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DO IT?可能不包括懷孕 – NIKE砍「金牌媽媽」贊助挨轟後,宣布新制上路

JUST DO IT?可能不包括懷孕 – NIKE砍「金牌媽媽」贊助挨轟後,宣布新制上路
擁有6面奧運金牌的美國田徑選手菲利絲與她的女兒。|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田徑選手不像團體項目選手有聯盟薪水,必須出賽才有贊助,也因為如此許多女田徑選手在產後還沒有完全恢復時,就必須出賽換取贊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身為一個運動員,我們被告知要跑得快、跳得高、丟擲得遠。還有千萬別搞砸了。但懷孕算是搞砸的一環嗎?」這是今年5月,NIKE旗下最大咖的女運動員、擁有6面奧運金牌的田徑選手菲利絲(Allyson Felix)在《紐約時報》公開向NIKE提出質疑,原因在於這位傑出的女運動員成為母親之後,贊助費無故遭縮水。而這樣的待遇登報3個月後,NIKE也在近日做出回應,給予女運動員更多的產後恢復期。

金牌女運動員揭與NIKE的不平等合約:贊助費無故被砍7成

美國田徑選手菲利絲於去(2018)年懷孕、並在同年11月時早產,緊急剖腹生下一女。不過這並不是這位新手媽媽面臨的最大難題。當時菲利絲與NIKE正在談判新合約,NIKE希望在產後減少她的贊助費,把她產後的酬勞打3折。「如果我們有小孩,我們可能在懷孕期間和產後減少贊助費。這是體育界的一個例子,而這個規則主要仍由男性制定。」在這篇措辭堅定的文章中,菲利絲寫道。

身為一位田徑選手,不像團體項目選手有聯盟薪水,田徑選手必須出賽才有贊助,也因為如此許多女田徑選手在還沒有完全恢復時,就必須出賽換取贊助。菲利絲表示,她要求NIKE在合約裡保證,如果她在產後幾個月內沒有回覆到最佳的表現狀態,不會因此受到懲罰,不過NIKE拒絕了。菲利斯說,她是NIKE最「熱銷」的女運動員之一,如果她都無法確認這樣的保護機制,還有誰能做到?

《紐約時報》指出,2019年NIKE的田徑合約指出,如果運動員沒有達到特定的表現門檻,例如世界前五的排名,NIKE可以減少運動員的贊助費。分娩、懷孕或產假,都沒有例外。

美國中長跑運動員艾莉西亞.蒙塔諾(Alysia Montaño)在2014年參加美國錦標賽,當時她懷孕8個月,當時她被稱為「懷孕的跑者」(Pregnant runner),外表風光,但當她告訴NIKE她計畫懷孕時,NIKE曾表示將暫停她的合約、停止支付贊助費。即便後續改與亞瑟士(Asics)簽約,在生下長女後,她表示亞瑟士也曾威脅要懲罰她。

沒有出賽,就沒有贊助,這也是另一名奧運田徑選手卡拉.古徹爾(Kara Goucher)面臨的困境。

《紐約時報》指出,卡拉.古徹爾於2010年生了小孩,不過NIKE告訴她,除非她開始比賽,否則NIKE將停止支付她贊助費,因此她在生產3個月後,就開始規劃半馬的比賽,在產後只隔了1周就投入長跑訓練,儘管她的醫師告訴她,她的身體無法同時負荷親餵母乳與每周跑120英里(約193公里)。

美國法律保護懷孕僱員的權利,雇主不能解雇懷孕僱員。但是,由於職業運動員更像是獨立承包商,並不適用這些保護措施,贊助商因此可以不保證女運動員在待產期與產後,仍能享受一樣的薪水。

「懷孕是一位女運動員的死亡之吻。」奧運田徑手菲比.萊特(Phoebe Wright)曾這麼說,她是2010年到2016年NIKE贊助的一名跑者,「如果我懷孕,我不能告訴NIKE。」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近十年前我與NIKE簽約的關鍵因素之一,就是我認同NIKE的核心原則。」菲利絲表示,NIKE告訴她,NIKE積極在做女性賦權的運動,她說她相信了NIKE,導致現在經歷如此令人心碎的事。

NIKE妥協,多給6個月的恢復期

不過,這些女運動員的懷孕故事,也讓NIKE在3個月後做出了回應。

NIKE於本月12日發出公告,重申對女性運動員的懷孕方針,決定給予懷孕的女選手18個月寬限期,這期間不會減少她們的贊助費,即刻生效。

NIKE的公告指出,如果運動員懷孕,NIKE不能在18個月內(預產期之前的8個月以及之後的10個月)因為這名運動員的表現,減少其贊助費。

根據《Portland Business Journal》,這次政策改變將使得每位女運動員的合約都會有懷孕保障條款。NIKE聲稱去年其實已修改了政策,保障女性運動員懷孕不影響贊助收入,但去年並未寫入合約。且該條款不僅保障新合約,也溯及目前已經簽訂的合約。

而這樣的寬限期相較今年5月NIKE的新政策,將給予已經簽約的運動員12個月的保障期,又多了6個月,可能允許新媽媽花更多時間陪伴他們的孩子,而不會有壓力立即開始訓練和再次比賽。公告也明確指出,18個月內,NIKE不得因為運動員因生產無法出賽而終止合約關係。

菲利絲也在個人IG上分享這個消息,她說「我們的聲音,是有力量的。」NIKE的新合約,為贊助的女運動員提供保護,也就是說女運動員不會因為生孩子而受到「經濟處罰」。而在產後休養13個月後,菲利絲也已經回到田徑場上,於美國田徑戶外錦標賽(USATF Outdoor Championships)400公尺項目,跑出第6名的成績,現在她已緊鑼密鼓的為2020年東京奧運做準備。

而根據網路體育新聞《穿鞋網》,其實NIKE緊急出面滅火也與「同行」的表態有關,在菲利絲提出質疑後,其他運動公司很快就表態他們與NIKE不同,像New Balance、Under Armour都表示,一直都有產假制度,支付女選手同樣的代言費,陪伴她們調好身體、重返賽場。此舉讓NIKE不得不盡快展現大品牌氣度,維持全球最大運動員代言廠牌的身份。

在NIKE做出新政策以前,菲利絲已與NIKE分道揚鑣,投入另一家專注女性賦權的運動品牌Athleta。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