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主權保衛戰中,我們要想得比「手搖杯」更多一些

台灣主權保衛戰中,我們要想得比「手搖杯」更多一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以至全球企業在「一國兩制」的議題上表態,其實只是中國統戰策略中的冰山一角,除了針對特定品牌進行抵制之外,我們更需要好好思考這場主權大戰的因應策略。

文:橡實(留歐博士生)

香港反送中運動延燒出多家台灣手搖杯品牌的政治表態風波,成為近日台灣媒體和政治討論的焦點。作為一個不喝手搖飲料且近幾年多在國外生活的人,雖然對許多手搖品牌相當陌生,也能從同溫層廣發的訊息中感受到許多朋友的氣憤與焦慮。

不過,筆者發現,即便網路討論熱烈且不乏有趣的觀點,更高層次的重要議題似乎尚未在討論中被觸及,有見樹不見林之憾。因此,提筆寫下一些想法給關心這類議題的朋友參考。

不久前,臉書上流傳著一則修改自時代力量臉書發文的貼圖,寫著:「『中國』應該要成為一個讓『台灣』企業免於被迫表態的國家」(原圖文為「台灣應該要成為一個讓所有企業免於被迫表態的國家」)。姑且不論這樣的呼籲有多少可行性,讓筆者感興趣的是,這句話將第一個主詞從台灣改為中國,雖然少了對獵巫歪風的自我提醒,卻更精準地聚焦在事端的始作俑者身上。在國內許多媒體和政治人物總是有意無意地在中國打壓台灣的事件上失焦的情況下,這樣的重新對焦是重要的。但是,這依然遠遠不夠描述我們所面臨的真實挑戰。

因為被迫表態的不只是「臺灣」的「企業」,也不限於在中國境內。

稍微注意過相關新聞的朋友可能都還記得,至少自 2016 年初的周子瑜事件,相似的事件越來越常在全球各地上演,而且被迫表態的並不只有台灣的藝人或企業。

就筆者自己在國外生活的片面感受,這樣的現象在 2018 年之後似乎明顯加劇,例如2018 年全球各大航空公司被要求在官網將台灣列為中國一省便是顯例,被波及的也不單是「賺中國財」的企業或個人,今年四月初因英國 LSE 的巨型裝置藝術「顛倒地球」被中國留學生抗議的英國藝術家,以及去年五月在柬埔寨拒稱台灣屬於中國而遭十名中國男子圍毆的英國遊客,他們就算身處中國境外、不靠中國發財,也無法倖免於難。

換言之,今日中國藉其逐漸擴大的全球政經影響力,正越來越具侵略性地竄奪「台灣主權」的話語權,而其試圖掌控和影響的對象,不只是中國人民和台灣人,而是全世界。

如同賴怡忠在2018年5月一篇文章所強調,「現在國際上推動的不再是與北京與台北爭奪中國代表權,而是北京在國際上強調只有中國可以代表台灣,台灣不能代表自己的台灣代表權問題。」換言之,現在我們在國際上面臨的挑戰不再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已進逼到「一個台灣各自表述」的程度。

一芳水果茶挺一國兩制惹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若從這樣的脈絡來重新解讀手搖飲料事件,可以發現許多值得重新思考的點。

為方便說明和聚焦,筆者暫時跳過台灣內部對於「中國」和「台灣」意涵的歧異,從國際主流社會和手搖杯事件的語境,將下文中的「中國」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稱,將「台灣」指涉為我們經驗中實質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實體,亦即「現狀」。

企業被逼表態,其實只是冰山一角

有些討論的焦點放在這些商人到底「該不該為了賺錢而出賣台灣的主權認同」,雖然這本身是個值得討論的問題,但回到更大的脈絡來看,尚未觸及問題更深的核心。因為中國政府和內化這個目標的人民將奪取台灣主權 (認知+實體) 視為必須,才是問題根源,台商表態只是達成這個目標的眾多手段中,最容易的一種。

換言之,問題癥結不在於「因為要在中國做生意,所以必須自稱『中國台灣』(亦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省)」,而是「因為中國希望所有人都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運用各種手段 (包括經濟控制) 來強迫或誘使個人和組織表態支持。」

這意味著,手搖杯店和挾商業利益作為馴服的手段,都只是冰山一角,只是眾多可代換的對象和手段之一。只要中國需要,其他的商品、行業、組織、個人,不管在中國境內還是境外,都可能是未來「(被迫)表態支持『中國台灣』」的對象。

