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陸客縮減,政府不該只會大灑幣和蓋雲梯

面對陸客縮減,政府不該只會大灑幣和蓋雲梯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2011年起,台灣觀光外匯都在流失,就算來台旅遊人數增加,錢卻愈賺愈少,觀光總收入占GDP也只有世界平均的一半,但除了推動國內旅遊補助和在各地搭建「觀景雲梯」之外,政府還有很多該做的事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距離2020總統選舉不到半年,兩岸敏感時刻,中國官方7月31日公告自8月1號起暫停發放47個城市居民來台自由行簽證。

這對台灣旅遊業者衝擊很大,有別於2016年在大選前3個月才限縮團客,今提早半年暫停自由行,粗估約少個7、80萬中國遊客,據此,交通部立馬將原本就預訂於選前就要推出的「國旅秋冬遊獎勵方案」,順勢提前端出。

除了自由行喊卡,赴台旅遊業者均有接到中國組團社陸續傳來的消息,約莫有八個省開會決議要減少團客的配額;其中來台灣人數最多的廣東省可能減80%。目前陸客佔國外來台旅遊人數的30%,少掉那麼多的中國觀光客,台灣光用國旅市場就能補得上嗎?著實令人懷疑,再者,INBOUND賺的是外匯,而國旅是內需,本質上截然不同。

筆者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則指出,東南亞的遊客來台平均消費每天不到台幣1000元,但中國遊客的人均消費則是大約6000元台幣。這樣的差距顯示,東南亞遊客的購買能力,沒辦法補足中國遊客原先來台旅遊所帶來的經濟產值。

屏縣推落山風風景特定區 盼減少墾丁非法旅宿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雖然,在來台遊客總數量上,東南亞遊客確實能提升總體數字,但這樣的數量沒辦法補足失去陸客所帶來的經濟損失,失去來台自由行的中國遊客不僅會打擊台灣的觀光產業,也會對其他民生產業造成巨大影響,因為來台自由行的中國遊客通常都四處遊走,所以他們對台灣民間貢獻度也比較大,中國政府這個決策不只衝擊觀光產業,更會影響小吃業、飯店或百貨公司精品業的收入。

與2016年相比,中國政府將衝擊台灣觀光業的時程,從選前兩個月提前到選舉前的五個月,預測暫停發證的時程越長,對台灣產業的衝擊也越大,可見中國政府希望透過這樣的限縮讓台灣的觀光產業蒙受損失,並進一步把民意反彈給台灣的執政黨。

從三個數字,看台灣的觀光危機

除了中國政治因素限縮陸客來台以外,近幾年台灣的出國旅遊人數都遠超過來台旅客人數,每年以百萬人次計;以下茲列舉三個數字,來看台灣現今的觀光危機。

  • 數字一:1262億

台灣觀光從2011年到2018年,出國旅遊人數都超過來台旅客人數,以2018年為例,出國旅遊人數達到1664萬4684人次,達歷年新高點,出國旅遊外匯支出達新台幣5477億元;但來台旅客人數為1106萬6707人次,來台觀光外匯收入新台幣4215億元。

透過相關數據分析,從去年旅遊人數來看,等於「出超」558萬人次,觀光外匯則「出超」1262億元。從2011年起台灣旅遊人數、觀光外匯都「出超」,來台人數增加,錢卻愈賺愈少。

  • 數字二:123.15億

根據觀光局的統計,2014年到2018年,來台旅客人數,從991萬人次增加到1,106萬人次,但觀光外匯收入卻從146.15億美元,降為123.15億美元。從旅遊人數及觀光外匯來看,台灣觀光正在持續大出血。

  • 數字三:4.45%

2017年台灣觀光總收入僅占GDP4.45%,遠低於世界平均值10.1%,台灣要發展觀光大國,無論是來台觀光收入或國內旅遊支出,都須再倍數成長。

長榮空服罷工首日  人潮晚間紓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照這趨勢下去,台灣不用到2025年,出國人數就等同全台灣人口數。再以蔡總統「觀光政策白皮書」所擬期程目標來看,2025年來台旅客數要達2000萬,先不論其達成此目標的港口、機場建設方案全無,諷刺的是同年度的2000萬出境人數倒是較快達成。

