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兒童》:你會上傳孩子的照片嗎?家長應該怎麼看待網路上的隱私?

《螢幕兒童》:你會上傳孩子的照片嗎?家長應該怎麼看待網路上的隱私?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回到小孩五歲前在網路上平均被分享一千張照片這件事。我自首,我至少分享了兩倍之多。我們都是隱私犯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安雅・卡曼尼茲(Anya Kamenetz)

個資寶庫

傳播這些憤慨與煽動情緒,到底對誰有好處,這個問題相當重要。在網路上分享育兒經驗對個人來說有好有壞,這樣的做法也留下資料的線索,使他人受惠。社群媒體的所有者與投放廣告的公司,都可以從家長在網路上所花的時間和關注中得到好處。然而,不管是處理騷擾問題,或是處理散播危險的假消息,他們似乎都反應慢半拍。

以家長為目標的網際網路很寬廣、很強大,也有利可圖。營銷商知道,在二十一世紀,升格為父母可能象徵著轉大人。在之前提到過的二○一五年冬季的皮尤調查中,九四%的家長說,為人父母這個身分,對他們來說「非常」或是「相當」重要。

當我們有了新的身分時,會感到很無助。我們正在養成新習慣和忠誠行為。我第一次懷孕時,遇到一個老朋友和她十四個月大的小寶寶。我記得我那嬌小的朋友要把嬰兒車弄下車時,著實折騰了好一陣子;她奮力揹起龐大的尿布袋,努力要逗小寶寶對我笑,結果小寶寶反倒哭了起來,讓她超級尷尬。那種笨拙與狼狽、想要給人好印象的心意、想像有人在旁盯著自己一舉一動——突然之間我明白了,朋友和我都是過來人,我們在青春期就經歷過這種感覺了。

懷孕和初為人母的感覺就像是第二次青春期。當然,會有那尷尬的身體變化,身體被荷爾蒙和情緒連番攻擊。除此之外,還有適應新角色的感受,以及隨之而來的關係改變。拚命尋求慰藉、博取別人認可。

之前提過的學者達娜・博依德研究社群媒體。她認為,社群媒體宛如一座競技場,讓人發展與測試新的身分,所以青少年才這麼愛社群媒體。也因如此,歷史上被邊緣化的族群與次文化,從銳舞者(raver)、技客、哥德、動漫場景到同志和非裔美國人,也經常利用社群媒體。新手爸媽也一樣,需要安全的空間來釐清自己的定位。一九九○年代的青少年在購物商場遊蕩,消費者文化和身分認同的形成之間有明顯的關聯。帥哥酷妹都穿那種牛仔褲,喝著那種汽水。社群媒體就像購物商場一樣,都是商業空間。但當大家在網路上遊蕩時,使用的貨幣是不一樣的。你的個資就是商品。那些遊戲吸引你的注意力,才有機會曝光廣告。

「從消費者觀點來看,媽媽就是聖盃。」莫拉・阿倫-米爾(Morra Aarons-Mele)說,她在電子行銷公司任職,一九九九年起就在幫品牌打入媽媽市場。「只要是做行銷的,都很哈網路上的千禧世代媽媽族群。」

根據《金融時報》,對行銷來說,一個懷孕媽媽的身分,價值高過兩百個人的年紀、性別與地點。也因如此,像「目標百貨」(Target)這樣的公司,建立了資料探勘演算法,會審查購買決定的模式,去探查某人是否可能懷孕。《紐約時報雜誌》報導,明尼蘇達州有個青少女一懷孕,目標百貨就開始寄廣告文宣到她家,內容都是孕婦裝和嬰兒房家具,在她還沒跟爸媽說這個消息之前,就洩了她的底。微軟研究員說,他們單靠網路搜尋,就能預測孕期,準確到妊娠第幾週都知道。

諜對諜

我朋友珍妮特・維特西(Janet Vertesi)是普林斯頓大學的科技社會學者。她的研究主題都很有意思,比如說以分享火星探測車影像為基礎的文化、NASA的內部組織機密等。二○一四年,維特西做了一個既個人又專業的實驗,她試圖隱瞞懷孕一事,不讓大數據知道。當時她正在研究大眾有多小心保護自己在網路上的個資,以及他們要這麼做時,有哪些選擇。

