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領導的迷思》:自認超越政治的領袖,通常都對民主有害無益

《強勢領導的迷思》:自認超越政治的領袖,通常都對民主有害無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戴高樂的成就不只是展開影響深遠的體制改革,他也善用「模擬兩可」這個政治策略解決了阿爾及利亞的問題。一九五八年當他對移民說「我理解你們的處境」時,對方以為他會致力保住阿爾及利亞,但他說的話其實模擬兩可,他也沒承諾什麼。

文:亞契・布朗(Archie Brown)

轉變型領導〈戴高樂〉

自認為超越政治,不把政治家看在眼裡的領袖,對民主通常有害無益。軍事家尤其容易有這種傾向。戴高樂就相信自己比一般的政治家更了解、更貼近法國,他也對政黨嗤之以鼻。儘管如此,他最後還是強化了而非破壞了法國的民主,在把原先脆弱的民主體制變得更加強健的過程中,他扮演了決定性的角色。

戴高樂對法國的偉大深信不疑。他在回憶錄開始不久就提到,他覺得「法國若不是名列前茅,就不是真正的法國」,還有「法國沒有偉大就不是法國」。他原本是一名上將,一九四○年法國向納粹德國投降時,才當上國防次長不久。在他看來,貝當元帥為首的合作政府是法國的恥辱。逃到倫敦之後,他立刻扛起「自由法國政府」指揮官的角色,盟國領袖也接受了他這個身分,尤其是邱吉爾,儘管這兩個才能出眾、意志力強大的男人之間,說他們的關係是「剪不斷、理還亂」也不為過。戴高樂把大半原因歸咎於羅斯福對他的強烈不信任,加上邱吉爾認為在戰時的特殊情況下,自己有必要跟美國總統步伐一致。戴高樂寫道,英國首相「無意對自由法國採取與白宮相悖的立場」。再者,由於「羅斯福表現出對戴高樂的不信任,邱吉爾也會態度保留。」

儘管兩邊都很固執,但戴高樂是較弱勢的一方,又決心不表現出來,因此雙方仍然互相尊重。一九四○年六月十四日德軍占領巴黎前三天,邱吉爾秘密飛往奧爾良附近的小機場與法國領導高層會面,這是他跟戴高樂第一次見面。邱吉爾指出,貝當元帥「下定決心要創造和平」,因為「法國正在系統性地遭到毀滅」,而貝當相信拯救巴黎和全國免於毀滅是他的責任。戴高樂表明自己並不這麼想。他支持繼續對德國占領軍打游擊戰。當時戴高樂四十九歲,邱吉爾六十五歲,一個月前才當上首相,在他眼中戴高樂還很年輕。邱吉爾如此形容戴高樂:「他年輕,活力充沛,我對他印象很好。」邱吉爾把戴高樂視為可能帶領法國解放運動的領袖。在倫敦,戴高樂得努力爭取法國抵抗運動成員的認可,視他為流亡人士的領袖。戰時他對法國的廣播演說有助於鞏固其領導地位,一九四四年八月法國解放時他帶領自由法國的軍隊進入巴黎,象徵性地證明了自己的地位。

戴高樂人高馬大也自視甚高,認為自己是「命定之人」。他不但相信自己會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也把自己看作表演者。二戰期間他曾說,他漸漸發現「人民的心中有個名叫戴高樂的人,」而「我知道我應該要想到那個人……我幾乎成了他的俘虜。」所以,「每次演講和決策之前,我都會問自己:這麼做符合人民對戴高樂的期望嗎?有很多事我想做卻沒有做,因為那不會是人民期望戴高樂將軍做的事。」

如此崇高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卻跟和平時期烏煙瘴氣和處處妥協的日常政治格格不入。然而,戴高樂卻在戰爭結束後成為受到不同政治理念的民主主義者所青睞的領導者。他完美的戰爭紀錄和反納粹的立場,讓他理所當然成為二戰後隨即成立的法國臨時政府不二的領導人。在政治生涯的每個階段中,他都盡量避免武力統治,選擇民主的道路。因此一九四六年當他卸下總理職位回到科龍貝雙教堂村的老家退隱時,他仍抱著不久就會被喚回巴黎、再度帶領法國的希望。過了十二年,那天才真正到來。

對於戰後剛成立的第四共和,戴高樂主要的不滿是憲法沒有提供強大的行政權,尤其是他渴望的總統大權。法國的民主主義者大多對強大的行政權戒慎恐懼。由於戰時經歷過威權統治,看過極權政府和威權政府過去二十年在歐洲其他地方引起的混亂,他們很容易把強大的行政權跟暴政聯想在一起。事實上,民主政府少不了具有權威(但非威權)的行政部門。

一九四六年戴高樂開始批評第四共和的憲法。他的批評並非全都立論充足,尤其是對政黨的鄙視。當時法國有太多政黨,內部嚴重分裂,而互相競爭的政黨是民主政治不可或缺的元素。他對於行政部門的權力遜於國會將造成政局不穩的預言,非常有先見之明。第四共和的十三年間(一九四五—一九五八年)就換過二十五個政府、十五個總理,同一時間英國也才換過四個首相。法國政府經常出現危機,第四共和的最後一年,有四分之一的時間是由看守政府執政。然而,那十三年的缺失很可能有被誇大。法國共產黨雖然得到約四分之一選民的支持,但整個國家仍然維持民主運作。除了跟德國(二十世紀上半葉德軍曾兩次入侵法國)的關係修復,法國也成為歐洲經濟共同體的創始國。一九五○年代法國的工業產量增加的速度比英美兩國都快,國內也有令人讚嘆的社會安全制度,生活水準快速提高。由此可知,第四共和並非毫無建樹。