真要發展觀光,不需灑大幣或蓋雲梯,只靠國內旅遊也不是解方

全世界觀光旅遊支出比例,四分之三都在花費在國內,但台灣只有三分之一用在國內,台灣觀光發展必須來個總檢討;政府除了兩年不到推出七次的補貼方案以外,難道真的不想要同步建立台灣觀光品質的優化?國旅天數縮短、消費降低,國內觀光設施同質性過高、缺乏配套遊程規畫,消費金額遠比出國渡假來的昂貴,俱是遊客人數遞減主因。

舉觀光局及各縣市在2007年至今11年,分別在全台設置多達13座天梯、天空步道設施,導致遊客直線下滑,舉「猴探井天空之橋」,遊客人數更由2012年的126萬人次,滑落至今年僅剩22萬餘人次,降幅逾80%之多。

然而雖如此,但嘉義梅山、清境農場、花蓮豐濱仍相繼設立「太平雲梯」、「清境高空景觀步道」、「豐濱天空步道」,實在令人匪疑所思。更遑論「高根鞋教堂」、「南故宮博物院」還要舉辦雷射燈光秀來號召遊客了。

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報導,2018年赴日本旅遊的中國遊客達838萬人次,而日本旅遊業界正期待能突破1000萬人次。該報對行動通信、信用卡公司資料分析,得出有趣結論:中國遊客愛去大阪打卡、在東京撒錢。

到訪東京、北海道、神奈川、千葉等日本東部地區的外國遊客占入境遊人數48.2%;到訪京都、大阪、福岡、兵庫、沖繩等日本西部地區的遊客占43.7%,大阪中央區榮膺「最紅打卡地」,訪日遊客1/3都光顧過心齋橋、道頓堀……就是那個可以「一邊吃章魚燒一邊逛街」的地方,還有那個必去「合影的格力高看板」。邊吃章魚燒邊逛街就能得此成效,看來發展觀光需要的不是兩年七次的大灑幣,而是營造這樣的氛圍,觀光主管當局看到了嗎?

RTR26TCT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除此之外,國人國旅消費力不及外國觀光客40%,反之國人出國旅遊幅度上升14%,顯見只憑國旅難救觀光。

國旅補助並未能擴大市場,僅將國人旅遊時間前後挪移;日本有「東京限定」商品「大阪限定」商品,台灣除了各縣市觀光資源雷同,北自九份南到墾丁大街商品都一模一樣,對遊客會有吸引力?再舉觀光主管機關為倡議聯合國世界觀光組織永續觀光的目標,將2019年訂為小鎮漫遊年,要讓全世界遊客認識台灣小鎮、進而喜歡台灣、嚮往台灣、體驗台灣。

但看現實,這40個連國人恐怕都叫不出名字的小鎮,做為我們的年度觀光主軸妥適性與否或許見仁見智,但是要求發酵與有延續性的實質效益恐怕答案已全民皆知。

政府的政策只想「湊總人數」,卻無法解決問題

這些年,來台旅客成長出現明顯出現瓶頸,從2015年旅客首度突破千萬,2016年達到1069萬人次,旅客來源卻出現極大的變化,以過去馬政府仰賴的中國觀光客來說,從過去的40%以上,大幅降低到目前僅剩四分之一,其中大部分轉移到東南亞遊客,前年也首度達到214萬人來台。

但這樣的板塊變化,對台灣觀光業的幫助除了湊人數達標千萬以外,還有什麼意義呢?

張景森政委說「調整觀光結構是因為中國一直將觀光客當飛彈使用,我政府已經學到教訓,若不是中方突然禁止自由行,今年來台旅客應能達到1162萬人次,將超過去年的1100萬人次,再創新高。」、「蔡政府執政後,藉由強化國民旅遊和開發其他國家客源,已大幅降低國內市場對陸客的依賴」、「馬政府時期,陸客約占全部來台旅客的40%,但到了2018年,觀光局的數據顯示,陸客占比下降為24%,所以現在的台灣已不會被北京當局掐住脖子,不必如喪考妣。」

聽到這樣的發言,我們不禁要試問,這些入境人次都是外國遊客?張政委所言將超過1100萬入境數,扣除70萬3162外勞人次、扣除外配53萬2012人次(兩者皆2018年統計數),扣除轉機入境10幾萬人次,還剩多少實質觀光客的入境數?就算達到1100萬入境數,台灣觀光就會活絡了嗎?許多旅遊業不是如喪考妣,而是心涼、是心死!

