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到令和的反戰傳承:天皇祖孫三代「深刻反省」的家族對話

昭和到令和的反戰傳承:天皇祖孫三代「深刻反省」的家族對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明仁上皇是眾所周知的反對戰爭,並首次使用「深刻反省」的天皇,原先大家都以為他的反戰觀是來自幼少時期,一直在躲避空襲的深刻記憶,但現在回過頭來看,有可能當年昭和天皇在二戰後,對戰爭的重新省思與傳承,已然漸漸進入到天皇的家系中。

8月上旬終戰紀念

8月中是日本盂蘭盆節,也是中元節的日子,日本人在紀念祖先之餘,也在15日迎接了新天皇德仁即位後的首個終戰紀念日。從8月6日的廣島原爆紀念日開始、接連的長崎原爆紀念日等,8月上旬無疑是日本社會傳統的哀悼戰爭的時刻。而在8月19日,日本NHK電視台放送新的紀錄片,片中講述當年二次大戰結束後,昭和天皇是如何在反思戰爭的殘酷。

對於很多亞洲國家,如中國、韓國與台灣部分人來說,昭和天皇就象徵過去的軍國主義日本,很多中韓歷史課本都認為天皇也都有參與侵略戰爭責任,是歷史的罪人。甚至在過往戰爭結束後,天皇一度在美國接管日本時,出現可能被廢除的危機,但是在GHQ元帥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的建議下保留。日本在新憲法實施後,即明定天皇不再是過去神聖不可侵犯,而是以象徵性的存在於日本。

然而,對於昭和天皇到底是如何看待過去的侵略戰爭歷史,一直以來並沒有顯著地官方史料去支撐。有人認為當年他壓不住關東軍的氣焰,無力阻止其持續往中國進攻,也有認為他其實知情,並默許南京大屠殺事件發生。不過對於昭和天皇如何說明他是如何反思二戰,一直都沒有有力史料保存,但在這次19日播出的紀錄片中,卻由一系列的新史料去佐證過去天皇的發言。

這些文書來自1948年的首任宮內廳(當時為宮內府)長官田島道治,他在生前與天皇會見613次,寫下的文字紀錄都被妥善保存,但一直遲遲未公開。從1949年2月起到1953年12年退任為止,共留下18本筆記與手帳,在田島過世後,這些文書始終靜靜地被後代保存,直到最近才慢慢公開,目前大家所能知道還只是有限的部分。

昭和天皇二戰反省

首先,天皇提到是有關「反省」戰爭一事,在1952年4月時,日本在美軍佔領了7年後終於因為《舊金山合約》重新獨立,昭和天皇並在當年5月3日演說。但是根據田島的紀錄,1952當年昭和天皇在與他討論相關內容時,天皇曾在1月提到「聲明訊息裡提到有關反省的句子會比較好」,隨後的2月,天皇再度提到「說到反省的話,我自己也有很多要思考的。」

再來是天皇在知道憲法修正後,日本需不需要重新軍備的問題,天皇對此也提出坦率地看法。文中紀錄:「現在的時刻最好先以軍備為主,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改革比較好」,那時日本被解除全部軍備,自衛隊尚未成軍,但天皇仍認為還是要有最低限度武力。

其中,天皇也對當年的軍閥抬頭感到相當「悔恨」,他形容如果日本要重新武裝軍隊,「舊軍閥式的抬頭我是絕對討厭的。」他並在1951年回憶,當時張作霖在中國東北被炸死後,由於不知原因,處罰曖昧下導致陸軍紀綱鬆弛,爾後造成軍部抬頭,等到要挽回時已經來不及。後來1941年時,天皇任命東條英機做首相,本來以為可以壓制陸軍太囂張氣焰,但反而更陷入大戰中,昭和天皇自稱「當然是我判斷錯了。」

不過,這些文字的使用,有些都被宮內廳給否決,其因是當時新憲法實施後,天皇不宜再對政治有任何評論。隨後首相吉田茂也勸進,認為天皇如果在1952年發言「反省」的話,可能國內會有要求退位或讓位的疑慮,最後昭和天皇接受吉田的勸進,但也稱如果要退位或讓位「我想這都不是問題。」

