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兒童》:你會上傳孩子的照片嗎?家長應該怎麼看待網路上的隱私?

《螢幕兒童》:你會上傳孩子的照片嗎?家長應該怎麼看待網路上的隱私?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回到小孩五歲前在網路上平均被分享一千張照片這件事。我自首,我至少分享了兩倍之多。我們都是隱私犯嗎?

文:安雅・卡曼尼茲(Anya Kamenetz)

個資寶庫

傳播這些憤慨與煽動情緒,到底對誰有好處,這個問題相當重要。在網路上分享育兒經驗對個人來說有好有壞,這樣的做法也留下資料的線索,使他人受惠。社群媒體的所有者與投放廣告的公司,都可以從家長在網路上所花的時間和關注中得到好處。然而,不管是處理騷擾問題,或是處理散播危險的假消息,他們似乎都反應慢半拍。

以家長為目標的網際網路很寬廣、很強大,也有利可圖。營銷商知道,在二十一世紀,升格為父母可能象徵著轉大人。在之前提到過的二○一五年冬季的皮尤調查中,九四%的家長說,為人父母這個身分,對他們來說「非常」或是「相當」重要。

當我們有了新的身分時,會感到很無助。我們正在養成新習慣和忠誠行為。我第一次懷孕時,遇到一個老朋友和她十四個月大的小寶寶。我記得我那嬌小的朋友要把嬰兒車弄下車時,著實折騰了好一陣子;她奮力揹起龐大的尿布袋,努力要逗小寶寶對我笑,結果小寶寶反倒哭了起來,讓她超級尷尬。那種笨拙與狼狽、想要給人好印象的心意、想像有人在旁盯著自己一舉一動——突然之間我明白了,朋友和我都是過來人,我們在青春期就經歷過這種感覺了。

懷孕和初為人母的感覺就像是第二次青春期。當然,會有那尷尬的身體變化,身體被荷爾蒙和情緒連番攻擊。除此之外,還有適應新角色的感受,以及隨之而來的關係改變。拚命尋求慰藉、博取別人認可。

之前提過的學者達娜・博依德研究社群媒體。她認為,社群媒體宛如一座競技場,讓人發展與測試新的身分,所以青少年才這麼愛社群媒體。也因如此,歷史上被邊緣化的族群與次文化,從銳舞者(raver)、技客、哥德、動漫場景到同志和非裔美國人,也經常利用社群媒體。新手爸媽也一樣,需要安全的空間來釐清自己的定位。一九九○年代的青少年在購物商場遊蕩,消費者文化和身分認同的形成之間有明顯的關聯。帥哥酷妹都穿那種牛仔褲,喝著那種汽水。社群媒體就像購物商場一樣,都是商業空間。但當大家在網路上遊蕩時,使用的貨幣是不一樣的。你的個資就是商品。那些遊戲吸引你的注意力,才有機會曝光廣告。

「從消費者觀點來看,媽媽就是聖盃。」莫拉・阿倫-米爾(Morra Aarons-Mele)說,她在電子行銷公司任職,一九九九年起就在幫品牌打入媽媽市場。「只要是做行銷的,都很哈網路上的千禧世代媽媽族群。」

根據《金融時報》,對行銷來說,一個懷孕媽媽的身分,價值高過兩百個人的年紀、性別與地點。也因如此,像「目標百貨」(Target)這樣的公司,建立了資料探勘演算法,會審查購買決定的模式,去探查某人是否可能懷孕。《紐約時報雜誌》報導,明尼蘇達州有個青少女一懷孕,目標百貨就開始寄廣告文宣到她家,內容都是孕婦裝和嬰兒房家具,在她還沒跟爸媽說這個消息之前,就洩了她的底。微軟研究員說,他們單靠網路搜尋,就能預測孕期,準確到妊娠第幾週都知道。

諜對諜

我朋友珍妮特・維特西(Janet Vertesi)是普林斯頓大學的科技社會學者。她的研究主題都很有意思,比如說以分享火星探測車影像為基礎的文化、NASA的內部組織機密等。二○一四年,維特西做了一個既個人又專業的實驗,她試圖隱瞞懷孕一事,不讓大數據知道。當時她正在研究大眾有多小心保護自己在網路上的個資,以及他們要這麼做時,有哪些選擇。

網際網路是日益重要的溝通媒介,把我們相連在一起,其功能宛如公用設施,如國道公路或全國輸電網。我們或多或少也用這種心態來看待:天經地義,理所當然。但是我們所用的網站和平台並不像國道公路那麼大眾,而是私人企業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打造維護的。為了行銷而蒐集你的個資是主要的目的之一。「在當代網際網路公司的世界裡,個人資料至高無上。」維特西在針對該主題發表的論文裡寫道。就像有線電視、電線、水管藏在你家客廳的牆壁裡一樣,有一整個看不見的基礎建設已架好,要來捕捉你在網路上活動的所有資料:「機器人、cookies、追蹤者伺服器、canvase布局,還有其他的資料監聽工具,迫不急待地要記錄使用者點了什麼、按了哪些讚、買了什麼東西。」為了揭露這個基礎建設的運作,她開始躲避它們。她不要給行銷人員知道她即將當媽媽這個超寶貴的訊息,要花多少代價呢?

這並不容易。維特西不用Chrome,也不用Safari,她用Tor來上網,這個瀏覽器經由外國路由網路流量,被視為是恐怖主義和其他非法活動的避風港——而她只不過用來查寶寶的名字。所有和嬰兒有關的購物,她都用現金交易,捨棄方便與會員的折扣。在網路上購物時,她用現金購買的禮物卡付款,貨送到儲物櫃,而不是她家。她禁止家人和朋友在社群媒體上提到她懷孕的事情,當她叔叔在臉書訊息上提到此事時,她就刪叔叔好友。她必須對叔叔解釋,即使個人的臉書訊息是不對外公開的「隱私」,網站本身還是保留權利去存取訊息的文字,並用來找出更精準的廣告目標。同樣矛盾的「隱私」模式適用於電子郵件,甚至我用來打這一章的Google文件也一樣……安全,也許啦,其他人確實看不到,但是在網路上沒有什麼叫做安全。基本上,維特西為了不要和大數據分享她子宮裡的內容,就必須像個間諜和罪犯一樣躲躲藏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