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大學、NPO、企業,如何在地方創生中連結?

日本的大學、NPO、企業,如何在地方創生中連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的地方創生,除了地方自身的發起之外,同時也結合大學做為智庫,以及企業提供人力物力的資源,美作市荒廢的梯田復甦就是一個好例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趙文俊

日本地方創生創什麼?在台灣的我們該拿香對拜?還是火燒屁股的勢在必行?許多人看好也有許多人批評是老調重彈的社區營照到地方創生,是換湯不換藥嗎?

上訴都值得討論,不過不能否認的是,人口流失是台灣和日本都相同的課題,只是差在速度上的快慢而已。

2018年底,賴清德院長在行政院會喊出「2019台灣將是地方創生的元年」。命國發會為幕僚單位,籌備台灣地方創生等事務工作,師法日本創生政策,選擇和日本相同的模式,由公所扮演執行的角色,第一線接觸需求單位。2019年初,國發會所發佈的提案辦法,規劃由鄉鎮公所第一線執行,師法日本以設定KPI為推動主軸方向,鼓勵地方區域公所提案。

而為了瞭解日本地方創生的執行成效和政策,有幸能藉由上下游的報導介紹後,特別走訪日本岡山縣。岡山縣為典型農業縣市,也是許多台灣公私部門等單位學習參訪的個案縣市。根據日本岡山縣公布資訊,現今人口為1,921,525人。人口大多集中在岡山市和倉敷市,主要生產水果,葡萄、桃子為最有名。知名日本桃太郎的故鄉的題材就是取材日本岡山縣。

然而離大阪距離只要一小時的岡山縣,和日本其他許多城市一樣,近年來人口老化加上外移,人口不斷下降。同步展開制定地方創生政策目標,以人口增進為導向和地方學術單位岡山大學及區域市公所、村町等共同推動創生政策,執行過程由下而上,各自扮演各自角色推動創生學。

地方大學在創生中,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地方大學是區域的知識與人才庫,更是地方政府的智庫所在。大學是城市重要的資產,岡山縣立大學扮演著推動地方創生的活角色,扮演著和地區聯繫的關係角色,提出地方的問題要和大學共同解決目標,在校內推動岡山大學COC+推進室。

日本2013年開始推動大學COC(center of community,地方中心)計畫,恰似台灣USR大學社會責任。而岡山大學則是在2015年加碼獲得日本文部省補助成為COC+,意旨推動「大學作為地方的知識基地,地方創生推進事業」。

從岡山大學所提供資料和講解得知,大學設置COC+推進課,招生設置「地方創生推進士」總共十一學分要完成學程;課程都和縣內重要地方議題相扣。從人口老化、防災演練、社區長照照護、產業智慧應用、農產行銷課程,均是岡山縣內的實作領域。推進士課程主要是讓學生進入社區了解地方所需,再提出解決應用方法式的訓練。

而如何有效留下人才學子,岡山大學為地方創生推進士設下的KPI,是完成學業後要有10%留在家鄉就業;也就是說,參加創生推進士要留下一成學生在地就業才行,而這一成包括留在自己家鄉,非岡山縣和都會地區都算。

至於更詳細方法,岡山大學表示,育成「在地人才」是重點目標,而要能創造在地就業機會,得先認識且了解在地企業才行。創生推進士課程,有一部分是想藉由實習機會讓學生認識地方企業,藉此看能否提升學生留在地的就業可能性。

有了智庫,該如何從城市招來「地域振興協力隊」?

大學是育成新興學子和提供學術領域解決在地問題的智庫單位,而人口要如何從都市走進來?政府又該如何接起這媒合角色?

日本建立地域振興協力隊,目標在於媒合招募有專長人士至地方服務。政府則是提供三年的補助金供協力隊員至地方發展。這方式是公所單位需自提專長,再透過全國平台面試招募協力隊員。

地域振興協力隊經費由國家支出,一半是活動經費另一半則是薪水,每年最高可達400萬日圓。換算下來200萬日圓薪資平均就是日本基本薪資而已。而協力隊招募後,三年期間必須要找到可以維持和在地的經濟方式。也就是說,政府只提供三年期間,在這期間得利用專長謀生,得想辦法找到可以生存的經濟模式。

其中,根據報導指出,若是協力隊員三年期滿,政府還會加碼100萬日圓提供創業金。不惜重金,就是要「人」留在地方。

由NPO發起,復甦美作市荒廢梯田的計畫

同樣,美作市上山區域也招募一批協力隊員,進駐在這裡。井上寿美就曾是協力隊的一員,現今是在地NPO英田上山棚田團的代表理事,井上出生大阪府,待過東京等地方,曾來過台灣兩年協助樂天公司拍賣上架,可說是對台灣非常熟悉。現在則待在岡山縣美作市上山區域,致力恢復荒廢「棚田」——也就是台灣的梯田。

人口老化的鄉村,根據資料顯示,現今美作市棚田荒廢區域有8300塊土地,這也成了上山區域的棚田,已被「未來的遺產」所認定的文化區域。

「上山集樂」是英田上山棚田團所號召協力隊員和外地人近來墾作稻田的口號,棚田的再生也就是土地的再生。團隊是由一群志工所組成。井上說,這些志工都是利用假日或者閒暇之餘之時來幫忙,有些是協力隊員,都是有其他工作的。

而復甦梯田不只是土地的循環和環境再生意義,另一方面更是文化上的交流。NPO英田上山棚田團找尋亞洲國家耕作梯田的區域進行交流。而待過台灣井上寿美,也透過友人連結新北市八煙地區的農民和菲律賓等梯田團,進行耕作交流。

走出國際梯田文化交流,積極找需具有特色的產品。

除了棚田米之外,為了更顯特色,棚田團員開發「生蒜頭」。井上說,市面上都是曬過的蒜頭,就想出以「生蒜頭」的方式去販售推廣。而為了更清楚理念和價格,筆者特別從網路找尋產品「生蒜頭」介紹,文中指出耕種方式都以無農藥、無化學肥料施作,而推出即是新鮮都是十日內的新鮮產品。不過價格高達3000日幣,對於這價格來說,具有市場挑戰性,成效還得觀望。

Toyota加入行列,解決農民梯田移動的困難

而人口老化的上山區域,如何改善交通和居民生活上的應用也是一門重要課題。英田上山棚田團,除了復甦棚田外,也積極和日本企業洽詢交涉,希望能開發出符合棚田區域的電子和智慧產品,協助在地居民。

Toyota Mobility Foundation是日本豐田汽車的移動基金會,目的在協助改善交通便利等智慧應用產品。棚田主要都座落於山坡上,道路彎曲且狹小,一般車無法會車,且斜度坡度距離太長,走路移動太勞累。豐田汽車為了協助美作市人口老化的農民開發個人電動車,供在地居民山坡移動改散交通狀況,研發一款適合於棚田移動的個人嬌小電動汽車。

除此之外,井上寿美和智慧企業公司研發「無人割草機」要應用於勞動力不足的棚田山上。井上說,無人掃地機增加了家的便利性。無人割草機,在於田裡非常適合,可取代一個人整天的勞動力,非常實用。應用智慧方式,解決在地問題,從住的便利性來看,增進了更多居住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