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符號學式的觀察:「價值」的背後,拆解柯式語言

一種符號學式的觀察:「價值」的背後,拆解柯式語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拆解柯式的語言策略,基本上就是架空論述於行為之外、巧搭「關鍵字」便車而規避基本價值問題、非此非彼的逃脫術,在這刻意創造的虛無中,柯文哲也成為了那種一隻指頭別人三隻指頭指自己的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建慧(巴黎新索邦第三大學比較文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連我,都差一點被柯文哲創黨記者會的發言說服了,認為他所提的價值與問題都是那樣合情合理。但,心裡卻始終有一根魚刺似的什麼扎著無法暢快嚥下他畫出的美好遠景,我問自己,那究竟是什麼。

我在想,在柯文哲的「言行」與他的「論述」之間究竟出現了什麼邏輯性的裂隙致使兩者之間無法密合成一個具有說服力的整體,甚至彼此相互裂解、衝突、揭穿......

由近至遠談起。八月的一開始,遠在他方的台灣幾乎像是要隨著高溫爆裂成難以黏合的碎片,而政治上最具震撼力的當然就是柯文哲宣布籌組「 台灣民眾黨 」一事。

「改變成真」聽來可行,但只要想到大巨蛋

六小時外的巴黎早晨,邊準備早餐邊收聽著YouTube上的記者會片段,陽台外的空中花園灑水器發出挲挲挲的微細聲響,救護車呼嘯而過,更遠處的道路施工怪手發出巨烈敲擊後,刨除柏油地面的噪音穿過幾個街口,混進資源回收車傾倒玻璃製品時發出的刺耳碎裂聲。九點前後的巴黎街區正由靜謐的清晨邊界流向喧嘩嘈雜的上班日節奏。

事先備好的講稿不意外地展現了柯文哲的強項,在於他始終能提出「彷彿」有理有據的論證,一如這次搬出的黨名與其後的精神象徵蔣渭水先生。然而,若要看破柯文哲的計謀與奸巧之處,必須在聽完他的論述之後而相信進而接受他的邏輯之前,稍稍退後一步——即使只有一公分——便能看穿他用話術形塑的幻境,其實就在這「虛」像的理論建構與「實」像的政策執行之間的微妙落差。一如脫下虛擬眼鏡後的3D影像。

A≠a。他總是架空其論述於自己的言行之外,也就是說,如果將柯文哲(A)的談話自以柯文哲(a)為人物的「文本」(texte) 與他執政下的「時空背景」(contexte) 抽離出來,這位現任台北市長口中的一切攻防便「恰似」無懈可擊而鏗鏘有力。

必須承認,他對蔡英文政府政策的諸多批評如用人、決策或執行力卻或都有值得批評之處,但如果他仍是那個從未參政的台大急診室醫師、創傷醫學部主任與醫學院教授自然大可如是說,但時至今日,那顆始終屹立不搖聞風不動的大巨蛋,卻就此成為柯市長難以遮掩護衛的阿基里斯腱。終究,作為2014年參選時的施政主要訴求,四年八個月過去,卻也只能將死水一攤的狀態歸結為前朝過失、歷史共業。

hmno17mr3zclkhnef9kstkq7epmvo5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柯文哲正逐漸成為那種,一隻指頭別人三隻指頭指自己的人

6分21秒的演說中,柯自詡為「文化的傳道者」,定調其選舉是一場「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行文言及各式各樣關於「價值」的關鍵字:民主、自由、法治人權、多元開放、永續經營、關懷弱勢。同理可證,若是將此番發言視為一獨立於任何脈絡之外的敘事,聽起來確實是令人嚮往的進步公民社會。

只是,將這套理想鑲進柯文哲過往的政治舉措之中,當他說「民主意即政治為人民所共有」、「自由即為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範圍」、「法治人權旨在把人民當作人」時,試看他友好一家親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難道不是一大諷刺?一句句簡直都是拿著刀槍正面攻擊,當柯文哲言稱力求「多元文化」與「開放態度」時,他又是如何看待中共政權於新疆集中營對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吉爾吉斯族人的迫害行徑?

關於此專制極權國家的所作所為,無論從對內實施的「社會信用評分系統」或對外強調的「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之對台政策,無一不是站在柯大聲倡議的價值對立面。

柯文哲所遭受的檢視正是他自己所設下的context(文本)。因而,他成了爸媽從小對孩子說千萬別成為的,一隻指頭指別人,三隻指頭指著自己的那種人。

當他「找回良心,莫忘初衷」說得振振有詞,然而面對二二八事件時的柯文哲,2015年以受害者家屬身份出現時聲淚俱下談及祖父無辜遭逮抑鬱而終的境遇數度無法言語;2016年仍語帶哽咽重申「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的歷史糾結」正是台灣轉型正義的困境;卻在2017年面對全台將近一千兩百座「蔣公」銅像及其他的去蔣化爭議時,超然說出應給蔣介石公平正確的歷史評斷之言論。

難道,讓歷史自「人類的救星,世界的偉人」與瞻仰銅像式的單一論述綁架中脫身,讓史料檔案說真話提供以台灣人為主體的平衡史觀,不正是轉型正義的基本精神?沒有真相何來和解?若無和解又則能原諒,進入他口中「走出悲傷與仇恨」的台灣社會?

