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論(上)》:如果軍隊缺乏武德,就應該盡可能簡單地組織戰爭

《戰爭論(上)》:如果軍隊缺乏武德,就應該盡可能簡單地組織戰爭
Photo Credit: soldiersmediacenter@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軍隊的武德是戰爭中最重要的精神力量之一。如果缺少這種力量,就應該有其他精神力量,如統帥的卓越才能、民族的熱情等來代替,否則,所做的努力就收不到應有的效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卡爾・馮・克勞塞維茨

軍隊的武德

武德不同於單純的勇敢,更不同於對戰爭事業的熱情。勇敢固然是武德必要的組成部分,但是,軍人的勇敢不同於普通人的勇敢,普通人的勇敢是一種天賦的性格,而軍人的勇敢是透過訓練和習慣養成培養出來的。軍人的勇敢必須擺脫個人勇敢所固有的那種不受控制和隨心所欲地顯示力量的傾向,他們必須服從更高的要求:服從命令、遵規守紀、講究方法。對戰爭事業的熱情,雖然能使武德增添生命力,使武德的火焰燃燒得更旺盛,但並不是武德必要的組成部分。

戰爭是一種特殊的事業(不管它涉及的方面多麼廣泛,即使一個民族所有能拿起武器的男子都參加這個事業,它仍然是一種特殊的事業),它與人類生活的其他各種活動是不同的。武德表現在個人身上就是:深刻了解這種事業的精神實質,鍛鍊、激發和吸取那些在戰爭中起作用的力量,把自己的全部智力運用於這個事業,透過訓練,使自己能夠確實而敏捷地行動,全力以赴,從一個普通人變成稱職的軍人。

從事戰爭的人只要還在從事戰爭,就永遠會把與自己一起從事戰爭的人看成是一個團體,而戰爭的精神要素,主要是透過這個團體的規章、制度和習慣養成固定起來的。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因此,我們絕不能輕視軍隊中的這種團體精神。這種團體精神就如同一種黏合劑,把各種精神力量黏結在一起,組成武德的那些晶體,要依靠這種團體精神才能比較容易地凝結在一起。

一支軍隊,如果在極猛烈的砲火下仍能保持正常的秩序,永遠不為想像中的危險所嚇倒,在真正的危險面前也寸步不讓;在勝利時感到自豪,在失敗的困境中仍能服從命令,不喪失對指揮官的尊重和依賴;如果它在困苦和勞累中仍能像運動員鍛鍊肌肉一樣增強自己的體力,把這種勞累看作是致勝的手段,而不看成是倒楣晦氣;如果它只抱有保持軍人榮譽這樣一個唯一的簡短信條,而不忘上述一切義務和美德,那麼,它就是一支富有武德的軍隊。

但是,即使沒有這種武德,也可以像旺代人那樣出色地戰鬥,像瑞士人、美國人和西班牙人那樣完成偉大的事業,甚至可以像歐根親王和馬爾波羅公爵那樣,率領沒有武德的常備軍而同樣取得勝利。因此不應該說,沒有武德就不可能取得勝利。事實上武德並不是一切。武德是一種可以單獨考慮的特殊精神力量,它的作用是可以估計的,如同一件工具一樣,它的力量是可以計算出來的。

在闡述了武德的特點以後,我們談一談武德的作用以及獲得武德的途徑。

武德與軍隊各部分的關係就像統帥的天才與軍隊的整體的關係一樣。統帥只能指揮軍隊整體,不能指揮軍隊的各個單獨部分。統帥指揮不到的部分,就必須依靠武德。選拔統帥應該依據他的卓越品性所享有的聲譽,而選拔大部隊的主要指揮官則應該經過仔細的考察,指揮官的職位越低,這種考察可以越少,對個人才能的要求也可以相應地降低,由相應的武德來代替。一個武裝起來作戰的民族的勇敢、機智、刻苦和熱情等天賦性格,也可以有同樣的作用。這些性格可以代替武德,反之亦然。從這裡可以看到以下兩點:第一,只有常備軍才具有武德,也只有它最需要武德。第二,民兵天賦的性格,在戰爭時可以代替武德,而且在戰爭時期發展較快。

常備軍在對民兵作戰時,比對常備軍作戰時更需要武德,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兵力比較分散,各部隊更需要依靠自己。而當軍隊能夠集中使用時,統帥的天才就有較大的作用,可以彌補武德的不足。一般說來,戰區和其他情況使戰爭變得越複雜,兵力越分散,軍隊就越需要武德。

