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PUA經驗:有人追求簡單速成,把神功練成了「九陰白骨爪」

我的PUA經驗:有人追求簡單速成,把神功練成了「九陰白骨爪」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關於PUA的討論,都聚焦在這門技巧有多麼踐踏女性尊嚴。我認為這部分的論述只反應了PUA朝負面發展的面向,我想談談PUA的另外一種可能性,還有分析一下為什麼多數的PUA最後都會向負面發展。

最近因為某位網紅引發的爭議,讓PUA(Pick-up Artist)一時之間在台灣成了網路上的熱門詞彙。印象中這是台灣公共輿論第一次出現有關PUA的討論,從目前網路上多數的內容來看,PUA都被描述為一種透過心理操作去貶抑、設計女性的「卑鄙」技巧。

PUA的發展就像武俠小說裡的「九陰真經」

PUA源自美國,按照維基百科條目裡的敘述從1970年代就開始發展。不過PUA傳播到亞洲,似乎是從美國作家Neil Strauss著作的《把妹達人》(The Game: Penetrating the Secret Society of Pickup Artists)2005年在歐美大紅才開始。這本書描述的是作者跟一位號稱「謎男」的Erik von Markovik一起在「把妹高手」社群裡互動的故事。

雖然PUA至今才開始在台灣廣為人知,但我在五年前就已經看到市面上在販賣相關的課程與教材,也曾經鑽研過一陣子。根據我接觸這個領域的經驗,PUA其實是一個很複雜的「泛稱」。跟傳統的學術或是思想發展不一樣,PUA並沒有一個清楚的發展體系或是傳承的源流。

像前面提到的「謎男」雖然因為在歐美的知名度,被很多後繼的PUA講師尊為導師。但這些後繼者也不一定直接見過他,甚至也沒有上過他開設的課程,而是透過他的著作或是網路上有關他的二手材料「再創作」出自己的體系。

所以PUA比較像是各種「把妹經驗」在幾個人手裡歸納之後「理論化」成一些學說,這些學說散播出去後,又被另一群人吸收,再加上自己的見解發展成另外一套理論。也因為這樣,造成許多的把妹理論都打著PUA的名號,內容卻全然南轅北轍。

有趣的是,大多數的PUA理論雖然差異很大,但都共享一些共通的基本概念。不過各派對這些基本概念的「詮釋」大相徑庭,導致每一派的「學說」都有極大的差距。像我在五年前在台灣市面上看到的教材裡,就沒有什麼教唆女生自殺的內容,但從最近網路上流傳的材料來看,教唆女生自殺在對岸PUA社群裡似乎變成了顯學。

這讓我想到PUA的發展,其實很像金庸小說裡描述的一門武功。在金庸的武俠世界裡有一門高深的武功叫做「九陰真經」。在小說裡,這部武功在許多高手之間輾轉流傳,但是因為每個人的天資、心性有所不同,這部武功也在不同高手手中發展成不一樣的形式。像梅超風跟周芷若把他練成了陰狠的「九陰白骨爪」,但在楊過後人黃衫女子手中就變成正派的「摧堅神爪」。

目前網路上有很多關於PUA的討論,都聚焦在這門技巧有多麼踐踏女性尊嚴。這些討論的內容都是事實,不過我認為這部分的論述只反應了PUA朝負面發展的面向,我想談談PUA的另外一種可能性,還有分析一下為什麼多數的PUA最後都會向負面發展。

PUA這門武功的心法總綱:我才是女人的獎品

如果我說一套正向發展的PUA技巧,能夠有效減低女性被騷擾的情況,可能很多人都會感到不可思議。但是我們如果回溯所有PUA共通的幾個概念,其實都可以看到這種可能性。無論哪一個流派,PUA技巧的總綱都是「我才是女人的獎品」。

「我才是女人的獎品」這句話看起來很父權,不過他背後的思考基礎是這樣:女生不會因為你喜歡他就喜歡你,無論你再喜歡他都沒用。所以與其讓自己陷入焦慮或是採取無謀的追求,不如增加自己的價值,讓自己成為女生會喜歡的對象。

會尋求PUA課程的人,大多是情場長期受挫的族群,甚至連PUA課程的教練都是如此。像是「謎男」Erik von Markovik就宣稱自己早年沈迷《龍與地下城》桌遊,不擅與人交際。我自己的人生也經歷過這樣的階段,根據我自己的經驗,長期情場受挫造成的共通點就是「對愛感到匱乏」。

