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緩和醫療不是「等死」或「放棄」,醫生:重點是「善終」

安寧緩和醫療不是「等死」或「放棄」,醫生:重點是「善終」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目前對安寧醫療仍有些迷思認為是「放棄」、「等死」、「消極治療」等,事實上安寧醫療的目標是在改善病人及家屬的生活品質,以及思考如何「好好走最後一段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不得已的鬥士》是台灣安寧緩和醫療的現場紀實報導,書中由訪談病患個案及其家屬的生命故事,探討台灣安寧醫療照護的議題,今(10)日下午由關鍵評論網集團內容長楊士範、台灣安寧緩和醫學學會理事長蔡兆勳、臺大醫院臨床心理中心主任鄭逸如針對台灣安寧醫療議題對談,兩位在安寧醫療第一線有許多經驗的醫生也都提出,台灣目前對安寧醫療仍有些迷思認為是「放棄」、「等死」、「消極治療」等,事實上安寧醫療的目標是在改善病人及家屬的生活品質,以及思考如何「好好走最後一段路」。

關鍵評論網的專題報導「安寧醫療專題:不得已的鬥士」除了三部系列紀錄片外,也由商務印書館出版成書,書中三位主角病患分別為王少華(中年婦人,乳癌患者)、安得烈(中年男子,咽喉癌患者,最終因不敵病魔已辭世)、喬妹(約十歲的小女孩,腦瘤患者),他們在人生不同階段受到病魔摧殘與襲擾,卻不被打敗。他們如何在家人的支持下堅毅地活著,以及如何在活著的時候擁有不同的選擇。
面對死亡,醫療人員還要向病患學習

在台大醫院擔任家醫科醫師的蔡兆勳表示,幾十年來他經常要面對生老病死,至今都還不敢說自己已經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去面對,蔡兆勳說,死亡這件事看著別人面對跟自己面對有很大的差距,大家有感冒、扭傷的經驗,卻沒有誰真正有死亡的經驗,因此在病患及其家屬面前,醫療團隊其實是學習的人,透過這些個案學習如何面對死亡。

蔡兆勳以一個個案為例,一名35歲的女性診斷出卵巢癌,接受手術治療,開刀過程醫生出來對家屬說明,癌細胞已經擴散到整個腹腔,手術恐怕沒有辦法對病情有太大幫助,結果該名女性的母親聽到當場跪下來求醫師「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兒」,醫師只能回到手術室,也盡最大力量做清除,手術完又做化療,但女兒最終仍不幸過世。

蔡兆勳回想,該病患從發現罹癌到死亡,只經過一個月時間,當時護理同仁將該女性的遺體清潔完畢,也換上乾淨衣服,但竟然沒人敢到外面告訴母親,女兒已經死了。因為每個人都知道,媽媽會無法承受這消息所以不敢去講,醫療人員面對的就是這樣艱難的情境。

安寧醫療照護台大家醫科蔡兆勳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李秉芳

不管做什麼決定都不是「放棄」,重點是「善終」

蔡兆勳說明,在台灣的文化裡,安寧醫療照護的對象除了病人,還有很重要的是病人的家屬,因為面對生病到末期的病患,通常家人內心會充滿罪惡、愧疚感,所以醫療人員常面對「要打抗生素、打營養針、打強心針,都要打到最後才能停止」的要求,但這些對末期病人不僅沒效,而且造成負面影響跟負擔,有時候會有病人承受不了走上自殺之途、甚至是家人不忍親人受苦將其殺害又自殺的人倫悲劇等。

協助他們「離開苦痛、好好走完最後一段路」才是重點。在安寧照護的工作中,沒有所謂「放棄」或是「消極」這樣的字眼。假設化療已經無用,那什麼又是積極治療?對病患有幫助或利益才叫積極,即使不做化療,也不叫放棄,因為這做了可能對他是不好、是讓他多受苦的。

安寧的目標就是善終,而且改善生活品質,過去有不少資料也一再驗證,安寧照護確實可以改善病患和家人的生活品質和獲得善終,不管時間長或短。有些病患甚至因為提早給予緩和醫療的照顧,減少併發症,不只生活品質變好,而且存活還變得比較長。

也有現場聽眾提問,他有一位朋友非常年輕、其實都還未生病時,就打算「預立」放棄急救等醫療相關的同意書,結果遭致周遭親友的批評反對,蔡兆勳也回應,台灣的法令像是《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病人自主權利法》目前已有規範在什麼情況和前提下,醫生可以「不做心肺復甦術」,這已經是法律跟醫療照護中的常規和常識,未來要如何和民眾進行相關教育及宣導,是接下來的重要任務和挑戰。

「心理治療」在末期病患醫療環境的不足與實踐路徑

自己也身兼臨床心理師的臺大醫院臨床心理中心主任鄭逸如說,目前心理照顧、治療在安寧照護中扮演的功能角色,近年有逐漸被重視,不過不管是在立法或制度上,都和理想情況還有段距離,像是心理治療的健保給付不足,一個病房是有一個套裝的給付,但在心理治療的資源和團隊人力可能就是不足的。

「我們都還是努力在做,透過很多不同的方法,」鄭逸如說,像是結合教學醫院實習醫生的制度,在修業過程中,讓年輕的醫療人員就一邊學習一邊提供病患服務,或是和民間團體合作,來減少目前心理治療因為還未被正確認識而不夠受到重視的情況。

鄭逸如也進一步解釋,通常大家對心理治療的想法就是固定時間去看門診,在一個特定的場所,和醫生進行諮商、精神分析、認知行為治療等等,但因為末期病患已經住院,不太有機會做這種治療,因此心理治療也可以是「很日常」的,就是用心理學的方式幫助病患改變,可能是在醫院的交誼廳或餐廳聊天、幫助病患實現目標例如辦畫展、音樂會甚至婚禮,安排家人探視等等的,只要能掌握契機改變病人的想法,都可以開創心理治療更多的可能性。

鄭逸如強調,他也經常告訴第一線的照護人員和家屬,不要因為病人到了某個時期,可能比較虛弱沒力氣、注意力差、無法說話和自理等等,就去輕忽病人的主體性,病人依然是一個思考的主體,他有權利知道事實,也有權利和醫療人員對談、提出見解,心裡照顧的方式有很多,除了身體上的照顧,透過語言的互動、聆聽等等的也都是心理照顧方式。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