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戰爭》:這場戰爭的根源在於日本對朝鮮的野心

《日俄戰爭》:這場戰爭的根源在於日本對朝鮮的野心
日俄戰爭中的日本海海戰|Photo Credit: 東城鉦太郎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當時日本和俄羅斯締結了關於共同援助朝鮮獨立的協定的話,朝鮮的獨立暫時就不會受到威脅。或許就為朝鮮開闢了通過國際保障成為中立國的可能性。

文:和田春樹

【日俄戰爭就這樣發生了】

日俄戰爭首先從朝鮮戰爭開始。日本軍侵入宣佈戰時中立的大韓帝國境內,佔領了鎮海灣、釜山、馬山、仁川、漢城、平壤,強迫大韓帝國皇帝簽署議定書,在事實上承認朝鮮為日本的保護國。並且,日本同時在仁川和旅順對俄羅斯艦艇發動了攻擊,不管怎樣,這些攻擊起到了向大韓帝國皇帝宣告俄羅斯無法為其提供保護的作用。日本在掌握朝鮮之後,又越過鴨綠江,將戰火燃燒到滿洲,進入真正的日俄戰爭階段。日本在宣戰公告中宣稱是為「保全韓國」而與俄羅斯開戰,但實際上,日本在將朝鮮納為保護國、置於自己的統治之下後,為了迫使俄羅斯承認此事,進一步推進了戰爭。

而俄羅斯方面的情況是,在遭到日本海軍的突然襲擊後,才不得已發出了抗議性的宣戰公告,完全是被動的。俄羅斯不希望戰爭發生,這點是確實的。

日本的目的

不得不說,這場戰爭的根源在於日本對朝鮮的野心。取得明治維新成功的日本人,夢想著在文明開化、富國強兵的基礎上,擴大領土。

對於幕府末年變革時期的活動家們而言,改造國家的範本是俄羅斯彼得大帝的改革。佐久間象山這樣寫道:

「近有魯西亞之主彼得大帝,慨歎其國乏大船,不習水軍,疏於航海,自阿蘭陀(譯者注:即荷蘭)延請擅長諸藝者,教國人習是,……以上諸藝頓開,遂成歐羅巴州中光榮之國。」「上有豪傑之主領導,魯西亞終成不亞他國之雄強。」

如果說彼得大帝的範本是由強力的君主統率,自上而下果斷實行近代化革命,謀求打破舊弊、改革社會、富國強兵的話,那麼彼得大帝的最終功績——開疆拓土也自然而然地成為了效仿的對象。渡邊華山寫道:

「有英主彼得忽然雄起,一代之內,西起蘇亦齊亞(譯者注:即瑞典)一部,東至我蝦夷(譯者注:即北海道)堺迄,其地凡七千餘裡,一舉蠶食,遂成世界第一之大國。」

實現富國強兵後,就要擴大領土、發揚國威。這樣的藍圖幾乎成為了不容置疑的國家目標,鐫刻在日本人的腦海中。

日本如果要擴大領土,其物件就是日本周邊的地區。於是,北邊的樺太,西邊的朝鮮半島,西南的琉球、台灣就進入了人們的視野,浮現在腦海中。這確實是地理學的問題。但是,侵略他國之舉,終究屬於異常之事,自然不應該成為國家國民的目標。在以上這些地區中,明治政府最早派去軍隊的是1874年向台灣派兵。1879年,日本推翻了琉球王權,將琉球完全併入了日本。另一方面,1875年,日本在朝鮮的江華島周邊發起軍事行動,在與俄羅斯締結條約放棄樺太之後,1876年,日本強制朝鮮簽署不平等條約,迫使其打開了國門。

在這個過程中,日本逐漸形成了以獲取朝鮮為目標的理念。出於和俄羅斯對抗、認為俄羅斯侵略正在逼近的意識,日本從最初起就強調有必要積極地介入朝鮮,保護朝鮮,同時也是保護自己這樣一種安全保障觀。儘管俄羅斯侵略朝鮮這種事情並非現實的可能性,但它還是反復地被人們議論著,或許這樣一來,就使得日本想要統治鄰國的這種野心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吧。

1880年代,朝鮮發生了壬午軍亂和甲申政變,日本起初遭到了保守的朝鮮人的攻擊,隨後它主動轉向支持朝鮮改革派的行動,在這個過程中,日本認識到了朝鮮的宗主國——清國的力量。然而這個時候,日本即使想向清國拋出自己的主張,也要顧及俄羅斯侵略的可能性。由此就產生了這樣的提案:由包括日本、清國在內的五國來保障實現朝鮮的中立,保護其免遭俄羅斯侵略。山縣一系的井上毅的提案等即是其例。

