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月內兩次大選,以色列人選擇納坦雅胡還是「毀滅」?

五個月內兩次大選,以色列人選擇納坦雅胡還是「毀滅」?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納坦雅胡是否能在9月選舉後,再次帶領聯合黨、獲得總統任命組成政府、並於各方勢力間斡旋、成功組成政府,除了其自身的老謀深算外,有很大一部分,將取決於藍白聯盟的競選策略、及世俗、宗教政黨間,願意妥協到何種程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今(2019)年7月20日,班傑明・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正式成為以色列史上在位最久的總理(註1);此外,暱稱「比比」(Bibi)的納坦雅胡,同時寫下另一項紀錄,即以色列史上首位在國會大選後,受總統委任組閣,卻未能在期限內(5月29日)組成政府的政治人物。也因為這項發展,以色列選民將在今年9月17日,即4月國會選舉僅五個多月後,再次走進投票所,投下神聖的一票。

這次的政黨重整,與目前為止的民調結果,讓人忍不住思考,究竟緊接而來的選舉,是否有許多換湯不換藥的現象。

政黨變動與目前民調

以色列國會選舉採比例代表制,各個政黨須在選前的一個截止日期,繳交政黨代表名單。也就是說,政黨之間的合併、拆夥,或政治人物跳槽、組新黨,都必須在這個截止日期以前完成。這次選舉的名單截止日期為8月1日,「左派」與「右派」政黨各有些值得重視的變動(註2)。

在「左派」與「中間偏左」政黨方面,4月選舉後元氣大傷、才剛選出新任黨主席的工黨,宣布囊括重視社會議題的一個小黨「橋樑黨」(Gesher);伴隨而來的,是一個有些戲劇性的發展,即工黨新星、2015年成為以色列史上最年輕議員的斯塔夫・沙菲爾(Stav Shaffir),在黨主席選舉屈居第二敗陣下來後不久,宣布脫黨並加入由梅雷茲黨(Meretz)、及甫回歸政壇的前總理埃胡德・巴瑞克(Ehud Barak)所組成的「以色列民主黨」(Israel Democratic),三方湊合成的一個叫做「民主聯盟」(Democratic Camp)的競選聯盟。

Screen_Shot_2019-08-09_at_22_12_15
7月24日晚間,(左起)巴瑞克、沙菲爾與尼燦・霍洛維茲(Nitzan Horowitz)宣布合併成立民主聯盟|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右派」方面,由財政部長摩西・卡隆(Moshe Kahlon)領導的庫拉努黨(Kulanu),宣布解散、併入聯合黨。卡隆在成立庫拉努黨以前,是聯合黨黨員;而庫拉努黨在4月的選舉,僅獲得四席。這也很可能是該黨選擇「回歸」聯合黨的重要因素之一。

另外,在4月選舉中與多年政治夥伴納夫塔利・班奈特(Naftali Bennett)宣布退出猶太人家園黨(Jewish Home)、成立「新右派」(New Right),卻意外敗選、還在選後失去部長職的阿耶萊特・沙凱德(Ayelet Shaked),不僅捲土重來,統合了幾個右派政黨,組成右派聯盟(United Right),還躍升為這個聯盟的當家。

生長於特拉維夫、問政風格犀利、有著時代新女性形象的沙凱德,在幾個頭戴猶太小帽(kippah)的「右派」男性政治領袖中,十分顯眼。一般認為,沙凱德擔任司法部長期間,對非民選的最高法院權限,一點一滴地作出了限制,這讓不少將最高法院視為傾左的選民,包括右派、中間偏右及正統派(orthodox)猶太教徒選民,更加注意沙凱德。民調顯示,沙凱德最能衝高右派聯盟的選票。幾位男性右派領袖、包括班奈特在內,更因此展現政治人物難得的風範,顧全大局地退居第二、三、四位,讓沙凱德領導這個新產生的政治聯盟。

AP_18112661511249
阿耶萊特・沙凱德|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8月1日政黨名單定調後,各家媒體已陸續發表了幾項選前民調。根據《以色列晚報》(Maariv)於8月8日進行的民調,目前有望進入國會之政黨的席次分佈接近下圖:

Parties
作者製圖,參考資料:《以色列晚報》

這個結果和其它幾項已經發布的民調結果非常相近,皆預測藍白聯盟(Kahol Lavan,左側淺藍區塊)與聯合黨(Likud,右側深藍區塊)仍會是勢均力敵的國會兩大黨,席次都維持在30席出頭。

