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柯大戰與他們的粉絲(三):誰能在2020大選中,再次團結年輕世代?

英柯大戰與他們的粉絲(三):誰能在2020大選中,再次團結年輕世代?
Photo Credit:VOA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日台灣內部的政治衝突,其實就是從「舊政治觀」過渡「新政治觀」的政治轉型,在這四部曲的文章中,本篇反思已經分裂的年輕世代,是否還有可能在2020再次整合,筆者又為何認為蔡是實現此一整合的最佳人選。

文:西涼寺

重新整合年輕世代是否仍然可能——兩岸關係的拔河圖像

隨著年輕世代的分裂,主權派(英粉)與內政經濟派(柯粉)間的仇恨也越演越烈,隱然成為取代統獨的新意識形態之爭。內政經濟派極盡所能揶揄主權派的亡國感(民主不能當飯吃),主權派則認為內政經濟派分不清輕重緩急(沒有民主只能要飯吃),雙方均無法、也不願深入瞭解彼此心中的憤怒或焦慮究竟從何而來。

年輕世代圍繞主權與內政經濟優先順序而產生的分裂,於是使剛取得政治主導權的年輕世代,很可能會在短短幾年內,就將權力交還給年長世代偏好的政治代言人(例如韓國瑜),甚至讓共產黨長期推動一國兩制的計畫從中得利。

此時,若希望確保年輕世代在2020能繼續維持台灣政治的主導權,避免台灣從「維持現狀」與「台灣=中華民國」,再次回到「台灣/中華民國」二擇一的內耗鬥爭,在邏輯上至少會存在兩種可能的選擇:其一,是鼓勵年輕世代兩位主要代言人柯蔡重歸於好,但這在今日看來已幾不可能;其二,則是期待台灣社會——不管是主權派還是內政經濟派——能夠在剩下來的半年內,發展出整合主權/內政經濟二元區分的新整合性論述,以作為再次團結年輕世代的基礎。

國民黨全代會正式提名韓國瑜(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若從發展新整合性論述的角度來看,本土派目前提出的「抗中保台」口號,仍是從主權至上出發,無助整合年輕世代主權與內政經濟派的分歧,而亟需加上能跨越主權/內政經濟二元區分的新整合性論述,才能真正團結年輕世代。筆者認為,年輕人對兩岸關係的理解,對於發展這樣的論述,正提供了十分有力的切入點。

如前所述,年輕人對兩岸政策的偏好一般偏向維持(兩岸不相隸屬的)現狀。此一偏好背後未明說的潛臺詞,是年輕人在理解兩岸關係時,往往在統獨向度外也加上了時間向度,將兩岸關係理解為一場持久的拔河賽。

就是這樣的時間向度,使得年輕世代極度厭惡無時無刻都從統/獨、藍/綠角度進行政治鬥爭的政治人物,而期待政治人物「當下」能夠在維持中華民國台灣現狀的基礎上,致力於建設國家,以增加「未來」這場拔河比賽的獲勝機會。

同一時間,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時間向度,主權派與內政經濟派才會對「統獨是假議題」這句口號得出完全相反的感受。一方面,內政經濟派看著當下,認為統獨本來就不是今天要決定,內政經濟才是王道,另方面,主權派則看著未來,強調我們今日的所作所為,都會影響兩岸最終是統是獨的政治安排,必須謹慎為之。

筆者認為,就是這種加入時間向度的兩岸拔河圖像,提供了幫助年輕世代彼此理解,整合主權派與內政經濟派的可能出發點。

究其本質,兩岸在兩岸關係上的拔河,其實是在一國兩制/一國兩府/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等兩岸終局政治安排選項光譜上的拉鋸。對岸往一國兩制拉扯,我方則往兩個中國甚至一中一台方向前進(至於彼此成為一國內部兩個對等政府的一國兩府,則是雙方不明說,但最終可能可以勉強接受的fallback方案)。

而這場不同政治安排選項的拉鋸又不是今天就要決定,而是會在未來兩岸因主客觀因素上談判桌梭哈時,根據兩岸長時間各自累積的談判籌碼來衡量。

從這樣的角度來思考,對談判籌碼的想像,也很自然會同時包含主權(外交國防)與內政經濟兩個層面,而無論如何不可能偏廢。唯有同時最大化兩方面的籌碼積累,才能最有效抗衡中國實現一國兩制的壓力,以及試圖促成兩岸統合的深藍統一力量,為台灣未來上兩岸談判桌創造最有利的條件。

筆者所提出的兩岸拔河圖像,於是創造了跨越「主權/內政經濟」二元區分的論述空間,亦即:沒有民主只能要飯吃固然有理,但民主不能直接當飯吃同樣可能正確,台灣新政治觀時代理想領導人的治國理念,絕對不應在主權與內政經濟之間擇一,而是需要強化內政與外交籌碼的同時累積。

wwpkomdiip7e5ph1ihdcexutm8ynu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國共產黨的最大夢魘——兩岸拔河下的團結新台灣

這樣的兩岸拔河圖像,進一步也凸顯出「反一國兩制」與「永續抗拒中共統治、保存自由民主生活方式」,其實才是目前台灣政治的最大公約數(比例可達80~90%)。若要實現這些目標,則不論你是深綠、淺綠、中間、淺藍,不論你偏好一國兩府、兩個中國、甚至一中一台,也不論你是年輕世代中間的主權派或內政經濟派,其實利害方向都是大體一致的,沒有彼此對抗的理由。

這樣的共同利害想像,於是打開了為台灣社會開創出建構穩定執政多數、最大程度團結台灣人民的可能性。這樣團結的台灣,將為台灣進入兩岸政治談判前,爭取了累積籌碼的寶貴時間,才是讓中國共產黨最為恐懼的政治發展。

有趣的是,國內目前對兩岸拔河賽局看得最清楚的,反而是正藍背景,但長期研究中共運作、對共黨政權抱持高度戒心、並堅定反一國兩制的明居正。在近期一部影片中,明針對2020台灣應選出什麼樣的總統提出兩項條件,其一是「認清紅色滲漏和破壞;促進藍綠團結與合作」,其二則是「看穿中共弱點,設計精良戰略;保衛台灣,提升台灣國際地位」。

簡單來說,也就是台灣「面對中共進逼需團結抗中」,而「提升國際地位是團結抗中必要手段」等兩項重點。

主張恰恰呼應了本文的論點,亦即:一旦將兩岸關係理解為拔河賽局,並將台灣的總體戰略目標清楚設定為「堅拒一國兩制」與「永續抗拒中共統治、保存自由民主生活方式」,那麼不論是在舊政治觀下被界定為藍或綠的選民,都可能在理性思辨下,得出「捍衛台灣國家主權」及「力求台灣問題國際化」有助達成此戰略目標之必然結論,進而創造出最大程度團結台灣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