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安澤《為一般人而戰》:永久活在陰影下的階級——勞工大汰換的慘狀

楊安澤《為一般人而戰》:永久活在陰影下的階級——勞工大汰換的慘狀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紀錄顯示,比起白人,非洲裔美國人的死亡率高、預期壽命低。但現在,具有高學歷或較低學歷的白人,與具有相同教育水平的非洲裔美國人的死亡率相同。這個令人不安的趨勢背後是什麼。

文:楊安澤(Andrew Yang)

【永久活在陰影下的階級:勞工大汰換的慘狀】

2015年,安妮.凱斯(Anne Case)和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這對夫妻檔經濟學者發現,1999年以後中年白人美國人的死亡率急劇上升,每年上升半個百分點。他們認為他們肯定犯了什麼錯誤——在已開發國家或多或少從來沒聽說過,任何一個群體的預期壽命會有曇花一現的下跌現象。迪頓說:「我們認為這一定錯了……我們不敢相信這會發生,或者如果發生的話,其他人肯定早已經注意到了。」

事實證明,是的,它已經發生了;而且是的,沒有人注意到。

凱斯和迪頓發現,自殺事件飆升、服用處方藥過量的情況更是高出許多,酒精性肝病也很常見。歷史紀錄顯示,比起白人,非洲裔美國人的死亡率高、預期壽命低。但現在,具有高學歷或較低學歷的白人,與具有相同教育水平的非洲裔美國人的死亡率相同。這個令人不安的趨勢背後是什麼。

凱斯和迪頓把問題原因指向工作。迪頓解釋說:「就業機會已經慢慢消失,越來越多男性發現自己處於一個更加惡劣的勞動力市場,工資更低、素質更低、永久性工作也更少。這使他們更難結婚,他們也不了解自己的孩子。隨著時間的推移,會出現很多社交功能障礙。有一種感覺,這些人已經失去了這種地位感和歸屬感……這些是走向自殺的經典先決條件。」他們注意到,在他們的研究中,死亡率和因絕望而死的比例升高,同樣適用於中年男性和女性,只不過男性的比例更高。

年齡層50-54歲因絕望而死的情況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年齡層50∼54歲因絕望而死(自殺、服毒和酗酒)的情況,以種族為區分(1999∼2015)

許多死亡原因是使用麻醉劑藥物過量。2016年,大約有5萬9,000名美國人因藥物過量而死亡,比2015年的5萬2,404人,增加了19%。這是美國首次藥物過量而死的人數超過車禍致死者,更成為首要的意外死亡原因。俄亥俄州的法醫辦公室報導,由於某些地區藥物過量受害者的人數在兩年內增加了兩倍,使得他們不堪負荷——他們現在必須打電話給附近的殯儀館尋求幫助,存放待驗屍體。

2016年藥物過量死亡率最高的五個州是西維吉尼亞州、新罕布什爾州、肯塔基州、俄亥俄州和羅德島州。根據最新的政府報告,過去一年中估計有超過200萬美國人依賴麻醉劑藥物,另有9,500萬人使用處方止痛藥——超過抽菸的人。有12個州,醫師開出的麻醉劑藥物處方箋比其居民人數還多。藥物成癮是如此普遍,以至於辛辛那提市各醫院現在要求對孕婦全面進行藥物檢測,因為在過去幾年中5.4%的母親藥物檢測呈現陽性反應。辛辛那提兒童醫院的新生兒專家史考特.衛克瑟布拉特(Scott Wexelblatt)博士解釋:「麻醉劑藥物是我們最擔心的。」

人們常常認為麻醉劑藥物成癮是源於處方止痛藥的使用。奧施康定(OxyContin)於1996推出「神奇藥物」,它的製造商普度製藥公司(Purdue Pharma)在2007年被罰款6億3,500萬美元,理由是藥品標籤標示不當,而且淡化成癮的可能性。但是這家公司在2000年銷售價值11億美元的止痛藥,這個數字在2010年上升至令人咋舌的30億美元。該公司光是2001年就花了兩億美元在市場行銷上面,其中包括雇用671名業務代表,這些業務代表若業績達到目標,最高可獲得將近25萬美元的獎金。這一群穿著西裝的藥販子向醫生們推銷會上癮的麻醉劑藥物,還可領到數十萬美元的報酬。關於奧施康定,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主任湯姆.佛瑞登博士指出:「我們不知道還有其他藥物如此例行性的用於治療非致命的情況,但是它如此頻繁的殺害病人。」一項研究顯示,使用麻醉劑藥物治療的患者,每550人當中有一人,在首次使用麻醉劑藥物處方後會死於麻醉劑相關病因,它的中位數年限是2.6年之後。

現在許多使用者已經從麻醉劑藥物畢業,升級到使用於海洛因。一種常見的成癮模式是,人們使用處方止痛藥緩解疼痛,或是在派對中用來自嗨取樂——他們把藥丸碾碎、嗅聞,可以有持續好幾個小時的快感。後來他們改用海洛因,麻醉劑藥物使用者說是比較容易買到海洛因。《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項研究顯示,66%的受訪者在使用奧施康定後轉用其他麻醉劑藥物。

過去海洛因使用者大多數是男性。但是,由於女性服用處方麻醉劑藥物的比例較高,今天海洛因使用者的男女別呈現五五波。90%的海洛因使用者是白人。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師丹尼爾.席卡羅尼(Daniel Ciccarone)專門研究海洛因市場。他說:「我們看到令人難以置信的這種悲傷的流行病,吸食海洛因是那麼的普遍,迄今還看不到任何止境。到2017年為止,我們還看不出這玩意兒已經到達流行的高峰。海洛因會生生不息。」販毒集團開始出售含有芬太尼(Fentanyl)的海洛因,這是一種合成麻醉劑藥物,可增加興奮度和成癮水平,又比海洛因便宜;而卡芬太尼(Carfentanil)則是一種可用來讓大象安靜下來的鎮定劑,單單只是接觸它,透過皮膚就會吸收過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