香港反送中延燒__柯文哲勸北京不能讓六四重演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對策略模糊的表態,可能比不表態還糟糕

因此,要解構柯文哲的政治手腳便要首先理解柯式邏輯的謬誤,透析他如何聰(取)明(巧)運用宏大敘事/關鍵字為美麗外衣:一直以來的「文化」,後來的「台灣人民福祉」,如今的「蔣渭水精神」,自中心繞出進而模糊規避基本價值的問題。

他不斷標舉的「文化」確實是極為重要的議題,但文化像是人人皆懂實則卻是字義極其廣泛,躲進文化的保護傘下,大旗一揮聽起來風聲颯颯,便再也不用深究其定義與方法論了。然而,1920年代的台灣確實需要一場「新文化運動」,可如今台灣最大的困境卻是「主體性」/「國際地位」的追求,但不接受「一個中國、九二共識、一國兩制」的這位創黨精神領袖卻又嘴軟說不出「一邊一國,台灣獨立」。

柯文哲的口頭禪除了「我想是這樣子啦......」之外,其實更常以「台灣不需要製造問題的人」/「要面對問題才能解決問題」作為旋轉門,然而,定住眼不動,則會發現他「面對」的步數其實只是一種換位的障眼法。移位至批評對象的另一邊,實際上,問題並沒有解決,但彷彿又解決了。

因為他已經巧妙從藍綠爭論的泥沼離開,然而這其實是最糟最差勁的狀態,有如法國前總統薩科奇式的「ni...ni」(neither...nor...)策略,既非此也非彼,只是,看在任何學者眼中,這絕對是最不合格的理論範式,一個「吃便當時決定組織的黨」,成立大會前竟連黨綱、黨章都還沒擬好的行動,就研究者角度,這是一篇沒有問題意識(problèmatoque)的論文,缺乏本質和中心思想的發展。

中間從不等於虛無,「提出問題」也不等於「有了答案」

於是,面對蓄勢待發的柯文哲及其身後相信自己所擁護的是一股不同於以往非右即左傳統政治操作的新思維,必須以更嚴密的理論如抵擋海妖塞壬(Sirène)歌聲的奧德修斯,拆解柯式的語言策略:

  1. 架空論述於行為之外
  2. 巧搭「關鍵字」便車而規避基本價值問題
  3. 非此非彼的逃脫術

一個符號的形成從來就不是自然而然的,然而柯文哲試圖將自己嫁接至符徵(signifiant)之上,直接接收符旨(signifié)的象徵意涵—彷彿握著玫瑰的就代表著愛,身穿醫師白袍便擁有和平、中立的純粹力量。但,面對蔡英文與國內政治人物的批評時砲火如此猛烈而決絕,卻以「不需要採對抗態度」定調執政黨面對中共從未稍歇統一決心的回應,再以經濟議題打包台灣當前的一切紛爭。

筆者每每到巴黎東方語言文化學院借書時,看著系統中台灣出版社後方被標註的「中國的一省」、又或課堂分組討論中提到台灣,便即刻遭中國同學舉手向老師「抗議認為台灣不是國家僅是中國的一部分」而無須特別討論,甚至於巴黎高等社會科學院課堂中來自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的主任直接點明「中心六大研究目的中的『戰略性』即是為了幫助中央完成『祖國統一』大業」,面對這一切一切海外留學期間切身感受到的擠壓與脅迫,我完全無法接受柯文哲口中「統獨,只是四年一次的選舉假議題」的立場。

最終,大巨蛋與統獨態度將成為柯文哲執政與台灣主體論述無法迴避而自圓其說的「柯文哲障礙」,其肉身 (行為) 與靈魂 (話術) 分裂的癥候。

RTX12M5Q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回想2019年非洲足球國家盃決賽後,香榭麗舍大道再次被行人佔滿,狂歡沿著煙花綻放、呼嘯的喇叭聲響瀰漫一整夜。只是那一晚,熱浪來襲前的夏夜裡飄揚的不是紅白藍國旗與馬賽曲,而是綠白相間為底的紅色星月旗幟。阿爾及利亞,在相隔29年後再次贏得冠軍。

1990年時,許多凱旋門前振臂歡呼的年輕球迷們可能還尚未出生,但這一夜,揹著國旗飛揚於今晚巴黎夜幕裡的,是為2500多公里外的另一片土地而感動而驕傲的身影的臉孔。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就真的像極了塞納河畔的另一個小世界,跑車敞開天窗大聲放送的饒舌歌曲以俐落節拍敲打著巴士車窗,廣場前的父親牽著小女兒的手隨著音樂搖擺著自帶節奏的身體,法語淹沒在或濃或淡的北非口音與濃醇的阿拉伯語之間。

他們,可能也曾經於世界盃足球賽時為這片出生、長大、受教育甚至成家立業的土地揮舞象徵法蘭西精神的三色旗,當法國摘下第二顆星星時肯定也興奮難抑無眠一整晚。只是,在他們的認同光譜裡總還流淌著另一道血脈。

我被一種模糊的情緒攫住,好像隔著車身傳來的樂音,為能夠喊出聲的身份而感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