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散步小記

深水埗散步小記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催淚彈唔會幫佢哋贏返尊嚴,當大家都知道你出彈係基本盤而唔再驚,你以後只可以出更多催淚彈,做更荒謬嘅事,然後更驚。」我見兩位討論得興起,插了一下嘴。兩位回頭望我,大家交換了一個笑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昨夜(編按:原文刊於8月7日)晚飯過後,知悉自己幾乎每星期都會到訪三數次的鴨寮街竟有「鐳射槍」出售,心想,作為街坊,實在沒有不走一趟,看看「鐳射槍」真身之理由;本來打算見識一下之後,去綠林吃碗腐竹白果糖水就打道回府。豈料一走近鴨記附近,已有一堆街坊在高談闊論,遂停下當個花生街坊。

三十歲開外、一身OL裝束的女街坊見前方指警察已口頭警告會出催淚彈,不解地拋下這句︰「做乜嘢呀而家?全部都街坊嚟呀!」 

視覺年齡大概六十左右的型格伯伯一句︰「無㗎啦,佢哋驚嘛,紙咁薄嘅臉皮,玻璃一樣嘅心。」

女街坊再回︰「係呀,所以咪少少街坊都驚囉,一陣又射催淚彈㗎啦。」

「但催淚彈唔會幫佢哋贏返尊嚴,當大家都知道你出彈係基本盤而唔再驚,你以後只可以出更多催淚彈,做更荒謬嘅事,然後更驚。」我見兩位討論得興起,插了一下嘴。兩位回頭望我,大家交換了一個笑容。

之後我繼續向警署方向走近,一位中年太太與身旁的男士道:「抵佢地呀,前面個老闆娘都話,咁樣搞啲細路,抵日日都畀人圍,真係不知所謂呀佢地。」

AP_19218635046899
Photo Credit: Kin Cheung/AP IMAGES/達志影像

眼見沿路的街坊都是如我一樣的花生友,只是稍近警署的位置才有「幻彩fing香江」表演,沒甚特別,我就退後,往嘉頓方向走去,沿路看見一個推著嬰兒車的父親,走前跟這位父親說:「快啲返屋企啦,啲煙對小朋友唔好。」那父親向我點頭道謝,表示自己已經了解狀況,更曰「會返屋企同埋關窗」。

這樣遊走了一陣後,在現場碰到一位老朋友,說要走到警署後方看看佈防情況,於是,就跟著他走過那些花生mode的街坊,沿東京街再走到了荔枝角道,才剛走過深水埗公園,催淚彈已出,煙亦借風勢向深水埗公園的方向飄近,我和朋友快步走前,只見警署窗內再連開幾窗,接著,就是熟悉的煙和四散的人群了。

一堆街坊跑過來,口中盡是「有無搞錯」、「癡_線」等氣話,有位踢著拖鞋的中年姨姨則是跟在其子女身後,不發一言地往前跑。看著這中年姨姨緊跟著子女的身影,我想起了早些時候遇見的那位父親,荒謬地想︰不知道嬰兒車上的孩子,將來會否都像這位姨姨的子女一樣,領著父親往前跑呢?又或是,再過七到十年,到大家都習慣了這種「催淚彈每天放送」的時候,大家應該都不會再跑走,反而會去買碗腐竹白果糖水,坐下來感謝你替我加了隻蛋。

本文獲授權轉載,內容稍作修改,原文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