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基本工資拍板:基本月薪調漲700元,時薪增加8塊錢

2020年基本工資拍板:基本月薪調漲700元,時薪增加8塊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勞動部14日召開會議,確定明年的基本工資,最後決議基本月薪調漲到2萬3800元,基本時薪調升至158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8月14日 17:00更新|更新:李修慧;核稿:楊士範)

勞動部今(14)日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約下午4時許會議結束,決議月薪從現行新台幣2萬3100元調至2萬3800元,漲幅3%;時薪部分則由現行150元調升至158元,漲幅5.33%,仍需提報行政院通過。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由勞資政學四方共同討論,每年第3季時開會決定基本工資是否需要調整。

勞動部發布新聞稿表示,本次基本月薪調升至2萬3800元後,預估約有183.26萬名勞工(台灣勞工136.71萬名,移工46.55萬名)受惠;至於基本時薪調升至158元,預估約有48.33萬名勞工受惠。

《聯合報》報導,據了解,勞資雙方上午對調幅僵持不下,中間一度各自帶開討論,勞方希望調幅5%,資方則只提月薪增加300元、也就是調升1.29%,學者專家則建議3%。後來勞動部提出月薪漲700元,從2萬3100元調至2萬3800元,調幅3.03;時薪從150元調至158元,調幅5.33%,勞資雙方皆未反對。據了解,勞方預設的調幅底線為4%,但對於3%有心理準備,也不想引起資方再爭議,未提反對。

(以下內容刊登於2019年8月12日)

【原標題】工商團體要「凍漲」,勞團想要漲5%:這次「基本工資」可能調整多少?

14日,勞動部將召開2019年「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決定明年的基本薪資,今(12)日,由多個產業總工會組成的「團結工聯」在勞動部前召開記者會,呼籲基本工資調升5%,而工商團體則認為應「凍漲」基本工資。勞動部官員指出,過去都是採調幅4%~5%的「溫和調整」方向,相信這次也會朝向「溫和調整」方向努力,若以過往每年上調4%~5%來計算,這次基本月薪可能調整為2萬4024元~2萬4255元,基本時薪則可能調整為156元~157.5元。

勞工的薪水都是「貼著基本工資走」,勞團呼籲基本工資調升5%

勞動部將在14日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決定2020年的基本時薪與基本月薪,目前基本月薪為2萬3100元,基本時薪為150元。

今天,團結工聯在勞動部前召開記者會,呼籲基本工資調升5%。團結工聯秘書長黃育德表示,根據中央研究院經濟所的楊子霆研究,從2002年到2014年,台灣勞動生產力成長累積34%,但實質工資卻不見提升,薪資漲幅遠落後於勞動生產力的成長,因此黃育德認為,基本工資一定要調升。

黃育德也說,若根據「107年最低生活標準乘以就業扶養比」來計算,民國107年的最低生活標準為新台幣1萬3581元乘以就業扶養比2.15,基本工資如果要一次漲足,應該調成月薪要2萬9199元(13581*2.15=29199,調幅約26%)、時薪則要169元(調幅約12%)。「但我們也知道台灣的勞資力量對比下來,勞方力量不足,因此我們支持勞方委員至少調整5%的趴數。」

團結工聯新聞稿指出,如果基本工資調升的話,將會有領基本月薪的本國勞工136萬人、外國勞工43萬人,還有領基本時薪的52萬勞工,計約有250萬勞工受惠。

「政府不調薪,卻叫企業調薪」,工商團體要求凍漲基本工資

不過,《工商時報》報導,商總理事長賴正鎰今日表示,勞工基本工資年年調漲,但近8年來軍公教卻只調過2次薪,政府在鼓勵企業調薪同時,更應扮演領頭羊角色,若連政府都因為景氣、物價等因素不調薪,也不應要求企業調薪。