但到了一九五八年,體制和國家都陷入危機。政府垮台的速度愈來愈快,難以適應帝國瓦解的事實,尤其發現自己無力解決阿爾及利亞的問題。法國右派陣營,還有軍隊,更不用說阿爾及利亞的法國殖民者,都堅決主張無論其他法國的前殖民地如何發展,阿爾及利亞都應該像一八三○年以降那樣屬於法國。法軍抱著「下不為例」的心情發動阿爾及利亞戰爭,相信阿爾及利亞是「讓他們能夠覺得自己有用並受到尊重」的最後一個地方,失去阿爾及利亞對他們和祖國都會是一大災難。




原廠認證中古車如何異軍突起成首選?針對三大痛點迎頭痛擊是關鍵

原廠認證中古車如何異軍突起成首選?針對三大痛點迎頭痛擊是關鍵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缺工缺料、貨運塞港、戰爭影響等因素,讓全球新車交期飽受影響,加上後疫情時代,通貨膨脹嚴重,許多有車輛使用需求的消費者轉而選擇中古車。但面對始終存在著「一車、一況、一價」的中古車市場,潛在危機與隱藏風險讓許多消費者望之卻步,該如何選擇高效率且值得信賴的方式?

縱使當前中古車商已逐步邁向聯盟化、認證制度,但良莠不齊的狀況始終存在,中古車交易糾紛新聞時有耳聞,在媒體報導中,仍可常看見像是買到的車況與中古車商所提供的資訊存在巨大差異、車輛行駛里程經過「巧手調整」、嚴重甚至有買到AB車而刑責上身的問題。正因中古車狀況的不夠透明,讓消費者很難於中古車買賣過程中完全信任賣方,也無法放心購買,就連部分自認資深懂車人也曾有陰溝裡翻船的狀況。簡而言之,難以信任、無法放心、資訊不透明的三大痛點,在在讓消費者對於中古車購買望之卻步。

中古車的購買需求持續存在,但近來可以發現購買趨勢逐漸朝向「原廠」路線靠攏,主因就出在各汽車品牌以自家「商譽」為擔保的原廠認證中古車一一成立。以成立相當悠久的奧迪嚴選中古車而例,完全瞄準上述三大痛點的核心價值就是其可成為同業標竿、獲得消費者青睞的原因。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一:信任

敢於品牌名後掛上「嚴選」,就是因為奧迪所提供的中古車輛,不僅皆有完整原廠服務記錄可供查詢,且經過了110項原廠標準的詳盡車況檢查,這兩點的資訊先建立消費者對於車輛來源的信任度後,在整體的銷售過程中,第一線的銷售人員也以客戶的需求推薦適合車款,舉凡是車型、顏色、配備甚至預算等都可層層篩選,而非像傳統中古車商以「清庫存」為第一銷售目標;再加上等同於新車銷售同樣等級的專業流程與產品知識,當客戶確認購買後,也會依照客戶的財務狀況提供客製化的方案;入手後也享有奧迪原廠標準售後服務流程與保固內容。在每個階段中,皆以原廠標準流程作為基礎,以信任作為買賣雙方溝通與往來的基石。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二:安心

取得信任後,更要進一步超越顧客期待,為顧客達成安心的購買流程。因此奧迪嚴選中古車所銷售的車輛,除了保證無重大事故或泡水情事發生,更以原廠標準檢修與整備,範圍包含維修保養紀錄、外觀、內裝、動力系統、電子系統、底盤、配件等面向。此外,每一輛奧迪嚴選中古車在交車後至少享有一年不限里程原廠保固,保固期內無須擔心預期以外的維修費用,不僅可讓客戶買得安心,更可駕得開心。

奧迪嚴選原廠中古車優勢三:透明

選擇中古車的多數買家,無疑希望詳盡了解購車時的價格、後續的養車成本,簡言之就是要把一切買車、用車資訊透明化,因此奧迪嚴選中古車首先針對車輛資訊透明化可以減少後續養車潛在成本以外,車價也保證透明,並提供彈性付款方式,盡可能減輕車主的購車負擔。就算真的車輛出問題,也可享有保固維修服務與代步車使用,當然,24小時的Audi服務專線與全天候的道路救援服務等也可提供車主零時差的專業協助,幾乎等同於新車服務流程的保證,一切完全透明毫無隱藏與保留。

奧迪嚴選中古車作樣板,讓鍾愛即刻成真、更顯從容餘裕

以信任、安心、透明作為三大基石,有效擊退過往消費者購買中古車心中所擔心的痛點,不僅讓奧迪嚴選中古車成為當前中古車買賣最受歡迎的途徑,更是中古車買賣的最佳樣板。當購買中古車不再需要擔心信任、安心與透明問題,民眾就可以用相較新車更輕鬆的門檻,擁有過往無法企及的夢想車款,讓鍾愛不僅可以即刻成真,還比原先想像的更從容餘裕。

AAP_AAP-Full_2022-09-27_11_14_2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