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嚴厲打貪,為何中國的全球清廉指數反而倒退了?

習近平嚴厲打貪,為何中國的全球清廉指數反而倒退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的「全球清廉指數」在過去幾年持續增進,但去年卻再度下降,其原因除了具針對性且常淪為口號的制度外,分權制衡和公民監督的欠缺,更是反腐成效不彰的根本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自2019年以來中國政府高層至少爆發十餘件貪腐案,儘管反貪腐運動頗有成效,然似乎難有遏制效果。

根據同年1月29日國際非政府組織「透明國際」曾發佈「全球清廉指數」(簡稱CPI)情況,指出各國打擊腐敗進步緩慢,甚至止步不前還倒退。尤其中國在2018年CPI排名列第87,比起2017年77名退步10名。儘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宣稱嚴厲懲治貪腐,但其CPI排名進步有限。依次是第78(2012、2013)、97(2014)、83(2015)和88(2016)。

事實上,從近180個國家排行來看,中國在2017年排名是2012年以來最高水準,甚至屬於中段前,但2018年何以中國在「全球清廉指數」排名反而倒退落後呢?這恐怕是中國制度因素使然。

李鵬火化 天安門降半旗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若是套用中國學界的說法,腐敗已經成為系統性、制度性腐敗,若不進行反腐敗懲治貪腐官員,勢必面臨所謂「亡黨亡國」命運。

所謂「清廉印象指數」(簡稱CPI),主要是從全球13個知名的國際機構調查引用8個機構的調查資料進行評估。這項調查是專家評估國家政治體制內有無任命權濫用、裙帶關係、保留特定職缺、偏袒利害關係人、秘密政黨基金和商政關係過度密切等狀況。清廉印象指數評分項目主要是針對跨國企業經理人為調查對象,若要提高「全球清廉指數」的評比分數,應降低貪腐對企業經營的之不利影響,防範不當的政商利益糾葛關係。

2019年中國高官貪腐事件,審理層出不窮

綜觀2019年以來有關中國高層官員因腐敗接受審理案件,仍是層出不窮。

比較令人關注案件,包括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原參謀長房峰輝,因犯受賄、行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3宗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安徽省前副省長周春雨因犯受賄、隱瞞境外存款、濫用職權、內幕交易等罪,被判刑20年,罰款3.61億元人民幣;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原理事長雷志強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開庭審理,涉案金額高達3億人民幣;江西省前副省長李貽煌因犯受賄、貪污、挪用公款、濫用職權四大罪,被判刑18年,涉案金額2.2億;原山東省滕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彭慶國,因貪污、受賄、挪用公款等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2019年4月28日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官網公布,前江蘇省副省長繆瑞林被因嚴重違法違紀被開除黨職和公職,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此前,尚有內蒙古自治區原副主席白向群受賄、貪污、內幕交易、洩露內幕信息案開庭審理,涉案金額1.4億元;貴州省前副省長蒲波受賄案開庭審理,涉案金額7126萬餘元。原中紀委駐財政部紀檢組長莫建成,因犯受賄罪,被判刑14年,涉案金額4259萬元;山東省前副省長季緗綺,因犯受賄罪、貪污罪,被判刑14年,涉案金額3795萬元。中共中宣部前副部長、網信辦主任魯煒,因犯受賄罪被判刑14年,涉案金額3200萬餘元。

整體而言,這些貪腐事件涉及層級頗高,涵蓋高級軍事將領、副省長層級及黨高級幹部等。

中國將處死山西巨貪張中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前山西省呂梁市副市長張中生被山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維持死刑判決,成為中國8年來第一名被處死的貪官
黨國體制掉入制度性、系統性腐敗陷阱

看看2018年公眾印象深刻的十件大事,「反腐敗持續深化」排名依次為第二名。黨國將制度性、系統性腐敗視為「亡黨亡國」關鍵因素,懲治貪腐型態從中央擴及省市縣至基層幹部,擴大打擊領域及力度,但儘管中國政府自習近平上台以來積極打貪,因貪腐罪證入獄者的「大老虎」及中管幹部不計其數,然中國離廉潔治理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確實,中共自黨十九大以來懲治腐敗力度並沒有減少,屬於大老虎懲治腐敗數量已有大幅減少趨勢,增加的其實是中管幹部。習近平採取強硬的反腐敗運動,徹底改變幹部與公眾對反腐敗運動認知,反腐敗逐漸從流於間歇式、運動式反腐,走向制度性及常態性反腐。中國黨國體制強力全面從嚴治黨、懲治腐敗,打虎、拍蠅、獵狐,查違紀、糾四風,推動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反腐敗範圍也由打擊「高層腐敗」,拓展至「基層身邊腐敗」。

然而,中國反腐敗運動有其特色及侷限性。

首先,中國黨國體制已形成制度性及系統性腐敗,中國雖已名列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然卻有警世之言制度性貪腐、循私舞弊和所得分配如此絕對不均,以致社會情況類似法國大革命之前夕,其金融、社會和政治呈現嚴重不穩定,國家與社會處於高度衝突關係,對黨國統治構成威脅。

其次,反腐敗流於權力鬥爭打擊政治異己。十九大提出「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並鞏固發展」,並提出「鞏固壓倒性態勢、奪取壓倒性勝利」的目標;現定性「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從 「奪取壓倒性勝利」到 「取得壓倒性勝利」。