澎湖摩西分海海域生態引關注(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土及環境資源重新規劃,才是台灣觀光的真正解方

相較於國外遊客數量仍能維持在千萬人以上,國民旅遊人口卻年年下滑,這幾年國民旅遊產值一路下滑,國人寧願出國玩也不願意留在台灣?為什麼?是景色單調、是花費昂貴、是CP值太低、是同質性太高;台灣拼觀光拼了好多年,為何還是效果不彰?

真正的問題,其實出在台灣觀光總體環境不夠國際化。要提升台灣觀光品質,入境旅客人次的背後,台灣整體的軟硬體接待環境、產業人才,對各客源市場的行銷推廣是否明確,以及業者自身如何思考轉型、重新定位,仍須時間考驗與心態改變。

台灣要徹徹底底的觀光資源全盤總體檢討,一個小小的台灣觀光管理單位多頭馬車,農委會轄八大休閒農場,內政部轄九大國家公園,林務局轄27處國家森林遊樂園,交通部觀光局所轄13個國家風景區管理處。這樣的多頭馬車真能統一戰力發展觀光?

再者,無論在交通便捷、外語標示、接待能力、觀光景點導覽解說、觀光資源整合等等的方面,台灣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少了這些,再多的補助也只能治標,唯有踏踏實實的國際化方能治本。

當2016年11月交通部觀光局撥放3億「補助接待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業務受衝擊之旅行業辦理國內旅遊實施要點」時,筆者即直書這樣的補助不見得能見成效,倒不如「以工代賑」將失業的導遊群安排到各景點擔負導覽解說員,不僅能解決失業導遊生計更能將台灣各重要景區帶向專業目標,可惜政府錯失了這建言。

花蓮黑潮鐵道 逆旅行新構想(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近幾年環評意識在社會引起相當程度重視,重大環境工程環評往往極大爭議,美麗灣渡假村,台東縣政府以BOT方式出租海岸地、由美麗灣公司興建並經營渡假村飯店,94年底動工、96年主建築完工;環團陸續提出「建照無效」、「環評無效」等訴訟,美麗灣雖再補做環評,但最高行政法院仍於105年判決「撤銷環評結論」定讞,營運遙遙無期。從取得證照開始已經過13年的爭議,美麗灣渡假村表示,「所有的法律途徑都走完了,還是沒辦法營運,只剩下仲裁」,這投資金額超過新台幣12億元的業者,將準備向台東縣政府求償。

又清境農場為國內著名觀光景點,但其中90%以上民宿都有違建,而中央地質調查所也曾公告清境農場有60%土地位於山崩、地滑或地質敏感區。然而,南投縣政府決議有條件解除清境地區「禁、限建令」,此舉引來環團質疑,既有違規民宿不處理,現在開放,等於是壓倒駱駝最後一根稻草。

這兩案例突顯台灣觀光國土及環境資源極需重新檢討規劃任令這種事件這樣現像在台灣不斷上演,這樣的結果難道不會導致外資來台投資卻步?

認同「交通為觀光之母」的交通部,望能成為改變的第一步

筆者相當贊同交通部長林佳龍所說,要針對環島大眾運輸系統進一步規畫,縮短東西城鄉差距。

台灣鐵公路環島現在是個關鍵時刻,規畫以「西高鐵、東快鐵」串連全島鐵路網,年底蘇花改完工、南迴鐵路拓寬、西濱快速道路串連,公路也將環島化。交通部將高鐵延伸宜蘭作為一個選項,時間比較快、預算也不會比原來的增加,會正式納入評估選項。南部方面高鐵也規劃延伸到屏東,西高鐵、東快鐵,也能串起來。

台灣高速鐵路全線縱貫台灣人口最密集的西部地區,全長345公里,實際營運里程則為339公里,目前,每日南北向有128至154班次,平均日載客量目前已經達到13萬人,週末與連續假期更有每天15、16萬人的水準,每年營收約350億元。高鐵的建設成本約4,600億新台幣(約145億美元)。算起來,造價4600/345=13.3 億/公里,前瞻計劃8800億幾乎可以營建環島高鐵了。

筆者跟前任交通部長吳宏謀論及此論,其實自吳部長起尹即有此構想,台灣不止要西高鐵東台鐵,台灣其實要有大魄力,將高鐵全島串聯,為與不為除了宏不宏觀外,想不想為台灣立下交通觀光的基礎,就要看檯面上這些政治人物與主管官員,是著眼在當官還是做志業了,畢竟有這樣的便捷交通,才能為台灣觀光立國奠下不世之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