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戰爭》:這場戰爭的根源在於日本對朝鮮的野心

《日俄戰爭》:這場戰爭的根源在於日本對朝鮮的野心
|Photo Credit: 東城鉦太郎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當時日本和俄羅斯締結了關於共同援助朝鮮獨立的協定的話,朝鮮的獨立暫時就不會受到威脅。或許就為朝鮮開闢了通過國際保障成為中立國的可能性。

文:和田春樹

【日俄戰爭就這樣發生了】

日俄戰爭首先從朝鮮戰爭開始。日本軍侵入宣佈戰時中立的大韓帝國境內,佔領了鎮海灣、釜山、馬山、仁川、漢城、平壤,強迫大韓帝國皇帝簽署議定書,在事實上承認朝鮮為日本的保護國。並且,日本同時在仁川和旅順對俄羅斯艦艇發動了攻擊,不管怎樣,這些攻擊起到了向大韓帝國皇帝宣告俄羅斯無法為其提供保護的作用。日本在掌握朝鮮之後,又越過鴨綠江,將戰火燃燒到滿洲,進入真正的日俄戰爭階段。日本在宣戰公告中宣稱是為「保全韓國」而與俄羅斯開戰,但實際上,日本在將朝鮮納為保護國、置於自己的統治之下後,為了迫使俄羅斯承認此事,進一步推進了戰爭。

而俄羅斯方面的情況是,在遭到日本海軍的突然襲擊後,才不得已發出了抗議性的宣戰公告,完全是被動的。俄羅斯不希望戰爭發生,這點是確實的。

日本的目的

不得不說,這場戰爭的根源在於日本對朝鮮的野心。取得明治維新成功的日本人,夢想著在文明開化、富國強兵的基礎上,擴大領土。

對於幕府末年變革時期的活動家們而言,改造國家的範本是俄羅斯彼得大帝的改革。佐久間象山這樣寫道:

「近有魯西亞之主彼得大帝,慨歎其國乏大船,不習水軍,疏於航海,自阿蘭陀(譯者注:即荷蘭)延請擅長諸藝者,教國人習是,……以上諸藝頓開,遂成歐羅巴州中光榮之國。」「上有豪傑之主領導,魯西亞終成不亞他國之雄強。」

如果說彼得大帝的範本是由強力的君主統率,自上而下果斷實行近代化革命,謀求打破舊弊、改革社會、富國強兵的話,那麼彼得大帝的最終功績——開疆拓土也自然而然地成為了效仿的對象。渡邊華山寫道:

「有英主彼得忽然雄起,一代之內,西起蘇亦齊亞(譯者注:即瑞典)一部,東至我蝦夷(譯者注:即北海道)堺迄,其地凡七千餘裡,一舉蠶食,遂成世界第一之大國。」

實現富國強兵後,就要擴大領土、發揚國威。這樣的藍圖幾乎成為了不容置疑的國家目標,鐫刻在日本人的腦海中。

日本如果要擴大領土,其物件就是日本周邊的地區。於是,北邊的樺太,西邊的朝鮮半島,西南的琉球、台灣就進入了人們的視野,浮現在腦海中。這確實是地理學的問題。但是,侵略他國之舉,終究屬於異常之事,自然不應該成為國家國民的目標。在以上這些地區中,明治政府最早派去軍隊的是1874年向台灣派兵。1879年,日本推翻了琉球王權,將琉球完全併入了日本。另一方面,1875年,日本在朝鮮的江華島周邊發起軍事行動,在與俄羅斯締結條約放棄樺太之後,1876年,日本強制朝鮮簽署不平等條約,迫使其打開了國門。

在這個過程中,日本逐漸形成了以獲取朝鮮為目標的理念。出於和俄羅斯對抗、認為俄羅斯侵略正在逼近的意識,日本從最初起就強調有必要積極地介入朝鮮,保護朝鮮,同時也是保護自己這樣一種安全保障觀。儘管俄羅斯侵略朝鮮這種事情並非現實的可能性,但它還是反復地被人們議論著,或許這樣一來,就使得日本想要統治鄰國的這種野心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吧。

1880年代,朝鮮發生了壬午軍亂和甲申政變,日本起初遭到了保守的朝鮮人的攻擊,隨後它主動轉向支持朝鮮改革派的行動,在這個過程中,日本認識到了朝鮮的宗主國——清國的力量。然而這個時候,日本即使想向清國拋出自己的主張,也要顧及俄羅斯侵略的可能性。由此就產生了這樣的提案:由包括日本、清國在內的五國來保障實現朝鮮的中立,保護其免遭俄羅斯侵略。山縣一系的井上毅的提案等即是其例。

朝鮮和俄羅斯

朝鮮在被日本強力逼迫下打開國門後,並沒有確定國家前進的道路。國王高宗與明治天皇同歲。他在被由親生父親大院君所籠絡的保守派和親日改革派交相發起的政變的撼動中,接受了外國顧問穆麟德的建議,既拒絕了自古以來的宗主國清國,也拒絕了逼迫而來的日本,轉而去探索通過北方俄羅斯帝國的保護確立自己統治的道路。他最初的行動傳到日本後,激怒了外務卿井上馨。井上於1885年6月5日對清國公使徐承祖所說的話值得我們再次引用:

「朝鮮國王君臣之間,其政治之體,所為殆有類小兒處。」此時高宗大約三十四、五歲,「此年齡處事如此,可知縱令送他賢良之人,諄諄勸諭,亦不能進善去惡。」因此,若清國與日本「不謀防阻之法,禍及貴我兩國即在旦夕」,「故須稍加拘束朝鮮王之臨政,使其外交無妄為。」

這是朝鮮國王和日本的關係發展成不可調和的關係的起點。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到1910年日本合併朝鮮為止的四分之一世紀漫長鬥爭的開端。

另一方面,俄羅斯的態度從最初起就是消極的。俄羅斯擁有廣袤的國土,已經難以應付。因此日本迫使朝鮮開國的時候,俄羅斯並不認為是問題,也沒有打算與朝鮮建立外交關係。俄羅斯的想法是,沿海州接納了大量從朝鮮逃難而來的農民,讓他們從事農業,有益於促進新領土的開發,因此回避與朝鮮建立正式外交關係較好。俄羅斯與朝鮮締結國交是在1884年,俄羅斯的宿敵——英國與朝鮮建立國交之後。雖然首任公使韋貝爾對朝鮮國王抱有同情之心,但俄羅斯本國的「觀望政策」依然沒有改變。對俄羅斯來講,無論朝鮮還是日本都只是遙遠的國度。

俄羅斯強烈意識到日本的存在是通過1891年皇太子尼古拉訪問日本時發生的大津事件。皇太子自身始終都被充滿異域風情的美麗的日本所打動。因此,當他被精神有問題的巡警襲擊後,雖然感到了強烈的疼痛和憤怒,但對日本的美好印象並沒有改變。在他對日本印象的最深處,深深地烙下了襲擊發生時慌張逃竄,隨後又返回現場跪地、雙手合十,表達遺憾之情的溫和的日本人的身影。對尼古拉來講,兇猛的、具有攻擊性的、充滿武士精神的日本與他無緣。即便是俄羅斯政府,也認為未能將襲擊尼古拉的警官處死的日本政府本身就代表「軟弱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