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不抵制是你的選擇,但別忘記中國才是分化台灣的始作俑者

抵不抵制是你的選擇,但別忘記中國才是分化台灣的始作俑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是的,這就是中國一直以來慣用的策略,在台灣是,在香港更是。他分化人心,挫折你的信任,偽裝成你的夥伴,誤導你的思考與方向。中國最可怕的不是武力的侵犯,而是對人心的踐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劭旻(諮商心理師)

在一芳水果茶表達支持中國政府後,許多人批判一芳的立場,幾天後許多飲料廠商被捲進表態的漩渦中,民眾也跟著始出現抵制的聲浪。但是原本只是喝與不喝的選擇,卻突然有一群打著「支持台灣」大旗的人,開始四處檢查所有的廠商是否支持台灣,然後發現一點蛛絲馬跡就蜂擁而上攻擊,從廠商波及到其他理應支持台灣、對抗中國的政治人物,最後甚至開始攻擊非政治人物的網紅(例如吃旺旺仙貝是舔中)。接著,又出現另外一群人開始揮舞著大旗叫做「覺青很噁心」的人,重複著說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就像共產黨、追殺不相關的人,說他們可恨多可恥,就像不是這些行為,而是「為台灣而行動」本身有多可恥一樣。

於是,突然之間風向逆轉了。原本支持抵制一芳與飲料店的聲音,突然變成暴力與追殺;而批判廠商屈服於中國,也變成傲慢與自以為是。原本想抵制的你縮手了,就連批判的聲音都變的發抖畏縮,因為你突然覺得自己很丟臉;又或者你跟著這些聲音去行動,卻感覺天底下的台灣人都是無法信任的懦夫,然後充滿怨恨。到最後,明明心中的初衷是希望台灣更好,留到最後的卻是憤怒或者挫折,然後眼前的中國還在,卻失去了夥伴與信任。

是的,這就是中國一直以來慣用的策略,在台灣是,在香港更是。他分化人心,挫折你的信任,偽裝成你的夥伴,誤導你的思考與方向。中國最可怕的不是武力的侵犯,而是對人心的踐踏。

喊衝喊退,他們都打

在香港舉行示威遊行時,就被發現有黑道份子偽裝成是示威民眾,慫恿民眾攻擊警察,民眾只是要警察退後,他們卻喊著要民眾殺光警察;民眾衝了,就有一群人喊著暴民暴民,將示威包裝成暴力攻擊,告訴你上街有多不智跟野蠻;民眾退了,就有另外一群人批評他們孬種,不敢為信念拼命,是中國的走狗。這個感覺是不是跟台灣正在發生的狀況很像?民眾只是抵制不消費,就有一群人喊殺喊打,要滅掉所有不愛台灣的廠商;民眾要是不抵制,就喊著這群人是孬種是向中國屈服的走狗,如果你支持台灣就應該把這群走狗消滅。

於是你發現不管支持或者不支持,兩邊的行為都充滿仇恨憤怒,就事論事的討論消失不見,你覺得兩邊都「很噁心」「很骯髒」,於是你抽手不再思考政治,甚至原本心中對台灣的希望也被消磨殆盡。可是你不知道的事情,是中國就是用這樣得手法挑撥離間,讓你對政治冷感,更對支持台灣的行動變成畏縮與羞愧,讓你變成什麼都不做的人。操控你的信念毀滅你,不用一兵一卒,這就是中國的可怕之處。

shutterstock_101210469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其實要辨識這樣的手法並不困難,就是這些聲音永遠都在告訴你「自己人比敵人還要可惡」,所以你應該先消滅自己人,而不是包容與理解他們。就像從一芳的事件起頭,為什麼這些廠商要被迫表態?因為中國想要統制台灣,壓迫廠商在立場必須表達台灣來自中國,如果沒有中國的壓迫,這些廠商根本就沒有表達不表達的問題,中國才是這起事件萬惡的元兇。可是你會發現,這些批判的聲音重點放在哪裡?放在廠商很可惡、放在還在喝飲料的台灣人很可惡,放在抵制廠商的台灣人很可惡,不管你在行動上的立場是什麼,這些聲音都在告訴你「去恨跟你立場不同的人」,並且「成為跟他們一樣的人很可恥」,而不是放在批判中國上。

然後分化的成功,還是在於他把選擇與考量的不同,強化成單一且二分的價值判斷,讓你不管選擇哪邊的想法,最後的結論都是告訴你「你是錯的」,然後像是跳樓大拍賣一樣,將所有能用到的價值判斷貼到你的身上與所有人的身上。抵制就是暴力,不抵制就是奴隸;為了台灣發聲就是可恥,而不為台灣發聲就是貪圖小確幸的懦夫。他無視你的理想與堅持,無視你的考量與選擇,不同的考量就這樣被簡化,問答題被簡化成是非題,然後答案錯了就該殺,自己人打成一團敵人卻完好如初。也因此,為了不要掉入分化的陷阱,最直接的就是需要理解跟你想法不同的人,為什麼會有不同的想法,而不是簡單地將他們當成可恨的敵人,忘記中國才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

羞恥與憎恨,讓你失去力量

其實分化之所以如此管用,不只是他造成的影響,更是他挑起了人類非常原始且具有功能的兩種情緒:憎恨與羞恥。

憎恨背後對於自己人如此的憤怒,是因為我們覺得理應是自己的人夥伴卻做出不同選擇,於是感覺被背叛了。由於他們的背叛,我們也感覺自己某些重要的價值跟著失去,而不想面對到的現實─中國的威脅與強大─反撲而來,於是從希望掉回失望的深淵,越是希望的反面越是不可饒恕。而人只要陷入憎恨,行動的目的就會是保護自己與報復對方,無法包容與體諒,自己人就會因為更多的憤怒而殺紅了眼,直到屍骨無存。

羞恥代表的是人自我否定、自我懷疑的情緒。因此當羞恥被挑起,行為的焦點就會放在自責與罪惡感上,總是覺得自己不好與不應該,並且失去自信。但是自責其實就是一種自我傷害,愈是自責只會失去更多能量,就更難有力氣面對外在的威脅。這也是為什麼每到戰爭就不斷有人唱衰台灣,告訴你很弱很糟糕,因為一個沒有自信的人,是不可能有勇氣面對挑戰的。

面對分化,需要的是辨識清楚自己的信念

一芳的事件,其實是在考驗著每個人獨立思考的能力,依據自己價值而行動,而不是依據著風向,別人喊往哪裡走就往哪裡走。就像是有人高聲呼喊抵制時,你可以思考的事情時:這是否是你選擇支持台灣的方式?哪種程度是你抵制的對象,而到哪種程度不是?又或者在飲料的事情之外,某天別人喊著「他不這樣做就是不愛台灣」時,他的判斷是否真的符合你的思考,或者只是過度誇大而不合理的無限上綱?

如果你能夠知道自己的行動為何而生,那些外在分化與誤導的聲音就很難影響你的判斷;但如果你的行動,只是基於跟其他人一樣、或者跟其他人不一樣,而順應著他人的聲音行動,那麼很可能他們就拿著那些你信任的價值當旗子揮啊揮,操控著你殺人。最後,你反而是在愛台灣的誘導中往懸崖跳下,而至死的那刻你還在以為自己光榮犧牲。

不管是抵制也好,不抵制也好,那都可以是你的選擇。但是不要去恨你的自己人,不要因為那些聲音而誤導了你的行為,我們都是面對中國壓迫時同一條船上的夥伴。知道你自己真正的信念是什麼,然後把最大的力氣放在真正為了台灣的行動上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