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在下一次巨災來臨前》:水利整治、截彎取直,與納莉颱風帶給台北的啟示

《颱風:在下一次巨災來臨前》:水利整治、截彎取直,與納莉颱風帶給台北的啟示
由淡水河下游俯瞰的臺北盆地,三條支流一覽無遺|Photo Credit: 春山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今天的知識格局和後見之明來看,就如同炸毀獅子頭改變了台北的水文,我們對於基隆河截彎取直或許會有不同的看法,但在當時都市發展的脈絡下,截彎取直是人定勝天的直觀做法,就算歷史重來,或許還是會上演相同的戲碼。

文:雷翔宇

【防災工程的保全與局限】

隨著經濟發展,人口不斷向都市遷徙,形成許多高人口密度的地區,例如大台北盆地就匯集了多達七百萬人,相當於全台人口的三成。為了確保大量人口的居住安全,都市防災的議題日益重要,以台北經驗為首的都市防洪經驗,讓我們得以重新認識城市與河流之間的關係。

內外有別——人與河流被拉開的距離

河流是人類文明的起源,是城市的母親,更是大地的動脈。在遠古時代,人們逐水而居,靠老天降雨吃飯,不論灌溉、洗滌,無一不與河流息息相關。但曾幾何時,隨著都市化與現代化快速進展,人們遠離了河流,不再臨溪取水;水庫、淨水場、自來水公司取代河川,成為都市人用水的依靠。河川對於人們來說,只剩下排水遊憩的功能和氾濫的記憶。

排水確實是河川相當重要的功能之一。大地承接了雨水以後,除了蒸發或土地吸收以外,會沿著地面往低處流動,最後匯聚成河入海,完成一趟水循環。這些地面上流動的水,稱為逕流,小如大雨滂沱後臨時出現的小水流,大如河道裡的巨流,都是一種地表上的逕流。

不過,當都市文明發展之後,水的自然流動被人們有計劃地區隔開來。為了有效保護市民免於受到洪水衝擊,堤防劃定了內水與外水的界線,雨水下在水利保護設施(如堤防或護岸)所保護的區域之內者稱為內水,反之從上游集水區匯流入河川的水則稱為外水。人們得到保護,卻也加深了與水之間的疏離感。

當大雨降下在城市之中,一般人多希望盡快將討厭的內水排入河川,再趕快排進海裡;雨下得愈急, 水來得愈快、 愈要有效率地把水排掉,避免水災。因此,大台北地區最早的防洪建設,就設定在排水與擋水的目標上。

內水與外水示意圖(繪製:潘澄;參考來源:經濟部水利署)
Photo Credit: 春山出版
內水與外水示意圖(繪製:潘澄;參考來源:經濟部水利署)

永不妥協的大台北水利整治

一九五九年畢莉颱風(Billie,西北颱)襲擊北部,台北損失嚴重,之後幾年都有颱風,造成淡水河氾濫,包括一九六一年波密拉颱風(Pamela)、一九六二年歐珀颱風(Opal)與愛美颱風(Amy),尤其一九六三年葛樂禮颱風更促成了台北防洪計畫的推動。隨著台北市擴大升格、精省、六都升格等等變革,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不斷協調,陸續推出好幾代防洪計畫,嘗試保護人口最為稠密的政經中心。歷代防洪計畫的擬定,與颱風肆虐都脫不了關係,可以說盆地裡的防洪建設史就是一部颱風災害史。

本來在基隆河與淡水河匯流之處,左岸為五股獅子頭,右岸為關渡;觀音山的岩體綿延過河至關渡,猶如獅子頭,大屯山山脈向南延伸至關渡則如象鼻,形成天然的隘口,古稱「獅象捍門」或「獅象守口」。河道中央矗立的獅子頭隘門雖能夠屏蔽潮氾,卻也使得河道排水出海不易,對於當時期待快速排水而言是一大阻礙。

經由數值地形模型(DSM)可以看到淡水河以及大屯山群的地勢(資料來源:中央地質調
Photo Credit: 春山出版
經由數值地形模型(DSM)可以看到淡水河以及大屯山群的地勢(資料來源:中央地質調查所謝有忠)

一九六三年葛樂禮颱風重創台北,高強度降水、颱風暴潮引發海水倒灌,石門水庫洩洪之下,河中島嶼社子島在水裡泡了三天三夜,死亡人數多達二百餘人。於是到了一九六四年,政府採納美國陸軍工兵團的提議,將隘口炸除,讓河水不再淤堵。為了讓社子島泡水的慘劇不再重現,一九六五年,基隆河迎來了史上第一次截彎取直(士林段),舊基隆河道填平為今天的基河路,而跨越基隆河與淡水河之間的支流番仔溝亦填平,讓社子島從完整的島嶼變成半島。

好景不常,雖然隘口炸毀之後,河水能夠更快速出海,但在漲潮時,潮水長驅直入,拉長了受到潮汐影響的河段(感潮河段)。時五股鄉洲後村(今五股溼地)首當其衝,大潮一來就變成沼澤,肥沃的良田變成鹽化的爛地,旋即被劃分為禁建的一級洪水管制區。

另一方面,為了解決淡水河在大稻埕與三重之間河道狹窄的問題,經過長期的規劃調整,從原本的塭子川疏洪道到一九七九年核定建設二重疏洪道,一步步分擔淡水河的水體。洲後村與附近村莊在一九八四年遭強制遷村,已不堪種植的沼澤變身疏洪道,最後變成今天的溼地。

在二重疏洪道核定的同時,翡翠水庫的建設也獲得核定,歷經八年完工,不只具備民生蓄水與發電功能,在蓄洪上也產生一定的作用,緩解下游的負擔。

淡水河支流——大漢溪、新店溪在石門水庫與翡翠水庫發揮作用、二重疏洪道完竣之下,再加上堤防建設,已經大幅獲得了整治,但在右側的支流基隆河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由淡水河下游俯瞰的臺北盆地,三條支流一覽無遺。(圖片來源:google_eart
Photo Credit: 春山出版
由淡水河下游俯瞰的臺北盆地,三條支流一覽無遺。(圖片來源:google_earth)

基隆河第二次截彎取直

隨著大漢溪、新店溪的水路獲得改善,台北市政府起心動念,要汲取士林段的成功經驗,將基隆河進入台北盆地後塗鴉似的河道截彎取直。一九八七年琳恩颱風降下豪雨,將基隆河沿岸變成水鄉澤國,更加堅定了台北市政府截彎取直的決心,自一九九一年歷經兩年工程,拉直了南港、內湖、松山、大直地區的基隆河河道,將原本拐彎的河流,拉成了近乎直挺挺的線。雖說截彎取直旨在讓河水快速流過,但末代官派台北市長黃大洲自承將截彎取直視為都市更新開發計畫比較恰當,原因無它,截彎取直後獲得的新生土地,成就了日後的內湖科技園區等等。當時市政府曉得此舉將減少河川的蓄洪量,因此特地挖深了水槽,容納更多的水量,避免水位提高。

截彎取直的結果,確實改善了部分水患的情形,但在本來就常淹水的汐止、五堵等中游地區,淹水的情形卻變得更加劇烈。水利署第十河川局局長曾鈞敏說,「原本彎曲的曲流間數百公頃的河川地是可以當成洪氾區滯洪的,經過截彎取直後,這些土地變成了新興工、商業用地,減少了很大的緩衝空間,不過這也是每個國家在發展時常常面臨到防洪與都市發展之間取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