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衡暗示武統的「兩制台灣方案」,台灣應有自己避戰方案

抗衡暗示武統的「兩制台灣方案」,台灣應有自己避戰方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民進黨政治領袖曾提出各種「兩岸統合論」,包括聯邦、國協、共同市場、關稅同盟等等,只是今日在習近平的新版「一國兩制」下越受擠壓,導致缺乏兩岸論述定調的民進黨,難在兩岸路線上從「守勢」轉變成「攻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七月底八月初在廣西南寧舉辦第28屆海峽兩岸關係學術研討會上,兩岸重量級兩岸關係研究學者分析及探討「兩制台灣方案」、兩岸關係發展趨向及台灣政局,與總統大選議題。

在討論「兩制台灣方案」時,有的學者認為「一國」已定,無庸贅言再論,主要是討論「兩制」制度性安排;有的認為「一國」內涵應具創新性及包容性,讓台灣有所參與及發言。然由於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所提是積極探索及民主協商「兩制台灣方案」,而非「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會議上中方學界的主流觀點認為是要討論「兩制」而非「一國」。

無法討論具包容、多元及創新「一國」,顯然習近平的「兩制台灣方案」已跳脫鄧小平原創「一國兩制」傳統思維。

既往中共高層曾提出兩岸可以共同商議國號、國旗、國歌等國家象徵性符號,也有提出「一個中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非中華民國,而是兩岸締造「新中國」,這樣「一國」,種種論述充滿生機與包容,但現在當局提出「兩制台灣方案」為和平統一台灣方案,並無涉及「一國」內涵討論及重新建造。

今天對台灣而言,各政黨幾乎全面反對中共版的「一國兩制」,反對「一國兩制」已成為「台灣共識」,及認同中華民國為藍綠政黨間最大公約數。

抗衡暗示武統的「兩制台灣方案」,台灣應有自己避戰方案

台灣朝野雖幾乎反對「兩制台灣方案」,然卻無提出替代方案,以掌握兩岸政策話語權,在意識型態及輿論市場上陣地戰並無法掌握主導權,且陷兩岸敵意如螺旋般升級,兩岸關係嚴重惡化陷入危機中。

與會的前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所長周志懷指出,自蔡英文執政後兩岸關係歷經「三重斷裂」:和平發展機遇期的斷裂、中美共管台獨的斷裂及認同的斷裂,而判斷台獨的可能性真實存在,非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的可能性也真實存在,除了兩岸當局應進行危機管理,建議台灣當局也應提出自己的統一方案。

另一重量級學者前政治大學東亞所所長趙春山,則分析近四任台灣領導人在中美關係中的位置,提出李登輝處於「左右搖擺」,陳水扁是陷入「左支右絀」和「左右為難」困境,馬英九則在中美關係間能夠「左右平衡」,蔡英文則是「左思右想」如何聯美制中。同時,並提出兩岸關係有「趨統」或「趨獨」兩個方向,「趨獨」就要準備打仗,而「趨統」就要提出自身方案。

兩大學者皆指出「趨獨」存在性增加、武統機率也增加,台灣必須提出兩岸和平發展或統一的自身方案,方能避戰保台。

解放軍
Photo Credit: Tauno Tõhk / 陶诺 @Flickr CC BY SA 2.0

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前言所明載「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開宗明義界定「大陸地區」與「台灣地區」,憲法預設「兩岸一國」、「兩岸一中」定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則是界定兩岸定位為「一國兩區」。而現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增訂第五條之三條文規定,明定主權國家地位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不得作為兩岸政治議題談判及協議項目。

換言之,中華民國作為國家主權地位及其所實施憲政民主,並非政治談判的標的物,事實上,從憲法、關係條例加以檢視,所謂「一中」、「一國」皆指向「中華民國」,且根據歷次民意調查,中華民國皆為台灣人民的最大公約數,是個非常好的切入點。

以兩岸政治統合論抗衡「兩制台灣方案」,爭奪兩岸政策的話語權

對於前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條文增訂,是否關閉兩岸未來特殊關係安排,大陸委員會主委陳明通曾接受媒體專訪時提出,只要不涉及消滅國家主權地位或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歐盟、獨立國協,或建交成為更緊密的盟邦皆是可能模式。然旋即,又表示民進黨政府並沒有討論這件事,也沒有這個政策;尊重過去台灣社會有這樣的說法。

