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活力的老後》:「生き甲斐」的人,會願意為了活下來而忍受痛苦折磨

《最活力的老後》:「生き甲斐」的人,會願意為了活下來而忍受痛苦折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取決於我們如何理解歐嘉現象。如果我們選擇製造更多歐嘉,那麼教育家、心理學家、建築師和環境規畫者必須改造大環境,想辦法讓更多人動起來。

文:布魯斯.葛里森(Bruce Grierson)

生命的意義感

廿世紀初期,有位法國醫師成功把猴睪丸移植到中年男子身上,幫助病人重振雄風之後,每日登門指名做相同手術的民眾絡繹不絕。

《紐約時報》報導,這名醫師詢問求診的人,為什麼覺得有必要提高精力,多數男人宣稱他們急於「完成他們肩負的人生任務,或想讓苦撐中的事業渡過難關」。人們想在身後留下值得驕傲的事蹟,透過這些具體印記留在後人心中的渴望有多麼深、多麼強,由此可見一斑。我們的失敗,多半不會留下痕跡。

運動展現你的堅忍。不管你締造世界紀錄或個人紀錄,都算是能力的證明,就某方面來說,也說明了我們是什麼樣的人(你是否曾在網路上搜尋某些人的名字,結果唯一跑出來的是他們的馬拉松成績?你可以從數字知道,他們為了達到這樣的表現該投入或犧牲多少,進而推論他們大概住在哪裡、怎麼照顧自己的身體、目前正處在哪個階段的家庭生活等)。當長青運動員因為年紀太大,無法把基因潛能向前再推進時,至少也能把名字推向未來。這是另一種不朽。

不過,我也經常質疑這樣的動機夠不夠強。除了展現你的決心與毅力之外,人們沒辦法從你的優異表現得知你的個性。你可以一方面是壞人,另一方面依舊史上留名(討人厭的泰.柯布〔Ty Cobb〕就進入美國棒球名人堂)。創造真實的滿足感,難道不需要別的,像是服務大眾之類的事?

有一天在吃午餐時,歐嘉和我討論起奧克拉荷馬州的道格.伊頓(Doug Eaton)在街頭布施的故事。伊頓六十五歲生日當天,走到市區一角舉起牌子,上面寫著:「我有房子、車子和工作。你需要幾塊錢喝咖啡嗎?」當天他就在路邊發五元鈔票,就這樣度過了自己的生日。

伊頓應該是抱著嚴肅的心態在做這件事,但上街發錢的舉動讓歐嘉感到困惑,事實上的確引發了不少討論。在認定伊頓不再有利用價值的這個社會裡,他只想證明自己還有價值。若要使老年生活過得有尊嚴,生活中就得有使命感,人會為了完成使命,告訴自己每天得醒來好好活著

日文有個字彙「生き甲斐」,大意是說,相信生命是值得活下去的。研究發現,具有「生き甲斐」信念的人,壽命比較長。也有人認為這與達爾文的觀點不謀而合。倫敦經濟學院榮譽教授尼可拉斯.韓福瑞(Nicholas Humphrey)就提出感覺「與眾不同」、在世間具有獨特的意義,正是演化的根源。如果我們自覺任務重大,會願意為了活下來而忍受痛苦折磨。

研究顯示,當你想對某人或某個理想有所貢獻,不僅會感到幸福,也能活更久。的確,跟運動一樣,志願服務也與持久的幸福感有強相關。

科學家根據研究結果指出,想幫助他人的念頭會隨著年歲漸長而增強。有些老人會放棄退休後的優渥生活條件,選擇在有生之年奉獻己力。

「你聽過退休技術人員敢死隊嗎?」有一次我問歐嘉這個問題。這是日本一百多名老資格技術人員在福島核災後組成的。如果再次出現類似福島的核心熔毀,成員們都準備好成為應變先鋒,率先進入幅射區搶救反應爐,以避免進一步的災難發生。他們認為這種事最適合老年人來做,是因為即使罹患足以致命的癌症,也可能在這之前就先老死。他們已經過完人生,承擔幅射暴露的危險並不遺憾。

我問歐嘉:「你對此有什麼想法?」這是面對未來的方式嗎?特殊年長族群的善念透過接下危險任務來體現,比如到野戰醫院、參加火星任務和清理核災現場之類的,她覺得如何?

