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兒童》:每當有新科技出現,對花樣少女的「道德恐慌」就會隨之而來

《螢幕兒童》:每當有新科技出現,對花樣少女的「道德恐慌」就會隨之而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沒有任何具體證據能證明,光是取用新的通訊科技產品本身,就會加重真實世界中反社會行為的風險、傷害或趨勢,而非疏導本來就如影隨形的成長黑暗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安雅・卡曼尼茲(Anya Kamenetz)

迪士尼公主 vs. 超級英雄

從醫學領域轉移到社會科學,幾十年來,研究者再三呼籲大眾關注3C對兒童想像力與身分認同的影響。

一九七○年代,法律規定不能直接在兒童電視節目行銷玩具。雷根時代(注:雷根總統任期為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九年,泛稱八○年代)撤銷了管制,剛好是我小時候。突然間,麥當勞快樂兒童餐的包裝上都是《星際大戰》,甚至還有整個卡通系列的玩具, 如《太空超人》(He-Man) 和《草莓樂園》(Strawberry Shortcake)(兩個我都超愛)。

當時,兩位波士頓地區的教育學教授黛安・列文(Diane Levin)與南西・卡爾森-佩吉(Nancy Carlsson-Paige),開始聽到第一線教師訴說遊樂場的變化。她們進行了一系列的觀察研究,發表了幾本記錄兒童遊戲改變的書,顯示媒體所造成的影響。

玩具加上電視,這樣的新組合作用之下,教師看到幼童的遊戲變得較局限,甚至有點像是照稿演出,較無新意。兒童更恪守死板的性別角色,如迪士尼公主和忍者龜所呈現的形象。男孩的行為變得更好鬥,揮著武器打打殺殺的遊戲變多。

卡爾森-佩吉現在是麻州劍橋萊斯利大學的榮譽教授,訪問她時,我提出了質疑:小孩模仿自己最愛的電視人物真的有那麼糟糕嗎?我個人是不太認同、甚至有點想為自己辯護一下——因為我小時候就這樣,我女兒也一個樣。「從兒童發展的觀點來說,這是不容小覷的議題。」她告訴我,「遊戲是兒童健康發展很重要的一環,應該要是很原創的,兩個孩子玩的方式不應該一模一樣。遊戲一定會和孩子互相關聯,源自他們的想像力。如此孩子們才能產生內在的挫折忍受力,在逆境中保持樂觀,並且建立起社會和情緒的概念。」

二○一六年,楊百翰大學的莎拉・柯尼(Sarah Coyne)發表了一份此領域的代表性研究,觀察記錄了大約兩百名學齡前兒童。有六一%的女孩一週至少玩一次迪士尼公主的玩具、或看相關書籍等;一年後,這些女孩選擇性別刻板印象玩具的可能性較高,也會避免做出在性別成見中被歸為男孩子氣的行為,比如打打鬧鬧的玩耍。德州理工大學的艾瑞克・羅斯穆森(Eric Rasmussen)在另一個研究中發現類似的關聯,學齡前收看超級英雄的男孩,大一點之後會玩得比較暴力,而且玩那些帶有武器的遊戲。

我再鬼打牆重申一次:這類研究並沒有提到因果關係。也許本來就比較淑女的女孩就比較喜歡公主,衝動好鬥的男孩就比較喜歡超級英雄。或者也許買很多芭比娃娃或玩具槍械的家長,正是古板性別角色的始作俑者,也以其他方式強化這個概念。

有趣的是,那個迪士尼研究也發現,有少數小男孩玩很多公主遊戲,而他們對身體形象有較正面的看法,在別人心目中也較樂於助人。

卡爾森-佩吉主張,模仿故事本身並不是問題,視覺媒體才是。「說故事很棒,可以觸動我們身而為人內心都有的原型,然後我們可以用這些原型當跳板,發明我們自己的故事。但是觀看由別人繪製好的影像,便無法給小孩的想像力留下足夠空間。」

這一系列研究根據的樣本都很少,兒童行為的描述也都來自家長或教師的匯報。此外,也缺乏縱向證據,來證實幼時遊戲深受媒體影響的孩子,長大成人後是否某種程度來說情緒控管不佳。當然,那些對電影深深著迷的孩子當中,有些長大成了史蒂芬・史匹柏。但這個研究還是值得一提,因為我們開始去思考哪些媒體影響是我們想要加給孩子的,又有哪些是我們想為孩子設限的。