下圖以政治光譜劃分,提供一個相對精簡的分析。下圖的內圍顯示8月8日《以色列晚報》民調結果,外圍的部分則是4月選舉結果。首先,如果這項民調在誤差值範圍內,且未來一個多月沒有重大局勢改變或超級大黑馬,9月選舉以後,所謂「左派」、「右派」席次的變化,實為有限。

Comparison
作者製圖,參考資料:《以色列晚報》

再者,左派政黨(左側淺藍區塊,代表藍白聯盟加上工黨-橋樑黨、及民主聯盟)與右派政黨(右側深藍區塊,代表聯合黨加右派聯盟)會各獲得40出頭的席次,阿拉伯政黨(左側綠色部分)則會維持在10席左右。由於慣例上阿拉伯政黨從未被邀請加入政府組成,因此選後不管是「左派」或「右派」政黨領袖出來組織政府,勢必都得面對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Yisrael Beiteinu)及兩個哈雷迪猶太教(Haredi,又譯:極端正統猶太教)政黨;尷尬的是,前者與後者的矛盾,正是納坦雅胡4月選後無法組閣的主要原因。

兩者的矛盾,反映了以色列政治與社會中,一個重要的爭議。

哈雷迪徵兵問題

在今年4月的國會選舉後,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領袖阿維格多・李伯曼(Avigdor Liberman)堅持,該黨加入納坦雅胡政府的條件,就是通過一項促進哈雷迪猶太教徒加入軍隊的法案。這項主張當然受到在4月選舉中獲得15席的兩個哈雷迪政黨反彈。兩方最後的僵持不下,終於讓合作破局,致使新一輪的選舉展開。

以色列在71年前建國時,當時的開國菁英多為世俗派、來自歐洲的猶太人,他們儘管血統上是猶太人,宗教上卻沒有尊崇猶太教或任何宗教。由於有些宗教錫安主義領袖也參與建國的過程,生活習慣上與神學觀大相逕庭的兩者,連何謂這個「民族國家」的本質都有歧異,當他們試圖組成一個「民族國家」,自然埋下不少衝突的種子。

當時,勞工錫安主義者領袖、以色列第一任總理大衛・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與宗教錫安主義領袖們約定,兩者(世俗國家與宗教權威)不會互相強加各自對「猶太國家」的定義,在私人事務或是關係安息日的事務上,國家會尊重宗教權威,不加以干涉。

這其中一個重要的協議,涉及徵兵事宜,僅管實行全民徵兵制,本-古里昂同意暫緩葉史瓦(Yeshiva,猶太宗教學校)學生的徵兵。原則上,只要這些學生聲明:「學習妥拉(猶太教經典)是他們的終身職志」,就可以緩召;但實際上,這往往造成哈雷迪教徒不用被徵兵的後果。

來自前蘇聯、出生於今日摩爾多瓦(Moldova)的李伯曼,原先是聯合黨黨員、也是納坦雅胡的親信,他離開聯合黨後,建立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該黨除了吸引來自前蘇聯的以色列選民,也代表這群選民中,對哈雷迪人士與猶太教權威不滿的聲音。

RTR24RE7
阿維格多・李伯曼|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90年代初期,蘇聯瓦解後,以色列接收了許多來自前蘇聯的移民;他們儘管有猶太血統,卻沒有尊奉猶太教,他們帶來的不僅是世俗的生活習慣,還包括違反猶太教的飲食習慣,如食用豬肉等,這些都曾被拉比們詬病。

此外,由於猶太教法規中對血統的認定是採母系,即母親是猶太人,孩子才是猶太人;因此,不少來到以色列的前蘇聯移民,儘管父系的猶太血統,在前蘇聯被認定為猶太人,卻在來到以色列後,才發現自己在拉比們的眼中,根本不算是猶太人。這在宗教權威掌控一切有關結婚等事務的以色列,會造成不少麻煩,例如無法在以色列合法與猶太人結婚等。

李伯曼的政黨既然訴求這一類選民的支持,自然是與哈雷迪政黨對立的。他在徵兵這項政策的堅持,反映不少以色列世俗猶太人的心聲:每個猶太青年在高中畢業後,除一些因健康等因素產生的例外,都會受徵召加入以色列國防軍,但是哈雷迪教徒卻可以免役(註3)。

