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領導的迷思》:拿破崙喜歡運氣好的將領,美國人也喜歡運氣好的總統

《強勢領導的迷思》:拿破崙喜歡運氣好的將領,美國人也喜歡運氣好的總統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雷根的演員背景讓人懷疑他能否勝任總統職位,他的回應是:「在這個位置上有時我會懷疑,如果沒當過演員怎麼做得來這份工作?」雷根在履行總統的儀式時有股沉著自信,在正式演說上也口才便給,但碰到開放問答的記者會,由於對細節的掌握有限,就會變成一大障礙。

文:亞契・布朗(Archie Brown)

美國總統制的侷限

世界上最有名的總統制國家是美國,而美國總統在本國所受的限制其實比大多歐洲國家的總理受到的權力牽制更加全面。之所以如此主要來自美國的嚴格分權制度。總統和立法機關的選舉週期不同,這表示主導國會的政黨可能跟總統所屬的政黨不同,而受到各方壓力和遊說的國會即使跟總統同一政黨,總統有時也不一定能盡如所願。近年來,代表白宮的政黨和眾議院的多數黨不是同黨的情形,比過去對總統權力造成更大的限制。原因是政黨愈來愈同仇敵愾,於是愈來愈少國會議員會超越黨派獨立投票。

美國最高法院享有自主權,得以站在法律的基礎上推翻總統的決定或總統支持的法案,這對美國總統造成的司法阻礙也比多數總理所面臨的更大。雖然美國總統就是中央行政權的化身(內閣制的總理卻不是),單單聯邦政府的龐大與複雜就會讓總統決定政策變得困難。甚至有人認為,「白宮是聯邦政府中總統唯一能留下個人印記,也可以期待有人對他負責和忠誠的機構。」曾是美國政府官員,後來轉任學者的哈洛德・錫德曼觀察道,就算美國總統看閣員不順眼,不同意他們的看法,甚至懷疑他們的忠誠,「他若因此收回他們的權力,也會嚴重損害自己的權力。」錫德曼還說:

占據「地球權力最大職位」的人很快就學到一個殘酷的事實。他的行政權所擁有的憲法基礎非常薄弱,這裡指的是美國官員的任命權。任命過程可能有各種條件限制,讓他的決定權嚴重受限。他可以開除執行行政任務的官員,但他的權力在這裡也有受限。開除高官是逼不得已才使用的最後手段。

任命權的重重限制,看柯林頓一九九三年任命民權局助理司法部長有多困難就一目了然。他的第一人選是賓大教授拉妮・吉尼爾,他在耶魯法學院的同窗。很快他就發現參議院有不少反對聲音,不太可能核准這次任命,柯林頓不想堅持下去最後卻沒過,於是放棄了吉尼爾。他的下一個人選是約翰・裴頓,也是一位非裔律師,國會還是不滿意,柯林頓主動退讓。「最後,」柯林頓在回憶錄中寫道,他提名了德瓦爾・派屈克,「另一名有深厚民權背景的優秀非裔律師」,最後他也「不負眾望」。但後來柯林頓很遺憾失去了吉尼爾這個朋友。比較近的例子是,歐巴馬總統想填補某個高級職位時碰了壁。二○一三年,他選來接替希拉蕊擔任國務卿的第一人選是美國駐聯合國代表(也是他長期的外交政策顧問)蘇珊・萊斯。共和黨的強烈反彈使他不得不收回提名。「任命美國官員」被視為美國總統的主要權力,以上還只是這項權力受到重重限制的幾個例子而已。

沒有人會懷疑,美國的中央政府一個世紀以來已掌握了更多權力,即使跟歐洲民主國家的程度不太一樣。然而,回顧過去一百多年的歷史,若說美國行政首長在政府之中的權力是循著一條曲線往上成長,那就是嚴重簡化問題。比起兩次大戰之間的總統,例如哈定、柯立芝和胡佛,老羅斯福是比較強勢的總統。

胡佛之後的小羅斯福總統運用政治手腕和群眾魅力提高了總統的主導權。他是第一個利用廣播傳送效果一流的「爐邊談話」、影響大眾輿論的總統。小羅斯福的領導風格充滿自信,但他對社會的立即影響力也來自他的具體行動,例如震撼人心的就職演說、要求國會召開緊急會期、對抗財政危機。他對社會氛圍很敏感,擅長抓準時機行動。他是個格外強勢的總統,非常善用否決權,以至於第二次任期將屆前,他否決的議案累積到「一七九二年至今美國總統駁回議案的百分之三十以上。」有段時間有人認為,羅斯福任內開啟了權力不斷增加的過程,後人稱之為「現代總統制」。

一切的起點一般會回溯到一九三○年代晚期,也就是小羅斯福的第二屆任期。不過,小羅斯福就在這個時候因為做過頭而失敗。當時他想擴大最高法院的編制,藉此改變其中的政治平衡。因為一九三六年壓倒性的勝利,使他的聲勢如日中天,他試圖透過擴編最高法院,讓支持「新政」的法官人數增加。結果法案不但沒通過,還讓反對其國內政策的人團結起來。根據一名美國總統制專家的觀察:

一九三七年跟小羅斯福決裂的國會議員,有些無法再像他第一次任期那樣效忠於他。同樣地,這次紛爭在不同類型的改革者之間製造了分歧,破壞了兩黨對新政的支持,並證實了共和黨進步派的疑慮:新政支持者感興趣的是在華府擴張並集中自己的權力。

比起小羅斯福的典型做法,杜魯門更加信任自己的部會首長,整體上也給予他們更多支持。他之後的艾森豪總統也不若小羅斯福那樣強勢打造政策,他更願意把權責移交給下屬並信任他們。艾森豪的二戰生涯包含許多外交訓練,比起直接從州長坐上總統位置的人,他對總統在國際事務的角色所做的準備非其他人可以比擬。例如,他面對的其他元首,法國總統戴高樂,英國首相邱吉爾、安東尼・艾登、哈羅德・麥克米倫,這些人都是他在戰時就認識的人。雖然如此,艾森豪還是讓他的國務卿杜勒斯有極大的發揮空間。

最高法院可能是總統實現雄心壯志的一大阻礙。韓戰期間,當最高法院阻止杜魯門把鋼鐵工業暫時國有化時(當時在工業界是一大爭議),他就感受到了這點。然而,最高法院好的時候也可能為總統增光。艾森豪的例子正是如此。他想要避開民權爭議,只好無奈地——而非欣然地——接受了最高法院一九五四年對「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做出的指標性判決。該項判決廢除了學校的種族隔離政策,預告了聯邦政府與南方州(希望維持隔離而不平等的教育)之間的衝突。在聯邦政府背後支持民權的推動力,就是艾森豪政府的司法部長赫伯特・布朗尼爾,而做出最關鍵判決的就是由自由派共和黨員、也是艾森豪任命的首席大法官厄爾・華倫帶領的最高法院。就民權來說(尤指美國黑人的民權),最近為艾森豪立傳並對他讚譽有加的吉姆・紐頓觀察道:「艾森豪在該領域的成績,反映出領導風格凌駕個人信念的勝利:他信任布朗尼爾的帶領。」因此,雖然艾森豪「偶而會猶豫不前,政府部門也不會因為他有所保留而原地踏步」。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