歐嘉想了好一會兒,才回答「我覺得志願服務要看個人意願。」它本質上絕對是件好事,不過如果志願服務變成義務,她沒辦法認同。人出於義務所做的行為,就是被強迫,出發點就會變質。

運動帶給歐嘉「生き甲斐」,也就是生命的意義感,人生最珍貴的價值被開發並與他人分享的成就感。開創新天地是可能的,即使她在晚年才發掘自己潛在的能力,卻時猶未晚,這是她命中註定的。

問題來了,歐嘉如何擴大並轉化這份個人滿足感?她的例子對其它人可以帶來多大的影響?

這取決於我們如何理解歐嘉現象。如果我們選擇製造更多歐嘉,那麼教育家、心理學家、建築師和環境規畫者必須改造大環境,想辦法讓更多人動起來。有人估計,如果每個人開始運動,節省下來的醫療成本與發明抗生素的效益不相上下。但多數人不運動是因為運動只是道德訴求,沒有切身的急迫感,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們除了運動沒有其它選擇。

一切的設計都要改變,例如:綿密的自行車網涵蓋市區各點,讓騎車比開車更快、更便捷;把公園規畫為年長市民的運動場,到處設有適合他們訓練的設備。這些改造在日本和部分歐洲國家愈來愈常見,用意是激勵人們慢慢地每天伸伸腿、動動肩,直到這些動作融入日常生活,不再把它想成額外的「運動」那麼自然,那就成功了。

退休後的生活也應重新思考。養老院要有大量開放空間和公共使用區,少裝電視(甚至可以納入NASA科學家費妮珂倡議的運動彈跳墊),安排語言和音樂課程,還有學習新事物,讓大腦活化。住在養老院的老人還是有回房的自由,不過公共區有太多好玩的事,如果有主導權的話,他們應該不會想在房內久待。演化生物學家麥可.羅斯(Michael Rose)就認為,所謂的生活品質講得再多,到頭來只是「有沒有存在價值」和「生活能不能由自己控制」這兩點而已。

至於養老院的工作人員,則應具備科學與社工背景,除了根據院內成員各自的特殊生理條件設計飲食和運動之外,也要對被照顧者投入相當的情感。照護品質高低會影響病情變化,這是有證據支持的。

養老院所在的社區,也有人開始努力把青年人與老年人的距離拉得更近。住在沖繩的長壽日本人認為,這對彼此都會帶來好處。作家安.拉莫特(Anne Lamott)不久前提到一個值得深思的議題,她認為「您幾歲?」這個問題,也許可以用一個別出心裁但正確的方式來回答:「每一歲我都有。」這個回答在申請護照時可能不適用,卻是個實用的思考實驗。我們需要被提醒,過去幾歲的時候是什麼樣的人(年紀大的時候),未來幾歲會是什麼樣的人(如果還年輕)。要這麼做,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個跟自己不同世代的人,在灑滿陽光的廣場旁喝一杯聊聊。

在西溫哥華老人中心一塊兒吃三明治也是個不錯的選擇。歐嘉與我就是在這裡和一群退休老人吃午餐。

歐嘉用她一貫的平淡語氣,沒來由地問了一句:「為什麼我們還出現在彼此的生活裡?」怕我聽不懂又重說了一次:「為什麼你老是跟前跟後的,而且我竟然沒有拒絕?」

「這個嘛,我只能回應第一個問題。你太棒了,所以我已經習慣在你身旁繞來繞去,你讓我想到我爸。」就像他一樣值得敬愛。唯一的不同就在於他死得早,死得莫名其妙,死得不公平。而歐嘉接下了考驗,用奇蹟般的力量存活下來。