朝鮮和俄羅斯

朝鮮在被日本強力逼迫下打開國門後,並沒有確定國家前進的道路。國王高宗與明治天皇同歲。他在被由親生父親大院君所籠絡的保守派和親日改革派交相發起的政變的撼動中,接受了外國顧問穆麟德的建議,既拒絕了自古以來的宗主國清國,也拒絕了逼迫而來的日本,轉而去探索通過北方俄羅斯帝國的保護確立自己統治的道路。他最初的行動傳到日本後,激怒了外務卿井上馨。井上於1885年6月5日對清國公使徐承祖所說的話值得我們再次引用:

「朝鮮國王君臣之間,其政治之體,所為殆有類小兒處。」此時高宗大約三十四、五歲,「此年齡處事如此,可知縱令送他賢良之人,諄諄勸諭,亦不能進善去惡。」因此,若清國與日本「不謀防阻之法,禍及貴我兩國即在旦夕」,「故須稍加拘束朝鮮王之臨政,使其外交無妄為。」

這是朝鮮國王和日本的關係發展成不可調和的關係的起點。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到1910年日本合併朝鮮為止的四分之一世紀漫長鬥爭的開端。

另一方面,俄羅斯的態度從最初起就是消極的。俄羅斯擁有廣袤的國土,已經難以應付。因此日本迫使朝鮮開國的時候,俄羅斯並不認為是問題,也沒有打算與朝鮮建立外交關係。俄羅斯的想法是,沿海州接納了大量從朝鮮逃難而來的農民,讓他們從事農業,有益於促進新領土的開發,因此回避與朝鮮建立正式外交關係較好。俄羅斯與朝鮮締結國交是在1884年,俄羅斯的宿敵——英國與朝鮮建立國交之後。雖然首任公使韋貝爾對朝鮮國王抱有同情之心,但俄羅斯本國的「觀望政策」依然沒有改變。對俄羅斯來講,無論朝鮮還是日本都只是遙遠的國度。

俄羅斯強烈意識到日本的存在是通過1891年皇太子尼古拉訪問日本時發生的大津事件。皇太子自身始終都被充滿異域風情的美麗的日本所打動。因此,當他被精神有問題的巡警襲擊後,雖然感到了強烈的疼痛和憤怒,但對日本的美好印象並沒有改變。在他對日本印象的最深處,深深地烙下了襲擊發生時慌張逃竄,隨後又返回現場跪地、雙手合十,表達遺憾之情的溫和的日本人的身影。對尼古拉來講,兇猛的、具有攻擊性的、充滿武士精神的日本與他無緣。即便是俄羅斯政府,也認為未能將襲擊尼古拉的警官處死的日本政府本身就代表「軟弱的國家」。

另一方面,對日本全體國民而言,大津事件的衝擊力極其巨大。因恐懼大國俄羅斯的憤怒,上至明治天皇,下至自盡的畠山勇子,所有日本人似乎都要被壓垮了。在這種恐懼之中,西伯利亞鐵路開工建設的消息又攪起了更深一層的不安。

日清戰爭及其影響

1894年,日本政府邁出了朝鮮戰爭的一步。導火索是朝鮮發生的東學農民叛亂。日本得知朝鮮向清國請求出兵鎮壓叛亂後,雖然自身沒有接到請求,但也產生了應該出兵的想法。陸奧宗光外相和川上操六參謀次長推進了此事。在出兵之後,伊藤內閣確立了將朝鮮從清國的宗屬關係中解放出來,使其成為日本的保護國的目標。日本軍佔領漢城後,最終於7月23日佔領王宮,解除朝鮮軍武裝,擒獲了國王和王妃。在此基礎上,日本以應朝方請求讓牙山的清軍撤退為由,開始攻擊清軍,同時還在海上擊沉了運送清兵的船隻。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發佈宣戰公告之前。

明治維新締造的新型國家日本,它的陸海軍確實很強勁。俄羅斯駐在武官沃加克對其讚歎不已。日本陸軍在平壤戰役中大獲全勝,隨後越過鴨綠江,攻入滿洲。朝鮮戰爭全面轉化為日清戰爭,日軍戰勝了清軍。作為勝利的果實,日本不僅取得了朝鮮的獨立,即朝鮮對日本的從屬,還在獲得賠款和割讓台灣的基礎上,進一步要求割讓遼東半島、南滿洲。即使以帝國主義的標準來看,這些要求也未免過於貪婪。

