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越南河內到寧平,看風水寶地也看小橋人家

從越南河內到寧平,看風水寶地也看小橋人家
Photo Credit:Aaron L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南的導遊大概接三種團,一是帶越南人在越南觀光,二是帶外國人在越南觀光,三是帶越南人在外國觀光。第一種的人數最多、市場大,但小費最少,第三種最吸引人,但市場狹小,目前投入人數不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Aaron

清晨5點多的河內空氣清新,只有幾個賣早點的人開始張羅一切。街上的行人稀稀疏疏,但一些飄在空氣中的酒精味與店門口的垃圾殘餘看得出昨夜的狂歡。我和J早上起了個大早,想趁著清晨看一點河內的古蹟。

狹縫中的宗教戰爭

順著還劍湖的方向,河內大教堂(Nhà thờ Lớn Hà Nội)是我們的第一站,因為這是旅遊書上說5點就會開門的景點。

河內大教堂興建於1886年,是河內教區的主要教堂。天主教傳入越南,河內便是北越的主要傳教區。河內大教堂的歷史與北越的開港通商脫離不了關係,越南阮朝在1874年因北圻變故簽訂第2次西貢條約(Traité de Saigon),開放河內為通商口岸,同時也開放外國人能夠自由傳教。不過法國人攻入之前,河內城仍有龐大的反抗黨勢力,直到1885年法屬印度支那政府才完整控制河內。

河內大教堂建在當初的安南四勝(Four Great Treasures of Annam)中報天塔的遺址上,那是李朝、陳朝時期的四大建築,而報天塔興建於11世紀。河內大教堂興建在這兒,不免有種勝者為王的感覺。

1_mtwUuHo5H_9otOH6eRsCXQ
Photo Credit:Aaron Lin

河內大教堂與胡志明市的西貢聖母大教堂(1880)同期,早於峴港大教堂(1924)。教堂外形酷似巴黎聖母院,外牆大理石有些發黑,想來是河內多雨、氣候太潮濕的關係。熱帶地方的建築總是比較吃虧,很難保有潔白的外表。由於教堂正在進行彌薩,我們無法進入,但是卻可以看到三三兩兩的觀光客已經早起跑到前方的廣場搶得先機、拍攝空曠的早晨時光。於是我們到教堂後面繞看看,教堂後頭其實並不寬敞,後面則是天主教河內教區的辦公室,旁邊有幅牧羊人迎接耶穌誕生的圖。

1_onG_yG26B0zjR1C7USG6AQ
Photo Credit:Aaron Lin

走出教堂後,一旁小徑側露出的微光吸引我的目光。走近一看發現竟然是深處暗巷中的靈光寺(Chùa Bà Đá)。靈光寺是河內佛教協會的總部,相傳也有1000年的歷史。Chùa Bà Đá的翻譯是Ba Da Pagoda。Pagoda是佛塔的意思,與「寺」有些區別,規模也較小。

要走進靈光寺,得先經過一個很深邃的大覺門。如果眼睛不尖,很容易以為這只是個普通的巷弄。整個靈光寺是呈現丁字型,規模不大,庭院中掛著佛教五色旗與越南國旗。

1_X45saC34pBfMAGtBsYppsA
Photo Credit:Aaron Lin

落羽松襯著香塔,裏頭的書櫥擺著越南佛經。零星的香客與靜謐的氣氛也暗示著靈光寺與隔壁河內大教堂緊張又微妙的關係。

在越南,教堂與佛寺一直是很敏感的政治議題。佛教是越南的主要信仰,但後來傳入的天主教卻擁有龐大的西方資源,以前的南越總統吳廷琰更是大力支持天主教、迫害佛教。儘管南北越統一後越共並未緊縮宗教信仰的自由,但越共本身的無神論基調也讓他們在意識形態上完全與佛教妥協,再加上寺廟與祠堂往往有濃厚的中國色彩與外來背景,對越共來說,是一股需謹慎戒備的勢力。

1_j8f7Pz74CYZQTfxd-bZRsQ
Photo Credit:Aaron Lin

教堂位在還劍湖區,我和J也順便走到了還劍湖旁邊看看。這個區是河內的心臟,感覺很像北京的後海,有很多漂亮、殖民時期風格的旅店在此佇立。

早上6點,環劍湖邊已經出現許多早起來做早操的大媽大伯,大媽們跳著類似廣場舞的舞蹈。我倆在岸邊欣賞野鳥,眺看到湖中的玉山祠,只可惜時間太早,我們只能期待下次的相逢。

