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批評的勇氣》:女孩的高標準友誼 vs. 男孩的哥兒們準則

《被批評的勇氣》:女孩的高標準友誼 vs. 男孩的哥兒們準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心理學家認為,任何年齡的人不論何時討論、爭執或八卦,「關係感」都會發揮作用。因此,若有人想預測某個人所抱持的信念(無論針對詩詞或政治),似乎就該去搞清楚他朋友的看法。

文:泰莉・艾普特(Terri Apter)

女孩的友誼與理想化的高標準

  • 由衷的讚美 vs. 自我揭露的風險

跨出朋友讚美的安全區會置我們於險境,我們或許會猜想:「萬一她知道我的所作所為,會像否定其他人那樣不認同我嗎?」然而,不冒險就無法獲得友誼的好處。在友誼關係中的讚美,就和在家庭裡一樣,唯有當它認可真我的時候,才能令人心滿意足。僵硬的評判系統有時是女孩友誼的特徵,在其中暴露個性與瑕疵、洩露自己做過的壞事或曾抱持的卑鄙想法,可是要拿出很大的勇氣。我和朱瑟琳發現,女孩會培養這種勇氣,是因為她們想善加利用友誼能夠提供的一切。

隨著她們養成清楚表達與自我呈現的新力量時,自我揭露在友誼中就變成至關重要的活動。女孩子會盼望有個朋友傾聽、賞識她們短暫嘗試尋求自我表達。然而,在女性朋友的世界裡,深信洩露真實的自己就會伴隨遭否定的風險,並以此不切實際的理想築起籓籬。一個朋友會小心翼翼地檢測另一個人理解與認同自己的能力。她透過所有人都能識別的提示來監測認可狀態,例如點頭、發出「嗯哼」之類的聲音傳遞「我追隨你」的訊號、一個表達同情與專注的凝視,或者是一個擁抱。

我在與朱瑟琳・喬塞爾森的共同研究中,看到善解人意如何發揮讚美的作用。十四歲的凱倫向我們描述她從朋友潔西卡身上感受到的安心:「我們一起聊天,我明白潔西卡懂得別人就是會失去理智,她理解那不代表這個人很壞或發瘋了。我知道她不會對一些事大驚小怪。你知道嗎?這些事……呃……你知道的……甚至包括『有時候』想要謀殺我媽之類的事。大部分人可能會回應:『齁!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不是當真的吧!』但我就是當真,因為滿腔怒火會讓人感覺想要……你知道的,想要宰人。而潔西卡會傾聽和理解。她不會嘲笑或嗤之以鼻。這令人非常愉悅。」

  • 透過八卦,女孩會發現自我表達的安全界線

凱倫藉由另一位朋友,也學會其他想法和欲望或許能得到贊同。她留意到安娜如何談論姊姊:安娜會欽佩姊姊的「遠大目標和勇氣」。凱倫察覺到的線索,是自己可以和安娜談論抱負,而且她不會「像我其他朋友那樣,覺得無聊或可笑」。於是,透過閒聊八卦,女孩會發現自我表達的安全所在,以及對抗刻板印象的可能性。八卦也擁有讓人邁開步伐向前行的力量:「去那裡沒問題;這些想法和感受不會讓你變成壞人。」

凱倫住美國維吉尼亞州,離她家約三千兩百公里外的地方,艾咪也在期待向裘絲談及「蠢事、極為私密的事」時,能得到類似的安慰:她說自己和一個「魯蛇」發生關係、母親酗酒,以及她對妹妹的擔心。她渴望「來一次十分痛快的促膝長談」,因為朋友「會幫助我看到,在一團亂當中,我的作為確實沒問題,也代表我的確是堅強的人」。艾咪說:「和裘絲聊天實在很棒。感覺我的內心沒有這麼反感了,而且覺得我比表面上看來的還更美好。」