「就某方面來說,你的人生體現了我爸始終相信,卻無法親自證明的每一件事。」我父親的職業是心理學家,但運動員才是他真正的身分。他深信心理健康與生理健康是分不開的,這兩個面向一定有重大關聯。他認為健康是抗憂鬱良藥。「他的一生都在歌頌運動與態度,就跟你一樣。」

我把三明治的一角浸到湯裡。

「那麼,」換我反問她:「為什麼你讓我跟著你?」

「我想,那是因為我信任你吧。」

這點應該沒錯,但只反映部分真實。真正的原因,我認為還是要回歸服務奉獻這個議題。

歐嘉現下所追求的,是人生「更崇高的目標」。她說:「我就是一本打開的書,你可以打聽、刺探、推敲、掃描、詰問,任意地利用我,只要是有意義的事都行。從我奇特的身上找出一些有用的,你可以取一點細胞、一點樣本,反正我很快就能再生(恢復地很快)。」

隨著科學的進展,新的歐嘉會加入我們的研究,這張圖像會愈來愈清晰。歐嘉是起頭者,但她永遠也無法確切得知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她的資料會透過什麼方式展現出來,誰也說不準。俗話說「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歐嘉就是那個種樹之人。

老化的元凶

很遺憾,目前我們對老化的瞭解並不多,還有很多會影響長壽的因子我們也不甚清楚。科學家們找出了一大堆嫌疑犯,但僅僅揪出幾個確定的「凶手」。

更麻煩的,是不知道誰是凶手,誰是救命恩人。以營養補充品為例,像是維他命、礦物質、荷爾蒙等,這些究竟有助於健康長壽,還是剛好相反?吃營養補充品似乎在暗示身體不必費力製造或吸收這些人體必要養分,反正可以從外界補充。

喝咖啡使人年輕有朝氣,它刺激肌肉,預防跌倒,降低中風與呼吸系統疾病的風險,因此有助於抗老。反過來說,咖啡具有刺激性,干擾睡眠,讓血壓升高,所以會加速老化。陽光助長罹患皮膚癌的風險,縮短人的生命;另一方面,陽光降低心臟病風險,使人活得久。

究竟是脾氣火暴的人活得久,還是溫柔體貼的個性比較長壽?

斯達汀(Statins)被認為是控制膽固醇、預防心臟病的神奇藥丸。可是瓦蘭的哈佛畢業生研究卻發現:「五十歲男人的膽固醇高低,跟他們活多久沒什麼關係。」

科學家以歐嘉為樣本做出來的檢查與研究發現,已經對未來的研究帶來影響。貝克曼研究中心的團隊在掃瞄歐嘉腦部結構之後,有了重大發現。她的大腦處理速度跟小她廿五歲的對照組相比來得更快。歐嘉腦內胼胝體的活動頻率也較高。胼胝體由大量神經纖維所組成,功能是連接大腦左右兩半球,兩半球之間的信息傳遞都會透過胼胝體進行(這個結果很合理,因為歐嘉擅長許多運動項目,要牢記並協調複雜的身體動作,還能表現優異,顯示她的大腦執行傳遞與溝通的技巧非常高超)。

科學家也同時發現歐嘉的老化痕跡。從腦部掃描片來看,她的白質區看起來像畫家作畫時用的罩布,右腦上方有些明顯可見的小白點,那是代表「此路不通」的白質病灶。所長克拉瑪表示,年輕人有這麼多白點的話是個警訊,「如果她只有四十五歲,就該住院了。」但如果是退休年齡或更老的人,這個現象則不足為奇。

我們可以說,歐嘉之所以能夠維持大腦與身體的敏捷,歸功於從小到大的高度身體活動。她的腦部有兩個回應運動練習的區塊,在結構上維持良好的平衡狀態。克拉瑪說:「如果單純只是基因的緣故,不太可能只作用在這兩區。」總而言之,研究結果支持一般的觀念:如果想讓肌肉剖面看起來是美麗的大理石條紋,也想活到九十幾歲或者更久,卻又沒有運動習慣的話,唯一的辦法是馬上開始。