而這也暗示著,我們可能必須要有比「戒掉手搖杯」更高的覺悟 (或犧牲), 以這樣的心理準備來面對未來層出不窮且長期的挑戰。

道歉
Photo credit: 截圖自Versace范思哲官方微博
只有拒喝和抵制,無法解決問題的根源

因此,光是拒喝某些品牌的手搖飲料,無法解決未來可能更多、範圍更廣的表態攻勢,同時也得小心落入獵巫和加深社會撕裂的風險,讓團結對外更加遙不可及。

這並不是說拒喝無用,事實上,群眾的即時表態至少就象徵意義來說依然非常重要,但重點應該從「懲罰出賣台灣主權的人/組織」轉移到「藉此強力表達出台灣並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一來前者的效果有其的限制,二來後者才是真正觸及核心的防禦,甚至有機會打開跳脫獵巫框架、凝聚內部團結的可能性。

這並不是要為傷害台灣主權現狀的商人辯護。事實上,筆者不覺得這樣的事件可以用「商人為了賺錢天經地義」或「個人選擇」打發掉,因為商人為私利而傷害台灣主權,後果卻是全民承擔。因此,我非常理解發起拒喝運動背後素樸的認同情感與焦慮,只是要強調此事最大的殺傷力不在於「少了幾家可以喝的飲料店」,而是在「外界對台灣主權的認知會不會受到影響、從而不利我們維持台灣主權獨立的現狀」,然後從這個點來思考行動和防禦。

這樣的防禦非常重要。如果你曾經不幸碰到要向外國機構爭取「台灣不是中國一省」的鳥事,就會深刻地了解到非聯合國一員的台灣要證明自身有多困難,能用的武器不外乎實質獨立於中國的人民意志和政經體制。而對岸應該也很清楚這點,因此各種攏絡的心戰手段越來越多、面相越來越廣。

而還有什麼能比「台灣人/企業自己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對台灣政府向國際社會強調的人民意志說更有殺傷力的呢?

加上台灣在國際間的話語量 (包括國際媒體關注度、國際組織活躍度、可用民間宣傳的人數) 遠遠不及中國, 雖然對抗起來不容易,但在中方散播的「中國台灣說」在國際社會生根之前便積極加以駁斥,絕對比普遍生根之後容易處理。

rfr8hug2da0fadyppxpryllzjtvzb9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尋找更多的破解辦法,並當心「反對者」的心態

由此回望國內,號稱「捍衛中華民國」、怒斥蔡政府「中華民國台灣」之稱,卻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說」無動於衷的政治人物,似乎仍停留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過時處境裡自欺欺人,自證了其捍衛中華民國的能力和誠意的可信度有多低。

至於那些說「管他幹嘛」的鴕鳥心態雖然很誘人 (假裝困境不存在就不用花心思去面對和處理,最輕鬆了),卻於事無補,而且危險:不管有意無意,這樣的聲音幫對岸卸除了台灣人的警覺心和對抗的意志。

回到個人身上,上述思考對於個人行動上的啟示,在於與時俱進、切實但不過份悲觀地理解台灣的國際處境,以更高的覺悟做好抵禦對岸心戰的心理準備,彼此善意提醒勿被有意無意轉移焦點的政治人物與聲音給迷惑或加深社會撕裂,以及在發起抵制運動時能意識到獵巫不是行動的目標,個案抵制也不是唯一手段。當焦點回到「堅決傳達台灣不是中國一部分」的目標之後,我們便可以跳脫單一事件的框架,重新思考更靈活、更有創意的行動方式。

若在某些場合或個案上被迫接受傷害台灣主權的描述而無法抵制,便將挫折失望轉為行動,積極尋找其他場合爭回主權的話語權,消減傷害。

即便下一個手搖杯表態事件尚未上演,我們在日常生活上可以持續行動,例如在各種國際社會上為台灣發聲、向國際友人主動說明台灣的處境;在台灣的日常生活中,多和身邊的家人朋友分享相關的資訊並邀請他們一起行動,堅定地反駁各種自我繳械的謬論,以及減少親中候選人的選票和支持度,減少台灣內部自我主張主權的阻力和成本。

相信以台灣人的創意與活力,定能發想和執行更多行動,來守護我們安身立命的主權獨立現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