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溢嘉《新編古典今看》:《子不語》更可能是對儒家思想的反動

王溢嘉《新編古典今看》:《子不語》更可能是對儒家思想的反動
Photo Credit: 葉衍蘭@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儒家憂患意識的籠罩下,豪邁不拘之士進德修業之餘,心仍有所未盈,意猶有所不盡,於是另闢蹊徑,「采掇異聞,時做筆記」,正所以借此宣洩鬱積於他們心中的宗教感情和幽暗意識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溢嘉

怪力亂神:《子不語》中的靈魂人物
對儒家思想的補償與反動

袁枚(子才)為清乾隆年間進士,多才多藝,是大家所熟知的一位才子,他和同年代的紀昀(曉嵐)齊名,時人稱為「南袁北紀」。無獨有偶,紀昀著有《閱微草堂筆記》一書,「俶詭奇譎,無所不載」。而袁枚亦著有《子不語》一書,「怪力亂神,遊心駭耳」。

袁、紀這兩位才子,雖非儒學大師,亦飽讀四書五經,乃傑出的孔門弟子,《論語》裡明明說:「子不語怪力亂神」,他們為什麼要違背聖人的教誨呢?傳統的說法是「其大旨悉繫於正人心、寓勸懲。」但這恐怕是一廂情願的看法。筆者以為,《子不語》與《閱微草堂筆記》,乃至千餘年間的筆記小說,之所以充斥怪力亂神,更可能是對儒家思想的一種補償,甚至反動。

做為一種入世哲學,儒家重視的是在此塵世的正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這本是好事,但當它上下兩千年,成為一個民族讀書人的基本信仰時,「敬鬼神而遠之」、「不知生焉知死」、「不語怪力亂神」的立場,卻使它嚴重缺乏了宗教信仰中的某些基本要素,以及對奇異現象的探索精神。袁枚說:「昔顏魯公、李鄴侯,功在社稷,而好談神怪,韓昌黎以道自任,而喜駁雜無稽之談,徐騎省排斥佛老,而好采異聞。」可見儒者私底下喜歡搜神探祕,是有其歷史傳統的。在儒家憂患意識的籠罩下,豪邁不拘之士進德修業之餘,心仍有所未盈,意猶有所不盡,於是另闢蹊徑,「采掇異聞,時做筆記」,正所以借此宣洩鬱積於他們心中的宗教感情和幽暗意識也!

最困惑人心的議題——靈魂

袁枚的《子不語》,當視為此類作品。但像大多數的筆記小說,他只是「妄言妄聽,記而存之」,並未嘗試賦予這些怪力亂神某種理論架構,甚至亦未加以分門別類。《子不語》中近千則遊心駭耳之事可謂包羅萬象、蕪雜異常,筆者這篇短文自是難以面面俱到,而只能就中擇取某一類題材來伸述之。筆者所選者名曰「靈魂」,它正是最困惑人心,也最為儒家學者所忽略的問題。

事實上,在中國民間信仰及佛、道思想裡,是有靈魂的理論架構的,袁枚不可能不知,也許為了避免和儒家抗禮的嫌疑,他捨而不用,但筆者在下面的論述中,卻不得不使用這些架構,來鉤沉、排比《子不語》中涉及靈魂的故事,然後賦予他們一些意義。筆者將這些故事分為魂離、僵屍、鬼、附身、前世幾大類,分述如下:

〈莊生〉:靈魂出竅的故事

〈莊生〉是一則「魂不附體」的故事。話說莊生在一姓陳的家中當老師,某日授課完畢回家,路過一座橋時,不慎失足跌倒,他爬起來後繼續走,回到家後,敲門卻無人回應,於是又回到陳氏的家宅。看見陳家兄弟正在下棋,他遂閒步走到屋後,看見園亭裡有一位臨盆孕婦,姿色頗美。莊生自覺非禮而退出,又回去看陳氏兄弟下棋,而且出聲代為指點,但主人卻好像受驚般張惶四顧,沒有採納。不久,忽然燈熄,莊生於是又往回家的路走,到了那座橋,竟又跌了一跤,再度爬起來,回到家敲門,進門後責怪家人上次敲門無人回應一事,家人卻說:「根本沒聽到有人敲門。」第二天前往陳家,說昨天又回來觀棋、見孕婦、燈熄之事,主人驚駭說並沒有看到他回去後又返回,家裡也沒有孕婦;一起到屋後,則看到有菜園半畝,西角有一豬圈,母豬剛剛生下六隻小豬。