網際網路是日益重要的溝通媒介,把我們相連在一起,其功能宛如公用設施,如國道公路或全國輸電網。我們或多或少也用這種心態來看待: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但是我們所用的網站和平台並不像國道公路那麼大眾,而是私人企業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打造維護的。為了行銷而蒐集你的個資是主要的目的之一。「在當代網際網路公司的世界裡,個人資料至高無上。」維特西在針對該主題發表的論文裡寫道。就像有線電視、電線、水管藏在你家客廳的牆壁裡一樣,有一整個看不見的基礎建設已架好,要來捕捉你在網路上活動的所有資料:「機器人、cookies、追蹤者伺服器、canvase布局,還有其他的資料監聽工具,迫不急待地要記錄使用者點了什麼、按了哪些讚、買了什麼東西。」為了揭露這個基礎建設的運作,她開始躲避它們。她不要給行銷人員知道她即將當媽媽這個超寶貴的訊息,要花多少代價呢?

這並不容易。維特西不用Chrome,也不用Safari,她用Tor來上網,這個瀏覽器經由外國路由網路流量,被視為是恐怖主義和其他非法活動的避風港——而她只不過用來查寶寶的名字。所有和嬰兒有關的購物,她都用現金交易,捨棄方便與會員的折扣。在網路上購物時,她用現金購買的禮物卡付款,貨送到儲物櫃,而不是她家。她禁止家人和朋友在社群媒體上提到她懷孕的事情,當她叔叔在臉書訊息上提到此事時,她就刪叔叔好友。她必須對叔叔解釋,即使個人的臉書訊息是不對外公開的「隱私」,網站本身還是保留權利去存取訊息的文字,並用來找出更精準的廣告目標。同樣矛盾的「隱私」模式適用於電子郵件,甚至我用來打這一章的Google文件也一樣……安全,也許啦,其他人確實看不到,但是在網路上沒有什麼叫做安全。基本上,維特西為了不要和大數據分享她子宮裡的內容,就必須像個間諜和罪犯一樣躲躲藏藏。

生產前幾週,維特西在一個小型的網際網路文化會議上演講,透露了她這個專案。然後,當然啦,此事馬上就在網路上瘋傳。線上版《時代》雜誌、《富比士》、ThinkProgress、NPR、Jezebel、Salon、《赫芬頓郵報》、Mashable等等媒體都有報導。她在家坐月子時,電視節目打電話來,想邀請她上節目當來賓。

她說自己不慎讓此事曝了光,結果一發不可收拾,自此停止針對這個主題受訪。

隱私

維特西的實驗提出了這個問題:家長應該怎麼看待網路上的隱私?只是我們自己的,還是小孩的也要?我們大多數不會像維特西那麼極端。而且事實上,她這麼做,部分是為了要證明在現在的環境下,此事有多不可行。

正如我們在第六章所討論的,此處的法律和道德議題仍動盪不定。你在方便和隱私之間選擇的條件交換,會根據你心中最看重的考量而定。

如果讓你超惱怒的是寄垃圾信件的人或公司,你可以選擇設第二個電子郵件信箱專收廣告,用少一點APP,定期刪除瀏覽器的cookies。

如果你氣的是政府監控這個想法,你就得遠離社群媒體。如果你想保護自己不被騷擾,也一樣得這麼做。或至少保有另外的帳號,平台許可的話就使用假名(臉書就堅持要用真名)。我有一些比較積極參與政治的朋友,就會用加密的訊息平台,如Signal。

如果你擔心身分遭盜用,有個辦法就是在信用卡通報中放入盜刷警示或鎖卡,並使用密碼管理工具,如LastPass或Dashlane,為你不同的線上帳號產生安全獨特的密碼。

如果你曾經歷家暴或跟蹤,就更有正當理由使用上述所有的方式。「終結家庭暴力全國網路」(National Network to End Domestic Violence)的「安全網路計劃」(Safety Net Project)是個好的資源。

就我個人而言,因為我是媒體的一分子,我的真名和照片早就公諸於世了。我盡量定期更換密碼,取消訂閱不必要的電子郵件發送清單。而且大家也都知道,我會使用GoogleChrome的「無痕模式」來進行某些搜尋,這樣就不會出現在我瀏覽器的歷史記錄裡。(我不會告訴你是哪些的。)

你會上傳孩子的照片嗎?