當然,從哈雷迪教徒的角度來說,不少人對政府抱有懷疑的態度,要他們進入軍隊,順從世俗的政權,有違他們的教義。

以色列國防軍在1999年就已經成立第一支由哈雷迪猶太教徒組成的志願軍,他們在軍中的作息及活動,都環繞著信仰規劃。也就是說,軍隊是已經證明能配合他們根據宗教律法的飲食息慣、禱告生活等。也因此有人主張,哈雷迪從軍議題是所謂「假議題」,真正的癥結就是以色列世俗猶太人與哈雷迪教徒間,相互看不順眼,以及在政策福利上的角力。李伯曼等人,只是藉著徵兵的問題來彰顯兩造的對立。

然而,不論哪位政黨領袖在9月選後組閣,都很有可能要繼續面對世俗與哈雷迪兩者間的矛盾。

RTX10DD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政府組成:納坦雅胡或毀滅 (Bibi or No Bibi)?

如果目前民調結果和9月選舉結果相去不遠,一種可能是左右派主要政黨組成所謂的「大聯合政府」。事實上,在納坦雅胡在4月選舉後試圖組成政府的過程中,就已有呼籲組成「大聯合政府」的聲音。

雖然藍白聯盟的甘茨(Benny Gantz)在8月11日接受媒體訪問時,首度鬆口表示若納坦雅胡讓甘茨先擔任總理職位,他願意考慮組與聯合黨組成大聯合政府的可能性。不過,甘茨必須考量,藍白聯盟的組成,有很大因素是建立在「反比比」的立場上,甘茨與其競選搭檔,向來將自己塑造成長期在位的納坦雅胡以外最理想的替代方案,這個立場也在4月的選舉證明有其市場,才能將這個新政黨送進國會,成為第二大黨;因此,若藍白聯盟同意與聯合黨組大聯合政府,很有可能會讓部分支持者極度失望。

另一個可能是由藍白聯盟取代聯合黨來組成政府,若然,第一個挑戰其實可能是聯盟內部權力分配的問題,藍白聯盟畢竟是一個基於「反比比」組成的聯盟,這個組合內其實存在不少對於議題或策略上的歧異。第二個挑戰,則是藍白聯盟仍必須面臨哈雷迪政黨與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間、就哈雷迪徵兵問題的矛盾;再說,兩個哈雷迪政黨是否能與藍白聯盟領導者之一、世俗的拉皮德(Yair Lapid)和平共處,仍然是個大問號;拉皮德最近才因一個嘲諷哈雷迪政治人物貪污的推特文受到一些批評,包藍白聯盟的成員。

目前看起來有可能帶頭組成政府的政黨領袖,在以巴議題上,立場並不會相去太遠。藍白聯盟儘管號稱中間偏左,但聯盟內的四大天王,就有三人是以色列國防軍高階將領的出身,觀察他們的言行,不是讓人有缺乏從政經驗的印象,就是讓人懷疑他們是否會在以巴問題上,端出與納坦雅胡截然不同的牛肉。事實上,甘茨幾天前至以色列加薩邊境巡視時就曾誓言,一旦他執政,若以色列與哈瑪斯爆發衝突,他便會派遣地面部隊至加薩走廊,直搗哈瑪斯總部,殺死該組織的領袖。

納坦雅胡是否能再次帶領聯合黨、獲得總統任命組成政府、並於各方勢力間斡旋、成功組成政府,除了其自身的老謀深算外,有很大一部分,將取決於藍白聯盟的競選策略、及世俗、宗教政黨間,願意妥協到何種程度。當然,即便納坦雅胡在選後再度被任命組成政府,若沙凱德所帶領的右派聯盟,或李伯曼的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所獲得的席次顯著地高出民調預測,也有可能會擠壓到納坦雅胡在協商時的空間。最後,若藍白聯盟能真能與聯合黨形成大聯合政府,也無疑將是一項有趣的發展。

註釋
  • 註1:截至今(2019)年7月20日,納坦雅胡擔任以色列總理滿4,867天,即超過13年,正式擊敗之前在位最久的總理大衛・本-古里昂(David Ben-Gurion)。資料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jul/20/benjamin-netanyahu-becomes-longest-serving-israeli-pm
  • 註2:筆者曾在先前的文章中提及,套用所謂左派與右派這樣的政治光譜在以色列這個案例中,有時無法準確地捕捉政黨間的差異。
  • 註3:也可以說,徵兵的議題是冰山一角,哈雷迪男性許多終身在葉史瓦學習,不用工作賺錢,這也讓哈雷迪政黨專注在爭取社會福利上,更讓其他以色列人不滿。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謝宇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