色情(社群)媒體

等到當前這一代孩童進入二位數的年紀時,他們對手機早已無法自拔了。

十到十九歲的孩子可以和同儕——當然還有陌生人——時時刻刻聯絡的這種新能力,把道德恐慌帶進了教材,包括一想到青少年我們就擔心的性、毒品、犯罪,還有特別是過去所謂年輕女性的「美德」。

「今日美國成年女性生活中的主要影響力,就是社群媒體。社群媒體對整個世代的年輕女性到底做了什麼?」南西・喬・沙利斯(Nancy Jo Sales)二○一六年出版的書《美國女孩》(American Girls)的行銷文案這麼寫。同年另一本類似的書是佩琪・奧倫斯坦(Peggy Orenstein)所撰,書名更直接:《女孩與性》(Girls & Sex)。

反應過度

兩本書都是根據訪談和案例寫成,引人入勝,也令人擔憂。但請別忘了,按照多數的標準來看,青少年,尤其是中產階級的青少年,事實上都過得滿好的。自從網際網路出現,他們過得其實更好,或至少沒有變差。上大學的比率提升,高中畢業率創歷史新高。自一九九九年起,青少年駕車車禍率就一路往下降,交通事故死亡率也是。一九七○年代以來,吸毒與酗酒也大幅下降。青少年懷孕比率從一九九一年以來下降了四四%。和一九九○年代相比,高中生曾有過性行為、目前有性行為、十三歲以前開始有性行為的人數變少。HIV比例下降,不過青少年較輕微的性病比例稍有提高。

兒童侵害研究中心(TheCrimes Against Children Research Center)公布,一九九二年到二○一○年間,性侵兒童案件下降了六二%,他們相信這真的反映出侵害的盛行度在下降,而不只是報導的改變或是強調這類的犯罪。同樣地,美國司法統計局(Bureau ofJustice Statistics)匯報,一九九四年到二○一○年間,對婦女的性暴力下降了六四%。一九九六年到二○一四年間,青少年因各種罪行而遭逮捕的比例也大幅下降,降幅超過六○%。飲食失調的案例顯然也很穩定: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每年例行的國家健康調查中,家長反應孩子有嚴重情緒或行為障礙的比例,自一九九○年代以來就沒什麼改變。

順帶一提,在一個大規模的調查中,只有大約七%的青少年回報有拍過自己的裸照,並在社群媒體上分享。二○一五年發表的第二波追蹤研究中,有較高比例的學生(四人中有一人)想起自己青少年時曾傳過「性簡訊」。多數情況下,他們是和戀人分享自己的影像,而且就他們所知,除了意中人,沒有其他人看過他們的露骨照。

同樣地,在最新的全國代表性聯邦調查中,只有七%的青少年說自己在網路上有被霸凌過,形式不限,而經歷過實體面對面霸凌的則有二一%。二○一六年第二個發表的全國研究中,五八%的青少年表示,網路上的人「多數都很和善」。

社群媒體對整個世代做了什麼?我們可以估量的不多。

「如果數位革命真的存在,走勢也不至於下降到讓我們擔憂的地步。」丹・羅莫下的結論讓我滿感激的。身為賓州大學安納柏格公共政策中心青少年溝通研究院的主任,他花了很多時間思考青少年到底過得好不好。他表示,我們在某種程度上全都是受害者,因為悽慘悲觀、沮喪黯淡的媒體內容才會騙到你的點擊,才能抓住你的目光。「新聞媒體的焦點都在危害上。這也合理啦,因為如果有危險,我們是應該要知道。但那些負面新聞,多半會也蓋過整體的樣貌。」

羅莫也贊同蒲公英 vs. 蘭花理論。「花太多時間在3C上的小孩大概都不太好,但他們畢竟是少數。我們必須密切關注他們、盡可能幫助他們。一般的青少年並沒有遇到那些問題,這是好事。」