貼有關我女兒的文章又是另一回事。我實質上是在為她們建造數位身分的基礎,而且我沒辦法控制這個訊息在別的時間、別的情境下會怎麼持續。有些家長隱私倡議者主張,有小孩正面臉孔的照片應該都不要貼,畢盡臉部辨識系統日新月異,很快就能辨識並追蹤一個三歲小孩二十年後的樣貌。有些家長以小孩的名義在社群媒體上建立帳號,以保有對「智慧財產權」的控制,也就是他們的身分。還有其他數位道德者認為,應該有權利刪除或是封存十八歲以下小孩的數位身分,但沒說實際上要如何達成。

和美國相比,歐洲有關當局普遍支持比較嚴格的隱私限制,包括所謂的「被遺忘的權利」。二○一四年歐盟有個裁決,給予公民權利去請願,要求商業網站和Google這類搜尋引擎,把可能不正確或不相關的訊息下架。

法國和德國警方已公開警告家長,不要張貼令人難堪的照片。

在法國,要是在網路上侵犯他人隱私(包含家庭成員的),可被判處一年徒刑以及最高四萬三千美元(注:約一百三十六萬台幣)的罰款。

我們回到小孩五歲前在網路上平均被分享一千張照片這件事。我自首,我至少分享了兩倍之多。我們都是隱私犯嗎?

在倫敦政經學院與桑妮雅・利文斯通合作「數位未來的教養」專案的學者艾莉西亞・布蘭-羅斯,針對分享一事訪談了家長。她採取的立場比較引發人思考,而非直接羞辱像我這樣會把小孩照片貼在網路上的家長。她認為這些議題一直不斷在變動,她說,「你不應該一味告訴家長他們不能做那些他們覺得有用、安心,或實際上有幫助的事情。」只因你打著小孩「想像中的未來隱私權」的名號。

我不會公開女兒的全名或生日或我家的住址。目前,用Google搜尋大女兒,只會找到她曾祖母的訃聞。我對照片比較沒那麼謹慎,雖然我知道很多人喜歡傳訊息或用電子郵件來分享照片,或者是和一小群人透過Google相簿這樣的分享服務來分享,而非在社群媒體上。不管用什麼方式,照片對Google或手機通訊業者的內部追蹤系統來說,都還是看得到的,只不過不對大眾公開。我從來沒有不徵詢別人意見,就張貼別人家小孩的照片在網路上,因為各家的做法不同。我也不會在網路上張貼裸照或覺得難堪的照片。

隨著女兒漸漸長大,我也愈來愈需要先問過她,才能在社群媒體上發表跟她有關的任何內容。二○一六年密西根大學有個研究,詢問兩百四十九對親子關於使用社群媒體的原則。年紀介於十歲到十七歲之間的孩子,普遍希望父母在社群媒體上張貼任何有關他們的事情之前,要先問過他們;家長則比較沒意識到這是個問題。

未來我不會堅持要在社群平台上,要我女兒加我好友,但我會不時查看。我會提醒她,在分享任何內容前要先停下來,想一想她的老師和爺爺奶奶讀到那些內容會怎麼樣。她的線上身分會慢慢變成她自己來經營。

網路安全

我和自稱家庭隱私專家的琳內特・歐文斯(Lynette Owens),在線上隱私這個主題上,有段滿令人沮喪的對話。歐文斯是一家安全軟體公司的執行長,她創辦了非營利組織「兒童與家庭網路安全」(Safety for Kids and Families,簡稱ISKF)。同時,她也是「家庭網路安全組織」(Family Online Safety Institute)的董事會成員,這個組織專門協助家長保有網路安全。兒童與家庭網路安全組織派遣志工到全國各地的親師組織,一同談論孩子的網路安全與線上判斷力。

