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阿波羅》:阿波羅11號任務徽章與白頭海鵰

《重返阿波羅》:阿波羅11號任務徽章與白頭海鵰
Photo Credit: 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出眾的徽章描繪的是一隻白頭海鵰,牠不僅是美國國鳥,也代表了本次任務登月艙的名字老鷹號(Eagle)。牠的爪子抓著一個傳統的和平象徵:橄欖枝。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蒂索.繆爾-哈莫尼(Teasel Muir-Harmony)

阿波羅11號任務徽章
  • 時間:1969年
  • 製造者:歐文斯-科寧玻璃纖維公司(Owens-Corning Fiberglass)
  • 來源:美國俄亥俄州托雷多(Toledo)
  • 材料:白色貝他布,上有阿波羅11號任務徽章絹印
  • 尺寸:22.5 平方公分

阿波羅11號指揮艙駕駛麥可・柯林斯在設計任務徽章時,很清楚其中可能含有的象徵性意義和歷史重要性。這個徽章不只會佩掛在阿波羅11號任務的飛行衣、救援回收服和夾克上,還會成為這次任務的「品牌識別」 符號,出現在紀念品、報紙及世界各地的宣傳用物資上。這個出眾的徽章描繪的是一隻白頭海鵰,牠不僅是美國國鳥,也代表了本次任務登月艙的名字老鷹號(Eagle)。牠的爪子抓著一個傳統的和平象徵:橄欖枝。

從1960年代中期開始,NASA太空人就自己設計任務徽章。第一個徽章是在1965年為雙子星5號任務 設計的,繪有一部科內斯托加式篷車(Conestoga wagon),表現太空探索的開拓精神。太空人高登・庫柏(Gordon Cooper)提議加上標語「不待8天就等死」(8 Days or Bust),呼應傳統西部拓荒口號「不到加州就等死」(California or Bust),同時強調任務的時間之長。NASA否決了標語,不過核准了其他設計。

到了設計阿波羅11號的徽章時,組員決定不要像之前的任務一樣加上自己的名字。柯林斯後來解釋:「我們不想露出我們三個人的名字,因為我們希望這個設計能夠代表為月球登陸奉獻心力的每個人,有資格放名字上來的人可能好幾千個。」所以這個設計會是「象徵性的,而非說明性的。」

他們也討論任務編號該如何呈現在徽章上。柯林斯在第一個版本上,把11(eleven)的英文字母拼出來。同行組員尼爾・阿姆斯壯反對這個設計,指出用數字11,非英語系國家的人可以更容易了解。而太空人吉姆・洛維爾提議把美國國鳥白頭海鵰當作主題,放在徽章中央,於是柯林斯翻閱一本國家地理出版的圖書《北美洲的水域、獵物和獵鳥》(Water, Prey, and Game Birds of North America)尋找靈感。他用一張半透明的薄紙描下白頭海鵰的輪廓。柯林斯又在展翅的白頭海鵰下方加入月球的隕石坑,地球則成為遠方的背景。阿波羅11號任務的一位模擬器教練湯姆・威爾森(Tom Wilson)看到草稿時,建議加入一條橄欖枝,象徵任務的和平本質。柯林斯贊同,就在白頭海鵰的喙上畫了一根橄欖枝。

白頭海鵰
Photo Credit: 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當時的載人太空船中心(Manned Spacecraft Center)主任羅伯特・吉爾魯斯(Robert Gilruth)否決了這張初稿,要他們把白頭海鵰改成比較不兇狠的模樣。於是柯林斯把橄欖枝從喙部移到爪子上。雖然NASA官員對這個更動已經滿意了,柯林斯卻覺得白頭海鵰看起來「不太舒服」,說他希望白頭海鵰「在降落之前記得把橄欖枝扔掉。」

徽章上的地球圖像嚴格來說是不正確的。從月球表面看起來,地球的確像是懸掛在黑暗外太空中的藍色彈珠,不過陰影應該落在地球底部,而不是圖中描繪的左側。這個錯誤在柯林斯的第一次提交的稿子上就已經存在,且一直沒有更正。

阿波羅所有任務的成員都與「A-B徽章」(A-B Emblem)合作,設計和製作徽章。這是一家位於北卡羅來納州威佛爾維(Weaverville)的公司,和太空總署的合作始於1961年那個後來被戲稱為「肉丸」的NASA標誌。每次任務的指揮官都要飛到北卡羅來納,和A-B徽章的設計師討論溝通,設計師再用比例尺和放大機,把徽章圖樣放大六倍。下一步是為刺繡時每一針的位置做記號,然後這張圖樣會送入一臺打孔機,布料由機器打好孔後,再送入一臺瑞士刺繡機。然後每塊布質徽章分別裁開,最後再以雙反面針織針法縫起布邊。