裸照與安全性行為

道德恐慌由來已久,對花樣少女的道德恐慌尤其嚴重。每當有一種新科技出現,恐慌就會隨之而來——電報、電話、汽車。「我最愛的例子就是縫紉機。」達娜・博依德(danah boyd) 說。博依德是《鍵盤參與時代來了!》(It's Complicated: The Social Lives of Networked Teens)的作者,也是國際公認的社群網路權威。因為用縫紉機時要踩腳踏板,「有人就覺得女孩的雙腿會摩擦」,喚起淫蕩的想法。

「女孩被誘拐總會掀起軒然大波:很多人認為網際網路讓人可以染指我們的女兒。電報和電話也揹上同樣的黑鍋」,賈絲汀・卡塞爾(Justine Cassell)指出。卡塞爾是卡內基美隆大學電腦科學院的副院長,專長是科技策略與影響。卡塞爾說,對美國年輕人真正的威脅並不是來自陌生人,這點和之前的世代沒有不同。「看看統計數字:是誰在侵害女孩?一直都是同一批人:家庭成員。這真令人遺憾。」

她提出了一個在博依德的作品中也有提到的論點:對今日的青少年而言,認同的形成與試驗有部分是在網路上發生;但在之前的世代,這兩者的發生,身體要冒的風險可是高得太多了——卡塞爾舉的例子,是穿著暴露在東村(注:曼哈頓以時尚夜生活聞名的區域)遊蕩。

打個比方,青少年齡層的交通事故下降,有部分原因是由於現在青少年不太開車了,有人說,那是因為他們待在家裡上網就能和朋友相聚。「我和青少年談論性簡訊,他們一直提到:『大人都對我們耳提面命,說不准發生性關係,說我們應該要有安全性行為。嗯,調情的性簡訊聽起來像是安全性行為!』」博依德說。

關注孩子的社交生活

講到青少年感受(而非青少年的行為或遭遇)的研究報告,有些關聯值得注意。網路騷擾情事令人擔憂,即使為數不多。此外,社群媒體使用量愈多,年輕人的憂鬱及焦慮程度就愈高。一九七○年代以來,美國大學生關於自戀的自我報告有驚人的成長,而同理心則是下降;二○○○年以來,在關心別人與將心比心這部分,呈現出最急遽的下降。發現青少年說網路上的人「多數都很和善」的那個研究,同時也發現幾乎半數的青少年在網路上曾被辱罵過。

但同樣地,這些可能互為因果。有可能獨來獨往的年輕人花較多時間在社群媒體上,正是因為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沒朋友。我們沒有小丑波波那類的研究,可以把在IG上追蹤蕾哈娜和患有飲食失調聯繫起來。

密西根大學的莎拉・孔瑞斯(Sara Konrath)是一位大型研究的主要作者,研究同理心的衰退。她告訴我,「抽走社群媒體就是主因這個想法」的就是媒體。但她說,這樣的想法沒有科學支持一定有原因。「我們沒辦法得知原因,因為我們就不是做那種研究的專家。」然而,她並沒有屏棄這兩個現象「不知為什麼相關」的可能,尤其好幾個不同的研究都顯示,愈自戀的人,往往在社群媒體上貼文更頻繁。

她的研究團隊一直試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們正在測試促進利社會行為的程式,方法是一直傳送訊息,比方說,提醒大家要關心目前生活不太順遂的朋友。她推斷,如果新的媒體能讓大家顧影自盼,那也同樣可以用來強化社交關係與同理心。

其他研究支持以下觀點:社群媒體平台本質上的設計能夠反過來影響使用者的情緒與行為。舉例來說,二○一五年密西根大學發表過一個研究,使用Snapchat的大學生比用臉書或推特的學生心情還要好。Snapchat是交換影片訊息的平台,上傳的訊息會在幾秒鐘後刪除。研究者猜測,Snapchat感覺更為率直、更私密,不需要那麼多「自我包裝」,或是為了觀眾而做作。

確實,有些孩子的生活因為網路霸凌、性簡訊、色情片、甚至是迫切需要網路認證而過得很悲慘。這些狀況我們應該要知道,一定有憂心忡忡的家長、教育者與其他人,想在某些情境下限制一些年輕人使用科技。總而言之,我們可能要同心協力來改變群體常規,提倡更優質的數位公民素養。