由此可見,如果軍隊缺乏武德,就應該盡可能簡單地組織戰爭,或者加倍注意戰爭組織的其他方面,不要指望徒有虛名的常備軍能夠提供真正的常備軍才能提供的東西。

因此,軍隊的武德是戰爭中最重要的精神力量之一。如果缺少這種力量,就應該有其他精神力量,如統帥的卓越才能、民族的熱情等來代替,否則,所做的努力就收不到應有的效果。看一看亞歷山大大帝統率的馬其頓軍隊,凱撒統率的羅馬軍團,亞歷山大.法爾涅捷統率的西班牙步兵,古斯塔夫.阿道夫和卡爾十二世統率的瑞典軍隊,腓特烈大帝統率的普魯士軍隊和拿破崙統率的法國軍隊,我們就會知道軍隊的精神力量,這種像從礦石中提煉出的閃閃發光金屬似的優秀品質,促成了多少偉大的事業。這些統帥只是依靠富有精神力量的軍隊才在最困難的情況下取得了驚人的成就,顯示出他們的偉大。如果不承認這一點,就是故意無視歷史事實。

這種精神力量只能產生於兩個來源,而且只有兩者結合起來才能產生這種精神力量。第一個來源是軍隊所經歷的一系列戰爭和取得的勝利,另一個來源是使軍隊不斷經受極度的勞累活動,只有在勞累中軍人才能認識到自己的力量。一個統帥越習慣於向自己的士兵提出要求,就越能保證實現這些要求。士兵克服了勞累,會和克服了種種危險一樣感到驕傲。因此,只有在不間斷的活動和勞累的土壤中,武德的幼芽才能成長,而且只有在勝利的陽光下才能成長。武德的幼芽一旦長成粗壯的大樹,就可以抵禦不幸和失敗的大風暴,甚至可以抵制住和平時期的鬆懈,至少在一定時期內是如此。因此,雖然只有在戰爭和偉大統帥的領導下才能產生這種精神力量,但是,一旦具有了這種精神力量,即使這支軍隊是在平庸統帥領導下和處於很長的和平時期,至少也可以保持好幾代。

一支滿身創傷、久經磨鍊的部隊,其團體精神是單靠條令和操練黏合在一起的常備軍的自負和虛榮心所不能比擬的。嚴厲的要求和嚴格的條令可以使軍隊的武德保持得長久一些,但不能產生武德,因此,它們雖然總是有價值的,但我們不應該過高地估計它們的價值。良好的秩序、高級的技能、堅定的意志以及一定的自豪感和飽滿的士氣是和平時期訓練出來的軍隊特色,這些都應該珍視,但是它們並不能單獨發揮作用。整體只能依靠整體來維持,就像一塊冷卻得太快的玻璃,一道裂縫就可以使整體完全破裂。這樣的軍隊即使有世界上最飽滿的士氣,一遭到挫折,也很容易變得膽怯,甚至草木皆兵,潰不成軍。這樣的軍隊只有依靠統帥才能有所作為,單靠它自己將一事無成。這樣的軍隊,在它沒有經受勝利和勞累的鍛鍊,沒有適應艱苦的戰鬥以前,統率它就必須加倍謹慎。因此,我們不能把軍隊的武德和士氣相互混淆。

相關書摘 ▶《戰爭論(上)》:那些不指揮軍隊、不必承擔責任的人常常主張夜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戰爭論(上):原理之書【2019年全新修訂版】》,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卡爾・馮・克勞塞維茨
譯者:楊南芳等

為了迫使敵人服從我們的意志──
戰爭是最殘酷的方法,流血是它的代價

如何贏得戰爭?克勞塞維茨告訴我們,永遠集中最大兵力,迅速直搗敵人的重心。以有限的力量追求較大的目標時,不做力不從心的事情,而是採取恰恰足夠達成目標的行動。由於作戰雙方的行動都會影響情勢,無法在事先精準預料戰爭的走向。因此,與其在複雜的計畫方面勝過敵人,不如在簡單的行動方面永遠走在敵人的前面。

在上冊〈原理之書〉中,克勞塞維茨全力探索戰爭的本質、如何去認識戰爭,以及在戰爭中應確立的基本原則。除了在理論上梳理概念,克勞塞維茨也大量引用戰史,使真理與經驗得以相互驗證。在強調物質因素的同時,他也一再表示,貫串於整個戰爭領域的精神力量,才是戰鬥的源泉所在。在最黑暗的時刻裡,讓勇氣與智慧散發的微光,帶領我們走向晦暗道路的另一端。

(左岸)0GGK0292_戰爭論上新版定案(立體書300dpi)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