俄羅斯對此有了反彈,出於自身利益,俄羅斯不允許日本進入滿洲,此舉得到了德國、法國的回應,發展為三國干涉。最終,日本不得不屈服,被迫歸還了遼東地區。這一挫折原本有可能成為改變日本走向的契機,但日本國民的反應卻是「臥薪嚐膽」。

從侵略的受害方朝鮮和清國的角度來講,因帝國主義列強間的對立,日本的野心得到了抑制,這種結果是可喜可賀的。無論清國還是朝鮮都迅速提高了對俄羅斯的期待。朝鮮國王高宗和閔妃轉向投靠俄羅斯,以抵制日本的干涉。而受到打擊的日本對外強硬派的活動家們和軍部始終主張通過戰爭獲得對朝鮮的統治權,以至發生了由三浦梧樓公使主導的殺害閔妃的政變。這實在是不可寬恕的暴行,使日本完全喪失了在國際上的體面。在朝鮮,揭發這一暴行的是俄羅斯公使韋貝爾。日本不僅殺害了王妃,而且逼迫國王高宗下詔斥責王妃,將其廢為庶民,高宗對此很憤怒,於是上演了逃入俄羅斯公使館的逆向政變。一如為收拾事態而去到朝鮮的小村壽太郎所言,日本陷入了「天子被奪,萬事皆休」的窘境。

此時,日本所面臨的課題是,想方設法與在朝鮮實力日益增大的俄羅斯交涉,盡可能地確保自己對朝鮮的影響力。其最初的嘗試是小村・韋貝爾備忘錄。在此基礎上,構想出來的是山縣有朋的日俄勢力圈分割案,它得到了伊藤首相的支持。1896年6月,山縣帶著這個方案參加了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儀式。

然而,加冕儀式外交的主角是李鴻章。他於6月3日與維特簽訂了俄清秘密同盟條約,基於這一條約,俄羅斯獲得了建設橫貫滿洲的東清鐵路的利權。在同一時間,山縣將其在朝鮮以南北劃分日俄勢力圈的構想告訴了洛巴諾夫-羅斯托夫斯基外相。協定案的第五條為,「日俄兩國政府在簽訂協定後,……認為除已駐屯該國的軍隊外,有必要進一步派遣軍隊援助該國官府時,為避免兩國軍隊衝突,日俄兩國須劃分各自軍隊的派遣地,一方派遣軍隊至南部,一方派遣至北部,出於預防,兩國軍隊間須保持相當距離。」6月6日,山縣答覆,劃分南北的界限定為大同江一帶,即平壤附近。這個方案是以朝鮮獨立為前提,將朝鮮分為南北兩部分,日本和俄羅斯分別行使各自影響力的方案。

如果當時日本和俄羅斯締結了關於共同援助朝鮮獨立的協定的話,朝鮮的獨立暫時就不會受到威脅。或許就為朝鮮開闢了通過國際保障成為中立國的可能性。當然,也可以設想,日本不滿足於此,不久又會為了將俄羅斯的影響從北部朝鮮驅趕出去而轉向戰爭這樣的事情。但即便如此,沃加克後來在1903年回顧這一時期時,還是指出,在朝鮮問題上,此時是罕見的與日本締結正式協定的機會。

然而,洛巴諾夫-羅斯托夫斯基外相聽了山縣的提案後,沒有認真對待這一方案。結果導致6月9日締結的山縣・洛巴諾夫協定流於形式。1896年時,俄羅斯在朝鮮的立場明顯比日本有利。彼時,高宗仍然是俄羅斯公使館的客人,在尋求俄羅斯的保護。繼山縣之後,朝鮮使節閔泳煥也向俄外相提出交涉請求,尋求依靠俄羅斯的力量保護朝鮮,結成俄朝同盟。當然,除朝鮮之外,俄羅斯還有其他必須要考慮的事情,這是事實。但重要的是,俄羅斯對於今後該怎樣對待與朝鮮的關係,怎樣對待與日本的關係沒有一套深思熟慮的方針。

俄羅斯外相與皇帝商議後,拒絕了山縣的提案。日本駐俄公使西德二郎對此進行分析,做出了重要的判斷。他在1896年7月提交外務省的報告中寫道,俄羅斯無論是與日本共同地還是單獨地,都「無意」將朝鮮納為保護國,因此「于現今之狀態,俄無意與日本共同分割朝鮮南北」。「俄現今於朝鮮之所望,不過保其現狀而已,未有主動攫取或使其成為保護國之念。」西德二郎由此得出結論,如果日本強勢推進,有可能在不發生衝突的情況下,就將朝鮮納入囊中。