1_SD56rvaYYEUWljxrPnmY9Q
Photo Credit:Aaron Lin

湖邊的星巴克是這兒少數可見在地深根的跨國品牌,我們走進星巴克買點牛角麵包,順便帶走一個河內的城市杯。跨國飲食企業在這邊很難打入市場,越南的飲食文化根深蒂固,更遑論連鎖企業的價格也比路邊小吃貴上許多。

在這短短的旅程中偶有鄉愁燃起,想吃點熟悉的食物,本以為大城市到處可見肯德基、麥當勞,但打開Google Map才發現越南只有17間麥當勞,在河內的幾天只看到一間肯德基,而且門口羅雀。美國不僅在軍事中打輸了一場敗仗,在飲食上更是賠得脫褲。

從星巴克回來已經6點多了,那時人潮也開始出來,陽光也探出頭。大家紛紛走出來吃早餐。我們在大廳等遊覽車,等到了8點都還不見人影,原本以為他們把我們拋棄了。後來請飯店打電話才知他們在路上遲了。

好不容易搭上了旅遊車,時間已經是8點半了。

在北中圻之間

導遊Kay是個23歲的年輕人,大學剛畢業,稚氣卻沈穩。他投入導遊不過兩年,卻對這個市場有些自己的想法。

越南的導遊大概接三種團,一是帶越南人在越南觀光,二是帶外國人在越南觀光,三是帶越南人在外國觀光。第一種的人數最多、市場大,但小費最少,第三種最吸引人,但市場狹小,目前投入人數不多,越南人出國也只是這幾年的事,「還不成氣候」。因此他就專攻第二種市場,只是這邊較為競爭,很多人都在覬覦,於是英文就成為唯一的判別標準。

1_HeajgOaMtu9JoFiOZgDcPA
Photo Credit:Aaron Lin

從河內到寧平大約兩個小時,路程不遠,但路況不佳。鄉間的風景,就是那種一下高速公路之後旁邊都是黃土路的感覺。基礎建設的發達與否,就是看這種小細節。

1_FUl7rG9oaMkxXcDWgouBYQ
Photo Credit:Aaron Lin

這樣的行程算是個中低價的一日遊,吸引不少不想離城市太遠的家庭旅客。我們的旅伴有一個馬來西亞家族、兩個韓國人,和一個不知哪個國籍的大叔,到了午餐時分我們坐在同桌用餐後,他才說他是來越工作的韓國人,因為在當地很久,所以也懂一些越南文。

寧平也是傳統上北越與中越的地理分界。阮朝的聖祖阮福欽將寧平省以北稱為北圻,以南到北緯20度附近稱為中圻,以南為南圻。這個地方通稱為長安名勝群(Tràng An Scenic Landscape Complex),都位在寧平省,在聯合國世界遺產的定義,長安名勝群包含了華閭古都(Hoa Lư)、Tam Coc-Bin Dong(譚考克-碧洞寺)、以及拜訂寺(Chùa Bái Đính)。這次我們去了前兩者,路過碧洞寺。

我們中途停在了休息站。休息站的價格舉世各國皆然,只有「貴」可以形容,不過比較特別的是它們的刺繡畫。刺繡畫的題材多半是穿著奧黛、帶著斗笠的女孩,她們滑著小船扁舟,整幅的歲月靜好。這樣的畫賣得很貴,但我們後來在胡志明市的濱城市場找到14萬越南盾,約台幣2百元左右的價格。

1_Ek1oZopOSWWYr9gH_Wmovg
Photo Credit:Aaron Lin
風水寶地

越南北部與中國接壤,因此兩個文明之間常出現拉鋸戰。從中國人的觀點來看,南越地區不斷發生割據勢力,趁亂;從越南人的觀點來看,這些起義都是獨立的序幕,象徵著越南人想脫離北方控制的決心。當然,歷史是贏家的,越南後來獨立了,因此這些事件就被定義為「起義」而非「動亂」。

1_aqxrXQP7L35i73-nAk4mYw
Photo Credit:Aaron Lin
華閭古城外的歷史圖表

11世紀丁部領建立的丁朝就是其一。他平定十二使君,統一國土,定都華閭,稱皇帝,國號大瞿越,而他的母親也被後世稱讚為國母。越南人認為丁朝是第一個統一越南、具有越南意識的王朝,儘管實際上是只有北方脫離控制,南部還有占婆的勢力。

