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用PUA騙炮的田男事件,反映了哪三個社會現象?

濫用PUA騙炮的田男事件,反映了哪三個社會現象?
Photo Credit: cudown cudown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少進步青年為受害者憤慨,並怒批提醒女生要保護自己的人,而網路上有許多比田男更渣的例子,卻不常看到同溫層轉貼這類新聞來批判。比較可議的是田男的PUA手段,但這其實跟社會上常見的情感操控如出一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前,社運圈發生一名台大法律系的田姓青年的騙炮事件。有至少三名女士具名指出,田姓青年以PUA(Pick-up Artist,指把妹術)的模式,讓她們受到心靈創傷。事件一曝光,同溫層掀起一陣波瀾,對田男的撻伐如排山倒海。

根據網路上的相關描述,田男「是一位在性別、女性主義議題上具有知名度、影響力的男性網路公知,被多位女性爆料,他長時間多次主動接近社運、NGO女性,透過盧、央求、貶低對方自尊、忽視對方處於精神狀態不佳的情況下,性交得逞。」而從三位受害者的自述看來,她們的確都符合PUA模式內,容易被宰制的類型。

有人認為這此事件很像「誘姦」的狀況,但誘姦在法律上又難以成立,比起社運圈內其他性侵或詐騙的狀況,田男犯的主要是「道德問題」。而他跟這些女性的關係,看似接近「合意」狀態,甚至讓對方知道自己有藕斷絲連的前女友等等,並有意發展「類開放式關係」。

田男採取PUA手段,讓此名詞受到熱議,而田男事件也引發了多種反應。輿論主要是替受害女性抱不平,連帶地也挖出田男曾在社運圈背刺他人、信用不良的紀錄。更重要的是,藉此案例,還可以看出三個現象:

首先,以田男事件來說,有些人把女性主義當成武器,對準所謂的父權狂轟。許多論者強調的是「關係暴力」,但有時卻成了地圖炮,把多數生理男性掃進去打,認為男性常以父權制度的沙豬思想,把女性當成附屬品或物品操弄。這個論述方式忽略了現實中,許多台灣男性在各種求偶條件上跟女性相比,其實屬於弱勢。在沒有精準打到權力結構的問題時,順帶也激起一些無辜異男的憤怒。

而女性主義雖然在台灣發展了約30年,但因為多數女性還是依循著主流思維,面對求偶問題,仍遵照「一對一」的原則。而對於女權的想法,大多還是針對女性要擁有與男性平等的權益。但女性主義在西方不斷修正演變,以避免對女性主義產生本質化的解釋,強調不同權力結構下的個體差異,也不是只替女性爭權,目標是達到真正的性別平權。但這一塊在台灣還不夠普及。

田男的手段,的確反映了台灣社會父權結構下的問題,但左右台灣社會不公的主要因素,仍舊是權力與所得分配不均。所謂父權壓迫的狀況,問題出在掌握較高權力的人。只要是社經地位、文化資本、外貌身材、智商情商等條件上,都處在比對方更高的位置,那無論男女,在關係上都具有更大的優勢。所以誰是壓迫者,不必然與性別直接相關,有時是跟個體條件有關。

有許多論者指出,「權力不對等」的狀況其實在社運圈到處可見,那為何接受進步思想的女性知識份子,還是無法在自由戀愛中找到「權力平衡」?為何平常沒有起到防弊作用?這也是值得討論的問題。

shutterstock_24849221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第二點,有一派的說法是,在這件事情上,女生也要負部分責任。

端看社群媒體上的發文,說這句話的人有些是知識份子,不是一般鄉民。他們的立場是,所謂的「合意與否」,有程度上的差別。如果發生一次半強迫的性愛,就該中斷這樣不正常的關係。

就好像路上的車禍,肇事者有責任,但法官判決時,也會說受害者因為什麼「應注意而未注意」的狀況,得負幾%的責任。雖然這三位受害者因為個人經歷與創傷等狀況,所以落入類似直銷、邪教式的PUA的陷阱中。但現在彷彿只要是受害者,就完全不可以檢討。

主流論述認為,「叫受害者要小心防範,就是加害者的共犯」。這其實是把田男事件的受害者,類比成性侵受害者。傳統觀念認為,女生如果穿得很清涼,會誘使男性犯罪。所以被性侵的女性就是自己不夠小心,必須要負責。這種說法當然是在譴責被害人。因為女性要怎麼呈現外在,都不構成被非自主侵犯的理由。

但就田男事件來說,三位受害者都是所謂的「被盧」、「被誘騙」,都不太算是被「違反自由意志」的侵犯。有許多發文都試著去釐清其中的差異,以及所謂的界線問題:到底在什麼狀態下,女生是非自主的跟田男發生關係?但從三位受害者的文章看來,她們受到的比較接近情感傷害,覺得田男不是真心愛她們,只是在騙感情,目的是要跟她們上床。這其實跟一般關係中的「負心漢」狀況雷同,不能直接跟性侵受害者相提並論。

這次看到不少進步青年在為受害者憤慨,然後怒批提醒女生要保護自己的人。我有點納悶,這社會上,渣男玩弄女性的例子太多,隨便打開一個靠北男友或Dcard,就可看到無數比田男更渣的例子,但我卻不常看到同溫層(特別是女性)轉貼這類文章或新聞來批判。平常看到最多的,都是講自己遇到渣男的心情。

唯一可議的是田男的PUA手段。但不客氣地說,這個手段跟社會上常見的「情感操控」如出一轍。在儒教文化的社會底下,不少家長都曾用類似PUA的方式來對待小孩。

第三點,為什麼這些女士是被田男所騙,而不是被一個廢宅玩弄?

田男的背景是台大法律系,台灣文科的前幾志願;他本身參加反課綱運動,又高舉女性主義,似乎是較能獲得社運同溫層女性青睞的人;長相是知識份子掛的型男,然後又是小有名氣的網路公知,社經地位在同輩中算是不錯。他在求偶市場的條件中,就是比念私校大學,一無是處、平常不善於與女性接觸的肥宅,來得更有吸引力。

如果他不是社運圈的名人,沒有上述那些條件,這些女生被盧,就會因此上鉤嗎?

我的看法是,這社會很現實,帥哥美女就是比較吃香。雖然進步青年與知識份子圈都會強調外貌之外的事,但觀看圈內男女,在關係上看的都是利益面的東西。男生有錢有背景出身良好、帥又有內涵、有權力有名氣地位,就是比較容易被喜歡。反過來說,女生有身材外貌,學歷智商品格出身背景,也會格外受歡迎。

唯一例外的是個人魅力(會講話、幽默等),有時可以打破這規則。整個看起來就像市場上的競合關係。聽多看多了,難免會對人生失望。

不過就此事件的發展來說,有一點反而讓我感到詭異。

隨著輿論延燒,每一個指責田男的發文,從具名的受害者們,到其他的批評指控,許多竟然都被臉書審查,然後迅速移除,連分享相關文章的「墨墨吾名」粉專都被弄到關閉。

這才是最可怕的問題。田男到底是有什麼背景或人脈資源,可以讓他做到這件事?這種連明星、政客都做不太不到的事,是哪來的隱形勢力在替田男維護,這是現在要追的問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傅紀鋼』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