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協申辦世界盃是「越位」進球空歡喜?10國10條心,如何分配這塊大餅難度極大。

東協申辦世界盃是「越位」進球空歡喜?10國10條心,如何分配這塊大餅難度極大。
Photo Credit:Mohd Fazlin Mohd Effendy Ooi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撇開東協各國的世界排名並不符合申辦資格,光是世界盃相關的客觀要求就目前看來可說是能力極度不足,除了足球迷的熱情,幾乎各個方面都不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無言

6月,泰國外交部長董恩指出,東協10國有意聯合申辦2034年世界盃足球賽,並認為有機會打敗亞洲區的最大潛在競爭者中國,贏得主辦權。這消息可能會「震撼」中國人民,對於新馬人民恐怕第一印象則是「又來了,又說要舉辦世界盃了」。

接下來出現的就是各國足總也好,熱愛足球運動的高官也好,肯定迫不及待地跳出來在這個課題上發言,講到煞有其事。果不其然,泰外長發言後,馬來西亞足總在第55屆理事會會議中,一眾理事贊成大馬足總與其他東南亞足總聯手申辦2034年世界盃。

接著東南亞足總會長也表示有意申辦2034世界盃,若是東南亞能爭獲主辦權,將可促進東南亞經濟和體育,同時也可以促進東南亞6億4000萬人之間的友誼。

看起來言之鑿鑿,其實這樣的發言每隔幾年就會出現,比如國際足聯執委兼前馬國足總會長,如今已貴為馬國最高元首的蘇丹阿都拉(當時仍稱東姑阿都拉,時任馬國彭亨州攝政王且尚未就任國家元首)就曾在去年表示,馬國可以​​和其他3個東南亞國家——印尼、泰國以及越南,一起申辦2034年世界盃。

5687068866_578d7947e3_b
Photo Credit:Katina Rogers  CC BY 2.0

蘇丹阿都拉(東姑阿都拉)時任馬國足總署理會長時,甚至在2013年宣布馬來西亞足總確定申辦2034年世界盃決賽圈,還說:

「申辦2034年世界盃計劃,是東協體育部長的決定,首次會議預定在下月19日進行。我們希望把申辦世界盃列為國家議程,讓大家一起推動。」

去年也曾傳出泰國、印尼和越南很有可能聯合申辦2034年世界盃賽的消息,結果泰國足總主席索姆約特接受采訪時明確表示:「泰國想承辦或聯辦2034年世界盃賽的消息是不正確的。」

這也只是略提一些關於東協國家想要申辦世界盃的新聞,如今由泰國外長「老調重彈」,老實說真的一點新意也沒有,剛開始還以為是看到一則舊聞呢!

東南亞足球雖瘋,客觀條件不容樂觀

為何申辦世界盃的話題不時出現?除了舉辦世界盃是「賺錢」良機,提升國內足球發展等,東南亞國家對足球狂熱是主因之一。

除了經年累月的足球環境,老百姓可說是從小就「耳濡目染」,周遭幾乎都在談足球的情況下,幾乎每個男生就算不踢足球,不是足球狂迷,也會偶爾看看足球,4年一度的世界盃更會隨著足球狂迷一起追看賽事。

賭球更是助長足球氣氛的關鍵,除了合法賭球,地下賭球業更是蓬勃,賭球種類層出不窮,要賭什麼都有開盤,就只怕你沒錢。也因此,足球熱度在東南亞國家歷久不衰。

若能舉辦世界盃,踢足球的百姓能親眼目睹多年來只能通過電視轉播觀看的球賽,近距離接觸偶像球員,當然高舉雙手雙腳贊成,剛在新加坡舉辦的國際冠軍盃正是最好的例子,兩場賽事就吸引了超過10萬名球迷到場觀賽,當中不乏從馬國、印尼,還有泰國和越南的足球粉絲。

只是這就只有兩場比賽,4支球隊而已,就算世界盃不擴軍,也將有32支球隊前來參賽,這不僅涉及球場數目和素質,還包括周邊設備和基礎設施,如飯店、交通等。屆時衝著世界盃前來觀賽的球迷數目和國冠盃相比更是大巫見小巫,保安保全更是一大問題。

撇開東協各國的世界排名並不符合申辦資格,光是世界盃相關的客觀要求就目前看來可說是能力極度不足,除了足球迷的熱情,幾乎各個方面都不足。雖然泰外長說還有15年的時間準備,若各國能眾志成城地為申辦全力催谷,改善客觀條件(也不一定能在15年內提升達標),或許申辦還有希望,只是10國條件不一,要合作就得讓10國把聲音合一,難度不是不小,而是非常巨大。

各有私心圖謀,聯辦世界盃難度艱鉅

在泰外長發言後不到一周,澳洲足總便宣布,他們有意和印尼共同申辦2034年世界盃,而且已與印尼足總交換了意見。

不過東協足球總會上周宣布,該組織的10個成員國已取得共識,接受東協秘書處的倡議,將致力於實現東協聯合舉辦世界盃的夢想。此前曾有意與澳洲聯合申辦的印尼足總也表示,願與東協鄰國一同申辦。

15968032740_8969926e8a_k
Photo Credit:Mohd Fazlin Mohd Effendy Ooi CC BY 2.0
2014年東南亞足球錦標賽冠軍戰:馬來西亞對戰泰國

雖然看似已經解決了「印尼出走」的問題,其實也難保過後不會有任何國家變節,但值得注意的是,東協足總並未寫明具體將申辦哪一屆世界盃,也並未闡述聯合申辦的具體細節。需要承認的是,東南亞足球實力和基礎設施水準在世界範圍內都較為落後,這是東協申辦世界盃的主要障礙之一。

以2002年的日韓世界盃為例,這是至今唯一一次由超過一個國家舉辦的世界盃賽事,也是至今僅有的一次在亞洲舉辦的世界盃,當時在賽事分配,尤其是決賽主辦地點要在那裡舉行都得經過一番周旋協調,如果由10國聯辦,協調的難度可想而知。

賽事分配和淘汰賽階段都將直接影響賽事的號召力,影響售票,自然影響收入,所以每個國家當然要搶著主辦最具看頭的比賽,決賽肯定是眾家必爭。 10個國家10條心,要如何分配這塊大餅難度極大。

當然有夢最好,朝目標努力前進,就有成功的可能,只是申辦世界盃對球迷來說固然受落,但也彷彿是「狼來了」的故事,雖然清楚現實條件的難度,但心中還是奢望能美夢成真。只是現階段來說還言之過早,球迷不妨姑且聽之,走著瞧吧!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