以下列出他們一些基本要點:把小孩行動裝置的位置感知功能關掉、把IG和Snapchat帳號預設為不公開、絕不公布家裡地址、關掉平板和手機APP內的購買功能、不同的服務使用不同的密碼。

不過,我們訪談一半時,我問她:「照妳這麼說,所有的人都在這些網站上,如果你關掉像地理位置這樣的功能,妳也就沒辦法用了。隱私權條款真的不易理解、一直在變,真的很難控制。即使妳的小孩沒有貼文,他們的朋友也會公布有關他們的資訊。我們真的只能舉雙手投降嗎?」

「妳知道嗎,某個角度來說,我想是吧。」她回答。

這回答實在難以讓人滿意。

相關書摘 ►《螢幕兒童》:每當有新科技出現,對花樣少女的「道德恐慌」就會隨之而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螢幕兒童:終結3C使用焦慮的10堂正向數位教養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安雅・卡曼尼茲(Anya Kamenetz)
譯者:謝儀霏

幫幫我,小孩沉迷平板手機怎麼辦?
本書分析30年各領域專家研究,歸納500組家庭3C使用規範;
知名教育記者教你訂出妥善育兒計劃,從此不再焦慮

3C幾乎成為全能褓姆,
在你忙不過來的時候,陪孩子玩耍、學習,甚至幫你留意他們的健康,
有時比起孩子,離不開3C的,其實是身為家長的你:

  • 為了讓孩子乖乖吃飯,塞平板給他看影片;
  • 為了讓孩子心甘情願學習,用玩手機當作獎勵;
  • 為了讓孩子幫忙做家事,用Wi-Fi密碼作為交換……

有太多時候,3C幫你度過育兒難關;但更多時候,你害怕3C帶給孩子負面影響:近視、肥胖、睡眠品質不佳、注意力渙散,或情緒失調……有太多專家提出醫學佐證,更有社會學家告訴你,3C成癮可能讓孩子難以適應社會。台灣衛福部建議兩歲以下兒童禁用3C;2019年世界衛生組織也提出指導方針,表示一歲以下兒童應禁用3C、二到四歲兒童每日不宜呆坐觀看螢幕超過一小時。我們難道只能將3C視為毒蛇猛獸,避之唯恐不及嗎?

本書作者安雅・卡曼尼茲是知名教育記者,曾入圍普立茲獎,獲《赫芬頓郵報》評選為年度教育改革者,更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坦承自己對孩子使用3C的焦慮,同時也意識到媒體為了抓住你的眼球,往往過分放大負面訊息。為了找到平衡家庭生活的方法,她研究專家與普羅大眾的教養知識與經驗,參考正反意見,為身處第一線的家長們,整理出值得信賴的3C育兒準則。

10堂課,打造全方位數位育兒素養

  • 面對孩子,你該知道什麼?

LESSON 1|訂立目標:四步驟解析專屬你們家的數位育兒準則。
LESSON 2|找出負面影響:梳理與3C有關的睡眠、肥胖,與暴力行為等科學研究。
LESSON 3|待解密的新研究:探討科技成癮的社會與心理問題。
LESSON 4|發揮正向影響:只要用得正確,科技是最好的育兒幫手。
LESSON 5|借鏡:歸納500組家庭與各領域專家的3C使用規則,找出成功祕方。
LESSON 6|延伸:學校與家長的共同責任,是找出啟發孩子創造力的方法。

  • 身為家長,你該怎麼做?

LESSON 7|檢視習慣:你也被手機綁架了嗎?制訂家長的3C使用規範。
LESSON 8|避開網路陷阱:避開負面回應,找出正向的育兒空間。
LESSON 9|人性與趨勢:科技改變教養思維,與孩子一同找出正確方向。
LESSON 10|懶人包:如果真的太忙,五分鐘幫你建立基本架構。

你不可能為了躲避3C,舉家搬到沒有網路訊號的荒山野嶺;
身為母親的作者知道為人家長的痛點,幫你歸納數位時代的育兒重點;
讀完這本書,你將知道如何為你們家量身打造正向的3C使用環境。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