AP_06121301362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新任天皇不戰誓言

昭和天皇這樣的發言,讓許多皇室研究者都感到相當好奇,有些人甚至稱「嚇了一跳」。昭和天皇發言隨後,昭和時代中期的日本進入高度成長期,經濟大幅飛躍,1963年起,在戰歿者家屬的召集下,日本開始舉辦「戰歿者追悼式」。至此50多年來,每年的戰歿者的追悼式已經變成反戰的重新聲明。

日本也在新任天皇德仁即位後,在日前他首次以天皇身份參加戰歿者追悼式。在儀式中,德仁宏亮地聲音宣佈:「在深刻反省之上,我們不要再讓戰爭之禍重新發生。」在首次的儀式中,他使用了「深刻反省」之詞,跟他的父親明仁上皇相同,德仁天皇雖然是首位二戰後出生的天皇,但是他在小時候即跟著當時的天皇明仁一起出席沖繩、長崎、廣島等終戰紀念儀式,可以說深受父親薰陶。

名古屋大學教授,熟悉象徵天皇制的學者河西秀哉就跟《朝日新聞》表示,現任天皇是出生在經濟成長的年代,沒有經歷過戰爭,但是致詞中卻表示現在日本的和平繁榮,是過去的戰爭慘痛所換來的。河西認為德仁天皇很多的言語都在傳承父親明仁上皇對他的教導,再以日本現代史下所理解的戰後日本,去重新體驗人民當年的痛苦。

換言之,我們也許可以猜測,當年的天皇一家族,也許在不為人知的時候,持續透過家族對話來傳承反戰的重要。明仁上皇是眾所周知的反對戰爭,並首次使用「深刻反省」的天皇,原先大家都以為他的反戰觀是來自幼少時期,一直在躲避空襲的深刻記憶,但現在回過頭來看,有可能當年昭和天皇在二戰後,對戰爭的重新省思與傳承,已然漸漸進入到天皇的家系中。

RTS2MKLF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日本反戰能否傳承?

不過,隨著二戰過去74年,目前實際體驗過戰爭的老一輩已經愈來愈少,而今(2019)年參加戰歿者追悼儀式的日本人中,又有高達七成是二戰前出生的,如何在民間傳承戰爭的記憶,從昭和、平成再到令和世代,持續警示後世不要再犯當年戰爭大錯,是相當重要的工作。

其中在亞洲,中國與韓國至今仍舊與日本有著截然不同的歷史觀,身為二戰的被侵略者,中日韓往往會在二戰歷史上因為各式問題擦槍走火。但特別的是,昭和天皇也在這次曝光的筆記中講述到南京大屠殺事件,他在當時對田島回憶說,他有聽到在南京發生很嚴重的事,但當時他沒有細問。直到戰後,他在市谷的審判紀錄中,看到這樣的罪行,才發現「真的很過分」。

日本大學近現代史教授谷川隆久,在確認過所有文本後說:「這是1947年日本國憲法實施後5年,第一次有人在這個時間點跟昭和天皇做訪談。」其中,昭和天皇提及日本應該恢復軍備,但是絕對不要過去舊軍閥那樣的型態,顯示後來誕生的自衛隊體制,應該是他所滿意的。

一直以來,我們都認為昭和天皇在二戰後,因為自己的象徵性地位,與當時日本政治的詭譎,因此不再發言。但事實上,昭和天皇還是在1950年代剛開始的時候,即坦率地表達自己的意見,並讓「反省」、「悔恨」等字眼首次出現在記錄上。

雖然在正式的文稿中,這些文字因當時考量未出現,但或許昭和天皇在私底下,透過另一種方式傳承給了自己家族,透過明仁、還有他的孫子德仁,持續訴說「深刻反省不再犯」的根本初衷。在74年後的現在,德仁天皇的首次終戰紀念致詞上,仍持續看到皇室一家對反戰傳承的堅持,想必未來將會成為新的皇室傳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