  • 期待友誼永遠和睦:違反人性的高標準

但幾個月後,艾咪和裘絲的友誼生變了。「裘絲與柯斯蒂相處的時間遠比和我在一起時還多。然後有個女孩子開了我媽的玩笑,接著用手摀住嘴,看起來就像一個人湊著瓶口豪飲一樣。我很想吐。我所認識的裘絲,是不管誰對她說什麼,她都承諾絕對不會洩密的人。關於我是真正的好人、確實很堅強的所有說詞,全是假的。當我不在場時,我再也不是勇於承受的堅強女孩,以及你知道的,那個受人尊重的女孩。我成了家庭一塌糊塗的低劣邋遢女,或者把自己家庭搞到一團糟的邋遢女。事情在你告訴一個朋友時,會是一回事,但是當朋友在你背後散播時,事情就會變成屎。」

女孩子的友誼反覆無常,特別是在青少年初期,變動不定意謂信心經常會被粉碎,而且私下談話時,似乎值得欽佩的事一旦被八卦洩露,就會變得微不足道。這些友誼的高標和經常不切實際的指望,會造成關係的脆弱。友誼(尤其是女孩之間的友誼)被期望是完全正面而不帶任何責難的,但這個理想根本就和女孩子是會批評人的事實(其實所有人都是)相牴觸。當我和朱瑟琳跟女孩聊到她們的朋友,並觀察她們相處時,我們認識到:「沒有其他人際關係會對和睦有這麼高的期望。」

母親與子女會互相批評是預料中事,而情侶當然也會吵架與言歸於好,但女孩子似乎會因為與朋友鬧翻而驚慌失措。妮娜向朱瑟琳訴說她一想到與朋友發生衝突時,所感受到的驚恐。她解釋:「我寧可哪天和我男朋友或我媽吵架,也不要和我的女性友人起衝突。……我基本上很誠實直爽,但就會避免對朋友說任何可能引起爭執的話。我會轉移重點,表示自己『只是開玩笑』或告訴對方別放在心上。」衝突就是承認了分歧與不認同,而不認同會威脅到朋友間全然認可的理想。

大多數女孩都認為好朋友絕對不會評斷她們,也永遠不會苛刻批評她們。這種無法持續的理想建立在地雷區,一旦有個女孩的評判本性進入對話中,她的朋友就會指責她:「你不是真正的朋友。」這種在友誼中尋求的安全避風港,只能有讚美存在,絕對不能責備,是無法維持的,因為這違背了我們喜好評判的天性。女人間的友誼挑戰在於,接納自己與最好的朋友都擁有高度活躍的評判量尺。

男孩的友誼與哥兒們準則

相較於女孩高度反覆無常的友誼,男孩的友誼通常比較穩定。他們的友誼是通融競爭與衝突的,因此並沒有女孩過於理想化所導致的脆弱。女孩陳述的心計(拒絕某人來玩遊戲,因為她太自命不凡,或者她和團體不歡迎的另一個女生當朋友,還會散播對方的負面八卦等),男孩很少會提及。但他們的友誼也是會因為讚美和責備而鞏固或破裂。男孩間的典型對話會直白地提醒一個男孩該如何表現:「真是阿呆,男生才不會玩洋娃娃」和「你很可笑耶,那是只給女生的。」

美國心理學家威廉・帕列克(William Pollack)聽了他稱為「真實男孩」的聲音後寫道:「男孩向我談起他們在每天的生活中,如何接收到自己無法衡量的隱密訊息,以及他們仍覺得自己對重挫的自尊必須掩藏住失望與不知所措。」男孩會花時間互相交談,而且也和女孩一樣,許多聊天內容都是八卦。資訊交流賦予他們歸屬感,成為握有別人感興趣資訊的人,也會讓他們得到快感。他們和女孩一樣會小心翼翼注意自己的名聲;透過留意攸關自己的流言,以及別人和他們談話的方式,男孩子會勘測出何人得到社會的認可,何人遭到否定。

