效的例子。

2012年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讓Fed和其他國家一樣,設定2%的目標通膨率。在那之前,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並沒有具體的通膨目標,但有正式宣布通膨目標範圍在1.7%與2%之間。在被問到為什麼採用2%為目標時,聯準會委員表示,2%最符合他們對物價穩定及就業最大化這兩個要求,而這兩個要求又是國會給他們的命令。他們還表示,通膨率升高到2%以上,會降低民眾做出準確的較長期經濟與財務決策的能力,但是通膨率降低又關係到落入通縮的可能性升高。這就代表和經濟情況疲弱有關的物價與薪資下跌。他們認為,如果經濟情況轉弱,至少小幅度的通膨比較不可能讓經濟落入通縮。

許多經濟學家承認,人們並未真正經過通透的理解,就認定勾勒出通膨與失業率關係的菲利普曲線是正確的。但其實這比較是信念問題,而不是證據問題。

經濟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經濟學家迪恩.貝克(Dean Baker)表示:「在專業中享有崇高地位的嚴肅經濟學家,會板著臉暗示兩個百分點的測量誤差代表缺乏學科的嚴肅性。我們應該了解真正事關重大的是什麼。那就是大(且簡單)。」有人說:「為什麼是2%?因為這個比率代表的意思是,今天美元的購買力會在三十五年後只剩下一半。為什麼聯準會(以及執政的政府)想要這樣?因為如此一來,政府就能將債務貨幣化(也就是用虛假的金錢償還)而不需要加稅;此外通貨膨脹讓民眾在報酬增加時誤以為在進步;這也讓政府可以藉由漸漸擴大民眾的所得而課徵更重的稅,卻不用直接加稅。」

除了選擇錯誤的通膨衡量基準,聯準會制定的通膨目標2%——為求順利進行所需的額度——在許多經濟學家(如貝克)看來是武斷的。前政府經濟學家大衛.史托克曼(David Stockman)也主張,沒有科學證據證明2%的通膨比1.2%或0.02%的成長更好,他說:「那些全是一小群貨幣中央計畫者及華爾街追隨者杜撰出來的自私自利的謊言,而且他們在做一件重大但有毀滅性的事。他們習慣為無窮盡的操弄以及偽造資本主義最重要一套物價——貨幣與金融資產的價格——做正當性辯解。」

不過,要求政府根據目標機制理論採取行動的呼聲仍在。2017年2月,英國的通膨率升至2.3%,高於英國央行的目標2%。一名重要英國經濟學家認為,這需要採取行動並調升利率:支援存款戶和機構投資者(如退休基金),並阻止他們因為債券殖利率低而將錢投入風險較高的資產。

擁有龐大黃金儲備和有價證券的美國聯準會,能夠在公開市場買賣大量證券,以此增加或減少系統中可借貸的資金。當他們買進證券,就是將資金投入流通,而當他們賣出證券,就是從流通中抽回資金。再加上有權調高或降低貼現率,也代表他們對系統中的資金有很大的影響力。2010年聯準會主席柏南克認為,高失業率需要更多量化寬鬆,這是對系統中有更多現金和通膨更高的委婉說法。他表示通膨必須在2%左右才能「維持經濟成長」。

聯邦準備理事會成員約翰.威廉斯甚至建議將目標調高至4%,這樣央行就有更多餘裕可以處理經濟的衰退。

2018年聯邦準備理事會理事萊爾.布蘭納德(Lael Brainard)在紐約預測者俱樂部(Forecasters Club)發表演說,談到如何調整聯邦資金利率以確保通膨率達到目標。她說:「隨著政治不確定性有些升高,歐元區和日本的通膨依然低於目標⋯⋯在最近的資料中,核心個人消費支出十二個月的物價變化為1.8%,高於一年前,當時核心個人消費支出物價僅增加1.6%。包含波動大的食品與能源類別的整體個人消費支出物價,增加了2.0%,大致反映近來原油價格攀升。雖然最近的核心個人消費支出資料多少有些激勵作用,但在經過七年數字低於目標之後,我們還是希望看到通膨能持續維持在目標左右⋯⋯將基本通膨重新固定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的2%標的是重要目標。近來的研究凸顯通膨和通膨預期的下檔風險,這是由名目利率實際趨於向下造成的,並凸顯了確保基本通膨在今日的新常態中沒有降到目標之下的重要性。」