月球漫步用的太空衣上的徽章沒有使用刺繡,而是用絹印的方式把圖形印製到防火的貝他布上,再縫上太空衣。NASA徽章和任務徽章從兩側夾著太空人的名牌,位於太空衣的胸口,左肩裝飾著美國國旗。因為NASA的組員與熱系統小組(Crew and Thermal System Division)通常都在接近發射日期時才會送出任務徽章,因此徽章通常是手縫到服裝上的。縫製時使用彎曲的縫針,避免刺穿太空衣的隔熱層。而縫徽章的,又是為此次任務貢獻心力的數以千計無名英雄之一。

背景故事:阿波羅任務徽章

為各個單位或計畫設計徽章是一種軍方傳統,在1960年代中期被帶入民間太空計畫。NASA署長詹姆斯・韋伯把設計徽章的責任交付給參與飛行的成員。每一個設計都具有高度象徵性,表現出成員的目標、特定任務,有時甚至加入太空人的幽默感。

阿波羅1號:艾爾・史蒂文斯(Al Stevens)為1967年的任務設計了這個徽章,主題是翱翔於卡納維拉角上方的阿波羅太空船,但這次任務因為系統測試時失火,未能成行。

阿波羅7號:根據瓦特・康寧漢(Walter Cunningham)所說,他們的原始設計是一艘名叫鳳凰號(Phoenix)的太空船「從火球裡升起」。

阿波羅8號:出自吉姆・洛維爾的設計,形狀就像指揮艙,也像阿波羅(Apollo)的首字母A,用8字型代表任務編號,同時也代表飛行路徑。

阿波羅9號:這個徽章表現出阿波羅太空船的三個部分,歡慶登月艙的第一次飛行。其中的字母D塗 滿紅色,象徵這次發射的代表字母。

阿波羅10號:這個盾牌狀的徽章,在月球上豎立著羅馬數字的「十」(X),是阿波羅徽章中最後一個帶有風格化太空船形象的設計。

阿波羅12號:航海主題來自所有成員共有的海軍飛行員背景。三顆星代表三名太空人;第四顆星紀念威廉斯(C. C. Williams),他本來是這次任務的月艙駕駛,在一次墜機事故中喪生。

阿波羅13號:這個徽章中的三匹馬拉著太陽,是向太陽神阿波羅的馬車致敬,並有拉丁文格言Ex Luna, Scientia,意思是「來自月球的知識」。

阿波羅14號:這個卵形徽章中,太空船是由金質太空人胸針代表,這種胸針只有到過太空的太空人才能配戴,其中包括這次任務的指揮官艾倫・薛帕德,他也是水星7號任務中唯一在月球上漫步的人。

阿波羅15號:為太空人設計這個徽章初稿的人是義大利設計師艾米利歐璞奇(Emilio Pucci),他解釋:「三個在太空中快速飛行的太空船形象,彼此靠近的隊形顯現這次飛行的共同目標和目的。」

阿波羅16號:任務成員藉由這個徽章象徵團隊工作、愛國情操和月球;16顆白色星星代表任務編號。

阿波羅17號:藝術家羅伯特・麥考爾(Robert McCall)以梵蒂岡博物館的希臘神阿波羅雕像來設計 這個徽章。

阿波羅任務徽章
Photo Credit: 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相關書摘 ►《重返阿波羅》:太空人在月球上的第一餐吃什麼?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重返阿波羅:開創登月時代的50件關鍵文物》,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蒂索.繆爾-哈莫尼(Teasel Muir-Harmony)
譯者:姚若潔

本書由國家地理學會與史密森尼學會合作出版,以史密森尼航太博物館同名展廳Apollo to the Moon的展覽內容為本(該展廳連續展出了42年後,已於去年底為了擴建而關閉,預計2022年改成Destination Moon展廳重新出發),選取50件登月時代最具代表性的歷史文物,包括先鋒號衛星,史上第一部在太空拍下照片的Ansco相機,歐米茄登月表,當然還有阿波羅11號登月艙,另外還有文件、臂章、殘骸、塗鴉以及幕後人物的小介紹,以此編織出整個登月時代的故事。

本書重點

  • 今年適逢人類登月五十周年,帶你回到過去精彩且浪漫的登月時代!
  • 挑選50件最具代表性的登月文物,告訴你不為人知的祕辛,編織出完整的登月時代!
  • 重返NASA最輝煌時代的偉大冒險故事,坐上阿波羅11號登月艙,探索無垠宇宙!
getImage
Photo Credit:大石國際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