年輕男孩和女孩一樣是靈敏的性別偵探,隨時準備對背離男生準則的人施加社會懲罰(social punishment)──有時又稱為「同儕壓力」。但在童年時期與青少年初期,男孩會自在地調適介於自己溫暖熱情的內心世界與男孩準則之間的衝突。男孩共有的複雜情緒和女孩體驗到的一模一樣,而且他們也會對自己的朋友表達最深層的想法和感受。他們的友誼語言蘊含的喜愛、熱情和需求的豐富度,與女孩的不相上下,並帶著類似的浪漫元素;而且跟同年齡層的女孩一樣,他們也會彼此讚揚。他們一方面看起來似乎善於顯露有愛心與極需關懷,另一方面又會對剛強表示敬意。

  • 為了像個男人,羞於情感表達

然而,在青少年晚期時,男子漢規範的鉗制會緊勒,而童年友誼的溫情也經常遭到摒棄。美國心理學家尼奧貝・韋(Niobe Way)在她傑出的男孩友誼調查研究中,便揭示了男性友誼間的親密連結是如何逐漸分道揚鑣。隨著性徵變得更明顯與接近成年時,「哥兒們準則」(guy code)會干擾友誼的親密。沒有傾訴對象的年幼男童會聲稱自己「快瘋了」,但青少年時的男孩就會主張他不需要「分享事情」,而且他有能力將感覺留給自己。十八、九歲的男孩描述對朋友的依戀,對於別人如何評判他們的感覺顯露出焦慮。尼奧貝・韋發現,當談到依戀和需要朋友時,他們經常會自己劃清界線,堅稱這份親密中不帶性意味的成分。「我可不是同性戀」是尼奧貝・韋經常聽到的聲明,彷彿她可能會事後批評或有暗笑他們的意思,並譴責他們喜歡自己的朋友。

尼奧貝・韋還觀察到,青少年時期的男孩會停止與朋友之間的情感交流。每當某個朋友談論他依戀別人時,他的朋友就會警告他「你生理期喔!」,溫情的公開表達立刻就被擺到一邊。以前會讚美朋友「善解人意」的男孩,如今讚美的對象是另一名剛強、獨立與無畏的男生。青春期男孩的冒險傾向,經常把父母嚇壞,也讓他們比其他年齡層更容易出事,這都是因為他們害怕無法符合男子漢標準的恐懼;因為是否像個男子漢,是每個青春期男孩認為別人評判自己的標準。

在青少年的晚期階段,比女孩更能應對直接衝突的男孩不見了。當一個朋友以放鴿子、說難聽話的方式蔑視友誼時,他們不會坦率地處理自己的脆弱和痛苦,反而是表達憤怒。正如同女孩的友誼會因為認定衝突不可取而變複雜,年輕男性的友誼也一樣,會由於害怕自己的溫情與脆弱遭人指責,因而極度欠缺親密感。

因羞愧引發的緘默,會增強男孩對負面評判的敏感度。當事情出差錯時,少了親密朋友協助管控責備與提供敘述式讚美,男孩子就會發展出一張易動怒的全新薄外皮。有時,青少年會將友誼當成「友誼的盔甲」,少了它,其他人顯得較有威脅性與嚴酷。然而,凡事總有例外,而且無論男女,有些人就是找得到免於同儕壓力的安全空間。十六歲的約爾透過審慎觀察朋友的深層評判,發覺他的挫敗是共通的。「我搞不懂,為什麼那些男生朋友會笑我,還說我『軟弱』。我不覺得自己有何轉變。他們才是現在完全變樣的人。但麥克和我仍然可以混在一起吃喝玩樂,真的是很棒。在我們一起避開那種『暗指性關係』的事時,我會看到緊張不安的笑容。但這實在……呃,對我來說,這真的很假,你知道嗎?」友誼有力量去強制執行對讚美和責備的嚴格規則,但它也有徹底改革規則的力量。

