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還不處理紅媒?——談NCC對媒體監理的極限與困境

為什麼還不處理紅媒?——談NCC對媒體監理的極限與困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NCC過往的消極態度與立場,確實需要民眾與立法委員給予有力督促,但是對NCC的要求,還是要符合現行法制的要求,同時也必須清楚了解NCC監理的極限與困境。

文:全面真軍

近日外國媒體報導,台灣某特定媒體(旺中集團)直接受中國國台辦指示新聞報導內容,以及某立法委員不斷要求NCC撤銷某新聞台之執照等,讓NCC屢次衝擊新聞版面。

我們完全可以理解「紅色媒體」透過假新聞、不實報導、過度誇大對個人的造神以及超量播送來打擊我國的媒體生態乃至於產生國安危機,但我們不能只是不停地喊著「NCC要處理、NCC要硬起來」,卻同時對於NCC所能做的事情有所高估,高估只會帶來錯誤的判斷,這樣是無濟於事的。雖然NCC在2016年後不斷有負面的評價,諸如行政作為太過消極以及前主委詹婷怡個人的各項爭議等,但現實上NCC對媒體的監理還是有一定的極限與困境。

一,NCC作為監理機關,但卻沒有對應的調查能力

第一個嚴重的問題是,NCC的行政調查能力非常有限,沒辦法實際且有效地進行調查與查證。NCC雖然作為獨立機關,大眾也認為NCC似乎可以輕易地查出任何他想要的事實,甚至有人會幻想NCC對於電視、報紙、網路都有全面性的了解、調查權限。但事實上NCC也只是單純的行政機關,並不是司法或檢調機關,因此行政調查的能力非常有限。就法定職權來說,NCC所能做的事情甚至遠小於國稅局對稅務事件的稅務詢查。

舉例而言,外媒報導特定媒體接受中國國台辦指示一事,NCC雖然表示已經啟動行政調查。但筆者參考NCC的法定權限以及以往對各類事件的處理方式,估計NCC應該只是請被報導的媒體陳述相關意見,說明是否存在這樣的狀況,對於相關指控的說明為何。NCC可能做到最多就是發函給外國媒體求證該則報導的相關事證,外國媒體會不會理會NCC的請求?外國媒體是否能即時有效的提供證據?這些都是未定之數,NCC也沒有任何的能力可以「要求」外國媒體提供證據及說明。

反紅媒遊行  民眾冒雨參加(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更可悲的是,縱使NCC要求被報導的媒體到會陳述意見,但是大家都知道,被報導的媒體一定會堅決否認相關指控,表示這些指控全部都是空穴來風。NCC沒有足夠的行政調查權去確認這些被報導的媒體是否在說謊,縱使NCC已經明確知道這些被報導的媒體在說謊,NCC也沒有足夠的證據或是理據來拆穿這些謊言。

比悲傷更加悲傷的是,媒體到會陳述時如果對NCC說謊的話,會不會有相關的刑事責任。除了少數特殊狀況外,目前在陳述意見中對公務機關說謊多半也不會成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或是「偽造公文書」等罪。NCC連最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到了,更不用說NCC根本沒有法定權限或能力,可以直接暢行無阻的調閱特定被報導媒體的通聯記錄或是金流資料。

臺灣是一個法治的國家,在沒有證據或者是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政府是不能隨意裁罰的,縱使政府執意裁罰,也通不過法院的那一關。因此,即便特定媒體的問題非常嚴重而且一望即知,但只要該特定媒體堅決否認是受中國指示或者接受中國補助等,NCC均難以實際進行查證調查。既然無法調查求證,自然沒有做成行政處分的基礎事實,這點是NCC最大的極限與困境。

二,裁罰有限,嚇阻力更是有限

其次,NCC執掌的各個法律裁罰金額上限並不高,但是受NCC所規管的無論是電信業者、有線電視業者、各類型頻道業者,都可以算是家大業大的巨賈。也因此NCC經常被外界或是某立法委員批評,裁罰新聞媒體20萬或是50萬,對大財團而言根本不痛不癢。但現實是,NCC執掌的廣電三法,法律內的裁罰上限大約也僅有100萬或是200萬元不等,即便裁罰最高額度的100萬或是200萬元,大概也很難滿足某立法委員的胃口,同時對於那些被裁罰的大公司而言,也是完完全全的沒有在怕你。

但行政機關的依法行政是最基本的要求,法律的裁罰上限應是在此,行政機關實無法逕自開價,或許應該期待的是立法委員修法提高裁罰上限才是。舉例而言,公平交易委員會與NCC同樣都屬於行政機關,公平會所能做成的裁罰金額非常驚人。2017年公平會曾經裁罰全球手機晶片大廠高通234億,雖然後來達成行政訴訟上和解,但高通也還是要繳27億的罰鍰以及相關措施。

這樣的處罰廠商會不會怕?當然怕得要死。這樣的處罰跟100萬、200萬的處罰比起來可謂天高地遠。媒體業者掌握話語權,原本就已經是充滿各種武器的大怪物,用一兩百萬去罰大概就像拿25K2步槍狂射哥吉拉,哥吉拉表示無感。

翁柏宗請辭獲准 NCC代主委陳耀祥首度主持會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三,NCC有可能只因為附款未履行而立即撤照嗎?

