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任務》三部曲:動作設計創新與否,將決定系列成為爛尾或經典

《捍衛任務》三部曲:動作設計創新與否,將決定系列成為爛尾或經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一般電影中,人物要能夠打動人心,必須要強調人物的行為動機,與細微情節的魅力。而《捍衛任務》三部曲的故事線非常單純,在導演高明的設計下,成了炫目精彩的動作片。

《捍衛任務》三部曲是個很有趣的系列電影。

《捍衛任務》是由《駭客任務》三部曲的動作指導大衛雷奇以及導演史塔赫斯基,找來基努李維合作的電影。

《捍衛任務》的故事線由一個超簡單的情節開始,居然延續了三集。

故事講述一個退休殺手約翰維克因為妻子海倫因病過世,而海倫生前為他訂了一隻小狗黛西,他從此跟小狗相依為命。某次俄羅斯黑手黨塔拉索夫家族首領維果的兒子約謝夫想要跟約翰買車,約翰拒絕後,約謝夫闖入約翰家中,襲擊他還殺死了小狗。約翰清醒後,遂展開一場充滿殺戮的過程。

如果單看首集的故事線,可說幾乎無故事。至於第二集跟第三集的故事,則更為薄弱。可以說這樣的電影,劇情根本就不是重點。以分類來說,《捍衛任務》三部曲是槍戰為主的動作片,本質上這種片不看劇情,看的點是人物。只要觀眾可以認同劇中的人物,那麼故事情節再普通都無所謂。

但在一般電影中,人物要能夠打動人心,必須要強調人物的行為動機,與細微情節的魅力。以吳宇森的電影來說,其實多數故事性並不強。很單調的介紹人物開場,然後人物互動,帶入動機,最後大廝殺結束。屬於老套刻版的結構。

但吳宇森的魅力在於兩個要點:「動作設計」與「小細節」,而這兩點是他讓人物顯得鮮明的手段。以《英雄本色》為例,小馬哥的魅力來自於他重義氣(算是很常見的設計),而重義氣的呈現來自於動作與細節的鋪陳,從台北酒家花盆藏槍(細節)、嘴上的牙籤(細節)、墨鏡風衣(造型細節),加上槍戰的設計感(衝鋒槍、全身中彈、用推車載著自己擊斃對手),立刻就讓小馬哥成為影史經典人物。

1437156-XXL
Photo Credit: 《英雄本色》劇照

而《捍衛任務》系列也在這樣的特點上,將基努李維變成近幾年來最帥的英雄角色。在動作設計方面,三部曲的動作都讓人看得叫好,透過各種迷人的殺人方式(鉛筆、精裝書、刀械、各種槍的射擊手段),讓主角約翰維克成了一個殺人的天才。就造型來說,導演並沒有像吳宇森一樣替他多設計什麼,三部曲都以一套黑西裝走到尾。但這些動作設計就成了約翰維克的招牌。

雷奇與史塔赫斯基的動作場景,採用了日本動畫、武俠片,以及香港動作電影中的槍械手法,用精密複雜的動作設計,讓約翰維克從其他英雄人物的殺戮方式中脫穎而出。而他震撼影史的「鉛筆殺人法」,成了這個角色的金字招牌。

而導演的另一個高明手段,是角色動機與背景設定。這點可說是超過香港動作片。香港動作片的背景設定多半簡單,黑幫。警匪槍戰。而《捍衛任務》系列卻建構出兩個元素。一個是以東京地下社會的「魔都」式末日化情境,來強化電影色調和殺人的畫面調性,這也讓約翰維克產生一種非寫實的神話感。

另一個是「殺手聯會」的設定。這個設定可說左右了這個系列的魅力。在第三集方始解密此世界最古老殺手組織的存在,發現他們左右了全世界殺手的制度。從最吸睛的「殺手金幣」可以買到的各種服務(清理屍體、飯店、計程車、醫生),到組織如何因為殺手們違反各種規章,而出手進行處罰等,都讓原本非常簡單為了小狗被殺的復仇,直接拉大到約翰維克挑戰整個組織的宏觀視野。

如果只是一般新奇的動作片,只要有為小狗復仇的動機,加上令人眼花撩亂的動作設計,就可以拍出不錯的電影。但導演正是透過殺手聯會的設定,讓一集電影即可完結的故事,整整擴大到三集都還無法結束。

目前三集的故事走向分別為:「為小狗復仇,殺光俄羅斯黑手黨」、「因為殺光俄羅斯黑手黨,被視為復出江湖,所以捲入風波,被殺手聯會通緝」、「在對抗殺手聯會的過程中,吸引其他想要反抗聯會的組織,想跟他聯手」。看完三集,卻感覺還只是個開端。彷彿前兩集只是為了鋪陳出殺手聯會的存在,最後再由約翰維克把殺手聯會消滅。

但以背景的宏大設定,可能故事到了第四集,約翰維克都無法消滅殺手聯會。搞不好需要到第五集才能完結故事。但因為故事結構本來就薄弱,都是一句話就可講完,而槍戰與武打場面都佔了片長一半以上時間,反過來說這也是導演的危機。

因為所有炫目的動作設計在三集中不斷推陳出新,很難想到還有什麼新花樣可變。偏偏動作又是這系列的重點,如果第四集的動作設計重複沒新意,在故事薄弱的狀態下,然後殺手聯會又還沒消滅,那第五集恐怕會爛尾。

但如果導演在第四集又做出突破,那約翰維克的魅力將整整左右前後10年的動作片影史發展,其動作設計的魅力,也會成為新一代的經典。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