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旦史》:第三次中東戰爭開始後五個小時,阿拉伯人就已一敗塗地

《約旦史》:第三次中東戰爭開始後五個小時,阿拉伯人就已一敗塗地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殘酷的現實使約旦國王胡笙逐漸認識到約旦不是以色列的對手,又與以色列有漫長的邊界。以色列能在任何時候進犯約旦。胡笙認為,約旦要存在下去就要默認以色列的存在,這是唯一理智的選擇。

文:冀開運

小國大敗——第三次中東戰爭中的約旦

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戰爭(即第二次中東戰爭),是一次英國和法國侵略埃及的戰爭。但以色列卻把這次戰爭看做投靠西方、削弱埃及力量的機會。以色列站在西方一邊入侵埃及,激起阿拉伯國家的強烈憤慨。作為阿拉伯世界的一員,約旦堅決維護阿拉伯兄弟的利益,在政治上和道義上站在埃及這邊,但在軍事上並沒有捲入戰爭。

1952年7月埃及自由軍官組織在納塞的領導下推翻了法魯克王朝的統治,1953年6月18日,埃及共和國宣布成立。1956年7月7日,納塞當選為埃及議會制政府總統,這使實施君主制的約旦感到巨大壓力。在對以色列的關係上,約旦的立場與埃及、敘利亞完全不同。因此,約旦國王胡笙和納塞矛盾尖銳。在第三次中東戰爭前舉行的一系列會議上,約旦作出的判斷是:「以色列的主要目標是西奈半島的埃及人和格蘭高地的敘利亞人。總之從各種管道得到的消息表明,以色列無意進攻約旦,除非被迫這樣做。」

1967年春,中東上空戰雲密布。以色列在同敘利亞的邊境上集結了重兵,揚言要在既定的時間和地點,對敘利亞發動進攻,必要時將占領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以色列軍隊還在邊境挑起小規模軍事衝突,並派出飛機侵犯敘利亞的領空,敘利亞空軍派出六架戰鬥機迎戰,不幸全部被以色列空軍擊落。與敘利亞簽署共同防禦協定的埃及總統納塞,立即宣布埃及軍隊進入緊急狀態,要求聯合國緊急部隊撤出中立區,並封鎖以色列的重要出海口亞喀巴灣。納塞的舉動博得了阿拉伯世界的一致喝彩。

關鍵評論網.約旦史_p_114圖片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胡笙在安曼焦急地看著納塞一步步走向以色列設置的圈套,認為埃及在將要爆發的戰爭中註定要失敗。因為那時埃及的精銳部隊正在葉門戰場上作戰,埃及國內也還沒有為戰爭作好充分的準備。

當時在約旦的巴勒斯坦人占約旦總人口的65%,這些離鄉背井、流離失所的人時時刻刻想收復被以色列占領的土地,他們在約旦國內形成了一股強大的主戰勢力。如果胡笙不支持納塞反擊以色列,境內的巴勒斯坦人就會敵視哈希姆王朝,可能起來造反。

5月18日,胡笙派遣他的總參謀長哈馬什到開羅商談聯合對以色列作戰的事宜,但是哈馬什遭到了冷落,埃及人對他說,戰爭是埃及和敘利亞的事,與約旦人無關。經過反覆權衡和思考,5月29日胡笙決定親自去埃及。5月30日早7時,胡笙直飛開羅,與他同行的有首相、外交大臣、總參謀長和空軍司令。納塞同埃及的四位副總統、總理和陸軍元帥阿密爾在開羅阿勒馬扎空軍基地迎接胡笙一行。

埃及之行使約旦與埃及簽訂了一份防務條約,根據防務條約規定,約旦軍隊劃歸埃及統一指揮。在準備條約的過程中,胡笙抓住機會向納塞解釋了約旦境內的巴勒斯坦人問題。總部設在開羅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第一任主席艾哈邁德‧舒凱里一直鼓動約旦境內的巴勒斯坦人推翻胡笙的統治,這直接危害了約旦的治安和穩定。胡笙希望能改善約旦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關係,希望納塞能勸說艾哈邁德‧舒凱里。透過納塞的穿針引線,艾哈邁德‧舒凱里與胡笙國王握手言和,他搭乘胡笙國王的專機一同返回約旦。