故事中的莊生因此而悚然大悟,認為自己在第一次過橋時跌倒,「靈魂出竅」,他返家敲門還有到陳家觀棋、見孕婦臨盆等都只是自己

出竅靈魂的經驗,別人根本無法感知。當出竅的靈魂第二次過橋時又跌了一跤,才又重新附體,跟肉體再度合而為一,恢復能思考又有血肉的自我。

大文豪歌德的離奇經驗

在西方,也有很多「靈魂出竅」的故事。譬如德國大文豪歌德有一次和友人結伴回威瑪,在途中忽見另一友人佛瑞利德克,居然身穿歌德睡袍、頭戴歌德睡帽、腳拖歌德拖鞋出現在馬路上。歌德大驚,但因身旁友伴「什麼也沒看見」,歌德很快認為這只是「幻覺」,並擔心佛瑞利德克是不是「死了」。回到家後,歌德一進門就看到佛瑞利德克居然就坐在客廳裡,他還以為又看到了幻影。佛瑞利德克向歌德解釋說,他因在路上成了落湯雞,而狼狽地來到歌德家中,脫下濕衣服,換上歌德的睡袍、睡帽、拖鞋,剛剛在搖椅上假寐時,居然夢見自己走出去,在路上看到歌德和其友伴,還聽到歌德和友伴的對話!

歌德和佛瑞利德克都為此而大驚失色!佛瑞利德克認為自己在夢中「靈魂出竅」,而歌德則認為自己在路上看到了他出竅的「靈魂」。歌德此一離奇經驗,其實較類似《唐人小說》中的〈三夢記〉,但它同〈莊生〉一樣,都需以「靈魂存在說」為前提,事實上,這也是很多民族、很多文化所共有的信仰。這個信仰反映了人類的不朽渴望,肉體會死亡,而靈魂則是不朽的。儒家也有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的說法,但這跟「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希望大家做聖人的想法一樣,是讓一般老百姓感到為難的,民間百姓寧可相信自己生來就具有某種不朽的本質,那就是「靈魂」。

靈魂是附身在肉體上的,人死時,靈魂脫離肉體;這種觀念很自然地導致如下想法:生時若遇到類似死亡的情境,靈魂也可能脫離肉體。這些情境包括睡夢時、暫時喪失意識(如跌倒、車禍、手術麻醉等)時,莊生與佛瑞利德克的「魂離」都符合這個模式。

〈南昌士人〉:鬼變僵屍的故事

〈南昌士人〉一文,則是在講述人在死亡時靈魂與肉體關係的故事。話說南昌士人某甲在寺中讀書,與一學長某乙非常要好,某乙歸家後暴斃,一縷孤魂夜裡來到寺中,登床輕撫某甲的背部,與之訣別。某甲驚怖,某乙出言安慰,並以老母寡妻及未付印的文稿相托,說完就要離去,某甲看他言語都還近人情,容貌也跟平日一樣,因而流淚慰留他,死者某乙也跟著流淚,彼此又閒話一些家常。

但不久,某甲見某乙的容貌漸漸變得醜陋腐敗,心生恐懼而催促他快走,變成屍體的某乙竟不走,屹立如故。某甲更加驚駭,於是起而往外奔逃,屍體也跟著隨後狂奔,如此追逐了數里路,某甲翻過一堵牆撲倒在地,某乙屍體則垂首於牆外,口中涎沫涔涔滴到某甲的臉上。天亮後,路過的人發現,給昏迷的某甲灌薑汁,他才甦醒過來,而僵立在牆外的某乙屍體也被送回喪家成殮。