因為對愛匱乏,渴求得到別人的愛,所以很容易走上兩種極端的情況。一種就是貶低自己,祈求用付出換取對方的施捨。另一種就是乞靈於暴力脅迫的手段,試圖用蠻力逼迫對象就範。前者造就了無數的「駝獸」、「工具人」,後者則造就了「變態」以及「性犯罪」。而這兩種極端間又有另一種共通點,那就是當事人認為自己「沒有魅力」。

無論當事人願不願意承認,會尋求施捨跟採取暴力,其實就反映了當事人不相信自己能夠用自己的「魅力」去吸引到自己喜歡的對象,所以才要用其他的手段去「換取」愛。而無論是哪一派PUA,在最基礎的概念裡,就是要幫這些已經失去自信的人重新建立自己的自信心。讓自己相信自己的魅力是能夠「營造」出來的。

只要營造出自身的魅力,就能讓異性主動,甚至對自己付出來「贏得」自己。這就是貫通所有PUA教程的總綱。到這裡為止,PUA傳遞的理念還算健康,但接下來出現的分歧,就關係到為什麼許多PUA技巧會走上「九陰白骨爪」的道路。

Mysteryerik
Photo Credit: BravoPUA @ CC0
照片中間為「謎男」Erik von Markovik
PUA的兩大技能樹

前面談到所有PUA教程的初步,都是幫長期感情受挫的男性建立自信心,讓他們相信自己的魅力是可以營造出來的。所以下一步自然就是如何「營造魅力」,成為「高價值男人」而多數的PUA教程,在這裡大概會分支成兩組技能樹。

第一組技能樹是如何培養能夠吸引異性的形象。第二組技能樹是教導能夠吸引異性的「心理技巧」。一套PUA教程會不會變成陰狠的九陰白骨爪,不在於他走的是哪一組技能樹,坊間大多數的PUA教程,其實都同時兼具這兩組技能路線。真正的問題在於這兩組技能樹其實都有「走火入魔」的可能性。

培養吸引異性的形象與他走火入魔的發展

在武俠小說裡,真正的高手都要花費數十年的苦練,才會培養出驚人的「內功」。而這些苦練大多是從砍柴挑水這種不起眼的鍛鍊裡修鍊而成的。像是金庸小說裡的「少林掃地僧」就是這類型的代表。而在小說裡會走火入魔的人,大都是不想花這麼多的時間跟功夫去修練,所以講求「速成」,最後才導致走火入魔練成邪功。PUA的發展也是如此。

就培養吸引異性的形象來說。比較正派的手法應該是引導學員從自己的生命經驗裡,找出能夠吸引異性的特質,再訓練表達能力去包裝。或是告訴學員有哪些特質可以吸引異性,鼓勵他們去培養這方面的特質。坊間有些PUA教程在這裡會結合一些諸如穿搭、健身、保養之類的課程一起搭給學員。

不過正派的形象營造就跟少林僧人砍柴、挑水累積內功一樣,是一門既花時間短期內又看不出成效的苦工。所以對花錢買課程的學員來說,這種教程遠不如一些「速成」的方案有吸引力。在商業競爭之下,這些東西往邪派去走,就成了現在網路上流傳的各種形象詐騙手法。

像是教練直接「編出」一套讓你可以套在身上的角色設定,什麼多金總裁、不羈浪子之類的。或是教你去租車自拍,甚至直接共享浮華生活的「圖片包」一起在社群媒體上製造虛假的個人形象。

通常走到這種程度,學員想認真談一場真心的戀愛也不容易。畢竟你從頭到尾都在「演」一個角色,這個角色跟你的內在生命沒有半點連結。一但你靠這樣的形象吸引到異性,因為害怕被「識破」真實的自己,你也只能照著角色設定一路演完。

Depositphotos_179202320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否定異性」的正派與邪派兩種路線

另一套技能樹就是能夠吸引異性的心理技巧。這其中最被人所詬病的就是「否定異性」的手法,這種手法演變到極端,就成了擊潰異性自尊再加以掌控的技巧。對岸PUA社群駭人聽聞的「教唆自殺」就是這套手法的極致。有人會問,這種邪術怎麼可能有正向發展的可能性?

