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論(上)》:那些不指揮軍隊、不必承擔責任的人常常主張夜襲

《戰爭論(上)》:那些不指揮軍隊、不必承擔責任的人常常主張夜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夜襲是在冒險,而且實行起來也困難重重,所以只能由較小的部隊來進行。既然出敵不意是夜襲的基礎,那麼隱蔽行動就成為夜襲的基本條件。小部隊比大部隊容易隱蔽行動,而整個軍隊的縱隊卻很少能做到這點。

文:卡爾・馮・克勞塞維茨

夜間戰鬥

夜間戰鬥怎樣進行,它的特徵是什麼,這都屬於戰術研究。在這裡,我們只是把它作為一個特殊的手段從整體上來進行考察。

任何夜間攻擊都只是程度稍強的奇襲。初看起來,這種奇襲似乎十分有效,因為在人們的想像中,防禦者出乎意料地遭到攻擊,而進攻者對於所要發生的一切卻早有準備。他們把夜間戰鬥想像成:一方面防禦者處於極其混亂的狀態,另一方面攻擊者只要從中收取果實就行了。所以,那些不指揮軍隊、不必承擔任何責任的人常常主張進行夜襲,然而在現實中夜襲是很少見的。

上述那種想像都是在下面的前提下產生的:攻擊者了解防禦者的措施,因為那些措施都是事前採取而且很明顯,攻擊者透過偵察和研究一定可以掌握敵方;與此相反,攻擊者的措施是在進攻時刻才實施的,對方一定無法了解。但實際上,攻擊者的措施並不是完全無法知道的,防禦者的措施也不是完全能夠了解到的。如果我們距離敵人不是像霍克齊會戰前奧國軍隊與腓特烈大帝那樣近,可以直接看到對方,那麼我們只能透過偵察和巡邏以及從俘虜和密探那裡了解敵人的配置情況。這樣了解到的情況並不完全,難以達到確實可靠,這些情報或多或少有些過時,敵人的配置可能已經有所變動。

不過,在過去軍隊所採用的舊戰術和野營方法下,要了解敵人的配置比現在容易得多。帳棚比小屋或野戰營地容易識別,部隊有規則地展開成橫隊的野營也比目前常用的各師成縱隊的野營易於識別。即使我們能夠完整看到敵人某個師成縱隊地野營,也無法想像其中的配置情況。而且,我們不僅要了解配置情況,還要了解防禦者在戰鬥過程中採取的措施。正是這些措施使得現代戰爭中的夜襲比在以往的戰爭中要困難得多,因為在現代戰爭中,這些措施比戰鬥前採取的措施多得多。

在現代的戰鬥中,防禦者的配置多半是臨時的,而不是固定的,因此防禦者比過去更能出敵不意地反擊敵人。

因此,除了直接觀察以外,攻擊者在夜襲時很少或者根本不能了解到防禦者更多的情況。

但是,從防禦者的角度來看,他還有一個小小的有利條件,他對自己陣地內的地形比攻擊者熟悉,就好像一個人在他自己的家裡,即使是在黑暗中,也比陌生人更容易辨明方向。與攻擊者比較起來,他能清楚地知道他軍隊的各個部分在什麼地方,也比較容易地到達那裡。

在夜間戰鬥中,攻擊者需要像防禦者一樣了解情況,因此,只有特殊的原因才能進行夜間攻擊。這些特殊的原因多半只和軍隊的某一部分有關係,很少關係到軍隊的整體。因此,夜襲通常只是出現在從屬性的戰鬥中,在大會戰中很少進行夜襲。

如果其他情況有利,我們就可以用巨大的優勢兵力攻擊敵軍的一個從屬部分,把它包圍起來,全部殲滅,或者使它蒙受重大的損失。但是,我們必須出敵不意地行動,否則不可能實現這種意圖,因為敵人的任何一個部隊都不會自願投入這樣一次不利的戰鬥,而會迴避這種戰鬥。除了利用隱蔽地形這種少數情況以外,只有在夜間才能達到高度的出敵不意。因此,如果打算利用敵軍某一從屬部分配置方面的缺點來實現上述意圖,就必須利用黑夜,即使正式的戰鬥要在拂曉開始,至少也要在夜間預先做好戰鬥部署。對敵軍的前哨或小部隊的小規模夜襲就是這樣進行的,其關鍵在於用優勢兵力,進行迂迴,出敵不意地使敵人陷入一次不利的戰鬥,使他不遭受極大損失就無法脫身。

