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純愛男男戀」正逐漸成為日本影壇的新寵?

為什麼「純愛男男戀」正逐漸成為日本影壇的新寵?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少女漫畫式的呆萌單純女主角,總好像只能等著被霸道總裁男主角拯救,於是女性觀眾長久以來缺乏的認同投射,逐漸在BL作品中找到出口,因為脫離了男性視角的「監督」,反而更能直截了當的慾望男體。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播出的《大叔之愛》將在2019年9月於台灣上映, 日本媒體以「社會現象化」定調該劇,代表職場男男愛在日本人心中並非全然幻想,況且該劇的官方Twitter每天都有粉絲留言、示愛。

究竟「職場劇」加「男男愛」在日本爆紅的原因是什麼?難道是全日本都變身為愛看BL漫畫的「腐女」嗎?

觀眾對純愛劇已沒興趣,日劇只好從男男戀找出口

《大叔之愛》電視劇版本以春田創一(田中圭飾)、黑澤武藏(吉田鋼太郎飾)、牧凌太(林遣都飾)三人為中心,牽出二條感情故事線,分別是上司黑澤部長追求下屬春田和的職場愛情線,以及春田和室友兼同事牧的「好友變情人」線,這般少女漫畫的「二男追一女」人物設定,居然在男男戀中表現地不落俗套,被日本劇迷稱作「平成最後的純愛劇」。

但身為日劇迷的我也不禁想問:「純愛失靈了嗎?」

回顧這五年,除了《朝5晚9》外,能讓你少女心爆棚的日劇還有哪部?少女心純愛劇數量遠少於1990年代,1991年《東京愛情故事》和《101次求婚》、1995年《跟我說愛我》、1996年《長假》、1999年《魔女的條件》等,部部揪心又經典,這種胸口緊緊、心跳加速的感覺,日文以「キュン(kyun)」單音節的片假名表達,非常傳神。

近幾年討論度高的愛情日劇大都含有社會現象,單(ㄨˊ)純(ㄋㄠˇ)談戀愛的時代在著泡沫經濟被戳破後跟著消逝,無論是年輕人的失業問題(《月薪嬌妻》高學歷女主角因求職碰壁,在經濟考量下和男主角開啟互助的婚姻生活)或職場現象(《我要準時下班》女主角捨棄舊式的加班文化,堅持準時下班享受個人時光),融入職場和社會現象的電視劇好看歸好看,但看戲的人何嘗不是追求想像空間及逃離現實?

好在《大叔之愛》讓眾多少女心找到依歸,根據日本劇迷的說法,電視劇雖有上司追求下屬的異性戀職場愛情劇,但現實感太重了,無法全然沈浸其中,享受投射的快感。但男男愛為女性觀眾開了一扇愛情劇的窗,《大叔之愛》將戀愛中的男女抽換為男男角色,使該劇兼具職場的現實成分、又沒有少女漫畫的過度美化,因此女性觀眾更能「隔一段距離」觀賞三位帥氣男角在戀愛中追逐。

AP_07020205821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沒有白馬王子的愛情劇,反而演出現實裡找不到的平等戀愛

純愛不死,但少女漫畫式的呆萌單純女主角有時令人惱怒,好像只能等著被霸道總裁男主角拯救,無法滿足部份讀者對交往關模式的多元想像。又,女性讀者在異性戀取向少女漫畫中,投射對象往往只能是女主角,無論個性是柔弱或傲嬌,並非所有女性都能對劇中的女主角產生角色認同。

在異性戀框架下,女性不但是「照顧者」的角色,還是「討好男性」的角色,這樣的價值觀深植人心且內化於日常生活,從網路討論熱絡的「女性聯誼小技巧」即可瞥見日本女性所謂的「討好」不僅限於裝可愛或貼心舉動,有時刻意表現地直接也是一招,不僅少女漫畫輸出大國日本如此,以女性為目標讀者的時尚雜誌每期記載各種「誘男教導」,每週都有不一樣的「讓另一半臉紅心跳的多少招」可以看。

相較於異性戀女性的觀影經驗,異性戀男性的認同可以少一點「挫折」,異男觀賞女體的慾望和認同投射都是單一方向的,例如他們不會對劇中女主角產生角色認同,也不會想和男主角做愛。所以在大宗異性戀觀點作品的影視市場中,女性觀眾可以慾望帥氣的男主角,或跟男性一起意淫女體,但角色認同是受限或模糊的。

然而,女性觀眾長久以來缺乏的認同投射卻在BL作品中找到出口——兩位各自擁有特長的男性主角得以「平等地談戀愛」,不用等待白馬王子或霸道總裁拯救,提供女性另一種交往模式的想像。

例如,在男男愛的BL漫畫作品中,故事角色設定為主動強勢的「攻」和被動柔弱的「受」之分,即便攻受之分被認為是複製少女漫畫中「傳統」異性戀模式,但既然是男男愛,自然能「隔岸觀火」欣賞兩位男角談戀愛,並非純粹客體化、慾望男體,更像消解與男體的距離,認同投射對象可隨自身喜好飄移,無論是意淫帥氣、強勢的「攻」,或是將自身投射於於依賴、柔弱的「受」,慾望與認同多向進行;並且,因為BL的觀影經驗暫時脫離男性凝視或「監督」,更能直截了當的慾望男體。

shutterstock_1294728160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大叔之愛》之所以受到歡迎,除了笑中帶淚的劇情外,男主角青梅竹馬的女性友人並沒有和他變成男女朋友,這樣的劇情脈絡像極BL同人誌中,把女主角丟在一旁、「掰彎」原著男性角色的過程,同人誌的「幻想」即是女性認同在原著異性戀世界裡的「補位」。

或許女性的慾望主體在男男愛的世界裡得以舒展,不過就如同「女性向A片」,仍可能落入「等待白馬王子」的少女漫畫類型化窠臼,只是女角換成BL的「受」。那麼,究竟哪種純愛能夠讓異性戀男女平等地抒發慾望和認同呢?說不定是現實交往關係中根本性地缺乏平等談戀愛的經驗,《大叔之愛》裡女性觀眾的「隔岸觀火」才燒得忘我。

哎,反正都要看帥哥了,為何不一次看兩個?何況,電影版還有五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公務門小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