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洗腦」手冊》:如何進行洗腦工作?前奧姆真理教幹部的自白

《現代「洗腦」手冊》:如何進行洗腦工作?前奧姆真理教幹部的自白
奧姆真理教|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是在走投無路的人生階段,遇上了奧姆真理教。而一般來說,勸人入教最好的方法,就是傾聽人們的煩惱。

文:野田成人(前奧姆真理教幹部)

入教的契機

我會對奧姆真理教產生興趣,應該是透過豐田亨的介紹──他已經被判死刑定讞。他是小我一屆的學弟,我們一起就讀物理學系,可能是兩人都對物理有興趣,又住在同一棟宿舍,讓我們的關係變得更加深厚。當時我就發現他房間的書架上,放了一本麻原彰晃寫的《超能力開發》。有一次我去他的房間玩,看到那本書後就對他說:「你怎麼在看這種奇怪的書?」本來我完全不記得曾發生這件事,直到一年後,我在物理研究上遇到挫折,也看了同一本書,並為之感動不已。

奧姆真理教信奉輪迴轉生和解脫之類的說法,都是一般社會絕不會存在的價值觀,我覺得自己就是受到這個嶄新的思想所吸引。

上述情況只是我的個人經驗。我的確是在走投無路的人生階段,遇上了奧姆真理教。

一般所謂的洗腦,都是強制破壞人格和自尊後,再灌輸新觀念,但我在教團時並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我如何進行洗腦?

雖然苫米地先生(《現代「洗腦」手冊》作)說,我在教團裡是負責洗腦的人,但這個說法並不正確。我確實幫教團製作過教育計畫,但整個組織都受制於某個巨大的意識之下,身在其中的我也只能奉命行事。

教團實施的教育方針,都是從失敗中摸索出來的經驗累積,其中也包括麻原下達的指示。舉例來說,我實際所做的事情,就是到家庭教師中心去召集東京大學學生,透過教導瑜珈和宣傳教義拉攏他們入教。然而這樣的做法並不順利。

一般來說,勸人入教最好的方法,就是傾聽人們的煩惱。共產黨和其他宗教,也都在做同樣的事,道理都是一樣的,引導他人到入口的時機,正是滿足他們需求的那一刻。先藉由上述做法來建立信賴,到了真正要洗腦的時候,才會表明奧姆真理教的身分。當然,一開始不能提起教團,不管怎樣都必須先建立起某種程度的信賴關係,才能帶到入教的話題。

簡單來說,就是必須等到當事人治好疾病、解決煩惱或問題後,才表明奧姆真理教的身分。我們必須透過這些過程來建立信賴關係,如果不能克服這些難關,就無法傳教佈道。

治療疾病是一個現實的問題,而瑜珈也確實起了作用。有些人真的是因為瑜珈而治好疾病,教團自然就能獲得他們的信賴。另外就是告訴信徒,遵守佛教戒律便能解決煩惱。

奧姆真理教 麻原彰晃 RTRQKDF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奧姆真理教的教義十分獨特,與傳統宗教大不相同,社會上的一般人應該不太能夠認同,但終究還是有人會認同。我看過治療疾病的情況、很多人決定入教的瞬間,因為這也是我的工作。

奧姆真理教的手法,是靠瑜珈改善信徒的身體狀況,並傾聽他們急欲解決的煩惱。因為只要有人聆聽自己的心情,人們心裡自然就會比較放鬆,這樣的手法被普遍運用在各個領域。所以,就算不是奧姆真理教,只要透過傾聽來獲得他人的信賴,自然就能改變那個人。

我覺得洗腦的入口,就像有些人著迷於占卜一樣。很多人一開始都是找不到願意傾聽自己心聲的朋友。

接下來,我們給信徒的選項會愈來愈侷限,藉此控制當事人,讓他們以為是自己做出了選擇──這的確也是一種洗腦手法。但因為我們自己也在實踐教義,而且是毫無懷疑地遵守,並不覺得自己給出的選項很侷限。最後的結果就是,即使選項非常侷限,我們也不覺得自己在對他人洗腦,堅信一切的勸說都是為了對方著想。

製造臨場感空間的方法

列出侷限的選項,單純就是封鎖資訊的方法,而且效果非常好。出家信徒得閱讀麻原著作以外的書籍,這也包括不能去書店裡站著看。雖然只有少數人會完全遵守這項規定,但基本上信徒僅能接收到有限的資訊。就某種意義來看,和北朝鮮的情況很類似。神祕體驗也是相同的原理。

教團的價值觀本身就推崇探索自我內在,但一般人在社會上難以獲得這類體驗,自然就需要有人帶領。而麻原就扮演帶領者的角色,信徒開始相信,只要照著麻原所說的方式修行,必定可以實際經歷一段神祕體驗。

我的神祕體驗次數算少,但有些人確實曾經體驗過。那種情況稱為「冥想體驗」,也可以說是「光明體驗」,是必須經過一段時間苦心修行,才能親身體驗的神祕之旅。那時候我們每天花費十五個小時,包括連續三個小時練習長氣呼吸法、連續六個小時做立位禮拜,並戴上口罩冥想,最終真的獲得探索內在的體驗。有些人的體驗像是一場非常現實的夢,也有人像是飛翔在空中。雖然我的體驗並不似他們那般美好,但我知道在那當下,自己確信「上師說的都是真的」。

教團裡每一個幹部都經歷過類似的體驗,麻原的貼身女秘書石井久子女士也一樣,而那些一直無法領悟神奇體驗的人,早就已經離開了。

洗腦的手法

接下來說明怎麼透過神祕體驗來洗腦。其實每個體驗都是瑜珈帶來的成果,但最後的終點都會連結到麻原身上,這時再誘導信徒深信「照著麻原的話去做一定沒有錯」。

奧姆真理教的修行系統,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觀想上師(冥想麻原的身影)」,於是在修行途中,「觀想上師」就變成了實踐的主軸。不過,這樣的做法和一般宗教並無二致,把麻原換成佛陀來觀想,就是佛教的修行方式。

所以說,欲如意足也是很普遍的修行,它本來是西藏佛教的修行項目之一。

但是,喝麻原的血,表示讓麻原進入自己體內,則已經屬於個人崇拜了。實際上,我也曾經讓麻原的血注入自己體內。一般來說,我們都不會告訴沙門實話,而是騙他們那是對抗細菌的血清。喝過麻原精液的人很少,但有人說他當時曾喝過,如果那時有機會,說不定我也會欣然接受。照這樣來看,我當時很明顯是被洗腦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