會議結束後,納塞拉著胡笙的手走進他的辦公室,納塞抓起電話分別給撥伊拉克總統和敘利亞總統,告訴他們他剛剛與胡笙簽訂了條約,他們對新條約表示歡迎,納塞在打電話時還把話筒遞給胡笙,兩位總統分別向胡笙表示了對條約的歡迎,並向胡笙本人和他的人民致以崇高的敬意。長期與約旦為敵的兩個國家終於化干戈為玉帛,團結一致,共同對敵。

1967年6月5日上午8時45分,以色列打響了第三次中東戰爭的第一槍。以色列強大的空軍先發制人地對埃及的空軍基地發動大規模轟炸,不到三個小時,埃及空軍的三百四十架飛機只剩下三十一架,徹底喪失了制空能力,兩小時後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空軍也被以色列摧毀。可以說在戰爭開始的最初五個小時內,阿拉伯人就已經一敗塗地了。

1967年6月5日上午10時許,胡笙國王得到了埃及方面關於戰爭爆發的通知,以及「命令約旦前線總指揮部按照前一天擬定的計畫開闢新戰場,展開進攻」的電報,埃及總統納塞也親自打電話給胡笙,報告「大約75%的敵機已被擊毀或擊傷」,「埃及空軍正在西奈半島反擊以色列」等完全虛假的消息。在真相不明的情況下,約旦國王胡笙選擇了參戰。戰爭爆發的那個早上,胡笙正在王宮內與王后穆娜共進早餐。他接到戰爭爆發的消息後,馬上飛車趕到軍事指揮中心,那裡已經收到了埃及陸軍元帥阿密爾發來的電報。

約旦軍隊於上午11時左右投入戰鬥,此時埃及軍隊已經全面崩潰。在約旦投入戰鬥後不久,以色列則通過駐紮在耶路撒冷的挪威籍聯合國部隊指揮官向胡笙國王轉交了一封信件,信中說:「以色列與埃及的戰爭已經結束了,如果約旦能保持中立,以色列將不會有攻擊約旦的行動。」

胡笙錯誤地把以色列人發出的信息當作了誘降行動,他斷然回信說:「你們已經挑起了戰爭,現在將會從空中得到我們炮彈的答覆。」

以色列人於12時30分發動了對約旦的攻擊。不到兩個小時,約旦小小的空軍喪失殆盡。以色列空軍在幹掉了約旦的飛機後,轉頭轟炸胡笙的王宮,一枚火箭正好穿過胡笙的書房,把他經常坐的一把椅子炸得粉碎。

以色列的地面部隊向耶路撒冷和約旦河西岸發動進攻,到6月6日上午10時,聖城耶路撒冷和西岸被以色列軍隊攻占。形勢已經到了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如果處理不當,約旦很快就會被以色列全部占領。約旦外交大臣給駐聯合國的大使打電話,要求他盡快在聯合國呼籲停火。

聯合國下令從6月6日晚間10時停火,此時,約旦的空軍已經全部被摧毀,裝備有九十輛坦克的主力部隊賈茲伊裝甲旅只剩下了八輛坦克,死傷人員超過了六千人。到停火時,以色列牢牢地占領了約旦河西岸和全部耶路撒冷。約旦成為第三次中東戰爭中損失最慘重的國家。在停火協議生效後,胡笙忍痛向約旦人民發表講話:「我們英勇地戰鬥了,我們是光榮的戰士,總有一天,阿拉伯世界會承認約旦在這次戰爭中的作用。但現在約旦河西岸失去了,耶路撒冷失去了,每當我想起那些為國捐軀的戰士們,我的心都碎了,我把他們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同胞們,我們所遭受的苦難是任何人所不能想像的,但是無論困難有多大,我們決不能動搖我們收復失去一切的決心。」

然而殘酷的現實使胡笙逐漸認識到約旦不是以色列的對手,又與以色列有漫長的邊界。以色列能在任何時候進犯約旦。胡笙認為,約旦要存在下去就要默認以色列的存在,這是唯一理智的選擇。於是,胡笙開始公開敦促同以色列進行和談。1969年4月胡笙提出了解決中東問題的「六點主張」,這六點主張的內容是:(一)結束敵對行動;(二)尊重並承認這個地區所有國家的主權、領土完整和政治獨立;(三)承認在公認和確定的邊界範圍內各國人民和平生活的權利,不受任何戰爭威脅或戰爭行動之害;(四)確保一切國家在亞喀巴灣和蘇伊士運河上的通航自由;(五)採取各種必要措施,包括建立「非軍事區」,來確保這個地區所有國家的領土不受侵犯;(六)公正解決巴勒斯坦難民問題。