俄羅斯進入滿洲

日清戰爭刺激了列強。德國於1897年佔領了膠州灣。這一事件進而刺激了俄羅斯皇帝尼古拉。野心勃勃的新任外務大臣穆拉維約夫體察到皇帝的心意,積極推進了一項冒險政策:獲取俄羅斯海軍連想都未曾想過的不凍港——旅順、大連。雖然維特起初強烈反對這項政策,但當其成為既定方針後,他反而最熱心地利用起來。維特規劃修建了東清鐵路的南部支線,將大連納為他的滿洲鐵路王國的終點。

到了1898年,朝鮮的反俄勢力——獨立協會發起了極具影響力的運動,致使俄羅斯不得不完全撤回軍事教官和財政顧問。俄羅斯失去了在朝鮮的影響力,在這種狀況下,它在遼東半島擁有租借地,從安全保障的角度來講是極度不安定的。因為旅順、大連與俄羅斯本國只有一條鐵路連接。

因此,當俄羅斯軍憑藉義和團事件和與其相關的俄清戰爭全面佔領滿州後,對撤兵之事很猶豫,這可以說是必然的發展趨勢。至少,從駐紮旅順的關東州長官阿列克塞耶夫的角度來講,他是不願意輕易從滿州撤兵的。

日本對於俄羅斯租借遼東半島之事,起初的態度也是很慎重的。直到這時候西外相才首次提出了滿韓交換論,指出如果俄羅斯取得南滿洲,那麼就將朝鮮全面交給日本,但當俄羅斯對這一提案表示拒絕後,日本輕易就撤回了,改為締結西・羅森議定書,只要求俄方承認日本在朝鮮發展工商業。然而,到了俄羅斯全面佔領滿洲之時,日本終於正面提出了滿韓交換論,這是出於認為明確主張如果俄羅斯控制滿洲的話,那麼要求俄羅斯承認韓國是日本之物也無不可這樣一種想法。另一方面,日本的民間輿論開始齊聲譴責俄羅斯進軍滿洲。軍部也加入其中。

韓國皇帝這時首次推出了希望成為中立國的路線,向日本政府尋求交涉。1900年8月,趙秉式出任日本公使。俄羅斯的駐日公使伊茲沃利斯基強烈支持此方案,在他的勸說下,俄羅斯外務省也支持起來。漢城的巴甫洛夫公使也放棄了自己的判斷,表示贊同。然而1901年1月,日本政府、加藤外相聽取了駐清公使小村的意見後,堅決拒絕了這一方案。小村已經不再持單純的滿韓交換論,他的想法開始發生變化,顯現出要將確保韓國作為牽制俄羅斯統治滿洲的據點的傾向來。如此一來,日俄關於朝鮮的主張完全錯位。我們可以認為,就是從這一時刻起,日俄之間的對立走上了不歸路。

相關書摘 ►《日俄戰爭》:日俄戰爭為何發生?司馬遼太郎的看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日俄戰爭:起源與開戰(上、下冊)》,廣場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和田春樹
譯者:易愛華、張劍

近代 東方國家第一次擊敗西方國家;憲政國家擊敗專制王朝

日俄戰爭,是東北亞乃至世界近現代史上非常關鍵的歷史事件,也是其後日、俄、韓、中各自歷史發展或明或顯的轉捩點。以往日本的主流說法認為,這是為了抵抗俄國對遠東地區的入侵而不得不為的一場戰役;日本代表亞洲黃種人打敗了入侵的白人帝國,是一場正義的、主導未來的戰爭,等等。

本書是首次在全面調查日本、俄羅斯、韓國資料的基礎之上所做的研究。從起源和開戰兩個維度全新論述了日俄戰爭為何發生,又是如何開始。作者將闡明:戰爭因日本想統治朝鮮的欲望所引發,並通過入侵朝鮮而肇始。日俄戰爭始於朝鮮戰爭,最終發展為日本與俄羅斯之間在中國東北進行的戰爭。這一觀點有力地反駁了日本人一個世紀以來對這場戰爭的錯誤認識,誠如作者所言:「當日本獲得戰爭勝利,吞併朝鮮後,亞洲人民才發現,日本是另外一個帝國主義國家。」

作者和田春樹先生是日本著名的俄羅斯、蘇聯和朝鮮問題專家,曾有《朝鮮戰爭全史》等多部重要著作問世。本書出版後影響很大,2013年獲東北亞出版人獎——坡州圖書獎。

getImage
Photo Credit: 廣場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