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減少針對警察的流言和「起底」,警方應先自我檢討

要減少針對警察的流言和「起底」,警方應先自我檢討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警方指網絡上有很多針對警察及其家屬的「起底」和煽動暴力言論,也有不少跟警察有關的流言。這些問題的一大成因,是警權過大而且不受監察,加上警隊失去公信力所致。

8月22日警方舉行的記者會上,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司莫俊傑講述網絡上一些披露警察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俗稱「起底」)、宣稱要以暴力方式對待他們的言論,亦舉例指出近月網絡上有不少謠言(跟警方有關為主)並在記者會上反駁。

針對警員及其家人的「起底」並非甚麼新鮮事,早在兩個月前我已經寫過;至於謠言問題,我甚至曾撰文幫警方澄清一個傳言,也寫過些關於如何避免誤傳誤信假消息的文章。歸根究柢,針對警察的「起底」和流言一大成因,是警隊已失去民心及公信力,正因如此,警方在記者會上批評有關言行,根本無法解決問題。

莫俊傑在記者會上提到那些公開個人資料、煽動暴力對付警察或其家屬的言論,都是提倡私刑報復,原因當然有仇恨成份,但我們更需要問︰仇恨從何而來?

vlcsnap-2019-08-22-19h47m20s003
香港警察Facebook直播影片截圖
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司莫俊傑

警隊6月以來多次暴力對待示威者以至一般市民、濫權違規的行為,在鏡頭下拍得一清二楚,可是有沒有警方高層出來承認有警員犯錯?完全沒有,遑論任何實際行動。政府和警方都只叫人「循現有機制投訴」,可是監警會早就被批評是「無牙老虎」(我在6月也寫過一篇文章解釋),只能靠警隊內部的投訴警察課調查事件。

近日揭發的醫院警員虐待被捕人事件,更說明為何現有監警機制不可靠。負責調查的投訴警察課完全沒有嘗試取得病房閉路電視片段,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記者會上表示「一貫理解」醫院病房內無閉路電視,但《傳真社》拍攝的圖片顯示,病房門口標明內有閉路電視拍攝︰

這除了令人質疑透過「現有機制」投訴警察的成效外,亦令人難以相信警方高層的說法。

6月至今另一個針對警察的常見批評,就是警員在執勤時以各種方式隱藏身分,包括便衣警察在行使警權時拒絕出示委任證「速龍小隊」制服上不顯示編號等,即使他們執勒時有任何不當行為,市民亦難以舉報追究。

警察在示威現場的暴力行為,加上警方明顯包庇警員濫權的處理手法,使警隊完全喪失公信力︰香港民意研究所(前身為「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顯示,市民對警隊滿意度評分由6月初的61分大跌至8月初僅39.4分。

要民眾不行私刑、訴詢公權力解決紛爭,首先需要一個有效執行的司法制度。反過來說,當警察濫權執法沒有後果,甚至無法得悉是誰違規時,自然會有人想用「自己方法」解決——「起底」和暴力言論由此而生。所以監警會副主席、建制派議員張華峰指「警員家屬資料隨時遭人放到網上」,所以「速龍小隊執勤時展示包括警隊編號等所有資料並不公平」,認為要「無後顧之憂」去執法,可謂倒果為因。

AP_19233565658649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一個公正可信的制度,才是根治流言和私刑的最佳工具。問題是,雖然我在7月上旬仍提出要盡快成立一個「監警公署」,但很快就發現警隊失控到一個地步,難以修補現有制度去解決問題,道理大家都明白,任何建議都是徒勞。

而警方高層至今連一個稍為像樣的道歉也沒有,恐怕連非常溫和的人也難以接受,遑論那些目睹甚至親身經歷警暴的示威者,所以我只能夠維持過往判斷︰警員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再多裝備也無法保障警察安全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