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還我正常安穩生活」

「請還我正常安穩生活」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Reut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香港人的「日常」其實是做牛做馬做奴隸,發現有些人不想為奴,他們反而嫌那些人「搞事」,破壞其「日常奴隸生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香港人最鍾意返工,放工行商場。不是反諷,事實是,風暴降臨打八號風球時,我家樓下商場一樣人頭湧湧,商鋪照常營業。

很多香港人反對示威活動,因為他們自己生活安好,便覺得香港很好,沒有示威的理由,所以示威者都是在搗亂,甚至是收了錢才出來搞事。其實這些人為生計營營役役,工作當然是為了利益,推己及人,覺得人皆如此,有「辦事」必然有收入,其實有一貫而終的邏輯——只是脫離現實。

暫且就不說「公義」這些清高的理念,走下兩級,就只說現實利益和「日常安穩生活」。很多人走上街頭抗議,也就只是想維持既有的「日常生活」而已。但有財有勢的人們手握政權和資源,利用政策和法律為愰子,進行無數大白象工程,破壞了很多香港人的平常生活;另一方面,教育、醫療和房屋甚至食水安全等基本民生福利每況愈下,政府要麼不作為,就是火上加油。大白象工程花的公帑,本來可以用來改善民生。無數香港人的日常生活就是天天上班,賺錢交稅,倒錢下海,投進去一個又一個大白象工程,以及從中取利的權貴集團。

RTX4K9C3
Photo Credit: Bobby Yip/Reuters/達志影像

當香港人講「總之影響別人正常生活就是不對!」之時,有沒有想過十多年前,灣仔囍帖街(利東街)的街坊的日常生活呢?他們有沒有想過橫台山菜園村、粉嶺馬屎埔和其他新界東北村民的安穩生活呢?

還有無數被政府及市建局以「發展」及「重建」之名摧毁的社區,這時候這些重視「正常生活」的人在哪裡?為甚麼他們反而批評那些堅持「不遷不拆」的人「搞事」?

2015年,一連串的「鉛水事件」被揭發,波及公屋、私樓、醫院甚至學校,涉事的「中國建築」公司繼續獲政府批合約;政府宣佈沒有公務員要為事件負責,時任房屋署署長應耀康和水務署署長林天星後來更獲授勲嘉許,而林天星更被讚揚「提升香港食水安全」!

他們可會記得那些喝了「鉛水」的孩子,他們因受食水污染而腦部發展受影響——誰關心他們的日常安穩生活呢?

最近十多年,屯門公園長期有艷女歌舞團做生意,大受中老年男士歡迎,卻造成噪音滋擾其他街坊。市民向公園管理者投訴沒有用、報警也沒有用。

終於在 2019 年七月有人發起「光復屯門公園」行動。警察保護歌舞艷女離去。這些年來,哪些屯門居民的「日常安寧生活」受保障呢?及後當區區議會及康文署才停批那些艷女歌舞團的場地申請。這次抗爭行動,是破壞某些人的「日常搵食」活動,還是捍衛更多居民的安寧生活呢?

TM
圖片來源:關鍵評論網

政府不斷以無法回本的大白象工程把公帑消耗掉,跟涉及工程的勾結者瓜分成果(別忘記很多高官退休後加入發展商工作),但在民生方面卻資源緊絀:貧困長者沒有退休保障,年紀老邁仍要當清潔工,工作環境惡劣;教育制度阻礙社會流動,高官們的子女都送往外國升學;公立醫院擠擁如戰地,長期病患輪候經年;市民薪酬長年追不上樓價升幅,公屋輪候時間再創新高……這些受影響的市民,他們的生活質素越來越差?誰去捍衛他們的「日常」?

香港人是經濟動物、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資本主義的香港回歸社會主義中國靠「一國兩制」……香港「日常生活」的核心是甚麼?是自由!

回歸二十二年,香港人一次又一次走出來抗爭是為了甚麼?正正是為了捍衛香港人自由自在的「正常生活」!但香港人天天工作賺錢交稅,一邊進了政府官員的口袋,另一邊就透過無數大白象工程倒落海!為甚麼政府可以肆無忌憚?因為他們不是香港人選出來的!所以2014年有雨傘運動爭取真真正正的普選。

RTR4AI2G
Photo Credit: Carlos Barria/Reuters/達志影像

哪個香港人不想整天舒舒服服吃喝玩樂?每次大型抗爭都是反應式的,都是對這個專制及腐敗政權的回應:你要強行拆掉我的家園,我們走出來;你要以「廿三條」及「送中條例」等惡法把香港人的自由斷送,我們也走出來。破壞香港人日常和安穩生活的,是政權!

就看現在:若不是林鄭月娥無端白事搞這個「送中條例」,並堅持不撤回,這兩個月香港就不會籠罩在硝煙與血淚之中。

既然抗爭是為了捍衛香港人的「平常生活」,為甚麼會有這麼多人以同一理由反對抗爭?

因為當中有些人,他們的「日常生活」只包括一己私利。他們未買樓時,希望樓市跌,哪管他人負資產跳樓;他們已買樓後,希望樓市升,哪管他人迫劏房。他們眼中只有自己的「收成期」。他們之所以不抗議,只是因為問題未降臨他們自己頭上。

相信很多人都聽過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的一首詩:

當納粹來抓共產黨人時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他們關押社會民主黨人時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民黨員

當他們來抓工會會員時
我不作聲
——我不是工會會員

當他們來抓猶太人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人為我說話了

那些高舉「不要妨礙我的日常生活」為宗旨的人,就是詩中沉默的人。若他們是社會民主黨人,當共產黨員抗衡納粹時,他們不作聲,不想共產黨員的行動「妨礙日常生活」;若他們是工會會員,到社會民主黨人走出來時,他們也保持沉默……如此類推。他們以為自己乘搭的船沉了,只有自己腳下那一塊木板會浮著。

0_tObi4ZpMbUEVTEpZ
圖片由作者提供
波蘭猶太人分隔區中為虎作倀的猶太警察。

很多香港人的「日常」其實是做牛做馬做奴隸,發現有些人不想為奴,他們反而嫌那些人「搞事」,破壞其「日常奴隸生活」。奴隸生活確實最安穩。

當中有一類,自欺欺人,以為與暴政合作,可以保障自己。就像二戰時也有些猶太人,在佔領區為納粹當警察,或親手把同胞的屍體送進焚化爐——最後自己也免不了成為灰燼。

本文獲授權轉載,內容稍作修改,原文見作者Medium

支持作者,請予作者LikeCoin,化讚為賞回饋創作!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