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細膩的創生深入地方,日本政府做了些什麼?

讓細膩的創生深入地方,日本政府做了些什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三級單位鄉鎮公所,和日本三級大不同,台灣無權管理中小學,也就是說在地方分層上,學校是和鄉鎮公所是同屬同層行政單位,鄉鎮公所是無整合之能力,日本的地方改革則打破了這個現象。

文:趙文俊

中央和地方如何分級落實,從日本推動地方創生政策,就能觀察日本政府在執行政策上的細膩度。

就台灣推動地方創生政策而言,國發會所推出創生政策要交由鄉鎮公所接球,直接落實地方。但是,台灣政體還是多屬於中央集權,地方政府對於鄉鎮公所由於多是民選關係,資源的下放都因人和立場而置,加上鄉鎮公所的自主財政權限運用非常少。若提不出配套對策,這點筆者擔心是否真能由下而上的落實?

回頭從日本中央和地方分級來看。從中央下來接著「都、道、府、縣」再來「市、町、村。」以教育的分級例子來說,日本中央部門只主管大學、學院等學校,這和台灣相同。而「都、道、府、縣」第二級則是初中、小學的人事及縣立大學等工資經費,另外「市、町、村」則是管理國中、小學、幼兒園校等設施。

這和台灣大不相同,雖第二級縣市,和日本相同管理人事但薪資和一些經費還是由中央負責,等於台灣中央還是掌握住重要資源。而台灣三級單位鄉鎮公所,和日本三級大不同,台灣是無權管理中小學。也就是說在地方分層上,學校是和鄉鎮公所是同屬同層行政單位,鄉鎮公所是無整合之能力。

日本政府,如何為地方創生改變「地方」

回顧日本地方分級制度改革「市、町、村」擁有的自治權限和整合能力,依據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的報告指出,日本2004年開始推動「三位一體改革」,亦即,廢除中央對地方的補助金、廢除中央給的地方交付稅,以及中央稅源移讓給地方等的三大財政改革。而2007年進一步推動3年的〈地方分權改革推進法〉的限時法,做為推動地方分權法源相關作為的法源。

日本的憲政體制和台灣不同,各有優劣點。有許多學者也指出地方改革合併後盲點,但就日本推動創生事務,分級的權限足夠讓鄉鎮公所擁有資源去對應找出自有的特色發展,再進一步結合市內所制定的地方創生綜合戰略推動。

以例子岡山市來看,這裡是岡山縣重要的人口聚集城市,對於人口的成長背負著重要的使命。從官網上公佈的資料和會議所提的公開資料,都能看見每好幾種年份和版本所制定的「岡山市地方創生綜合戰略」,等同是市公所所發佈的政策白皮書,裡頭對於執行創生的方征和要求的KPI都詳細記載,細膩度高到破表。

細看創生戰略報告,要增進人口地方創生政策,不只在於活動上的辦理,從交通、教育、文化、長照社福、基礎設施都得同時並行。而推動KPI數字管理是日本政府的管理手段,透過KPI將指標浮現出來,再來追蹤管考政策和效率目標。戰略報告則以各式各樣指標為主,都是以人口數量為導向。報告開始就清楚指出人口警訊問題,提出岡山市人口現有71萬4750人,2060將掉落剩61萬2000人。而在這之下,從人口參與去設定目標,例如要提高觀光產值,就在於參與人數上制定數字。

如報告裡面觀光方面設定,來岡山市觀光人口目前是583.7萬人,預估達到的人數是907萬人;來岡山住宿者目前115.9萬人而希望達到是156萬人。從藝術交流11萬7000人也目標也得提高至26萬人,最有趣的是推動地產地消的在地消費,也是設置的數字管理。報告設定,在地購買岡山的蔬菜和水果從56.4%要提升至 65%;商店街步行的數量也推算,分假日和平日的指數都需要達標。

Honden of Fujisan Hongu Sengen Taisha, in Fujinomiya, Shizuoka, Japan
Photo Credit: わたり鳥 CC By SA 3.0

就連小城提出「戰略報告」,都是滿滿的「國際化」

細看日本地方創生策略,是每一個市役所都會提出的戰略報告。除此之外,為了將特色城市導入,市役所會將城市制定目標。以岡山市而言特別以符合國際標準潮流的指標城市前進。岡山市役所特別制定ESD推進課(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也就是聯合國會議所提出的「永續發展教育」計畫,亦即即環境、社會(包括文化)和經濟。

岡山市役所課員表示,這政策制定是2014年岡山市辦理聯合國ESD世界會議,結束後市長接續期望ESD能在岡山市推動,符合世界城市的指標水準。

岡山ESD推進由民間和政府共同努力,另外為了在接軌國際,市公所更以聯合國SDGs的17項指標檢核所推動的政策,朝向未來都市前進。除此之外,檢視岡山縣內的市、町、村政策目標都和環境生態有關係,尤其是共同以聯合國永續發展SDGs為政策目標。而林業為主的真庭市、西栗倉村……等,以「里山資本主義」的永續林業發展為制定。

從人口的增進,走往移居再進一步建置宜居。日本政府的執行方式有著一套細膩的思維方法和策略目標,而基層公所和台灣最大的不同,就是日本有著比台灣還拼命的想走進世界潮流的腳步。或許台灣不是聯合國成員,無法加入齊頭同步,但是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政府制定方向和政策而言,日本由下至上的國際觀,已經讓我們刮目相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