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奧會號召運動員對「東奧正名」投反對票,監察院要求教育部檢討

中華奧會號召運動員對「東奧正名」投反對票,監察院要求教育部檢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監察院指出,姚元潮的個人信函,能獲國際奧會高層的重視與急速處理,反觀現行我國與國際奧會間,僅透過中華奧會窗口進行溝通,可能未能有效反映國內真實狀況。

去年東奧正名公投,中華奧會在投票前,表示國際奧會來函表示「不同意」東奧正名,引起討論。監察委員張武修、高涌誠對此進行調查,昨(15)日表示,中華奧會未對於公民投票案保持中立立場,加上中華奧會、體育署未能向國際奧會澄清狀況,監委表示,請行政院正視妥處,並要求管轄體育署的教育部檢討。

中華奧會投票前兩週呼籲投「反對票」,監察院批評「應保持中立」

(中央社)監察委員張武修、高涌誠15日表示,去年東奧正名公投,主管部門未即時積極準備並與國際奧會(IOC)和中華奧會的聯繫與說明,造成諸多亂象,甚至造成中華奧會蓄意影響公投結果的意圖,籲具體檢討改善。

監委指出,中華奧會長期接受政府委託辦理奧運相關事務,所獲委辦及補助經費,均占該會經費來源過半以上,所以中華奧會應對於公民投票案保持中立立場,不宜有任何企圖影響公民投票的言論與行為。

監委表示,然而中華奧會主事者先後於公投投票前召開記者會,對外傳達與事實不盡相符的國際奧會訊息給媒體,也在官方網站張貼「東奧正名公投之迷思」及「申請更名絕對會影響選手參賽權」2則反對東奧正名公投的公告。

監委也提到,公投前一週,中華奧會主席更率員至教育部主管的國家運動訓練中心,無預警發動受訓選手,連署簽名表態不支持「東奧正名公投案」,明顯且直接影響民眾的公投意向,這與中華奧會一再宣稱公投是人民法定權利,各種民意都應該被尊重的對外說法大相逕庭。

監委認為,教育部應審視這次事件所產生負面影響,參考各國奧會與政府間運作優點,研具與中華奧會間更為周密、妥適的互動規範,建立彼此間更優質的信賴關係;另也應責成國家運動訓練中心檢討與中華奧會間的行為準則,防杜類如中華奧會主席發動受訓選手連署表態的突發事件再次發生。

監委也指出,檢視奧林匹克憲章及歷年史實,不論聯合國或非聯合國會員國的國家奧會申請更名成功案例,所在多有,可見申請更名是各國奧會的基本權利,「我國奧運代表隊曾1次以Formosa、3次以Taiwan為隊名,參加墨爾本等奧運,可以證明我國奧會曾以臺灣為名參與奧運的事實」。

本案經張武修、高涌誠深入調查,於昨日提出調查報告,經監察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審議通過,除函請行政院正視妥處並飭請教育部切實檢討外,另督導國家運動訓練中心改善。

「個人投書」就可以獲國際奧會重視,中華奧會溝通卻無效

此外,根據監察院的新聞稿,這次監委也對我國與國際奧會的溝通管道提出質疑。

根據監察院的新聞稿,國際奧會當時之所以來函,起源自已退休的中華奧會前國際組長姚元潮於2018年4月2日寄發「私人信函」給予國際奧會主席,告知台灣即將舉行「東奧正名公投」。國際奧會於是在2018年5月2日致電中華奧會秘書長釐清相關情節,溝通後,國際奧會才於2018年5月4日致函中華奧會表示,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於2018年5月2日、3日的會議中,針對此一情況進行檢視,決定「不同意」中華臺北奧會變更名稱,並請中華奧會轉達相關機關辦理等情。

監察院的新聞稿指出,姚元潮的信函,是民眾對於國際奧會主席的「私人投書」,不是向國際奧會申請的正式提案,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開會時對該私函的處置方式,也只是將之列為「報告事項」,而非納入「討論事項」予以實質論處。監察院新聞稿質問,「何來所謂國際奧會執行委員會『開會檢視』且『決定不同意』中華奧會變更名稱之說?」

中華奧會11月15日在官網發布〈東奧正名公投之迷思〉一文,文中提到「際奧會執委會於今年5月2、3日開會討論,並於5月4日發函中華奧會,傳達『不予核准名稱改變』之決議」。

監察院的新聞稿也提到,「中華奧會、教育部體育署於期間多次向國際奧會表達我方公投連署之意涵,卻無澄清釋疑之效,凸顯中華奧會與國際奧會溝通有未盡周全之處,以及體育署無力於保障我選手與賽及國內依法之公民倡議。」

新聞稿也說,紀政在2018年2月就向中選會提出公投案,「但行政院及教育部、外交部、大陸委員會欠缺危機意識,未積極協同中華奧會辦理國內外相關宣導事宜,尤未對於國際奧會做好事前溝通與預防性疏處作為。」

監察院更指出,姚元潮的個人信函,能獲致國際奧會高層的重視與急速處理,反觀現行我國與國際奧會間,僅透過中華奧會窗口進行溝通,管道過於單薄,「且可能有未能有效反映國內真實狀況之疑慮,因此建議政府應朝建立與國際奧會間多元交流管道之方向思考。」監察院要求,行政院「值得研究建立與國際奧會更互益專業穩定的交流渠道之可行性。」

中華奧會:只是站在保護運動員的立場,把「事情完整說清楚」

《中國時報》報導,中華奧會祕書長沈依婷表示,去年是依據國際奧會先後3封來函,研判後充分理解問題的嚴重性,且中華奧會是1981年《洛桑協定》的締約會員之一,站在保護運動員參賽權利的立場,必須對外把事情完整說清楚,而這些在監委約詢時都曾提出說明。教育部體育署則表示,尊重監察院調查結果,收到監察院函後,會就調查內容虛心檢討。

2017年12月,《公投法》修法,通過下降公投發起門檻後,許多倡議團體紛紛發起公,搶在2018年11月月24日搭「九合一大選」舉辦公投,紀政於2018年2月5日向中選會提出「東奧正名公投案」,公投主文為「你是否同意,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東京奧運?」

11月15日,中華奧會首度對公投表態,呼籲民眾投下「不支持」。16日,國際奧會第3度致函中華奧會,強調,台灣若提出申請,國際奧會將不予核准,且「任何試圖對『中華奧會』過度施壓的行為,將被視為外界干預」,而如果有外界干預,國際奧會將撤回中華奧會的承認。

相關新聞: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