小圈子是尊嚴的堡壘

親密、喜愛和自我探索是友誼的基石;再者,友誼也模擬了其他諸如數代同堂家庭或宗族裡的親密人際關係。友誼和宗族一樣,擁有自己的評判系統。小圈子(cliques)是獨特的友誼群體,女孩與男孩分別會在九歲和十一歲左右開始拉幫結黨,而讚美與責備會增添小圈子的力量。對於何者看起來與聽起來是正確的事,以及何人才是對的,一個小圈子會有自己的認知,然後再評斷誰是圈內人與圈外人。關於一個人要留在小圈子內得要有的身分與執行的事,會在長時間的互相整飾行為中交流經驗,例如:(男性或女性)朋友會一起購物、共用公用更衣室,接著一起準備晚上外出。他們會聽同樣的音樂、看相同的節目,以及引用公用的文化背景資源。說話的慣用語、衣著、頭髮、指甲、穿環和其他飾品配件,也會變成融入小圈子的標誌。

一旦得到進入團體的許可,他們就必須致力於維持自己的圈內人地位。年輕人會小心留意可以確保與維持認可的必要規則。他們會高度警覺肘推動作──這種輕戳(或以肘輕推)的動作是一種間接訊息,象徵贊同某種行為:「你絕對不該穿成這樣」和「你真的和那個怪咖聊天?」除此之外,他們還會留心比較直接的訓斥(例如:那很呆耶、別像個娘們似的)。目睹其他人成為犯錯或愚蠢的指標,有殺雞儆猴的作用:如果你藐視我們的社交規則,你也會遭人嘲笑與輕視。當有位家長試圖干預歸屬關係的象徵時(例如:你不可以穿鼻環或你不可以剪那種髮型),隨之而來的爭論被升溫與延長,對青少年來說,會覺得自己正在為了挽救自身的社交生活而奮戰。

融入一個小圈子遠比融入一個家庭更不牢靠,女孩和男孩全都要更密切監測自己的地位。依據年齡和性別,融入的標誌各不相同。女孩或許會考量:「我聽到的重要訊息,別人也耳聞了嗎?或者我是狀況外?」「其他人辦活動前,會先來確認我有空嗎?還是他們不在乎我有沒有參與?」「體育課後,他們會等我一起去自助餐廳,或者先衝為快?他們企圖把我摒除在外嗎?」至於男孩比較可能會顧慮:「他們聽我講的笑話會笑嗎?」「他們會來問我意見嗎?」「要去哪裡或玩什麼遊戲,他們會聽我的建議嗎?」

確保融入小圈子的唯一方法,就是成為正面肯定與負面否定評判的仲裁人,如同一家之主的角色。當某人先握有權力宣告「你和我們同一掛,但她不是」和「我們認可你,但不認同他」,之後此人才能安心感覺到融入圈內。我和朱瑟琳探究友誼小圈子的狂熱動態時,目睹到女孩會死命爭取讚美和責備的掌控權。為了區分自己人和外人,她們編造不可思議與神祕的標準。規則也不知是從哪冒出來的,專橫又離奇:「如果你要和她講話,就別跟我們玩」與「所有人都不該穿『那種』顏色」。男孩的規則也很雷同:「他的遊戲很無聊;你的點子很棒」和「你是好搭檔;他是傻蛋」。

同儕壓力:同儕的評判

一旦孩童或青少年成為小圈子的成員,立刻就會吸納團體的評判系統。許多孩童和青少年表示,他們找到「和我一個樣」與按照他們的角度看事情的朋友,但相形之下,尋找心靈知己或相像的人的過程比較複雜。偏好與見解,經常透過朋友間的對話不斷被處理與修改。孩童與青少年會根據朋友的評判,塑造出自己的評判。青少年或許會挑戰小團體的觀點(尤其是他們處於爭執的刺激之中),但他們也會調整觀點,與朋友的見解達成一致。事實上,有些心理學家認為,任何年齡的人不論何時討論、爭執或八卦,「關係感」(relatedness,即維繫個人依附關係的欲望)都會發揮作用。因此,若有人想預測某個人所抱持的信念(無論針對詩詞或政治),似乎就該去搞清楚他朋友的看法。

這不代表我們要依樣畫葫蘆地模仿朋友,但無論年輕人或年長者,都是社交變色龍。在未必意識到自己的作為之下,我們會模仿談話對象的姿勢、特殊習慣與臉部表情,尤其是對方如果是我們喜歡的人。模仿一個人愈多,就會顯露出更多的讚賞。模仿,就像在父母與嬰兒之間所見到的,是隱約與含蓄的讚美表達。