事實上,早在1967年戰爭以前,胡笙就開始秘密地會晤以色列的高級官員。秘密會晤的地點最初是在巴黎,1967年以後轉移到倫敦哈利街的一家猶太人的診所裡,之後又在亞喀巴灣的一個小島上。1974年以色列前總理拉賓上臺執政後,會晤的地點又搬到了沙漠裡。在這些頻繁的會晤中,以色列方面先後參加會談的官員有果爾達‧梅厄夫人(前總理)、伊扎克‧拉賓(前總理)、伊加爾‧阿隆(前副總理)、阿巴‧埃班(前外長)、摩西‧達揚(前外長)、希蒙‧佩雷斯(前國防部長)等政府高級官員。和胡笙國王會晤最多的是以色列副總理伊加爾‧阿隆,參加了十四次會晤。以色列前外長阿巴‧埃班也曾十二次參加會談。胡笙還把一支刻有「哈希姆」字樣的金筆贈給埃班,將一把古劍贈予阿隆。他收到的回贈禮物是一支以色列製造的加利利步槍。

國外新聞界多次披露胡笙與以色列秘密會談的消息,一些阿拉伯國家也指責胡笙暗中勾結以色列,並揭露他有吞併西岸、建立「聯合王國」的野心。1967年戰爭後,由於以色列堅持占領阿拉伯領土,阿拉伯國家對以色列實行三不政策,即不承認以色列、不與以色列談判、不與以色列建交。因此任何一個阿拉伯國家在公開場合單獨與以色列接觸都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1973年戰爭期間,約旦在政治上和經濟上大力支持埃敘兩國,但並沒有參戰。戰後,在美國特使季辛吉的斡旋下,討論中東和平問題的日內瓦和會於1973年12月召開。埃及、約旦和以色列接受了邀請,但敘利亞拒絕參加。日內瓦和會最終不了了之。阿拉伯國家集體與以色列談判仍難以成功。此後,埃及開始了單獨與以色列實現和平的進程。1978年埃以簽署〈大衛營協議〉,並在1982年建立了外交關係。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約旦也開始依循埃及的腳步,尋求與以色列關係的正常化。

1975年,聯合國接納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為觀察員成員,承認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為巴勒斯坦人唯一合法的代表。巴解組織的鬥爭得到了阿拉伯國家的普遍支持。1982年9月,第十二屆阿拉伯國家領袖會議在摩洛哥非斯舉行,在會議決議中,阿拉伯國家第一次承認了以色列存在的事實。1987年12月,巴解組織在加薩和約旦河西岸地區發動了大規模的起義,顯示了巴勒斯坦人要在被占領土上建立國家的決心。為了配合巴勒斯坦人的鬥爭,1988年7月31日,約旦國王胡笙宣布斷絕與約旦河西岸的法律和行政關係。同年8月23日,巴解執委會主席阿拉法特在巴格達簽署了關於巴解組織接管約旦河西岸的初步措施的文件。在此基礎上,1988年11月12-15日,巴勒斯坦全國委員會第十九次特別委員會在阿爾及爾舉行。阿拉法特宣布了〈獨立宣言〉和〈政治宣言〉。胡笙國王深明大義,妥善解決了歷史遺留問題,為實現約以關係正常化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相關書摘 ▶《約旦史》:胡笙國王臨終前,廢了弟弟34年的王儲身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約旦史:一脈相承的王國》,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冀開運

約旦哈希姆王國處於阿以衝突的前沿陣地,是中東一個獨特而引人注目的國家,屬於阿拉伯世界和伊斯蘭世界。一脈相承的四代國王夾縫中求生存的傳奇經歷,引起了學者和世人的高度關注。

本書以縱向線索與橫向線索相互交織的方法,論述約旦的滄桑巨變。全書共分為三篇九章,條理清楚,論述生動,兼有歷史學的嚴謹求真和政治學的經實致用,同時又吸納了文學傳記的寫作方法;既追溯約旦歷史的過去,又分析今日約旦的政治制度與經濟制度,並預測約旦未來的發展趨向,使專業人士和一般讀者均可從中獲益非淺。

約旦史957143992
Photo Credit: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