換言之,國家統合模式的制度性安排,並無涉及消滅國家主權地位或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果真如此,其實「兩岸政治統合論」不失為抗衡陸版「一國兩制」的政治利器。

可惜的是,民進黨本可推動自信樂觀開放的兩岸論述,然卻走向防衛反制封閉兩岸路線。儘管蔡英文總統提出維持現狀主張、「新四不原則」,但為獲取台獨基本教義派支持,則提出不接受「九二共識」、反對「一國兩制」。蔡習交鋒導致兩岸路線更趨於強硬,雙方有陷入戰爭邊緣之風險。

總統:2020大選是價值制度與生活方式的選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儘管蔡英文採取強硬兩岸路線,但並未有效提升其施政滿意度及總統選舉支持度。尤其宣稱以「四個必須」、「三道防護網」處理兩岸事務,批判「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等等,只有反對與反制之舉,卻看不出搶奪兩岸政策話語權的企圖心。

若民進黨政府提出歐盟、國協、邦聯等統合模式,則似有回歸前總統陳水扁所提「兩岸政治統合論」路線。若民進黨採取此種實質性調整,並輔以「親中愛台」(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所提)與「大膽西進」策略(前主席許信良所倡議),即能破除「反制反中」保守封閉兩岸論述;兩岸政策就可從「戰略退卻」走向「戰略前進」。

一國兩制的「國」,並非得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首先,對「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可以主動探尋「一國」,無論是民進黨或國民黨皆有「統合論」傳統主張。

陳明通主委所提尊重社會所提歐盟、國協統合模式頗具創意,並不反對鬆散國家聯合模式,此並未消滅國家主權及憲政秩序。根據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範,前者預設「憲法一中」、後者預設兩岸定位為「一國兩區」,這一國為中華民國;民進黨內曾有「憲法一中」、「憲法各表」、「憲政共識」之主張。其國家統合創新模式可以是「聯邦」、「邦聯」、「國協」等類型。

既往民進黨政治領袖曾提出「兩岸統合論」,主張「中華聯邦」、「中華邦聯」、「中華國協」。例如創黨18人小組成員、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費西平曾倡議「大中國邦聯」;前總統陳水扁曾提「德國模式」、「未來一中」、「兩岸政治統合論」;美麗島系許信良、張俊宏提出「共同市場」類似歐盟模式;前二位主席施明德提出「大華國協」及林義雄倡議「共同市場」、「關稅同盟」。

尤其,施明德針對「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即認為,不要視「一國」為「洪水猛獸」,定義「一國」可以是聯邦國或邦聯國、大英國協中的「國」,並非聽到「一國」、「一中」就抓狂,徒顯智淺量狹。

許信良, 施明德, 林義雄
Photo Credit: New Taiwan foundation 公有領域

此外,國民黨領導人也曾提出類似主張,如前主席連戰曾倡議邦聯制說法、副總統蕭萬長也倡議兩岸建構共同市場;另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提出以「歐盟模式」架構兩岸新關係。因此,無論是民進黨或國民黨、親民黨內皆有模糊的「統合論」主張傳統,此恰可同時涵蓋邦聯、歐盟與國協模式。換言之,不管民進黨領導人提出「統合論」、國民黨領導人倡議「邦聯制」或親民黨領導人建議「歐盟模式」,並非截然對立,對於兩岸終局安排具有一定程度的共同交集。

其次,若「一國」可以創新模式,在兩岸政策上採取「大膽西進」路線,通過兩岸經貿社會文化交流與合作,營造兩岸人民親善關係,此戰略思維為前主席許信良所倡議。藉由經濟依存的槓桿原理,形成複合型國家安全與政治自主維護概念,經濟依存與政治自主、兩岸和平關係建構未必衝突,反而可以相互支撐。

既往黨內美麗島系與新潮流在主權爭論上,最終「務實台獨」取代「法理台獨」;兩岸經貿交流也無法完全採取「戒急用忍」路線,與其逃避不如正面回應。「大膽西進」路線提供經營之略,藉由兩岸經貿社文全方位交流,通過接觸、交往、建立和平穩定關係框架及建立兩岸特殊關係。