習掌政後,宣稱打掉的大小「老虎」和「蒼蠅」多達140萬,更有440名省軍級以上黨員幹部及其他中管幹部被審查,平均每年88人,尤其是嚴肅查處政敵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兩位中央軍委會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全國政協副主席令計畫、第六代領導接班梯隊呼聲頗高的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等人,這意味習近平不僅僅已牢牢掌握黨權及軍權而已,也改變第六代領導人接替人選,邁向強人政治,尤其是透過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兩任制限制,威權體制更加固著化。

AP_3890241512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18年9月爆發中國籍的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前主席、公安部前副部長孟宏偉返回中國後「被消失」,其妻在居住地法國里昂報案,始知孟宏偉正接受涉貪調查。中國政府以「收賄、涉嫌違法」為由,表示孟宏偉正接受官方調查,然孟妻則視此為是一種「政治迫害」,直言中國政府的反貪腐運動已成為政治迫害的工具,變成「無根據指控」的代名詞。此案發展並不利於中國國際形象及反腐敗運動宣傳,尤其來自於涉嫌者家屬控訴此為「政治迫害」,這顯示反腐敗運動往往被視為打擊政治異己的利器。

最後,反腐敗流於運動式打擊。習近平曾強調:「要做到懲治腐敗力度決不減弱、零容忍態度決不改變,堅決打贏反腐敗這場正義之戰」、2018年反腐敗主要重點在嚴查「兩面人」、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重點糾正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嚴懲群眾身邊的「微腐敗」、劍指扶貧領域腐敗、加大海外追逃行動力度、展開新一輪中央巡視、建立市縣黨委建立巡察制度......等等的宣示,尤其是改革國家監察體制 ,頒布國家監察法及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

然而,中國雖有反腐敗涉及組織及制度性設計及改革,但卻流於運動式打擊,導致黨國雖認知「反腐敗鬥爭取得壓倒性勝利,全面從嚴治黨取得重大成果」,但透明國際評比卻嚴重退步。

黨國體制欠缺分權制衡、公民社會無力監督,都是反腐成效不佳的根源

或有論者,以為中國政府在推動反腐敗運動時,實有必要將「清廉中國」列為其國家戰略,無論是在國家監察體制及立法建設應不斷完善,其實,目前中國已經設置「國家監察委員會」,其地位與國務院、全國人大、最高人民法院及最高人民檢察院一樣,同時也訂定了《國家監察法》,依法監督、監督制度化,擴及黨與政府人員的「全覆蓋」,此外也加強了中央與地方巡視巡察力度、對高層腐敗懲治及專項治理群眾身邊的腐敗等等的措施。

但根據研究調查顯示,目前中國城鄉居民對反腐敗的認同度,雖然呈現增長趨勢,但仍低於領導及管理幹部——換句話說,黨國體制成員對反腐敗認同度高於一般公眾。這顯示從「打虎」的高層反腐敗,有必要落實至基層懲治扶貧領域嚴懲涉黑腐敗,整治群眾身邊腐敗問題,以提升公眾對反腐敗支持力度,藉此強化威權體制國家的合法性基礎。

AP_1701647800911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以習近平為核心的反腐運動,雖宣稱已從「壓倒性態勢」變成「壓倒性勝利」,但最近習調整改稱「還沒有取得徹底勝利」,可見「壓倒性勝利」說法事實上,只流於政治宣傳。

儘管黨國強化黨內監督、設立各級監察委員會、訂立監察法及修改系列法律,然因中國政治體制設計並非採取權力分立與制衡原則,全國人大作為最高立法機關其角色流於橡皮圖章,司法機構的行政化、地方化及欠缺獨立性,無法發揮制度性防腐作用。此外,現在中國所實施的「民主協商」下的多黨合作制,中國共產黨是永遠執政黨、民主黨派是參政黨,欠缺政黨輪替執政及相互監督作用。

除了黨國威權統治欠缺權力制衡外,威權體制下媒體無法扮演公正客觀的「第四權」監督角色,淪為黨國宣傳機器及喉舌、化妝師,無法對政府施政、人權法治提出興革及真貶之道,淪為政權穩定的傳聲筒。

儘管,一個脆弱的公民社會已然萌芽,但並未健康成熟發展,許多公民社會組織及第三部門組織欠缺相對自主性及獨立性,流於黨國體制的「附屬機構」或者是「第二政府」。這樣的「公民社會」發展已為政權所「俘獲」、控制,難以對黨國機器產生制衡及監督作用,無法成為保障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擊值的「捍衛堡壘」。

換言之,公民社會組織並無法發揮有效治理角色,也無法抗拒或抗衡來自威權體制的壓制。儘管中國社會維權抗爭趨於頻繁及擴大規模,但大多是基於經濟社會利益,而非是針對黨國威權體制統治,故公民社會嬴弱難以對威權進行有效制衡與監督。

總體而論,中國黨國體制欠缺分權制衡及權力監督機制,既無強大國會也無司法獨立,更欠缺政黨輪替;同時缺乏自主性及獨立性公民社會捍衛自由民主價值,這恐怕是越反腐敗卻越倒退之制度性根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