各位必須知道,行政機關的行政處分,都不是行政機關說了算,行政法院是對於行政機關所為處分合法性的把關者。如果當事人受到不利處分,當然會提起行政訴訟進入法院救濟。而行政法院會對於該行政處分是否「合法」,包括是否合於各該法律之要件,以及行政處分是否符合比例原則,進行完整而且詳細的審理。

雖然行政法院在以往一直有「機關保護者」、「駁回法院」的形象,但近年來如果涉及一定政治性案件,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準有時候非常出人意表,跟一般的認知有所落差。舉例而言,黨產會所為處分的停止執行、中廣收回頻段的停止執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都很「勇敢」的作出讓法律人咋舌的決定。

舉例而言,某新聞媒體如果沒有履行換照的其中一項負擔,依照《行政程序法》之123條規定,NCC當然「得」廢止當時許可換照之行政處分。但如果原本換照的行政處分有多項附款,而該新聞媒體只是沒有未履行其中一項附款,那一項附款內容亦僅係獨立審查人之設置。如果NCC二話不說就直接撤照,如此激烈的行政行為,是否能通過行政法院對比例原則的檢驗,筆者高度懷疑。




原廠認證中古車如何異軍突起成首選?針對三大痛點迎頭痛擊是關鍵

原廠認證中古車如何異軍突起成首選?針對三大痛點迎頭痛擊是關鍵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缺工缺料、貨運塞港、戰爭影響等因素,讓全球新車交期飽受影響,加上後疫情時代,通貨膨脹嚴重,許多有車輛使用需求的消費者轉而選擇中古車。但面對始終存在著「一車、一況、一價」的中古車市場,潛在危機與隱藏風險讓許多消費者望之卻步,該如何選擇高效率且值得信賴的方式?

縱使當前中古車商已逐步邁向聯盟化、認證制度,但良莠不齊的狀況始終存在,中古車交易糾紛新聞時有耳聞,在媒體報導中,仍可常看見像是買到的車況與中古車商所提供的資訊存在巨大差異、車輛行駛里程經過「巧手調整」、嚴重甚至有買到AB車而刑責上身的問題。正因中古車狀況的不夠透明,讓消費者很難於中古車買賣過程中完全信任賣方,也無法放心購買,就連部分自認資深懂車人也曾有陰溝裡翻船的狀況。簡而言之,難以信任、無法放心、資訊不透明的三大痛點,在在讓消費者對於中古車購買望之卻步。

中古車的購買需求持續存在,但近來可以發現購買趨勢逐漸朝向「原廠」路線靠攏,主因就出在各汽車品牌以自家「商譽」為擔保的原廠認證中古車一一成立。以成立相當悠久的奧迪嚴選中古車而例,完全瞄準上述三大痛點的核心價值就是其可成為同業標竿、獲得消費者青睞的原因。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一:信任

敢於品牌名後掛上「嚴選」,就是因為奧迪所提供的中古車輛,不僅皆有完整原廠服務記錄可供查詢,且經過了110項原廠標準的詳盡車況檢查,這兩點的資訊先建立消費者對於車輛來源的信任度後,在整體的銷售過程中,第一線的銷售人員也以客戶的需求推薦適合車款,舉凡是車型、顏色、配備甚至預算等都可層層篩選,而非像傳統中古車商以「清庫存」為第一銷售目標;再加上等同於新車銷售同樣等級的專業流程與產品知識,當客戶確認購買後,也會依照客戶的財務狀況提供客製化的方案;入手後也享有奧迪原廠標準售後服務流程與保固內容。在每個階段中,皆以原廠標準流程作為基礎,以信任作為買賣雙方溝通與往來的基石。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二:安心

取得信任後,更要進一步超越顧客期待,為顧客達成安心的購買流程。因此奧迪嚴選中古車所銷售的車輛,除了保證無重大事故或泡水情事發生,更以原廠標準檢修與整備,範圍包含維修保養紀錄、外觀、內裝、動力系統、電子系統、底盤、配件等面向。此外,每一輛奧迪嚴選中古車在交車後至少享有一年不限里程原廠保固,保固期內無須擔心預期以外的維修費用,不僅可讓客戶買得安心,更可駕得開心。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三:透明

選擇中古車的多數買家,無疑希望詳盡了解購車時的價格、後續的養車成本,簡言之就是要把一切買車、用車資訊透明化,因此奧迪嚴選中古車首先針對車輛資訊透明化可以減少後續養車潛在成本以外,車價也保證透明,並提供彈性付款方式,盡可能減輕車主的購車負擔。就算真的車輛出問題,也可享有保固維修服務與代步車使用,當然,24小時的Audi服務專線與全天候的道路救援服務等也可提供車主零時差的專業協助,幾乎等同於新車服務流程的保證,一切完全透明毫無隱藏與保留。

奧迪嚴選中古車作樣板,讓鍾愛即刻成真、更顯從容餘裕

以信任、安心、透明作為三大基石,有效擊退過往消費者購買中古車心中所擔心的痛點,不僅讓奧迪嚴選中古車成為當前中古車買賣最受歡迎的途徑,更是中古車買賣的最佳樣板。當購買中古車不再需要擔心信任、安心與透明問題,民眾就可以用相較新車更輕鬆的門檻,擁有過往無法企及的夢想車款,讓鍾愛不僅可以即刻成真,還比原先想像的更從容餘裕。

AAP_AAP-Full_2022-09-27_11_14_2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