同樣地,歐嘉剛開始做的肌肉測試結果顯示,運動會讓生理時鐘跑慢一點。歐嘉的小腿差不多還有八十五個活躍的運動單位,讓她可以做屈伸動作。西安大略的研究團隊認為,一般是比她年輕卅歲的人才會有這樣的神經肌肉強度。他們的結論是,歐嘉「並非暫停,而是大幅減緩老化速度」。

運動究竟是透過什麼機制來使身體回春,是個待解的謎題。也許是運動單元持續接受電流刺激,使得體內的迴路暢通,也可能是運動時產生的化學物質強化了連接肌肉的神經。最大膽的假設,是把已知的兩項運動效果:運動保護腦部,以及運動保護肌肉,假設為彼此相關,而且後者是前者帶來的副效用。如果此說為真,那麼我們就必須找出疾病與疾病之間的關聯,比方說阿茲海默症和肌肉萎縮症之間的關聯性。

然而,其它的研究結果又發現更難解的謎題。歐嘉在測試兩年後做了相同的測試,表現竟然一點也沒退化,而且她還暫停了部分練習項目。這個結果印證了賀波的懷疑,就是除了運動之外,還有別的事物作用在她的肌肉之上。

不論那一說猜對,歐嘉認為,直到被科學家研究之後,她的雙腿才真正發揮了用處,即使這次沒有金牌作為獎賞也不打緊。

相關書摘 ▶《最活力的老後》:久坐對身體的威脅,也許跟梅毒一樣恐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最活力的老後:95歲金牌阿嬤如何活出健康自主、有尊嚴和成就感的熟齡生活》,啟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布魯斯.葛里森(Bruce Grierson) 譯者:曾育慧

研究證實,中年以後開始運動,效果比年輕時更顯著
50+的人生,精彩正要開始!

  • 驚豔全球「不老傳奇」運動員的熟年哲學
  • 揭開無病無痛、心靈滿足的長壽秘密

歐嘉奶奶77歲才開始運動,到95歲打破32項世界紀錄!為什麼年近百歲的她可以一百公尺跑20秒,才50歲的布魯斯卻已經身材走樣、忘東忘西、跑幾步就氣喘吁吁?歐嘉奶奶究竟做對了什麼?她身上有什麼我們能夠學習之處?是什麼樣的人格特質與生活習慣,讓她越活越年輕、越老越快樂?

於是,布魯斯和多家研究中心合作,對歐嘉奶奶展開了長達四年的採訪,從醫學、基因、腦神經、心理學、飲食……等角度,來挖掘歐嘉奶奶身上的不老秘密。本書不僅探索老年醫學的新知,更重要的是分享歐嘉奶奶面對熟年的心態與信念,並提出九項生活守則,能大幅增加我們的生命力、壽命和幸福感。

年齡絕不是限制,每個人都可以變得更像歐嘉奶奶那樣,活得自在又滿足,並且遠離癌症、心血管疾病、阿茲海默症、糖尿病和肺病的威脅。如果你問:身體老化的時鐘可以往回撥嗎?答案是──真的可以!

【您一定要知道的老年研究&啟發】

  • 健康長壽的人當中,只有1/4來自遺傳,3/4是靠自己的生活方式
  • 不論是哪種運動,都可以提高認知功能,遠離失智的風險
  • 起身和站立是最划算的運動,站二小時的肌肉活化效果等於跑三公里
  • 女性運動的提升效果高於男性,罹患致命疾病的時間也比男性晚
  • 擁有良好人際為健康帶來的效果,比運動更強,甚至和戒菸差不多
  • 有信仰的人活得比較久,也明顯比較快樂
getImage-2
Photo Credit: 啟示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