被攻擊的部隊越大,就越難對它進行這樣的夜襲,因為兵力較大的部隊擁有較多的手段,在援軍到來以前,能夠進行長時間的抵抗。

由於上述原因,一般情況下根本不能把敵人整個軍隊作為夜間攻擊的對象,因為,即使沒有外來的援軍,它本身也有足夠的手段可以對付多面攻擊。特別是在現代,任何人對這種普通的攻擊一開始就有所戒備。多面攻擊能否有效地擊敗敵人,並不取決於出敵不意,而完全取決於其他條件。在這裡我們暫不研究這些條件,而只想指出:迂迴固然可以收到很大的效果,但也帶有很大的危險性。除個別情況外,要想迂迴就必須具備優勢兵力,攻擊敵軍的某一從屬部分。

但是,包圍或迂迴敵軍的一支小部隊,特別是在漆黑的夜間,還是比較可行。因為我們的部隊不管對敵人有多大的優勢,畢竟是自己軍隊的一個從屬部分。在這種巨大危險的賭博中,人們只會拿一部分兵力作賭注,而不會投入整個軍隊。此外,大部分的軍隊通常都可以支援和收容前去冒險的這一支部隊,從而減少這次行動的危險。

因為夜襲是在冒險,而且實行起來也困難重重,所以只能由較小的部隊來進行。既然出敵不意是夜襲的基礎,那麼隱蔽行動就成為夜襲的基本條件。小部隊比大部隊容易隱蔽行動,而整個軍隊的縱隊卻很少能做到這點。因此,夜襲通常只能針對敵軍的個別前哨,至於較大的部隊,只有當它沒有足夠的前哨時,才能對它進行夜襲。例如腓特烈大帝在霍克齊會戰中就是由於沒有足夠的前哨才受到夜襲。整個軍隊遭到夜襲的情況與小分隊相比是極其罕見的。

在現代,戰爭比以前進行得更加迅速、更加激烈,雙方始終處於勝負決定之前的緊張狀態中,因此,雖然雙方軍隊經常相距很近,而且不設強大的前哨體系,但雙方都有很充分的戰鬥準備。與此相反,以前戰爭卻往往有一種習慣,即使除了相互牽制以外沒有任何其他企圖,雙方軍隊還是要面對面地安營紮寨,相持很久的時間。腓特烈大帝就經常和奧軍在近到可以進行砲戰的距離上相持幾個星期。

但是,這種便於進行夜襲的設營方法在現代戰爭中已經不用了。現代軍隊已不再攜帶全部補給和野營必需品,因此,通常有必要在敵我之間保持一日行程的距離。如果我們還想特別考察一下整個軍隊進行夜襲的問題,那麼可以看出,足以促使這種夜襲的原因很少,可以歸納如下:

第一,敵人特別粗心或者魯莽,但這種情況不常見;即使有這種情況,敵人精神方面的巨大優勢也將彌補這一缺點。

第二,敵軍驚慌失措,或者我軍精神力量的優勢足以在行動中代替指揮者的命令。

第三,要突破敵軍優勢兵力的包圍,因為這時一切都有賴於出敵不意,而且只有這個意圖才能有效地集中兵力。

第四,敵我雙方兵力懸殊,我方處於十分絕望的處境,只有冒極大的危險才有成功的希望。

此外還需具備一個條件,就是敵軍就在我們眼前,而且沒有前哨掩護。大多數的夜間戰鬥是隨著日出而告終,接近敵人和發起首次攻擊都必須在黑夜中進行,這樣,進攻者就能利用敵人的混亂。相反,如果只利用黑夜接近敵人而戰鬥要在拂曉才能開始,那就不能算是夜間戰鬥了。

相關書摘 ▶《戰爭論(上)》:如果軍隊缺乏武德,就應該盡可能簡單地組織戰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戰爭論(上):原理之書【2019年全新修訂版】》,左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卡爾・馮・克勞塞維茨
譯者:楊南芳等

為了迫使敵人服從我們的意志──
戰爭是最殘酷的方法,流血是它的代價

如何贏得戰爭?克勞塞維茨告訴我們,永遠集中最大兵力,迅速直搗敵人的重心。以有限的力量追求較大的目標時,不做力不從心的事情,而是採取恰恰足夠達成目標的行動。由於作戰雙方的行動都會影響情勢,無法在事先精準預料戰爭的走向。因此,與其在複雜的計畫方面勝過敵人,不如在簡單的行動方面永遠走在敵人的前面。

在上冊〈原理之書〉中,克勞塞維茨全力探索戰爭的本質、如何去認識戰爭,以及在戰爭中應確立的基本原則。除了在理論上梳理概念,克勞塞維茨也大量引用戰史,使真理與經驗得以相互驗證。在強調物質因素的同時,他也一再表示,貫串於整個戰爭領域的精神力量,才是戰鬥的源泉所在。在最黑暗的時刻裡,讓勇氣與智慧散發的微光,帶領我們走向晦暗道路的另一端。

(左岸)0GGK0292_戰爭論上新版定案(立體書300dpi)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