1_tN7xkoVK26gXq3sOD8jOlg
Photo Credit:Aaron Lin

丁朝雖然開創新局,但它是個王祚很短的王朝,只有丁部領與丁先皇兩個皇帝,經歷一場血腥的宮廷鬥爭後後被黎朝的黎桓篡位,後者建立前黎朝。丁朝、前黎朝兩朝都是很短暫的王朝,這也顯示北方勢力其實很不穩定。丁朝之所以會被越南史家稱為正統,不外乎她的對外關係獲得中國承認,而非本身具有穩固的勢力。兩個王朝的國祚都不超過30年,很典型的強人政治。另一方面雖然華閭此地難攻易守,但缺乏航運,腹地不大,也限制了向外擴張。因此在李朝時,李太祖便遷都到昇龍。

華閭這個地方依山傍水,地勢低窪,中間是個平坦的平原,旁邊是山。但山也沒多高,的確是個寶地。古都前面有個護城河。整個古城興建在平原上,共有兩處可以參觀。我跟J原本以為有三處,因為有個牌坊一直有敲鑼打鼓嗩吶的聲音,但後來問了Kay才知道那是人家在辦葬禮。

1_68j0UklhBfOYrbsfw8Nk2Q
Photo Credit:Aaron Lin

我們的遊覽車停在不遠的草地。然後就有一堆阿姨跑來要賣你傘跟斗笠。這些人也知道你是觀光客,所以用美元報價。雖然華閭是古都,但是周圍並沒有住很多人家。三三兩兩的攤販,如果不說還真不知道這裡是個古都。

古城的面積並不大,因此兩三車的遊客可能就會讓容納量爆滿。古都整體是中國風的建築,但又帶前面的石柱有點吳哥窟的感覺。

1_qmik7OIqzvomXbRcTRVDmA
Photo Credit:Aaron Lin

進去之後還可以看到一些信眾在裡面參拜與祝禱。古都的建築是典型中國傳統的三合院,三進三落。Kay跟我們介紹了某個丁部領睡過的石子做的龍床。我個人是不怎麼相信他會睡這樣的床,應該比較偏向紫禁城中那種可以躺著睡的龍椅吧。或許這樣的床只是儀式性的象徵。進入大廳的門檻十分高,Kay說這是要讓人家一走進去跌倒,然後就會向丁部領下跪。這樣的想法倒是挺有趣的。

丁部領的母親被越南人稱作為國母。這個國母姓譚,譚姓應該是當地的大姓,畢竟附近就是遠近馳名的譚考克(Tam Coc),丁母背後可能也代表一支政治勢力。因此丁部領才得以完成統一大業。丁可能當初也指示其中一支軍閥,陸續吞併其餘勢力。這也難怪隋唐史家總是認為丁部領的崛起與豪族有關。

1_Cs2a-OR3JYlunbC-IE1--g
Photo Credit:Aaron Lin
恰似相逢於桂林

Tam Coc的原意是3個洞穴,包括Hang Cả、Hang Hai和Hang Ba。中文有些翻作三谷,但一來谷是山峰間的低窪處,我們穿過的是被水流侵蝕產生的石灰岩,不太合意,二來音也不同coc的越南文kao4的音,不是ku。我本人覺得若要追求音義俱佳,「三窟」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而在旅遊網站的頁面上,更多寫的是「譚考克」,這或許更接近越南語中Tam Coc的音譯。

不過實際上中國人還是給Tam Coc取了個很美的名字,陸龍灣(Inland Ha Long bay)。

1_v37Y8vsm8RsiGFWg8hXvwQ
Photo Credit:Aaron Lin

也難怪中國人會這樣類比,這兒的喀斯特地形性質跟下龍灣很像,下龍灣在海上,這兒在陸地,當然稱為陸龍灣。有人說這樣的風情桂林陽朔一大堆,但我相信在桂林划船絕對不會是這樣的風情。儘管是世界遺產,但陸龍灣的遊客並不到人擠人般的難受,我們還能從容地排著對,搭乘當地人划的小船。

一趟來回大約兩小時,沿岸美景就不多說了。岸上很多度假村,看得出來很有人氣。一艘小船大約坐一個船夫、兩個船客。

船夫划船的姿勢因人而異,用手用腳用坐用站皆可。這兒的船夫大多是當地人,語言不通,也不會跟遊客多說什麼,我們就這樣滿足地欣賞吳東江(Ngô Đồng River)的河岸風景。

1__VRMajOHmkKV-KWT6ZgOyw
Photo Credit:Aaron Lin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在 Tam Coc 看越南寧平的小橋人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