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台灣厭女政治的變形——去╱超女性化、少女化╱老女人化

《這是愛女,也是厭女》:台灣厭女政治的變形——去╱超女性化、少女化╱老女人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種過度關注女性的裝扮外貌的現象,將女性從政過程「瑣碎化」(trivialization),用各種八卦傳聞否定其價值,用傳統性的框架將女性物化,對女性政治人物其實已構成另類的象徵性性別歧視。

文:楊婉瑩(政治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沒有選擇的選擇——女性從政者的雙重束縛〉

(前略)

四、台灣厭女政治的幾種變形:去╱超女性化、少女化╱老女人化

台灣在性別平等的發展上,近年來似乎有不少改善,不論是在法律上,或是在社會經濟地位,女性地位相較於過去確實有所提升。但是在相對進步的同時,也面對更多反挫的聲音。這些聲音,在性別政治正確的社會氣氛下,對女性全稱式的性別歧視的言論似乎比較容易被偵測辨識,比較複雜的形式,則是透過社群媒體,以戲謔性與滲透性的厭女言論呈現。例如網路世界的「母豬教」,重點不是教主是誰,有多少信徒,信徒是誰,或是宅不宅,而是其典型的厭女的操作模式,正如同前述所言,將好女人與壞女人分而治之的敵意策略。又或是「女權自助餐」的說法,嘲笑女性既然要平等,又要被保護的特權,明明是既得利益者,又要佯裝受害者。借用曼內的說法,「母豬教」是典型父權世界的警察,透過獎勵好女人,懲罰壞女人(如女性主義者╱有權力的女人),確保父權的秩序不會被破壞。

確保女性做「好女人」為何重要?勞瑞.盧德曼(Laurie A. Rudman)與彼得.葛利克(Peter Glick)在探討性別刻版印象的規範性效果指出,好女人有助於維持性別不平等關係、維持男性對女性服務的依賴,以及避免男性優勢被挑戰。不平等關係的穩定維持,需要透過較低地位團體的順從,女性的溫柔友善服從等社群性特質,有利於確保不平等關係的運作。再者,男性對女性的多重依賴,男性需要女性提供性、生育、家務照顧以及生活所需,支配者仰賴被支配者的服從,確保依賴關係以不平等方式運作。最後,則是避免改變社會地位角色,好女人的利他社群性特質,不會挑戰男性的優勢,但是女性在外工作進入公領域之後,能動性越高,男性優勢被挑戰風險越高。

母豬教或女權自助餐都是既有的男性秩序試圖強化其優勢所表現的厭女現象,在台灣性別平權的道路上,不是新鮮事,但話術卻呼應新媒體時代的胃口,持續更新。台灣的女性一方面在參政的表現有長足的進展,另一方面也持續面對父權反挫,然而當反挫以更新的形態出現時,我們將如何辨識?底下,我將試圖指認出在性別的前進與反挫中,台灣女性從政者,在內化雙重束縛與標準下,所形成幾種不同類型的女性從政者的樣態。

這些樣態是概念類型的建構化,同時以代表性的女性政治人物作為佐證。這些揀選用以佐證的這些女性政治人物的性別形象,可能是政治人物無意識或是有意識的選擇,也可能是媒體框架的結果,不論如何,我所關注的都是在雙重束縛下的女性政治人物,所面臨的「沒有選擇的選擇」的形象。當然,每個女性政治人物的個案都是完整的個體,有多重不同的面向,以下只引用概念化相關的部分來論證,限於篇幅無法對各個個案進行深入陳述。這些類型將呈顯出女性有時被期待去性化、有時又是高度被性化、有時被少女化、有時又強調其老女人化,呈現性別、性、與年齡歧視的多重交織的樣貌。

(一)去女性化(中性化)

「台灣的女性越來越能憑藉著專業條件開創政治空間,可以『做自己』,而不用做父系的代言人,這代表兩性平權的理想已生根發芽。—我自己對在競選期間凸顯『女性』身分,是有所保留的,但我明白,凸顯出來有聚焦與前瞻效果,只是在選票上不見得有增加,因為社會對女性從政的觀感有正有負,剛好兩相抵銷⋯⋯」

這是蔡英文在2012年總統敗選之後黨主席交接,接受《台灣光華雜誌》關於女性領導力的專訪段落。時隔四年之後,蔡英文成為台灣政治史上的第一位女性總統,真的代表了女性政治人物出頭天?女性已經可以憑藉專業條件開創政治空間,可以「做自己」,而不用做父系代理人?就女性從政角度來說,蔡英文在2016年的勝選,有著重要的歷史意義。作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她以專業女性而非政治家庭的背景脫穎而出,在亞洲女性政治人物之中是獨特而例外的,在選舉時她打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口號,鼓勵未來女孩以選總統為志願所帶出的角色模範,確實對女性從政有象徵意義。

就女性從政的類型而論,蔡英文可以算是屬於安全牌。中性化的裝扮與特質、冷靜專業的形象、理性與感性兼具、溫和且堅定的演說風格,可以說是在女性從政者的雙重束縛中,找到平衡與棲身定位的代表案例。當然,這是她原本的個人風格,並非進入政治圈後的刻意計算。無論如何,從結果論來說,也可能顯示這是最被公眾認可接受的女性政治人物的類型,畢竟她是首位選上總統的女性。

不過即使是性別安全牌,她仍受到諸多和性別相關的攻訐。由於蔡英文很晚才加入民進黨,在2008年參選民進黨黨主席時,即面對了辜寬敏的質疑「能否將民進黨的未來交給一位沒有結婚的小姐?」,而她在2012年第一次參選總統時,辜又對媒體公開說「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有趣的是從政以來,媒體經常詢問她為何從未穿裙裝,老先生卻喜歡以「穿裙子」來指稱蔡,顯然穿裙子是一種專屬女性特質的一種指稱,對蔡的懷疑純粹是來自於其性別身分的否定。此外,單身也是她經常被質疑的性別身分,除了施明德曾質疑其性傾向,在2016年參選時,新黨郁慕明曾公開指稱,蔡英文單身沒有牽絆,沒有顧忌,做事會比較絕情危險,以及親民黨的文宣質問「單身女子,怎會了解一個家庭的需要?」等,單身無母性的說法不時會以各種隱晦或直接的方式被挑起。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