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博恩「地獄哏」:別把大衛像遮到剩雞雞, 然後嫌米開朗基羅猥褻

談博恩「地獄哏」:別把大衛像遮到剩雞雞, 然後嫌米開朗基羅猥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演員如何處理悲劇,是帶觀眾進入「來笑悲劇本身,其實悲劇沒那麼可怕,只是人世的一部分」而非「帶觀眾去笑悲劇的受害者」,這兩種態度天壤之別也一線之隔。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周加恩(節目《博恩夜夜秀》前寫手,二三喜劇製作人)

這幾日的在臉書與網友的討論結果,對「什麼可以開玩笑」這件事,自己有更深一層認識。

簡而言之,我覺得這個問題的結論,就是這個問題沒有結論。演員講笑話是演員的言論自由,觀眾討厭演員的笑話、公開討厭演員,也是觀眾的言論自由。整件事,自由都沒有被侵害或限制,討論言論自由這件事就是言論自由的展現,大概吧。我意識到這點,所以已經放棄去辯誰對誰錯。爭論很好,至少現在我們還能爭論。

笑話是如此脆弱的生物

我完全支持觀眾討厭演員笑話,甚至公開杯葛演員笑話的權利。因為只有當觀眾有權利發聲,演員也才值得有相對應的力量發聲。這樣才公平吧。

但是,我看不下去的是觀眾將笑話去脈絡化解讀這件事。因為笑話是如此脆弱的生物。

好的笑話需要不斷打磨養育,觀點切入、語句排列、邏輯順序、節奏快慢、聲調、音量、手勢、表情、站位、麥克風技巧⋯⋯全部都要到位。甚至當天展演的環境與氣氛、主持人功力、燈光配置、環境噪音、觀眾喝醉程度、週五週六、時間⋯⋯全部都會影響,我相信做過劇場的人都懂。功力越強的人越能夠克服環境因素,然後在表演與寫作上展現實力。

但是當你把這些所有的功夫之處全部忽視,暴力地用影片的截圖,甚至是別人轉述文字的截圖,來評價這一則笑話的時候。抱歉,這個就有對錯之分了。

歡迎各界討論指教,但請不要把大衛像遮到只剩雞雞,然後嫌棄米開朗基羅猥褻。

博恩鄭南榕笑話地獄梗截圖
Photo credit:取自周加恩medium

可是你說,不轉述的話,怎樣才能在網路上討論、評價演員的笑話呢?我想目前普遍的共識是演員自己發布的影片或內容。至少這些是相對成熟的,演員決定了這是他的代表作。

Open mic的現場通常是禁止錄影(除非演員自己),就是為了保護演員。但如果觀眾真的要外洩,我們也不能怎樣,畢竟這是觀眾的自由。我只能說耍賤不犯法,但很雞掰。

真正偉大喜劇的背後是同理心

每個人想成為喜劇演員的原因都不一樣,大部分的人有個一般的工作,把stand-up當興趣上台講講幹話。而老實說這種人生健康太多了。但對於真正投入的那些人,不論國內外中英文脫口秀,能熬過十年,數千次每日每夜在台上丟臉,看著眾人沈默的臉審判你的笑話,那種精神壓力,心裏沒有一個動力是熬不過去的。

為什麼要成為喜劇演員?為什麼要這樣搞自己?要紅,要錢有太多其他方法可以做了。我私心認為,就像柯林頓性醜聞的網路霸凌受害者Monica Lewinsky,熬過創傷之後變成反網路霸凌運動人士。

喜劇演員有許多是經歷過悲劇,正因為他們走過痛苦,不願意別人也經歷這些,所以心中總是有種動力,試圖將悲劇轉變成喜劇。就是這種動力,讓他們熬過一次又一次的丟臉、尷尬、謾罵與攻擊。

只是悲劇轉變成喜劇的作法有很多,最能被大眾接受的是把「自己的悲劇轉變成喜劇」:「帶大家笑我」這種自嘲的幽默觀眾最愛,也時常很好笑。

但我反對一般人說:「這是最高等級的幽默」。因為不好意思,也許對一個從未上台過的人來說這很高級,但對演員來說,這是「好入門,難精通」的風格,有數不清的演員都在做,但做得好的沒幾個。況且我不認為有哪種幽默比哪種幽默好。好笑就是好笑。

真正偉大喜劇的背後是同理心。正因為我們走過陰暗幽谷的悲劇,喜劇演員想帶各位知道,幽谷只是人世的一部分,我們可以一笑置之。

把曾經發生的悲劇變成喜劇,這就很棘手了。比如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愛滋病、911⋯⋯演員如何處理悲劇,是帶觀眾進入「來笑悲劇本身,其實悲劇沒那麼可怕,只是人世的一部分」而非「帶觀眾去笑悲劇的受害者」,這兩種態度天壤之別,但也一線之隔,演員就在這個鋼索上徘徊。也因為走鋼索,足見演員技巧的精湛。

AP_66971620986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Louis C.K.可說是當代美國stand-up Comedy最具影響力的表演者之一,他的作品大多談論中年白人男性的生活、思維、慾望和困境,時而討論他和他的家人的生活瑣事。他在語言、肢體的使用自然生動,段子擅用極端的的反諷,同時他近年也跨足電視節目、電影製作。

我不想爭論誰對。我只想邀請各位理解的是,也許有很多二三流的演員做的是「嘲笑受害者」的喜劇,但真正偉大喜劇的背後是同理心。正因為我們走過陰暗幽谷的悲劇,我們想帶各位知道,幽谷只是人世的一部分,我們可以一笑置之。如果不笑笑解除張力,那個恐懼就永遠存在我們的集體記憶裡。

哭不得,只好笑了。我是加恩,夜夜秀前寫手,二三喜劇製作人,寫了一篇回覆朱家安老師文章的貼文。我不好笑,討厭自稱喜劇演員,但全台灣中英文脫口秀都講、當過製作人、寫過夜夜秀的人沒有別人了。喜劇人才就是這麼缺乏。

儘管曾於《博恩夜夜秀》任職,我的言論不代表薩泰爾娛樂有限公司或博恩本人立場。

若想來現場看台灣在地的脫口秀(不會像網路上的大師那麼強但也蠻好笑),請上二三喜劇美國大咖演員討論喜劇美國討論笑話界線的紀錄片(抱歉沒有中文字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