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強迫失蹤者日:中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如何對付受害者?

國際強迫失蹤者日:中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如何對付受害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制度其實跟台灣人密切攸關,像台商便是廣大且顯眼的潛在對象。由於台商通常需要跟以貪腐聞名的中共官員聯繫,這讓他們成為此留置系統的高風險目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8月30日是強迫失蹤者紀念日。如果你覺得這很像一部恐怖電影的名稱,那也情有可原,因為它紀念的內容本來就很驚悚。

全稱為「國際強迫失蹤受害者日」(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Disappeared)的活動在每年8月30日舉行,目的是吸引全世界關注國家執行強迫失蹤命令下的受害者。每天都有人陷入秘密監禁,他們的家人無從得知他們的下落,也無法確定能否再次相見。

中共樂於在一切事物上爭世界之最,這是另一個可以令其誇耀的資料:它現在是實施強迫失蹤的領先者。自2012年習近平掌舵中共以來,當局推出了數個用以強迫失蹤人民的新機制,而受害者已從最初的維權律師、記者和持不同政見者,擴大到更廣泛的群體,包括作為「人質外交」而被綁架的外國人,以及名人和商人等。

台灣人也可能成為受害目標。儘管很難得到官方資料,但據估計,在中國的台商約有100萬至300萬人。考慮到中國長期欺淩台灣的模式,台灣公民尤其容易被鎖定。

今年「國際失蹤者日」的焦點是實施強迫失蹤的最大作惡國──中國。以下是中國用以強迫失蹤的三個主要制度及場所:

  1. 中共已在新疆將一百多萬維吾爾族人關進集中營。
  2. 它將人權捍衛者和律師關進一個名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秘密關押系統。
  3. 2018年,中共成立了反腐敗監管機構──國家監察委員會(NSC),該委員會在中國司法系統之外運作,它有權調查、留置共產黨員(超過9000萬人)、任何國家工作人員(數百萬人,理論上包括護士和幼稚園教師等),以及任何與監察委員會調查案件相關的人員。該系統叫「留置」,與「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一樣,會將被拘留者關到一個秘密地點,在與世隔離的牢房內進行最長可達六個月的激烈審訊。

所有陷於中國愈加擴張的強迫失蹤系統中的受害者們,極易遭受身體和精神酷刑,其中更有少數人最終無法活著出來。

kzm6rr425bvdzhnn0avsrp9mytb3nz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台灣人可能記得其NGO工作者和民主活動人士李明哲的案件,他是台灣首位「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受害者。李明哲於2017年3月16日從澳門過境後不久便失蹤。中共當局保持沉默一個多星期後,才承認他因「國家安全罪」被調查。在接下來的五個月裡,他被單獨監禁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裡,很可能遭受長時間審訊、食物與睡眠剝奪,以及強迫餵藥等待遇。

他被關在一個孤立的設施裡,裡面陪伴他的只有審訊人員或看守人員。更重要的是,他連保留自己指定律師的權利也被剝奪。而他的妻子李淨瑜事後第一次與他見面,是在2017年9月李明哲的審判庭上,當天的審判情況被中共以強迫認罪的形式拍攝播出

中共大量使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制度威脅像李明哲這樣的人權工作者,並擴大成懲罰異議者的國家工具。我們也許可以問問加拿大政府其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邁克爾・斯帕沃爾(Michael Spavor)的情況(兩者均於2018年12月消失於此監禁系統),或是向澳大利亞政府瞭解其公民楊恆均的狀況如何(他被關押一個月後轉入該系統)。

李明哲 未命名
Photo Credit: 截圖自公視晚間新聞

鑒於北京的行事作風日亦大膽,如果因為倫敦支持香港反送中的抗議者激怒它,或者美中關係持續惡化,那麼未來北京逮捕英國和美國公民的行為並非不可想像,現在唯一的問題是:下一個會是誰?

2016年出版的書籍《失蹤人民共和國》,收集了多位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受害者證詞,該書由人權機構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出版(英文版中文版)。各受害者表示,他們在遭受監禁的六個月內從未見過陽光,每天被警衛24小時不間斷監視,被強制餵食令他們心跳加快或使腦部運作不良的藥物,甚至連去洗手間這種最基本的權利也被拒絕,以致只能將排泄物拉在身上,還有人因為幾日無睡、不間斷地受審訊而身心崩潰。

這個系統除了不讓遭監禁者聘請律師,也沒有任何機構能夠監督其運作。國家監察委員會雖然隸屬全國人大之下,但該機構實際上沒有權力監督其工作。

留置系統於2018年3月成立,遭關押的除了前述的各國受害者之外,還包括多位中國的知名人士: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和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而由於缺乏正式和完整的留置公開記錄,無法統計其實際數字,但「保護衛士」利用不完整的省級資料估計,每天有16到70人被留置失蹤。

前地方政府官員司機陳勇的暴斃案例則表明了留置系統的粗暴。在此系統成立僅僅五個星期後,他因為其前老闆的調查案而被拘留致死。當他的妻子和母親見到他的屍體時,發現有著大量瘀傷,胸部也出現塌陷。陳勇年僅45歲。

自從2012年習近平掌權以來,中共大規模擴展了國家批准的拘捕和強迫失蹤行為,並將其寫入法律,為這些行為披上合法的外衣。而這類手段得以迅速擴張的一個原因,是各國政府和機構未能挺身而出,要求北京在全國範圍內停止這種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為。我們對此缺乏關注,意味著這些做法仍然處於黑箱,如果不嘗試改變,它們將繼續在黑暗中蓬勃發展。

這就是為什麼在「國際強迫失蹤受害者日」這個時機,我們呼籲台灣和全世界關注中國的失蹤現象,譴責其不斷擴大的拘留系統網,並與那些只能祈禱心愛的人仍然活著的受害者家屬們團結一致。

  • 國際NGO針對「國際強迫失蹤者日」的聯合聲明
作者黛娜(Dinah Gardner)是駐台北記者,亦是人權NGO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研究員。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Dinah Gardner』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