當年我在研究PUA時,這類型的技巧也是我覺得最難駕馭的部分。尤其在實作上,沒來由地否定對方其實很容易引起異性的反感。如果對象自信低落,這種手法確實可能讓他因為自我懷疑而容易被你牽引。但如果對象自信夠強,你可能直接就被打上「怪人」、「噁男」的標籤拒絕往來。

所以我當時就開始懷疑這套技巧的實用價值。直到一次因為買教材的售後服務,我剛好有機會跟台灣其中一家PUA教程的創辦人一對一諮詢(因為不想幫人業配,我就不說是哪家了),我就問了他這個問題。他的回答很巧妙,他先問我平常對什麼最有研究,接著就跟我大聊那個領域的話題(印象中是曹操統一北方的戰略之類的)。

他聽我講到一半後,就開始對我講的內容,提出幾個似是而非的質疑去否定我的論點。聽到這麼不專業的否定,自然激發出我想「導正」他觀念的想法,於是就講得更起勁。這時他就示意我停止,跟我說我們剛剛那一段對談經驗就是他的答案。

他的這個回答讓我印象滿深刻的。原來「適當」的表示否定跟質疑並不代表你要摧毀對方的自信,而是讓對方感受到你跟他是站在「對等」的立場交談。這點雖然對善於交際的人來說不是什麼新鮮的概念,但對情場長期受挫的人來說,要找回跟異性對等交談的自信跟談話技巧是不容易的,因為習慣會讓你很容易自然而然的去迎合別人。

再來,適度的否定也能夠作為談話的觸媒,誘發跟你談話的人願意講得深,談得更多。而好的否定更能展現你的獨立自主與思考深度,讓你展現自己的「高價值」。但同樣的,這種「功力」也不是可以靠複製幾段罐頭話術就能簡單學起來。當事人不只要累積足夠的內涵,才能給出有價值的「否定」。有的人口味重葷素不忌,有的人心靈敏感纖細,要能夠恰如其分的對應,需要靠大量累積與人談話的經驗跟強大的歸納能力,才能知道每個人的接受程度與性格,找出適當的力道。

相較之下,利用各種心理學陷阱寫出來的「套路」,只要無腦複製罐頭話術就能夠得手,自然顯得簡單有效。但我認為這種手法之所有效,在於我前面提過的,有自信的對象自然會被這套手法「過濾掉」;會掉入這套手法的人多半是把來就自信心低落,或是當前狀況不是很好。

短期來看,如果你的目的只是跟對象上床,這可能不會有什麼影響;但要是你的目的是想經營一份長久的感情,用這套手法吸引來的對象勢必會影響你們未來感情的品質。進一步談,就算你的目的只是性關係,你如果總是找心理狀態不穩定的對象來經營,對方或許會因為尋求依賴而離不開你,但要是處理得不好恐怕比一般約炮更容易「業力引爆」。我目前是還沒聽過有人因為PUA別人而被情殺,但最近發生的一些「業力引爆」應該值得大家好好思考其中的得失。

Depositphotos_71229329_xl-2015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為什麼PUA教程容易落入邪派路線?

最後我想談一下為什麼PUA教程容易往邪派發展。除了我們前面講到的商業競爭跟追求速成,PUA在發展上先天的問題,在於他最早成型於歐美的「把妹經驗」,這些經驗大多是在酒吧、夜店裡搭訕,然後發展成一夜情的過程。這也讓很多PUA界流傳的技巧自然會傾向快速、炒短線、先性後愛這樣的途徑。

我認為PUA的魅力在於他替很多情場失意者解謎了「性吸引力」的成因與背後的心理機制。在亞洲這種充滿保守氛圍的教育環境底下,很多人從小到大根本沒機會了解性吸引力該怎麼培養。而亞洲家庭習慣灌輸下一代,能夠用物質成功來換取愛情的觀念,正是造就了現在出現大量「駝獸」、「好人」的思想背景。

當這些人醒悟到自己從小接受的情感教育根本是一場「死局」之後,PUA的出現填補了這個需求。而感情長期受挫的人,就像陷入長期饑餓的人一樣,心理狀態一定是「先求有,再求好」自然不會去在乎感情的品質。又基於長期匱乏的不安全感跟補償心理,自然容易往大量約炮的方向去走。這些零零總總的因素加起來,就造就了PUA一步一步往越來越不健康的方向發展。

這也說明了為什麼發源自美國的PUA,卻在亞洲流行,甚至發展成了可怕的怪獸。這也點出了亞洲家庭教育的盲點,你逃避有關情感、性的議題,不會讓你的下一代變純潔,只會讓他在未來面對誘惑時更容易走上邪派與極端。現在推動的「性別教育」是一個好的開頭,但在給予下一代尊重其他人的價值觀之外,教育下一代如何培養真正「高價值」的性吸引力,去經營一個「高品質」的感情,恐怕才是治本之道。

延伸閱讀

從炫富、蠶食鯨吞到自尊破壞:如何覺察、逃離看似愛情的「PUA陷阱」?

濫用PUA騙炮的田男事件,反映了哪三個社會現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