我們沒有任何具體證據能證明,光是取用新的通訊科技產品本身,就會加重真實世界中反社會行為的風險、傷害或趨勢,而非疏導本來就如影隨形的成長黑暗面。

上述和孩童與3C有關的傷害的諸多想法很恐怖,但仍屬推測。吸收這些資訊實在很煎熬;你想要恰如其分地注意潛在的危險,卻又不想過度反應。當我思考我那簡單的食物營養架構時,突然想到一個適切的比喻,就是過敏人口:有注意力不足、成癮傾向、泛自閉症障礙、或其他腦部問題的小孩,或許只能承受相當小的分量,或必須完全避免某種類型的媒體。父母必須密切注意、當個好榜樣,尤其是在較好掌握小孩經驗的學齡前時期。

相關書摘 ►《螢幕兒童》:你會上傳孩子的照片嗎?家長應該怎麼看待網路上的隱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螢幕兒童:終結3C使用焦慮的10堂正向數位教養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安雅・卡曼尼茲(Anya Kamenetz)
譯者:謝儀霏

幫幫我,小孩沉迷平板手機怎麼辦?
本書分析30年各領域專家研究,歸納500組家庭3C使用規範;
知名教育記者教你訂出妥善育兒計劃,從此不再焦慮

3C幾乎成為全能褓姆,
在你忙不過來的時候,陪孩子玩耍、學習,甚至幫你留意他們的健康,
有時比起孩子,離不開3C的,其實是身為家長的你:

  • 為了讓孩子乖乖吃飯,塞平板給他看影片;
  • 為了讓孩子心甘情願學習,用玩手機當作獎勵;
  • 為了讓孩子幫忙做家事,用Wi-Fi密碼作為交換……

有太多時候,3C幫你度過育兒難關;但更多時候,你害怕3C帶給孩子負面影響:近視、肥胖、睡眠品質不佳、注意力渙散,或情緒失調……有太多專家提出醫學佐證,更有社會學家告訴你,3C成癮可能讓孩子難以適應社會。台灣衛福部建議兩歲以下兒童禁用3C;2019年世界衛生組織也提出指導方針,表示一歲以下兒童應禁用3C、二到四歲兒童每日不宜呆坐觀看螢幕超過一小時。我們難道只能將3C視為毒蛇猛獸,避之唯恐不及嗎?

本書作者安雅・卡曼尼茲是知名教育記者,曾入圍普立茲獎,獲《赫芬頓郵報》評選為年度教育改革者,更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坦承自己對孩子使用3C的焦慮,同時也意識到媒體為了抓住你的眼球,往往過分放大負面訊息。為了找到平衡家庭生活的方法,她研究專家與普羅大眾的教養知識與經驗,參考正反意見,為身處第一線的家長們,整理出值得信賴的3C育兒準則。

10堂課,打造全方位數位育兒素養

  • 面對孩子,你該知道什麼?

LESSON 1|訂立目標:四步驟解析專屬你們家的數位育兒準則。
LESSON 2|找出負面影響:梳理與3C有關的睡眠、肥胖,與暴力行為等科學研究。
LESSON 3|待解密的新研究:探討科技成癮的社會與心理問題。
LESSON 4|發揮正向影響:只要用得正確,科技是最好的育兒幫手。
LESSON 5|借鏡:歸納500組家庭與各領域專家的3C使用規則,找出成功祕方。
LESSON 6|延伸:學校與家長的共同責任,是找出啟發孩子創造力的方法。

  • 身為家長,你該怎麼做?

LESSON 7|檢視習慣:你也被手機綁架了嗎?制訂家長的3C使用規範。
LESSON 8|避開網路陷阱:避開負面回應,找出正向的育兒空間。
LESSON 9|人性與趨勢:科技改變教養思維,與孩子一同找出正確方向。
LESSON 10|懶人包:如果真的太忙,五分鐘幫你建立基本架構。

你不可能為了躲避3C,舉家搬到沒有網路訊號的荒山野嶺;
身為母親的作者知道為人家長的痛點,幫你歸納數位時代的育兒重點;
讀完這本書,你將知道如何為你們家量身打造正向的3C使用環境。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