在這個故事裡,死後的某乙在夜裡來訪某甲,剛開始的表現,讓人想到鬼—有思想、情感,還拜託某甲幫他完成未了的心願。但沒多久,容貌變腐敗,而且不再認識生前好友,盲目追逐某甲,口裡還不停流口水,則讓人想到僵屍。鬼與僵屍原是兩種不同的死後存在狀態,但在這個故事裡,不僅同台演出,而且生動地描繪了兩者的關係與演變過程。

傳統中國的靈魂二元論:魂與魄

故事裡的「識者」說:「人之魂善而魄惡,人之魂靈而魄愚。其(故事中的死者)始來也,一靈不泯,魂附魄以行;其既去也,心事既畢,魂一散而魄滯。魂在,則其人也;魂去,則其非人也。世之移屍走影,皆魄為之。」

這裡所說的魂與魄,正反映傳統中國的靈魂二元論:精與氣是構成生命的兩種原始材料,精發育成形(肉體),而氣則凝聚成神(意識、思想),魂是使神發揮作用的原動力,也就是精神性的靈魂;而魄則是使形發揮作用的原動力,為物質性的靈魂。

這個架構雖不能面面俱到地網羅諸子百家裡的各種慨念,但卻可以讓我們明瞭《禮記》裡「魂氣歸於天,形魄歸於地」。《關尹子》裡「精者,魄藏之;氣者,魂藏之」及《性理會通》裡「精之神謂之魄,氣之神謂之魂」、「耳目所以能視聽者,魄為之;此心所以能思慮者,魂為之」。這些話的含義,而且也可以讓我們理解為什麼中國人會使用「失魂落魄」、「勾魂攝魄」、「神清氣爽」、「神魂顛倒」、「鍛鍊體魄」這樣的語彙。

魂與魄既是中國人靈魂觀裡的兩個基本符碼,則像其他符碼般,它們可以產生如下四種基本組合:有魂有魄、無魂無魄、有魂無魄及無魂有魄;而人類的四種存在方式;活人、死人、鬼與僵屍則可以說是它們的文化轉譯。

相關書摘 ▶王溢嘉《新編古典今看》:精神分析與《金瓶梅》是一拍即合?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新編古典今看》,有鹿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王溢嘉

#鄉民古文新解始祖 aka #古人的精神分析心理醫生——
王溢嘉重新編增,經典再推《新編古典今看》,
一起翻轉角度倒著、躺著、歪著玩讀中國古典文學!

法海、林黛玉、潘金蓮、諸葛孔明、薛丁山……
如果把這些古典文學中的人物丟到現代看,他們可能是——
抖M?媽寶?控制狂?道德魔人?直升機父母?不安全感情人?
也可能有——厭女情結?包青天情結?伊底帕斯情結?

新編版增補亮點

  • 《包公案》→ 現代官場現形記
  • 《金瓶梅》→ 潘金蓮抖M人格剖析
  • 《白蛇傳》→ 蛇精故事的形變與質變
  • 〈楓橋夜泊〉、〈慈烏夜啼〉→ 浪漫詩意後的現實世界

《古典今看——從孔明到潘金蓮》於一九八九年初版,王溢嘉從「現代精神分析」的角度出發,運用社會生物學、意識進化論、性醫學、超心理學、人類學與腦神經生理學等知識體系,解讀「中學」,為中國古典文學解析翻掀了新穎的一頁。

《古》絕版多年,二○一九年夏天再推新編版。《新編古典今看》增補對文學進化論的看法、古人的親子關係與自我認同的糾葛纏縛、現代官場特有的「包青天情結」,並跨越文學之界,別裁、玩解唐詩。

林黛玉究竟是不是染上肺結核?潘金蓮到底是不是M?我們一起在古典文學中走讀人間!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有鹿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