《自由時報》報導,工總秘書長蔡練生則表示,基本工資月薪從2011年的1萬7280元調到今年的2萬3100元,調幅達33.68%,這段期間經濟成長率累積僅20.11%,已超過經濟成長率。

此外,蔡練生也表示,近年來美中貿易戰打不停,再調高對產業界來說是「雪上加霜」。蔡練生也說,基本工資訂得太高反影響邊際勞工就業,因為工資拉得太高,乾脆就不聘了。(「邊際勞工」指低技術、低學歷、身心障礙及中高齡工作者,也就是指就業市場中較弱勢的勞工。)

《工商時報》報導,不願具名的審議學者委員透露,基本工資調漲已突破22K,接下來調整要考量到企業經營成本,「之前有資方代表也算出,只要調漲3%、雇主約增加150億元的成本」,在經濟景氣未明朗且貿易戰升溫下,若要調整基本工資,建議可參考日本每年2%至3%的調幅。若根據該名學者的算法,以調整2%~3%來計算,基本月薪可能上調為2萬3562元~2萬3793元,基本時薪則可能落在153元~154.5元。

《聯合報》報導,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副司長黃維琛10日談到基本工資審時指出,最近連續多年,我國的基本工資都採約4%~5%的「溫和調整」,避免對企業造成太大、太直接衝擊,相信今年關於基本工資的討論,仍是會朝「溫和檢討」的方向努力。而若這次調整根據過往4%至5%的調幅,基本月薪可能落在2萬4024元~2萬4255元,基本時薪則可能調整為156元~157.5元。

根據現行《基本工資審議辦法》,每年第三季,勞動部都會重新審議基本工資,而決定基本工資的是由勞動部設立的「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委員包含勞動部代表1人、經濟部代表1人、國家發展委員會代表1人、勞方代表7人、資方代表七7人,專家學者4人,共21名委員。
工商團體説「本勞外勞脫鉤」才能保障本勞,勞團認為只會讓更加雇用「廉價移工」

此外,勞動人權協會執行長王娟萍今天也在記者會表示,工商團體不斷主張,應該將移工薪資與基本工資脫鉤,但她說,如果將移工薪資與基本工資脫鉤,會造成雇主更加傾向僱用廉價移工,反而造成本勞失業與勞動條件難以提升的危險,因此王娟萍呼籲,本勞外勞基本時薪不能脫鉤。

《工商時報》報導,不過,台南市和順工業區理事長陳文祥表示,在傳產業界中,即使是新進員工月薪也有2萬4000~2萬6000元左右,早已超過基本工資,因此基本工資調高是外勞受惠,如果本、外勞薪水可以脫鉤,雇主願意將本勞月薪加到至少3萬元以上,才能保障本國勞工。

「最低工資法」預告後沒動作,勞團要求進行政策辯論

而勞動部在2018年11月底預告《最低工資法》草案,在今年5月29日送交行政院,團結工聯也批評,目前對「最低工資法」的政策討論還相當地少,會不會真的在蔡英文總統任內三讀通過,令人擔憂。

黃育德表示,訂立《最低工資法》應該要有個政策辯論的過程,但目前勞動部預告後就沒什麼討論。預告的《最低工資法》草案規定,「最低工資之審議,應採『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擬訂調整幅度。」但黃育德認為,除了消費者物價指數,「勞動生產力」也應該納入考慮,「現在的最低工資追不上勞動生產力,『勞動生產力』的部分也應該扣連起來,不能資本家賺很多,結果勞工薪資沒漲。」

此外,黃育德說,根據現行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基本工資由審議委員會訂定後,必須送行政院核定,但行政院有權不核定。而根據勞動部預告的《最低工資法》草案,如果第一次審議不通過,退回再審,第二次就一定要通過,就不容易有「行政院不核定」的狀況,因此在調整程序上,《最低工資法》草案較有保障,但黃育德說,目前草案預告後遲遲沒有動作,「擔心政府只是做業績」,無法讓草案三讀通過,真正上路施行。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勞工』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