2018年聯準會主席鮑爾出現在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時,是他第一次以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央行主席身分現身。評論家表示,聯準會一直致力於將通膨提升至2%,但近來每月指數有起色卻使一些投資人心驚,擔心央行可能超過原定目標。鮑爾表示:「儘管近來有波動,金融情勢依然寬鬆有利。除此之外,通膨依然低於我們2%的這個長期目標。依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的看法,逐漸調升聯邦資金利率最有助於達成我們的兩項目標。」鮑爾在聲明中描述經濟前景的風險為「大致平衡」,但也提到官員將密切監測通貨膨脹。

低通膨陷阱

根據一些經濟學家的說法,當通貨膨脹趨近於零時會出現一個嚴重問題,就是所謂的「低通膨陷阱」(lowinflation trap)。許多總體經濟學家認為短期利率不能低於零,因為利率如果為負,大家就會寧可抱持現金。央行人士對此的反應,就是降低名目利率。但所謂的費雪效果會導致通膨降低,造成央行進一步降低名目利率。根據理論,最後當央行將名目利率定為零時,就再也無計可施了,陷入逃脫不了的低通膨陷阱。可惜,這並非只是理論,因為我們就曾在日本看到這種情況真實發生。日本央行雖然設定通膨目標為2%,但從1995年起平均通膨率就在零左右。日本落入陷阱且無法掙脫,除非採取空前的霹靂手段,但這可能弊大於利。

甚至歐洲也在2018年遭遇低通膨政策陷阱。那一年,歐洲央行的名目利率為0.34%,通膨率為-0.22%;瑞典中央銀行(Riksbank)的主要名目利率為-0.50%,通膨率為0.79%;丹麥央行利率為-0.23%,通膨率為0%;瑞士國家銀行(Swiss National Bank)的名目利率為-0.73%,通膨率為-0.35%;英國央行的名目利率為0.47%,通膨率為0.30%。這些央行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未能達到各自的通膨目標。即使美國的Fed也陷入低通膨陷阱之中,因為聯邦資金利率已有將近七年鎖定在趨近於零,2015年12月才調升到0.25%至0.50%。

因此,你可能會說這些央行人士陷入困境,被迫放棄泰勒法則,改採新費雪概念(Neo-Fisherites)。但是他們採取的行動包括先將市場名目利率推低到零以下,並對存放在央行的儲備金收取費用(基本上是負利率)。採用這樣做法的有日本央行、瑞士國家銀行、丹麥央行與瑞典中央銀行。另一種行動就是「量化寬鬆」(QE),央行購買到期日長的資產(如政府公債),以及民間資產(如抵押擔保證券),甚至是股票,就像日本央行透過購買日本股票的指數股票型基金(Exchange Traded Funds, ETFs)。另一個央行可以採取的行動就是參與一種心理戰,由他們發出「前瞻指引」(forward guidance),表示將保證未來利率維持低檔。這樣做是希望能提高通貨膨脹。

由於所謂的費雪效果,負利率導致低通膨,瑞士就是這種情況,有一段時間都是負利率,並伴隨著通貨緊縮。量化寬鬆也沒有效果,只是令通貨膨脹更低,日本就屬這種狀況,積極購買資產的方案並未導致通貨膨脹上升。「前瞻指引」也並未奏效。

相關書摘 ►《通膨的真相》:人們「說的」與實際買的不一致,造成「市場籃偏誤」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通膨的真相:透視物價漲跌、利率升降背後,你我誤解最深的經濟現象》,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馬克・墨比爾斯(Mark Mobius)
譯者:林奕伶

通貨膨脹(與物價指數),不僅與消費者息息相關,也是投資的關鍵指標。
但通膨數字不只可能不準確,甚至會被人為操控。
新興市場教父、富蘭克林坦伯頓前執行副總裁馬克・墨比爾斯
在本書中清楚分析世人對通膨的誤解。

綜觀歷史,你會發現其實可以用「通貨膨脹/緊縮史」來概括世界局勢發展。從一戰後威瑪共和國的衰落(惡性通膨)與希特勒崛起、東歐共產國家的垮台、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惡性通膨),到西方國家1970年代的停滯性通膨(物價與失業率同時上升),與日本在經濟泡沫破滅之後所面臨的通貨緊縮(物價持續下跌),就能看到世界經濟史的縮影。

通貨膨脹是決定工資、水電費與退休金的基準,牽動央行利率、公債價格、股市行情,左右個人與企業的投資決策。說通膨是最重要的經濟指標之一,並不為過。作者在本書中透過各國經濟發展的實例,將為讀者揭露:

  • 通膨是如何衡量的?
  • 為什麼通膨數字不可信?
  • 為何我們的日常生活其實是處於長期通貨緊縮的狀態?

幫助你我打破對通膨的迷思,看見真相!

getImage-4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