這正是同儕令人敬畏的力量來源。雖然父母和老師力勸:「不要因為朋友這樣做就跟著做」與「別讓人強推你做任何事,要善用自己明智的判斷力」,但這種成人智慧忽略了青少年和朋友在一起時,建構讚美和責備的方式。「我家兒子大多數時候的狀況相當不錯,」英妮絲說,但接著便說:「當他與朋友外出時,就變成全世界最笨的小孩。他的正確常識全消失了,心智似乎全被水準低俗的人接管。」

英妮絲觀察到的,是同儕影響力耳濡目染的現象。她十四歲的兒子羅伯並非真的對別人就喪失了理智,但友誼達到深厚與堅韌的目標凌駕一切。其他人或許稱之為「同儕壓力」,但這比較接近隱性自尊經濟的體現。羅伯跟朋友相處時,他的第一要務是融入朋友圈與避免被輕視。

相關書摘 ►《被批評的勇氣》:職場的評判與健康——基層比CEO更容易得心臟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被批評的勇氣:為什麼我們那麼在意別人的評價,卻又總是喜愛議論他人?》,漫遊者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泰莉・艾普特(Terri Apter)
譯者:謝維玲、林淑鈴

劍橋大學心理學家30年研究首發
度量「讚美與責備」的科學

鍛鍊被批評的勇氣
告別自戀、玻璃心、情緒勒索等負面情緒
與來自四面八方的評價和平共處

  • 你知道讚美是大腦健全發展的重要元素?
  • 讚美與責備的經驗甚至會影響一個人的壽命?
  • 為何我們那麼在意別人的評價?又那麼喜歡議論別人?
  • 這些評價又是如何影響你的人際關係?

讚美與責備,其實是雙面刃

  • 乖孩子,有時是最可怕的讚美?
  • 大腦為何會運用獨特的自我讚賞機制來保護自尊?
  • 為了獲得肯定,善意的讚美也會淪為支配他人的工具?
  • 網路酸民為什麼那麼多?同溫層其實使你更自戀?
  • 面對網路霸凌,為何有人寧願了斷生命,好過忍受一連串的言語攻擊?

我們天生喜歡被讚美,討厭被責備。
因為我們渴望被認同,害怕被排擠。

科學研究發現:嬰兒在學會微笑之前,身體就會釋放出令人愉悅的氣味,以贏得大人充滿愛意的回望;基層公務員竟然比CEO更容易得心臟病,因為他們的被認同度較低……

我們從一出生開始,就被各種正面、負面、潛意識、有意識的評價所包圍。無論在家庭、職場、婚姻、友誼還是社群網站,所有的人際互動都深受讚美與責備影響。

我們要不是得到鼓勵,就是被否定;前一刻可能還活在天堂,下一刻就掉入地獄。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評價,我們需要被批評的勇氣。

認識你的評判量尺,鍛鍊被批評的勇氣

本書公開三十年的研究成果與案例,為讀者分析讚美與責備在家人、朋友、情侶、職場等各種關係下的雙面運作,以及在社群媒體時代面臨的改變與危險。

作者透過最新的神經科學及社會心理學研究,揭露演化如何讓我們學會從別人的評價中建立起自己的「評判量尺」。這個量尺不只幫你評量他人,也快速判讀他人會對你做出正面或負面的評價。

唯有洞察這個與生俱來的機制帶來的偏見和恐懼,才能與各種評價和平共處,提升包容不同觀點的能力。

本書特色

  • 精闢分析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種讚美與責備,如何強化或破壞我們的人際關係。
  • 協助讀者鍛鍊被批評的勇氣:謹慎因應他人的評價,避開偏見,提升反省的能力。
  • 提供實用的「評判量尺檢測工具」,讓讀者自行檢測自己的評判量尺是否有偏差,在充滿評價的世界裡找回自己的主控權。
getImage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