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Open mic」與言論自由:「曾博恩調侃鄭南榕」從不存在

喜劇「Open mic」與言論自由:「曾博恩調侃鄭南榕」從不存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認為作為公眾人物就該謹言慎行,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等同於主張:只要是公眾人物,任何時刻都必須對言論進行「自我審查」。

文:許家愷(台灣大學哲學研究所)

曾博恩已經承認了自己開了不當玩笑,這件事在事實上是發生過的。但博恩這個不當玩笑,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被民眾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不該採取對博恩的檢視與批判。在對價值判斷產生影響前,應該就讓它從不存在過——這一切的一切,背後所涉及的概念與原則,可能會比你想像得更重要。

從一開始,民眾就不該知道這件事

曾博恩先生是在一場性質為「Open mic」的酒吧演出中說的這個笑話。「Open mic」是單口喜劇表演的一種形式,作為一個並不大眾的活動,在英文世界也難以找到關於「Open mic」的明確定義,但如果去翻閱臉書英文的活動列表,會發現「Open mic」與「freedom of speech(言論自由)」同步出現在活動名稱中的概率極高。

而台灣脫口秀界的「Open mic」更加特別,很少會有人如歐美般擺一頂帽子或箱子請人自由樂捐,我想著也是一種文化差異的表現。既然如此,更加強調「完全免費」的台灣「Open mic」,應該也擁有更多權利去要求觀眾遵守一些規則。

在這些規則中,很重要的一條,在多數「Open mic」的開場時都會告知觀眾:這是一個喜劇演員們用於「測試」梗的場域,是自由發揮與練習的場域,所以請你們不要將場內的任何內容外洩。換而言之,大家約定這是一個私下的、非公開性的場合

這些規則不見得是明文的白紙黑字,更多是一種脫口秀演員與觀眾的默契,它本質上與牧師不會將信眾在告解室內懺悔的內容曝露於陽光下、新聞記者不會偷錄聲明是「off the record」的談話一樣,約定何種情形下為非公開場合,主要依賴由社會信任建立的默契。

以上的例子會遭遇意外,例如牧師聽到了逃脫法律制裁的殺人犯自白時如何抉擇,記者面對危及公共利益、安全的問題時如何自處,都存在打破這種信任的可能,但曾博恩這次的狀況,怎麼看也不到這種程度。

「人間燒一個東西,陰間就會收到另一個一樣的東西。所以當鄭南榕自焚之後,陰間就會有兩個鄭南榕。」

他的這段發言從法律或公眾利益的視角來看,很難認定這裡面包含什麼嚴重的惡意或輕蔑,網路上也有人不覺得這算是冒犯——就是為了反對這樣的言論,從而輕易打破默契與規則的那一位觀眾,他損害的是脫口秀演員們與觀眾間的信任,甚至不可避免的會影響到整個社會的信任程度。

就算外洩,民眾也不該以此檢視博恩本人

法院未判決之前,嫌疑人都是無罪的。同樣的,在8月9日薩泰爾公司博恩臉書粉專分別發文之前,人們有的證據不過是一張截圖,有哪一家媒體尋找過第二信息來源嗎?更諷刺的是在8月7日至8月9日的大多數媒體報導時,連截圖都沒有附上直接文字引述曾博恩的那一段話。

然後幾乎所有人都將事情當做真實的開始了討論,不消說各家媒體言之鑿鑿「博恩失言」,連鄭南榕基金會也赫然在列——彼時薩泰爾公司的聲明是暫時無法核實此事,從而使得支撐了兩日討論的證據不過是一張截圖。不禁感歎:在台灣毀掉一個人竟然如此容易?那便無今日之事,若他日買通三人並能與博恩私下單獨相處一段時間,豈不也能三人成虎?

這一部分是對於可能出現假新聞的憂慮,期待大眾能夠更加審慎得對待未經核實的信息來源,但面對如今博恩的承認,已經難以令人們接受並反思。不過幾乎所有人都犯了的第二個錯誤,仍然存在。

在無罪推定以外,司法調查中有所謂的「毒樹理論」,就是說如果調查的方式不合法,那取得的證據就是無效的。在邏輯原則上是「若p則q」的一種應用——當前提p為假,結論q無論是真是假,推論本身都會成立,從而造成該推論難以有現實效力的困難。

當所謂的「證據」,是經過有人違反既有規則提供的時,它的證據效力就喪失了。當這位指責曾博恩的觀眾,違背了脫口秀演員與觀眾間的默契,將博恩的話語洩露的那一刻起,他的話就徹底喪失了值得被相信的基礎。

當然,世間也有違背協議向報社爆料的人物,但筆者認為事情嚴重的不同程度決定了應有的態度。當年《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政府刻意隱瞞越南戰爭的真相,都是在極大的爭議中,一直堅持到打贏了最高法院的官司,才敢於真正大批量得使用被政府裁定為非法洩露的文件——日常生活的我們,面對既有的並沒有什麼爭議的日常規則,難道不該先考慮對這些規則本身的尊重嗎?

也有人認為,博恩說了這些就是不對,作為公眾人物就該謹言慎行,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你們知道這樣說,實質上等同於在主張什麼嗎?它等同於主張:只要你是公眾人物,任何時刻都必須對言論進行「自我審查」,要求公眾人物在任何情況下,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是以「預設被要被檢視」為前提的。這一場大眾對於博恩「私下言行」的檢視與批判,正在推動這種寒蟬效應的產生。

公眾人物的隱私權事實上的確要比一般人少,但即便享受著「記者」報導特權的狗仔隊也不能用鏡頭拍下公眾人物在他私人空間裡的活動。《中華民國刑法》第315-1條規定了窺視、竊聽、用工具記錄他人「非公開之活動、言論、談話」者的刑責,雖然此事中完全用不上刑法,但既然約定了「Open mic」的空間是非公開性的,整個社會也應當更加嚴肅、審慎地對待那個空間內發生的一切事情吧。

台灣社會,真的準備好要讓博恩為這個言論承擔代價了嗎?

有很多人將「脫口秀的言論自由是受限的」為理由指向了美國——沒有人敢拿911開玩笑、除非本民族不然不能隨便拿少數族裔開玩笑……等一下,我們先來問個問題,拿美國來比,合適嗎?

「言論自由」的調查倒是沒有,但我們有一個很相關的數據:「新聞自由指數」,由「無國界記者組織(RSF)」發佈。在2019年的數據中,台灣為世界第42名,而美國為世界第48名,台灣是要參考一個新聞自由不如自己的國家的言論自由度嗎?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