從戰略守勢轉向戰略攻勢,以「親中愛台」、「大膽西進」替代保守反制兩岸政策

最後,架構「親中愛台」的兩岸論述。儘管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曾提出「務實台獨」,但也提出「親中愛台」主張。賴清德認為廢除「公投台獨黨綱」不是問題,承認「九二共識」也不是問題,關鍵是無法接受以「九二共識」為基礎的「一國兩制」。一如賴清德所說,德國統一才是真正統一,德國總理即來自東德,若「一國」可以建構創新統合模式,從地緣政治與地緣經濟的結構性趨力來看,「親中愛台」路線是一條難以逃避的國家戰略抉擇。

中國仍在崛起,兩岸綜合國力差距迅速拉大,台灣應自信地在民主及人權價值的軟實力方面發揮「燈塔效應」,成為未來良性競爭的基礎。

誠然,「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涉及兩岸和平發展制度性安排及政治談判,此引發國、民兩黨及主流民意的反彈。然而,中華民國政府曾有《國家統一綱領》及「國家統一委員會」運作,有願景、目標、程序及階段論設計,可化被動為主動爭奪兩岸論述話語權,避免受陸版「一國兩制」主張所夾擊。

《國家統一綱領》揭櫫「中國的統一,其時機與方式,首應尊重臺灣地區人民的權益」,依據目前《公民投票法》強調國民主權精神及民主程序規範,若將「首應尊重臺灣地區人民的權益」修改為:「首應尊重臺灣地區人民的權益及意願」,即有「統一公投憲典」之意涵。台灣應建構具中華民國特色的「一國、兩區、兩制」方案,以應對大陸當局對台政策攻勢。

換句話說,民進黨政府兩岸論述若回歸「統合論」思維,融合「大膽西進」、「親中愛台」策略規劃,兩岸政策就會產生「攻守易勢」戰略性置換。

中國青年揮五星旗 紐約僑社
Photo credit:中央社

「統合論」在台灣民意取向中,其實已經具有一定的支持度。

根據中華民意研究協會委託全國公信力民調公司進行調查,該民調時間2018年12月24日至26日。當問及民眾認為兩岸能達到長久和平方案為何?33.7%支持「歐盟模式」(兩岸在彼此承認的基礎上組成共同體)為最高,其次是「大英國協模式」為18.3%(兩岸在形式上如同一國,實質上互不隸屬);15.9%在對岸民主化後兩岸共同締造民主中國;11.7%支持台灣獨立;20.4%無反應。顯見大多數台灣民眾將近52%希望兩岸關係「黏但又不至於太黏」、「統中有獨」、「獨中有統」,具有某種程度的政治統合意涵,又具有一定程度的主權國家定位;將近16%支持民主化後兩岸統一。換言之,支持兩岸統合及民主統一兩選項即達70%左右支持度。

深綠的獨立建國路線一向不是民進黨主流路線,民進黨在2000年及2016年取得執政權,皆是因為採取「中間路線」獲取中間選民支持與認同,例如1999年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承認依據憲法中華民國為台澎金馬之國號,承認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揚棄「台灣地位未定論」、「公投獨立建國」主張;2015年蔡英文提出依據中華民國憲政體制處理兩岸關係,主張兩岸維持現狀。因堅持中間路線強調中華民國主權獨立,卻否定獨立建國長期願景,終能贏取總統大選。

民進黨只有在堅持中間路線前提下,始能獲取選票極大化目標,而激進兩岸論述及台獨路線往往背離中間選民對經濟發展與國家安全的平衡需求。

民進黨若要在兩岸路線上從「守勢」轉變成「攻勢」,這需在「維持現狀」基礎上,針對兩岸未來終局安排建立「兩岸特殊關係模式」,此「特殊關係」即是「統中有獨、獨中有統」的「政治統合模式」。同時,再疊加「大膽西進」、「親中愛台」戰略布局及策略應用;改變當前「聯美日抗中」失衡國家戰略,轉向為「聯美日和中」雙軌並行平衡戰略,藉此爭取中華民國最大的國家利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柳金財』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