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做愛,但更喜歡談戀愛——什麼是「女性向A片」?

喜歡做愛,但更喜歡談戀愛——什麼是「女性向A片」?
Photo Credit:阿朶企画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主流A片的世界裡,AV女優好像只有兩種樣態:外表清純內心淫蕩和兩者都淫蕩,不過「女性向AV」所做的,並非只是把男女的角色對調,而原本以男性客群為主的「成人展」在近年引入「AV男優」後,男女觀眾的人數也變得越來越接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班很累,需要的不只是泡澡用具,而是一股吹進內心的涼風,好比說八月初甫落幕的台灣成人博覽會(以下簡稱TAE),在TAE還可以買到泡澡以外的塞子,不僅如此,今年以「女性向A片」著名的AV男優也吸引與過去成人展不同的客群,和粉絲玩出新高度。

「女性向A片」其實已經存在幾年了,但從更多的男性成人偶像來台舉辦親密互動活動的次數來看,AV的女性觀眾市場潛力十足,畢竟TAE現場與AV男優拍照一分鐘要價1000元,你也跟我一樣驚嘆女粉絲的消費能力嗎?在可愛AV男優不斷騷弄之下,又解除一道異性戀女性的公開意淫封印,女性向A片被視為傳統性別框架裡男性凝視(men gaze)的轉移至女性凝視(women gaze),把鈴木一徹、向理來、北野翔等「AV男優」們攤在陽光下、大家一起意淫,但,這就夠了嗎?

4
Photo Credit:阿朶企画提供
主流A片中,「為男性服務」的厭女情節

男性成人偶像的出現,見證過去主流色情片以「男性凝視」的典範移轉。過往在觀看的歷史中,女性通常都是被凝視的客體,這也能解釋無論是繪畫或攝影,女模特兒通常被視為畫家或攝影師的創作成果,而非共同創作者。

回顧過去,我們的「觀看史」大部分是為男性服務的,又,在當代父系霸權主導的社會裡,男性觀眾佔多數的色情片產業,更是反應現實中「厭女」現象,其中台灣人熟悉的日本AV更用許多「創意」展現厭女思維,像是強暴片、特殊調教片等hardcore劇情(有興趣的人可以Google一下「肉便器」是什麼),將女性客體化之極致。

因此即便是男女共演的A片,卻看不清楚男主角的長相,而一直被特寫的女演員,即便脫到一絲不掛,仍是慾望缺席的被意淫客體。

在主流A片的世界裡,AV女優好像無論戲裡戲外都只有兩種樣態,一種是外表清純內心淫蕩,另一種是兩者都淫蕩,以上的「厭女」情節都像是她們自找的一樣。我不否認各種性癖好的存在,但小母狗演久了也是會膩的好嗎?

女性向A片,不只是主流A片的男女角色對調

如果說主流AV裡完全視女性為被慾望的客體,或說物化為洩慾工具,但女性向A片裡卻不是將主流A片劇本男女主角的劇本互換而已,例如女性向A片中不流行虐待男優,而是注重劇情和浪漫氛圍,更有幾支被網友譽為「偶像劇」等級的A片。

女性向A片與其說是從「看美女」變成「看帥哥」,不如說是找為女性慾望的主體性。例如一位女性YouTuber與AV男優一分鐘互動的感想是「女生想要的一切,他都在妳身上做了!」得到許多網友的迴響,大家紛紛表示羨慕。

那麼,「女生想要的一切」到底是什麼呢?

根據專門承辦日本成人偶像來台活動的阿朶企画負責人阿學表示,女性向AV男優和主流片女優的粉絲的需求不同,女性向AV男優的粉絲多為女性,而他們不止「喜歡做愛,更喜歡談戀愛的感覺」,以阿朶企画承辦的女性向AV男優「向理來」活動為例,粉絲比起看他現場裸露,更愛跟他合照、玩遊戲、摟摟抱抱等浪漫情境。

阿學提到「在語言和文化隔閡下,『如何讓人在活動上瞬間愛上AV男(女)優』是企劃的精髓所在」,因此特別下功夫於氛圍營造,將偶像的個人魅力發揮到最大,例如他會注意到向理來愛用的香水(室內和室外不同),讓粉絲在嗅覺上也能與偶像更靠近。

整體而言,成人偶像和一般偶像文化無異,如果你很喜歡周杰倫,光是見到本尊就很開心了,更何況可以合照和抱抱!和多位AV男優、女優互動過的阿學認為,「大人的世界,(和成人偶像互動的)選項更多」。

1
Photo Credit:阿朶企画提供
愛愛沒有教科書和標準答案,但「人」絕對不會是直線性的

無論是哪種偏好的A片,都是特定族群的性幻想投射,好比主流的A片將女性角色限縮於「一開始就很淫蕩」或「越演越淫蕩」,女性向A片也是清一色「人畜無害小狗系男優」,完美呈現白馬王子的浪漫愛。

但人生沒這麼容易,人們通常無法擁有客觀上完美的性對象(高橋一生沒事是不會打電話給妳的)。在女性向A片界稱帝的鈴木一徹,不但成立自己的AV片商,最近還出書セックスのほんとう分享自己多年來的做愛心得。在訪談中,鈴木一徹不諱言A片都只是「幻想」,也談到許多A片的情節都是演出來的,但很多觀眾深信不疑後,反而造成伴侶間性生活的的不和諧,而真正要做好愛不在於技巧,在與伴侶的真誠交流。

所以,我們不應該認為女性向A片是性別意識的勝利,女性向A片裡的女性投射通常都是被動的,但現實生活中的慾望是立體的,畢竟做愛是兩個人的事,女性也責無旁貸,沒有多少人能等到「會做愛又會營造氣氛的白馬王子」,看A片並沒有解決平等地做愛的問題。

即便如此,女性向A片的出現的確讓檯面下的慾求主體浮上岸,至少在這樣慢慢做愛的A片裡找回缺席的慾望身體,在鏡頭之外,這些觀者真正想要的應該是在閨房中能有多點想像力,讓交往關係裡的「人」歸位,性愛不只是直線性的「一壘、二壘、三壘」,而是真的「『做』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公務門小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